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魏王反击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48 2020.09.06 12:00

  李湛用扇子撑地翻身而起,叫住温暖:“哎哎,你看到爷怎么连个礼都不行?好歹爷是当朝魏王。”

  “周围人可都没给王爷请安呐。”

  温暖隔着马车帘子:

  “当朝王爷出行都有仪仗侍卫开路,王爷既想微服私访就该有被百姓怠慢的觉悟,自古以来,鱼同熊掌不可兼得,王爷纵情市井世俗,难怪朝上朝下看轻你。”

  “鱼?熊掌?”

  李湛眸子微动,笑道:“糖醋鱼味道酸甜可口,鱼肉鲜嫩,熊掌炖上半日,去油后滋味鲜美,两道菜爷都喜欢,赶明儿爷设宴请你品尝,如何?”

  “王爷以大理寺少卿为突破口,您得多用点心思,省得您鱼没吃到,熊掌又炖烂吃不成。”

  温暖轻笑:“请客就不必了,我同王爷不熟。”

  李湛眸光似要看穿帘子。

  老太太如同入定的老僧无视他们的交锋。

  “我陪着叔祖母进香,不好耽搁时辰,再会了,魏王殿下。”

  直到看不到马车,长随小喜子低声在李湛耳边说了几句。

  李湛向不远处的茶楼看去,眸光戏虐。

  在茶楼窗旁看热闹的人齐齐心头一颤,背后隐隐渗出一抹凉意。

  李湛打开折扇,端出风流倜傥的模样,大摇大摆带着小喜子离去。

  不久五城兵马司的差役带走嘲笑李湛最大声的百姓,以不敬皇室王爷,目无尊卑的罪名罚他们每日脖子上挂着大牌子游街示众。

  魏王不再似往日对嘲讽自己的百姓无动于衷,他借此机会给朝臣们警告。

  他认真了!

  茶楼二楼雅间,桌上放着茶点香茗。

  靖南侯世子声音平缓:“魏王还真是霉运缠身,又被野狗追着撕咬,明儿只怕御史又要弹劾魏王不休私德,德妃娘娘又得闭门思过,代替魏王赎罪。”

  “前几次御史弹劾魏王,武王殿下并未落井下石,皇上这才能敷衍过去,这次武王饶不了他……”

  齐征巴不得魏王倒霉,中伤温柔的魏王该死!

  “慎言!”靖南侯世子打断庶弟齐征,警告道:“父亲叮嘱过,不可在武王针对魏王事上推波助澜。”

  “大哥就是太谨慎,陛下会为荒唐的魏王不信任父亲?有母亲同柔妹妹在,武王殿下怎会为点小事就责怪。”

  “柔妹妹说是不是?”

  齐征轻唤发愣的温柔,见温柔脸色不大好,关切闻道:“身体不舒服?”

  靖南侯世子齐衡隐忍的目光快速扫过,出门在外,他不好对温柔太亲密,到底他是有婚约的人。

  可他的心却是不由自主被温柔占据。

  温柔不甘心。

  又失败了!

  莫非李湛转运了不成?

  明明野狗已经追上李湛,他本该像上几次一般狼狈逃难,乖乖送给温柔气运的。

  温柔只得到了一点点的气运。

  最近李湛不好碰,温柔住在靖南侯府也不好时常出门。

  方才李湛发现了她,那抹寒光就是冲着温柔来的。

  温柔转身俏皮笑言:

  “我方才一直想如何让让薛姐姐完全消气,单靠衡哥哥的解释是没用的,倒不是薛姐姐不相信你,经魏王殿下那么一说,薛姐姐难免存了些许的不快,毕竟薛姐姐倾慕在意衡哥哥。”

  “薛小姐不够大度宽容,她若是信任大哥就该疼爱维护柔妹妹。”

  齐征轻哼:“她仗着是吏部尚书的嫡长孙女故意刁难,小柔不必帮大哥选礼物向她赔罪,冷着她,她就知道轻重了。正因柔妹妹善良识大体,才让她得寸进尺,没完没了发大小姐脾气!”

  “征哥哥。”

  温柔跺脚说道:“我这劝和,你就别在再煽风点火了。衡哥哥同薛姐姐青梅竹马,靖南侯同吏部尚书又是忘年之交,这门婚事门当户对,羡煞多少人?薛姐姐名声好,性情好,样样都好,只要解开误会,她同衡哥哥会是一对神仙眷侣。”

  “即便我受一点委屈,只要衡哥哥好,靖南侯好,我一点都不觉得难过,何况在侯府的日子比在温家好太多了。”

  “大哥当初可是许诺,不娶对兄妹们不好的女子为妻,柔妹妹已是父亲的女儿,同我们就是一家骨血,薛小姐今儿听信谣言疏远柔妹妹,明儿会不会因好处就算计我同婉妹妹?”

  齐征按住想继续为薛小姐辩解的温柔,坦荡同兄长齐衡对视:

  “父亲同祖母说过,齐家若想长久富贵,兄弟当齐心合力,为讨好尚书府就让柔妹妹退让隐忍,兄妹之间少不了矛盾,又如何能齐心?母亲对我们兄弟如同亲生,从不曾亏待了你我,婉妹妹想不通,大哥罚她抄写孝经静心,薛小姐……”

  “谁在议论我姐?”

  雅间的门推开,少年身穿儒衫,清俊中有几分书卷气,看清楚屋子里的人后,“原来是靖南侯二公子,靖南侯府处事不地道,是不想认这门亲了。”

  薛渝吏部尚书嫡孙,在苏白同魏王同流合污之后,他被看作未来文坛的领袖。

  “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继妹——”薛渝看清楚温柔后,惊讶说道:“怎么是你?!”

  温柔目光疑惑,“我认识薛公子?”

  齐征挺身挡住薛渝放肆的目光,警告道:“她是我妹妹,比亲妹妹重要,你不得轻慢她。”

  薛渝脸讪讪解释:

  “我姐不介意世子爷多个妹妹,把她看作嫡亲的小姑子,温姑娘比世子爷更相信我姐的品行,以后同我姐定能姑嫂和睦。我姐是生气了,但不是因为魏王的胡言乱语,世子爷自己算算多久没去见我姐姐。”

  “太好了,我就说薛姐姐不会听信谗言嘛。”

  温柔乔笑嫣然,“不过衡哥哥的礼物可不能少,薛姐姐她——”

  “什么味儿?着火了?”

  齐征突然面色大变,大量浓烟从房门缝隙卷进来,他高声喊道:“柔妹妹,快跑……”

  靖南侯世子比齐征更快抱起温柔,“小柔别怕,我不会让你出事。”

  门口有浓烟,靖南侯世子果决从窗户跳了下去,温柔乖巧在他怀里,“我不怕——”

  糟糕!

  靖南侯世子看清楚地面摆放的粪桶,在空中强行翻转,惊险落地避开粪桶,粪水的臭味让温柔差点吐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求收藏求推荐票的小舞再次上线了。

2020-09-06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