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产业归属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33 2020.09.20 12:00

  胖掌柜看清楚白掌柜后,得,他不用再费尽心思考虑了。

  被温暖威胁命令,他还稍稍有点不情不愿的话,此时再升不起摆脱温暖的心思。

  温暖就是小祖宗!

  胖掌柜小心翼翼又恭谨问候白掌柜,努力让自己显得更谦卑真诚。

  白掌柜转了转拇指上通透碧绿的翡翠扳指,不以为然:

  “我府上的厨子并不比他差,朱胖子就是一只风箱里的老鼠,总想着左右逢源,既不敢背叛安阳长公主,又寻思公主回不来,他好占下所有的银子,顺便看清楚局势,攀附上武王。”

  朱胖子将饭菜摆放了一桌子,殷勤给温暖递上筷子:“主子对我的大恩,我都忘记的话,我不配为人,这些年白爷吃遍京城酒楼,却不曾到小店,我虽然不敢说对主子忠贞不二,主子多年没消息,白爷不屑主持大局,大家心里都没底啊,如今温姑娘掌财气,我相信温姑娘能把散在京城的人聚拢在一起。”

  他悄悄打量温暖,咬牙道:“我示好过温四爷,可他——不说也罢,他连主子送他的买卖都没保住。”

  被针对时,用温浪转移仇恨准没错。

  白掌柜烦躁说道:“你少给我提他,还不够闹心的,长宁之战后,他的所作作为,主子回京后能一巴掌拍死他!”

  哐当,温浪倒在内室同外间的门槛上,几次想着爬起没能如愿。

  “呦,这不是温四爷吗?小人给四爷请安啦。”

  白掌柜恨不得直接捅死温浪。

  “白——白叔——”温浪磕磕巴巴,蜡黄的面色染上苍白,“您不怪我就好。”

  温暖慢条斯理品尝菜色,沉醉在美好食物之中,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扫温浪。

  “这些年,我是亲眼看着你从将军堕落得人嫌狗憎,整日在烂泥中打滚,同娼客为伍,是个人都能指着鼻子骂你,我听说过做丈夫的人占了贪墨媳妇的嫁妆,你倒好,把自己产业双手奉给尹氏!你不是娶妻,而是嫁了尹氏!”

  “白叔,不是,我没嫁给惠娘。”

  温浪尽量挺直早已佝偻成习惯的腰背:

  “我从接手产业后,铺子收入一日不如日,她是我妻子,我把银子同产业交给她管,公主也会赞成。她开始经营得很好,后来店铺掌柜背叛,我又失败丢了官职,铺子受权贵重臣打压,很快就关门了。”

  砰,白掌柜一个茶盏砸向温浪,还不解气冲过去,拽住温浪的衣领,“你个糊涂虫,被人戏耍一点都不冤枉,你只记得主子说过要对妻子好,却把产业银子交给一个——”

  白掌柜对尹氏的经营天分,他是认可佩服的,正因此,他才格外气愤:

  “尹氏是很精明,当年迷住了你,如今迷住了靖南侯,她更精明得懂得借鸡生蛋,你倒闭关门的铺子如今都是尹氏的产业。纺织技术,印染技术等等都是主子带人研究出来的,如今都成了尹氏的功劳,她一手握着纺布,一手拿着独门秘方染布,控制三分之二的布匹销售。”

  “她把主子留下的产业做大做强,可这产业不属于你,不属于主子,甚至百姓们都说那是尹家的方子同纺织机!尹家,配吗?主子在印染上投入的银子够买她尹家祖宗十八代的命儿了。”

  白掌柜喷了温浪一脸的口水。

  温浪不敢躲,也不敢擦口水:“我——我不知道产业归惠娘了。”

  “你还知道什么?!”白掌柜啐了一口,“整日想着如何领兵迎回公主,陛下不点头,你出得了京城?就你这窝囊样儿,陛下脑子进水了也不会再让你出头,难不成陛下还想再经历一次长宁惨败?”

  朝廷对百姓宣传,长宁之战不胜不败,了解详情的人都知道长宁之战是输了的,隆承帝赔光了所有,依旧无法迎回安阳长公主。

  温浪浑浑噩噩走到温暖旁边。

  温暖手中的筷子并没停下,“你吃吗?”

  “你真是我女儿?”温浪浑浊的眸子闪过一道光亮,“谁给你的铜钱让你掌握长公主留下的财气?”

  “安阳长公主偏心信任你,把最好最赚钱的印染产业留给你,只让白掌柜他们掌握十八家商铺,除了白掌柜因是陛下生母娘家人得到些许优待扶持外,其余的铺子能有今日的规模,多亏掌柜们苦心经营,长公主除了错看你之外,看别人还是很准的。”

  哪怕那几个背叛安阳长公主的掌柜都是有才干的。

  “倘若有可能我着实不想做你女儿!你有关心维护女儿?没做过一件让我骄傲的事。我不曾因受你名声连累而不满,不曾因尹夫人偏心而记恨,你们就不要在我面前摆出父母的架子质疑我是怎么长大的。

  你从未真正了解过我,如今觉得我不寻常,知道太多往事,能命令安阳长公主留下的掌柜们。

  你想知道我怎么做到的你自己做不到的事,可我凭什么告诉你呢?

  我不曾打扰你所谋所图,如今我所做的事也无需同您交代,担心我大可不必,怕我引来麻烦,最终被问罪,被我牵连,您随时都可以把我逐出家门。”

  温暖随意甩出几张百两银子的银票,扔到温浪身上,“这笔银子足够买下这个院落,也足够你去喝花酒了。”

  温浪弯腰将银票捡起,重新塞回温暖手中:

  “只要你能迎回长公主,让我做什么都成,哪怕让我去死!”

  “你还当是以前呢?你的命不值钱,靖南侯都懒得针对你。”温暖不屑。

  “我给不了你娘想要的,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们姐妹,在靖南侯喜宴上被她羞辱,算是彻底了结这段缘分。”

  温浪痛苦又决然:“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同她再不相干,我也只有温暖一个女儿,温柔是靖南侯的女儿。”

  “听你的口吻,她们吃亏了似的,其实她们巴不得同你没有任何关系。”

  温暖抄起筷子顶在温浪腰眼上,“再让我知晓你见人就跪,我先代安阳长公主清理门户。”

  温浪脸庞突然焕发光彩,“我听话,小暖,我都听你的。”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明明小舞写的小白文,不复杂啊,怎么有宝宝说看不懂呢。

2020-09-20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