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等价交换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41 2020.08.31 12:00

  “食材同粮食是用我的银子买回来的,你爹已经很久没往家里缴银子了。”

  老太太自己动手,将饭菜摆在托盘上,“随着我出去用膳。”

  温暖是人,她也会饿。

  她主动端着托盘跟着老太太出门。

  老太太步伐沉稳,脊背挺得笔直,越显出刻板严肃,隐隐透着一股不好惹。

  温暖进入厢房后,快速扫过布置。

  穷,真穷啊。

  桌椅陈旧,一扇破旧的屏风后,只放着一张架子床,透着寒酸窘迫的味道。

  唯一好得就是厢房收拾得干净齐整。

  温暖看了一眼同样有些年头的佛龛,一个陈旧的蒲团。

  她进门时就闻到淡淡的佛香,从蒲团使用程度推测这位叔祖母一日大半都用来念经拜佛了。

  温暖将饭菜摆上桌,直接坐了下来,端起饭碗不紧不慢吃着,对叔祖母没有半分好奇。

  老太太同样平静无波,坐在另外一把椅子上,拿起筷子夹菜,平平无奇土豆丝意外可口。

  老太太眼睑微抬了一下,明显加快用饭的频率。

  *******

  【土豆丝有多少吃?我特么都留口水了。】

  【手中鸡腿不香了,要不再点一份外卖?】

  【据说越是平凡的家常菜越是能展现厨师的手艺,水煮白菜什么的都是名菜。】

  【没错,好希望亲手品尝到温暖做的饭菜呀。】

  【我看过美食直播,有权贵为一碗寻常的水煮面蹲在外面等厨师两个小时。】

  【这有什么?我还见过纷乱的菜市场门口停着一排排一个轮子比我命都贵的豪车,只为一碗红烧肉。】

  「温暖:你们那的权贵富商太平易近人了。」

  她没见过这么有派头的厨子,所以后世人过得真幸福啊。

  【倘若被昏君遇见了,一准把厨子抓进皇宫去,不给昏君做饭,有骨气的话,那就都别吃了,全家也死光光。】

  时刻不忘踩昏君一脚,昏君这是多招人恨。

  温暖很想说,不仅昏君会这么做,如今有权贵又有几个看得起厨子?

  ********

  温暖做得饭菜没那么好吃,味道只是寻常罢了,当然她是不会同看客们解释的,反而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

  没吃到的人永远在骚动。

  老太太用了两碗饭,温暖推断,老太太的厨艺不怎样,她们两人合伙把饭菜吃干净,

  “以后做饭就交给我,叔祖母只需要出银子。”

  温暖主动递上一杯温水,连最差的茶叶都买不起。

  老太太抿了口水,问道:“你打算长住下来?”

  声音平缓,无喜无悲,她仿佛不在意温暖,专心看着青瓷茶杯,然温暖有被盯上打量的感觉。

  “父亲在哪,我就在哪。”

  “你在靖南侯府不安分?”

  “……说了几句实话。”

  少女的笑容洋洋,又带了几分俏皮,“我担心小柔被欺负,怕尹夫人为了继女继子全然奉献,亏待小柔,又碰见魏王殿下——也怎么就让太夫人她们不喜,把我看作乱家的祸根,与其让她们为难,不如早早抽身,以后再登门看望小妹她们。”

  “她也是舍不得我的,小妹还说同我一起离开呢,我可感动了,定然不能辜负她们的关爱,日子得越过越好才能让她们放心,给尹夫人同小柔做靠山。”

  老太太看愣了片刻,不由紧了紧捏着茶杯的手指。

  这丫头不是做尹氏母女靠山,而是气死他们!

  老太太枯井一般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更快暗淡下去,自嘲勾起嘴角,自己怎会还没死心?

  “天真!愚蠢!”老太太说道:“你这辈子都等不到你爹从烂泥塘中站起来,他已经废了,不紧紧脊梁被打断,他脑子也不清楚,钻进牛角尖的人,你就算用尽力气也拽不回来,封妻荫子,带给你荣华富贵,你还不如大睡一觉,梦里还有可能实现。”

  温暖笑呵呵听着,轻轻点头,“父亲的确如同叔祖母所说,不,叔祖母到底是慈爱的长辈,您还给他留了一份脸面,他比您说得更不堪,名声尽毁,仕途毫无指望,别说从烂泥里站起来,就算爬,他都爬不出泥塘。”

  老太太皱紧眉头,听得出温暖对温浪的不以为然。

  温暖唇边笑容渐渐敛去,淡淡说道:“我从未指望过他,也说不上失望,荣华富贵这种事,不是自己来比较好?”

  “你——”

  “靠山山倒,靠水水断,求人带我飞,不如自己来。”

  温暖起身收拾碗筷,走出厢房,“我得收拾出来一个能住人的地方,就不陪叔祖母闲谈了,买菜买米面的银子,叔祖母明早给我就成,我不着急的。”

  “——尹氏没给你银子?!”

  “给了啊。”

  “那你为何不用?为了尊严大可不必。”

  尹氏绝不会放过展现慈母爱的好机会,老太太深知尹氏是一个爱惜名誉的人。

  夕阳西陲,温暖落在地上的影子渐渐拉长,“您出钱,我出力才公平嘛,我同叔祖母不大熟,您不指望我,我不指望你,公平让我们彼此都放心呀。”

  老太太捏着手腕上的佛珠,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温暖哼出的小调在寂静的庭院分外清脆。

  从始自终,温暖都没问过一句为何叔祖母会在蒲松院,并跟着温浪一起生活。

  温暖是故意让她先开口,还是没兴趣?

  老太太颇感一言难尽,莫不是温暖怕麻烦?!

  不过,温暖不似尹氏,也不像温浪。

  “看似平和淡然,实则霸道强势。”老太太喃喃自语:“教出她的人是谁?总不会温家风水好,祖宗保佑降下兴盛温氏一族的贵人?”

  温暖洗干净碗筷,擦了擦手,头疼看着下不去脚,脏衣服成堆的正房,呻吟道:“明日还是先去买一个会打扫的丫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呢。”

  ******

  【偷懒就直说,你懂不懂劳动人民最光荣?】

  【我想看温暖干活,让她装逼,让她挑拨是非,只有劳动才能改造温暖腐朽堕落思想。】

  【天南地北,尹女神最美。】

  【……】

  「温暖:全体禁言两个时辰。」

  温暖就算收到打赏也不会解开禁言,毕竟这是她的地盘,只有巨额打赏才能让她折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