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少年王爷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62 2020.08.05 12:00

  少年时的乾元帝竟是一副纨绔公子的浪荡样?

  他到底是怎么从隆承帝九个皇子中脱颖而出继承帝王位置的?据温暖所知,几个已经成年的皇子才干都不错,性情成熟稳重,礼贤下士。

  皇长子更被朝臣看好。

  怎么看面前的少年都没太大的机会继承皇位。

  温暖目光有点呆滞,昏君这个词又是从哪说起?

  按照乾元帝的文治武功——够不上昏君的标准,莫非她死后乾元帝又做了天怒人怨的蠢事?!

  “小心。”

  啪唧,少年脚下拌蒜,平地摔倒在地上。

  温暖的提醒已经迟到了。

  少年抬起眼,仰视温暖,嘴角微扬,除了小白之外,还有人提醒自己?!

  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

  京城权贵都知道他平地摔已成了习惯,多位置医都没说出病因。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撞邪了。

  第一次摔是丢人,第二次摔是没面子——摔了很多次,他的面皮早已练出来。

  这次仿佛比以前好点?

  莫非是眼前女孩子的原因?

  少年不见尴尬,仿佛习以为常,潇洒慵懒席地而坐,眸光依旧纯澈,悠然转着手中的扇子。

  本朝王孙公子都有玩扇子技巧,少年显然深知此道,扇子玩得很溜儿。

  本是尴尬的场面,却是少年天生就该与众不同,所有坐在椅子上的宾客都没少年率直。

  “魏王——你还不快起来?”

  宝华大长公主头疼至极,对少年王爷颇是无奈,“你看看你似什么样子?仔细叫德妃娘娘知道,狠狠捶你一顿。“

  温柔眼底闪过极快的笑意,活该,魏王永不得好。

  “本王坐在地上看得更清楚,母妃早就不管本王了,难道您还不知道?”

  魏王漫不经心,合起扇子轻轻敲打掌心,“时常入宫的姑祖母消息也不成啊,朝臣们还指望着您带一些新鲜的消息出来呢,也好揣测父皇的真实想法。”

  “李湛!”

  宝华大长公主一点不想听他胡说八道,她能屹立朝堂,走到哪都是贵客上宾,就是因为她同宫中关系密切,消息灵通。

  隆承帝信任她,德妃等人同她交好。

  “苏白,快些把魏王搀扶起来,他可是陛下的皇子中唯一一个封王的,可不敢得罪。”

  宝华大长公主尾音高挑,带出一股嘲讽。

  太子尚未确立,封王的李湛意味着彻底无缘太子之位。

  连只有十岁的七皇子都比李湛有机会,身份更为贵重。

  魏王双臂撑着地面,利落起身,衣摆不乱,桃花眼儿微微眯起,“小白,小白,快来,姑祖母想你了,本王早就说过你魅力非凡,没想到姑祖母这么大年岁,脸上的褶子脂粉都盖不住,依旧被小白的魅力折服。”

  宝华大长公主的脸上皱纹能夹丝夹死蚊子,着实很想抽烂李湛那张不管不顾的嘴。

  她不敢的。

  隆承帝绝了李湛成为太子的希望,直封一字亲王,对李湛还是疼爱的,并没完全受武王影响。

  不过李湛莫名得罪武王,一辈子最好当个富贵闲人。

  手握一半兵权的武王比隆承帝更年轻,更出众,若不是当年安阳长公主和亲北蛮,隆承帝又是先帝嫡长子,先帝未必肯放弃最为疼爱的武王。

  温暖嘴角抽了抽,还真是乾元帝的性子,不过他做皇帝后嘴更毒,不少朝臣被他荼毒的欲仙欲死,痛苦不堪。

  只是以后他有皇帝加成,嘴虽毒,但少了少年时的意气,以及狡辩机灵劲儿。

  李湛已经被封为魏王?!

  前世她怎么没有这段记忆?

  苏白现身,喜堂的宾客皆被其绝世风华所惊艳。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苏白堪比谪仙的容貌外,最为出名就是他的外号——无双公子。

  魏王轻咳两声,哀叹:“本王若不是从小同你一起长大,你是本王伴读,本王才不会同你一起呢,让堂堂亲王做了你的绿叶,也就小白你有这个面子了。”

  温暖快速扫过苏白,却不自觉盯着魏王李湛。

  魏王扬起眉梢,手中的扇子来回颠倒,竟有女孩子舍得小白?他有什么可看的?

  这个不大好看的丫头莫不是个傻子!

  “王爷龙章凤姿,不是臣下能比的。”苏白不仅生得俊美,声音也好听得过分,“好看得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才是永恒,只为外貌所迷惑,不过是庸人罢了。”

  如清水击石,清越悦耳。

  温暖抬起手指按压着太阳穴,脑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多,尖叫着活得无双公子的声音到底哪来的?

  她悄悄打量旁人,显然只有她一个人听到。

  魏王一甩头,自傲道:“本王的魅力岂是他们能看得?以后他们都得追着本王跑。”

  苏白嘴角含笑走到魏王身边,纵然苏白俊美无双,气质若辉月,魏王也不是萤火虫,自有一番潇洒不羁的风度。

  靖南侯上前拱手:“魏王殿下同苏公子请上坐,等我拜堂后,再陪两位叙旧,敬魏王一杯。”

  “不是宫中的御酒纯酿,本王可不用。”

  “——”

  靖南侯眉骨跳动,李湛封王自绝前程,彻底不再忌讳了?

  “没有吗?母妃不是认你做兄弟,本王还得叫你一身表舅,你能少了好酒?”

  魏王指了指喜堂桌案摆着的一个卷轴,“是父皇亲笔所写天作之合吧,父皇厚爱你,每年赏赐对赏赐让皇子王爷都眼红。”

  毕竟靖南侯所剩不多不投靠武王的勋贵将领。

  隆承帝奈何不了武王,更不能让靖南侯等人再被武王拉拢过去。

  “御酒纯酿都供给祖宗,让祖宗沐浴皇恩。”靖南侯谦和说道:“今儿是我大喜之日,娶到心仪已久的女子为妻,特意挖出侯府珍藏五十年纯酿,魏王殿下若不嫌弃,一会儿多喝两杯。”

  “五十年?”魏王俏皮眨眼,“靖南侯果真是甚爱尹夫人,续弦比娶嫡妻排场都大。”

  靖南侯的儿女们面带一丝不快,就算事实,魏王的嘴也太讨厌了。

  “因为慧娘值得,她值得最好的。”

  “——侯爷。”

  尹氏满眼感动,彼此对视,真情弥漫。

  魏王突然说道:“尹夫人的前夫——那个温浪来过没?他莫非不想做官,不想要银子了?怎么还没大闹喜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