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花生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再现混沌

花生壳 小鸟游泉 3572 2018.05.17 13:11

  “你的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唐清凑到了罗华的身前,将手指按在他心脏的上方。罗华能感受到,这种感觉绝对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唐清是真实存在的,起码对他来说是这样的。之前的痛楚也好,现在的触感也好,都被皮肤真真实实的反应到了脑中。

  “我就是一颗花生,在你的‘里面’。在你的期望中,我出现了。以你希望的形象,能够听到你希望我听到的声音。但是除了你,别人看来我就是空气。不用怀疑你,你没有什么人格分裂准确的来说,我唐清和罗华共享你这个共同的躯体。还记得橙子汁的味道么?甜点的饱腹感?那些都是被一股脑塞进你这个‘花生壳’的东西啊。要说我到底是什么?我其实是完全属于你的东西。”真希望刘欣雨就在这里,唐清的所有发言一反常态,像是被囚禁了千年的妖精向拯救她的人诉说着千年间的寂寞。

  “你什么时候出现的。”罗华的镇静和恐慌来的一样突然,流水浸过大脑一般的清晰。交涉,第一要素。既然唐清是具有独立意识的自己,那么就要了解她到底想要什么。

  “不想试试么?读心。这本来就是你的力量,现在被你安排在我身上而已。来吧,读读看我究竟想要什么。”答非所问,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如果说唐清的表述没有半分虚假,那么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罗华本身。

  “你从一开始就已经存在了,我想要听到的声音都被你一一复述出来,导致我变成了怪物。父母因为我的不正常吵闹,离异。你一直在倾听我的恐惧,直到那天下午你发现我已经意识到了你的存在。出于自我保护,你告诉我必须要保密因为如果‘花生壳’被破开,你这枚花生的下场也可想而知。最近罗华对于你越来越多的信任,让你发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罗华即将要被剥离,你是在阻止这一切的。”罗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这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作为其中的一枚“花生”还是被支配着的“花生壳”。头痛又开始出现了,像是针扎入大脑之后用力的搅动一样。

  “放松,深呼吸。如果因为我你直接爆开的话,我也会很困扰的。”唐清后退了两步,双手背在身后。没有束缚和顾忌便可以轻松的呼吸久违的新鲜空气了。像是害怕下一秒就突然消失一样,唐清对周围表现出强烈的性质,想把一切都记在这不稳定的生命中。

  “我们先去办正事,如果有别的话等到事情结束了再说。”罗华很快抑制住自己的所有情绪,痛苦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拉起唐清的手走向熟悉的咖啡厅。唐清也很顺从的将自己交给了罗华,跟在他的后面。罗华突然想到了顺从的小狗,紧步跟随自己的饲主无比的信任。也就是说,唐清之前的反应都是我所期望的,她的一切行为都是我的想象,也就是说,从之前开始我就以独角戏的方式坚持到了现在。轻笑的声音不自觉的从罗华嘴中泄露出来,那么她的行为有几分自主性?一切都是自己哄骗自己的手段么。

  杂念在罗华的脚步踏进咖啡馆的那一刻开始,就全部烟消云散了。做事有始有终,既然所想的第一件事已经盖棺定论,那么就眼神的主人成为优先解决的第一目标。

  “我这算是开始有了花生壳的自觉了么?”自嘲的笑笑,友好的向早已就坐的两人挥手示意。看着桌上已经摆好的橙汁,和以前一样一直是一人份。

  赵志华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眼神中的光彩比清晨的太阳还要璀璨。从他与郭婷婷就坐的距离,罗华就已经明白,事情已经结束。张雨薇输了,输在她所动用的手段请示了一个大前提——赵志华与郭婷婷之间情感的坚固。如果两人早早的摊开说明一切,那么这件事本身是否会发生,还需要一个问号。

  “那么赵哥,今天是打算再给我讲一个故事么?”罗华能感受到赵志华的眼中少见的羞涩,就像是刚刚沉入热恋的青少年被同伴发现自己情窦初开的样貌。这使得罗华不自觉的调侃,气氛也向着一个愉快的方向一往无前。

  “这次叫你出来主要是想感谢你什么的,想到你是一个学生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合适。就叫你出来问问你又什么样的心愿,只要我能办到应该是可以满足你的。”不会把话说满,但是在礼节上没有任何问题。一个高中生能提出多么过分的事情?最多是要求一些玩具或者是一些小小的请求。如果肆意提出过分的要求,赵志华也可以用年长者的立场进行说教然后给予一些早已准备好的补偿。

  “能和我说说关于我的事情么?”罗华的心中早有定论,只是一些小小的问题。这种问法可以让罗华得到先机,现在就是和在社会中打拼的成人比较谁更能控制节奏的时间了。

  “我不相信你从他那里没有听到过什么,我真的很好奇,在你们眼中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没有一丝高中生所谓的稚气,利用补偿的契机询问对方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而且这样询问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

  “志华,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这段时间你都和谁见面了!”醋意在空气中翻腾,这就是罗华等待的时机了。郭婷婷是那种外向张扬的类型,放下戒备后很容易利用气氛左右。这就是罗华旁敲侧击的制胜点。

  “唐清到你表演的时间了,既然我是你的‘花生壳’那么这种程度的理解你是一定可以做到的。”罗华深吸了一口气,尖锐而犀利的眼神变得慵懒起来。

  “因为赵哥在那段时间过度悲伤,没有办法才去见他的。婷婷姐就别在意这些了,赵哥得到了他很多的帮助才让现在的场景成为现实的不是么?”赵志华投来感谢的眼神,读心有的时候是完美掌握气氛的利器。

  “是谁推荐给你的心理医生呢?据我所知,他并不属于任何一家正规医院更多的是在以一种研究的目的接触各种求助者。”罗华的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样,心理医生么?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既然唐清可以得知,为什么这个信息不能传达到自己的脑子里?

  “你也知道我们只能知道互相之间想让对方知道的事情,你给了我隐瞒的权力。我不是告诉过你么,我也得保有一部分手牌。在你彻底不需要我的时候,也就是我生命的尽头。”唐清的话好像只有罗华能听见一样。思索着如何回答的赵志华,以及坐的直挺挺并用抚头的方式安慰赵志华的郭婷婷,对于这段明明清晰无比的话语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你也应该知道,有的时候这种事情因为好面子的成人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解决。他就成为我们最后的救命稻草,我是这样,你的母亲也是这样。你不要怪她,试问那个母亲不会担心自己的孩子呢。”赵志华以一种大人的态度试着调解并不存在的不和谐母子关系,这样的态度引起了不知道是唐清还是罗华的不快,罗华不知道,只是胸口有些沉闷。

  “这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这么问了。就是妈妈不告诉我,我有点难受弄得现在上课都快听不进去了。赵哥,说说嘛,就当我是朋友和我闲聊就行了。”罗华相信只要能读取,唐清不会这么磨叽。对方再尽力避免说出来,是因为顾忌对方母亲么?对于成人来说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给罗华带来了许多麻烦。

  “妈妈老认为我是小孩子,什么都不给我说。说什么‘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但是我也想知道一些事情啊,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很难受,妈妈难受的时候手足无措很难受的,是吧。”换人,罗华开始捕捉对方眼中的动摇,赵志华有过类似的经历,这点罗华可以确定。这句话无论是逻辑还是大意上,都无懈可击。母亲因为不愿提及顾虑太多,在别人身上找答案。这是唯一的请求,而且刚刚赵志华所说的“满足愿望”绝对不会因为这一点小问题就食言,作为成人的尊严不许他这么做。

  “他说你是个披着孩子外表的怪物,像是踩过捕兽夹的棕熊,对所有人都持有最大的警惕。刚开始我不怎么相信,一个孩子能有多可怕,但是你的眼神很奇怪,不像是会出现在这个年龄段眼睛中的东西。”提防还是存在的,他没有说出全部。但是这样就够了,眼神的主人还保持着疑惑就证明他还不会下手接触。既然是母亲聘用的,那么就算出现危险也会得到母亲的帮助。既然是零危险的情况那么罗华就不存在不反击的理由。

  “可能是我多嘴,防火防盗防闺蜜不是一句空话。那我也不多做打扰了,朋友还在等我我先走了。祝你们约会愉快~”俏皮的尾音,郭婷婷涨红的脸颊和一脸尴尬的赵志华。得到了希望得到的讯息,那么就不用再和他们接触了。懦弱过分的男子配合张扬开放的女人么,看来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另一半身上寻找补正。自己和唐清也是这样么?罗华不知道,创造唐清的是他自己还是说唐清本来就一直存在。这个问题依旧没有找到答案,看着唐清就在身边仍旧保持着对周围的强烈兴趣,罗华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

  走到他们刚刚开始相遇的那个路口,罗华才想起来自己到底忘了什么。

  “咕咕咕。”涨着腮帮子的女生在魔方鸽子的叫声。

  “你是要吃玉米粒么?很不幸现在并没有卖这种鸽子食的。”唐清在身边,罗华当然知道刘欣雨是什么意思,但是这种情况装傻就对了。

  “我还以为用这种方式鸽子就会明白我的意思,咕咕咕。”喂喂,是把“咕咕咕”变成口癖了么?罗华表示还是继续装傻比较好,如果正面回复谁会知道是怎样的后果。

  “你不是很想见我么?我是唐清,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尽情问我。当然回不回答就是我的事情了,毕竟我没有必须回答你的义务不是么?”唐清的发言一如既往,罗华保证自己完全没有任何一点想让唐清发言的意思,这是不是意味着唐清已经完全具有自主的意识了?他不知道。但是接下来刘欣雨的反应更加吓人。

  “不,罗华你在说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