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从不嘴软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90 2020.09.19 12:00

  温雅落荒而逃,大太太差点被她拽倒,踉踉跄跄稳住后,头上的钗环歪斜,再配上她一时白,一时红的面色,有些狼狈。

  有多少年,她不曾在四房面前丢人了?!

  以往都是她瞧四房温浪的笑话的,同外人添油加醋叙述温浪种种荒唐言行,证明温家名声不好,都是温浪惹得祸。

  “这丫头,太不像话了。”大太太气急败坏说道:“我一定捉她向你来道歉。”

  “在外面雅姐姐不管不顾跑掉,许是会撞到贵人,许是会撞破什么事,更有可能卷进祸事去,倒时她丢得可不是一个人的脸,我不想被她连累。”

  温暖慢条斯理说道:“我听说,京城命夫们相聚,比首饰衣衫都是暴发户,她们愿意比相公的官职权势,以及子女的才华,同婚事。”

  大太太暗道不好,“暖丫头——”

  她是真想让温暖住嘴别说了,“都是雅儿不好,我回去一定狠狠责罚,罚她抄写族规,四遍,不,十遍总能让你出气。”

  “我没生雅姐姐的气啊,挨打的人是雅姐姐,还是您亲手打的。

  大伯父多年没能晋升,无法让伯母人前显贵,雅姐姐再闹出笑话,伯母别说重返高品诰命的圈子,连如今五品命妇的圈子都得是被嘲笑一个。”

  温暖眸子又黑又亮,特别真诚:“我都替您难受,总是用我爹的笑话取悦于人,始终不是巩固您五品命妇圈子的根本。”

  温浪,尹氏,靖南侯之间的爱恨情仇消息满天飞,温暖不信没有大太太煽风点火,添油加醋说着温浪同尹氏在温家的恩怨。

  靖南侯是朝臣重臣,不屑妇人们手段。

  尹氏自持品行高洁,恨不得早日同温浪断得一干二净,又怎会故意散步她同温浪的往事。

  哪怕在消息中,她都是无辜的受害者,温浪猪狗不如!

  尹氏也不喜欢!

  靖南侯心胸再广阔,也不愿意尹氏同温浪放在一起被人提起。

  一直以来都是齐二爷负责舆论引导,但没有温家人推波助澜,温浪也不至于人嫌狗憎,犹如过街老鼠。

  温暖看不上大太太吃着温浪带来的好处,反过来践踏温浪比外人都狠。

  若不是她占据这具身体,小姑娘即便熬过去,也得被大太太等人作践死。

  别指望温浪记得做父亲的责任。

  她看不上大太太,不意味着就看得起温浪。

  大太太咬着后槽牙,“好,暖丫头说得好,我记住了。”

  “我其实很怕伯母转瞬就忘了。”温暖笑呵呵:“记住好,以后我帮着伯母教导雅姐姐,您可得记住我的好。”

  大太太撂狠话失败,憋着一肚子火出门。

  庭院的门一直敞着,胖子掌柜提着食盒站在门口,见到大太太,问道:“敢问这是温姑娘家?我亲自做了几道小菜,特意送给温姑娘尝尝。”

  从茶楼回去,他一头钻进厨房,拿出压箱底的本事做了十道菜,又亲自送过来。

  他毕恭毕敬,不敢在温家面前傲慢。

  有温姑娘在,温浪就算是头猪,也应该能飞一飞。

  “小菜还敢往温四爷面前送,你难道不知他家大姑娘是个精贵人儿。”

  大太太刚想着拿眼前的人泄愤,想着一脚踹翻食盒出气,“吃什么吃?谁会吃猪食。”

  胖掌柜双手保住食盒,这可是他将功赎罪的好几会,怎能让一个疯女人破坏呢。

  尹夫人再嫁后,温浪身边就没这么大岁数的女人。

  温浪痴迷的花娘可是绝色,大太太容貌寻常,身材不够苗条。

  “醉仙楼——你们不是不外送的,连武王殿下都没能让你们折腰!”

  大太太认识醉仙楼的标志,不是方才教训太惨烈,她又得以为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你是醉仙楼的掌柜?也是看在温暖的面子?”

  胖掌柜谦卑回道:“大姑娘是主子,我不过是个做菜的厨子罢了,在大姑娘面前不敢称掌柜。”

  “姑娘让你把饭菜端进来。”红袖守在房门口,轻笑道:“要不大太太再留一会儿?帮大姑娘看看醉仙楼掌柜送来的饭菜是不是假的?”

  大太太右边脸被膳食坊白掌柜打肿了,左边脸被醉仙楼胖掌柜打了。

  温暖究竟是什么人?!

  大太太浑浑噩噩离开院落,带着满腔疑惑不解回到温府。

  温暖早就把通向温府的门堵上了,两家往来只能走大门,温大爷同温浪算是彻底成了两家人。

  大太太夏氏还没进温雅闺房的门便听到东西破碎的声音,几个丫鬟躬身站在院里,不敢靠近。

  “滚,啊,你们都给我滚。”

  “连你们这群奴才都不瞧不起我,我的东西,我愿意砸就砸了,我——我还不如温暖!”

  大太太挑帘进门,满地的瓷器碎片刺目,她有些心疼,不是心疼女儿温雅,摆设瓷器都是拿银子买回来的。

  “我娇娇的养着你,你要什么都尽量满足,摆在你屋里的摆设是为充脸面,不是让你摔碎了听响。”

  大太太冷哼道:“你有本事同温暖耍去,再摔摆设泄愤,你看我还给不给填摆设。”

  温雅讪讪放下梅瓶,等着母亲来哄她,赌气坐在床上。

  好一会儿,温雅悄悄去看大太太,发觉母亲无动于衷,自顾自想着心事。

  “娘——您打我,为个下贱丫头打我!”

  “我是为你好,不打你一巴掌,难道让尹夫人同白掌柜罚你?那你不要名声,不去牡丹会了?

  我舍了面皮帮你求到牡丹会的请帖,自是盼着你在牡丹会上扬名,今日你吃点亏,等富贵了就算让她为你端洗脚水,她都得受着。”

  明明母亲为脱罪才亲手打了她,惹不起尹夫人同白掌柜,才让她背了换燕窝的黑锅!

  温雅发誓:“以后我一定要让她跪在我面前!这对耳环,我是绝不会还给温暖的。”

  “有人问起你就说温暖送你的耳环,正好带去牡丹会,省得让人小看了去。”

  大太太心头滴血般打发人给温暖送燕窝,不愿再把价值不菲的耳环送给温暖。

  尹氏就算见到耳环带在温雅身上,还能寻她来问?!

  耳环对温家是珍贵的,比起靖南侯太夫人赏给温柔的首饰算不上贵重。

  靖南侯太夫人一向公正,她总不会让外人知道区别对待尹氏两个女儿。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继续求推荐票,本书也有了运营官,撒花。

2020-09-19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