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左右都错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32 2020.09.11 12:00

  温浪狠狠扇自己三记耳光,缓缓蹲下身,抱头痛苦喃咛。

  温暖没兴趣听,横竖不过是对不起三哥等等话语。

  忘尘怅然:“人性本就是自私的,自己的儿女总要比旁人更重要,温七叔的底牌得用在自己妻女身上。”

  “爷得替他说一句公道话,你们两个都别逼迫他了。”

  李湛从自己后脖子拿出扇子,顶着山风扇动扇子,向前走了两步,端出风流之姿。

  温暖看得辣眼睛。

  这是乾元帝?

  上辈子他不是这幅蠢样子。

  她扶棺回中原,乾元帝一身玄色龙袍亲领百官勋贵在城门口迎接,一派皇者威严,即便安抚她,也带着不少的试探同陷阱。

  乾元帝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她困在京城,动弹不得。

  原本她没打算继续统帅十万铁骑,便顺了乾元帝的心意,安心在御赐府邸渡过自己最后一段日子。

  今生武王针对,德妃放弃他,放纵本性的李湛撒欢奔跑在另类的道路上,温暖怀疑即便李湛有善谋的一面,想继承帝位也很难了。

  “安阳姑姑身边有八大侍卫,他们义结金兰,其中两人随安阳姑姑和亲,留京的侍卫转入军职后,死得死,获罪得获罪,只剩下温浪一人。”

  李湛慢条斯理话说当年事,瞥见温暖听得认真,他声音洪亮了几分:

  “长宁之战后,除了靖南侯获得封赏,一批武将抄家获罪,温浪只能尽全力保全兄长们亲眷,论罪时昔日被温浪揍过的文臣恨他不死,落井下石的人极多,连父皇都救不了。”

  “他能继续活着,也是因为父皇格外‘开恩’的缘故,父皇想他左右为难,纠结痛苦,温浪妻女都不会有事,毕竟父皇也想看看闹出天大动静的夫妻在大难临头时,会不会如同往日一般恩爱。”

  温浪抬起眼眸,结结巴巴说道:“皇上还恨我!我已经一无所有,皇上还不肯放过我。”

  噗嗤,温暖笑出了声,“您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陛下日理万机有功夫记恨你?”

  “不,父皇的确恨他!”李湛呵笑一声。

  温浪再次垂下脑袋,茫然委屈。

  “不过你也别想太多,父皇如今没心思继续看你热闹,他倒是真正高了看尹夫人,对靖南侯倚重颇多。”

  温浪闷闷的嗯了一声,李湛眼底闪过失望,转而对忘尘说道:“他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让你被送到水月庵,这几年你只念经不曾送给勋贵也是因为——你不被勋贵玩弄,他就得被戏耍。”

  “安阳姑姑留给你的势力没剩下多少,且你名声狼藉,拿你取乐都玩腻歪了,这才有今日她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上。”

  李湛幽幽说道:“你如今连让人欺负嘲弄的价值都没了。”

  温浪维持跪姿好一会,缓缓起身努力挺直佝偻的身躯,“王爷说公主的事是假消息?”

  “安阳姑姑怎么可能送信回来求救,对和亲公主来说,草原是极凶险之地,然安阳姑姑——”李湛笑道:“草原没准是她的乐园,身边又有一群威武雄壮的男人随护,她不会让自己委屈受辱。”

  温浪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温暖很想扇掉温浪脸上的安心。

  虽然安阳长公主在草原的确过得挺滋润,威武雄壮的男人再多,始终不如故土中原。

  “你爹没救了!”李湛说道:“爷建议你今早自立门户,在他身边没好事,还得受蠢货的气。”

  “王爷说他以前武压当代,兵法无双?”

  “呸。”

  李湛轻轻打了打自己的嘴唇,后悔道:“听来的消息不可靠,就算他以前有些名声,不过是看在安阳姑姑的面上。”

  “小红护着爷去水月庵烧烧香去去晦气,碰见大霉星温浪,一准碰不到好事。”

  吴枫跟随李湛前行,悄悄打量一眼温暖,几日不见,小姑娘皮肤养白了一点,不再病态孱弱。

  她同王爷颇有默契,苏白说对了,王爷待她不同寻常。

  “小暖——”

  温浪仔细看着温暖,不如温柔眉眼精致让人惊艳,却另有疏朗磊落的气质,她很像年轻的自己——有点像公主的。

  他是糊涂了!

  世上没人能同安阳长公主相比。

  他曾抱过温柔,也曾在清醒时陪温柔骑马练字。

  而温暖降生就被送走了,他连一眼都没看上:“这些年你可还好?”

  温暖沉默。

  怎么说?

  真正的温暖早就死在父母冷漠忽视之下,甚至没能见到生父亲一面。

  “不好。”

  温暖在原身记忆深处找出原身怎么搏杀奶娘,侥幸逃脱厄运的。

  她得为小姑娘说出委屈不甘心。

  “倘若不是奶娘刚好死了,如今只怕早已沦落风尘做了妓子,你同尹夫人只会接到温暖病故的消息。”

  “惠娘敏锐精明,怎会疏忽你,且奶娘的生契在惠娘手中捏着,她竟敢亏待小主子?”

  温浪很难相信尹氏疏忽温暖。

  “你不也同样疏忽我?若你记得还有一个养在庄子上的女儿,也许能看出奶娘不怀好意。

  一个不被父母所喜爱在意的女儿,又缺乏监督辖制,奶娘可不是放心大胆作践小主子。

  银子送得再多不过是养大奶娘的贪婪,传出尹夫人接我回京的风声时,奶娘掩饰罪状卖我去花楼赚最后一笔银子,再报个病逝,她到时哭一哭,你们只当女儿福薄。”

  温浪握紧拳头:“她——她埋在哪了?”

  ”您打算挖坟鞭尸?”温暖冷冷说道:“用不上你报复,奶娘被人咬断喉咙,痛苦哀嚎而死。”

  “——你做得对,狗奴才该死。”

  “看着奶娘惨死,她又惊又怕,被尹夫人派去的人接回京,她以为能得到父母关爱同保护,不用再害怕了。在靖南侯府,她整日被噩梦纠缠,自卑萎靡,病得快死时,才明白这世上没人疼她,她死了也不过让尹夫人落几颗眼泪罢了。”

  “你们都有不得已的苦衷,都有在意的人或是要忙的事,以前不在意我,如今我不需要你们了。”温暖舒心笑了。

  “这样也好,不被我连累对小暖——更好。”

  温浪说着说着,眼前一阵模糊。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继续求推荐票,宝宝们记得给角色比心呀,有点写沉重了,故事要浪起来,要开心起来。

2020-09-1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