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魏王逃了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62 2020.09.12 12:00

  “撇下他不管,你就这么走了?”

  忘尘出声叫住温暖,回头看了一眼跪坐在地恍惚颓废的温浪,心中不忍:“万一他寻死呢?终究是你生父。”

  “给他买棺材的银子,我还能拿得出,以前他们用银子养我,如今我用银子回报他们,我跟着小柔学总不会有出错。”

  在温浪没彻底绝望之前,他不舍得死。

  安阳长公主同兄长们的托付才是温浪唯一的执念。

  温暖无需他补偿愧疚!

  “噗。”

  温浪吐血倒地,他沉重的眼睑慢慢闭合。

  小暖是恨他的!

  妻女都恨他!

  这些年,他是做多少,错多少,纵然倾尽全力,每个人都不满意。

  “喂——你别死啊。”

  忘尘取了一盆冷水,沾湿帕子为温浪擦拭脸庞,“你死了,你女儿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我也是,我爹也是,都不会原谅你。”

  温浪有气无力哼哼两声,彻底陷入黑暗之前,隐约听到熟悉的声音:

  ‘浪小子,尹惠千好万好,可她不适合做你妻子,她野心很大,你管不住她,她又无法帮你做决定——’

  是谁在说话?

  是谁!

  水月庵中,温暖同叔祖母回合,并未提起温浪的事,温暖看得出老太太比温浪亲生母亲更疼他。

  这些年,老太太仍然坚持给温浪父子一个安身的窝,让他们不至于彻底无处可依。

  老太太摸着手腕上的佛珠琢磨着温暖难不成没碰见温浪?

  “水月庵有一条通往半山泉眼的小路,那里风景还不错,每日都有小尼姑辛苦提水,泉水甘甜可口,即便在冬日也不会结冰,山泉水泡茶是极好的。”

  老太太心中暗暗焦急。

  温暖笑道:“用山泉水煮咱家一两银子一大罐的茶叶,太糟蹋好好水,等我得了御赐好茶再来取山泉水。”

  “正是因为茶叶不好,才需要好水。”老太太坚持去取水,寻思过味儿,“你上哪里去讨御赐茶叶?”

  温暖笑而不语。

  老太太警告:“不许去管尹氏要茶叶,也不许再向她讨要银子,我知晓你不会吃亏——可是,我宁可喝茶叶沫子,也不要从尹氏手中拿到的好茶。”

  “叔祖母不喜欢她?”

  虽是疑问句,但温暖语气极为确定:“京城人都说她的好,她脱离温家的虎狼窝,有靖南侯的支持爱护,她可尽情施展才华,上得陛下等贵人喜爱,下得百姓拥护称赞,她哪不让您满意?”

  老太太沮丧又无力:“尹惠那是什么人?还需要我满意?她说话行事处处周到妥帖,正义道理都在她那边,我这双老眼可看不出她的深浅,更探不到底,只是你爹——我说了也没人相信,说多了不过是讨人嫌,让人旧事重提罢了。”

  温浪已经够惨了,再翻出献妻换官的旧事,老太太觉得温暖都未必再拿他当父亲看待。

  “方才,我碰到一人。”温暖神秘兮兮的。

  老太太精神一振,问道:“谁?你果真去看小尼姑挑水了。”

  温暖点头,笑道:“都说魏王殿下风流,他竟然从悬崖处爬上来,偷入水月庵,不知是不是来同尼姑私会的。”

  老太太眸子暗淡几分,“时辰也不早了,咱们下山去吧。”

  也许温浪命不好,无子女缘分。

  她给了温浪机会,偏偏他们父女就是碰不到一起去。

  “滚,滚呐,你给我滚,什么案子,我不知道,也不记得了,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我就去敲登闻鼓,告诉陛下,堂堂皇子调戏尼姑!”

  伴随着低吼哽咽,李湛跌跌撞撞从庵堂中跑出来。

  他衣衫倒是很整齐,不过步伐有点凌乱,有些慌不择路的狼狈。

  他头顶上粘着几片茶叶,脸上湿漉漉,显然被茶水泼了一脸:“太可拍了,尼姑这种人,越老越变态,不知道就不知道,发怎么大火作甚?”

  “王爷小心。”吴枫闭上了眼睛。

  李湛踩在冰雪上,脚下一滑即将摔倒,摔就摔了,他还少摔了?

  他看到了谁?!

  温暖眉眼舒展,唇边噙着盈盈笑意。

  他不摔了。

  李湛可以在任何地方平地摔,但是不能再在她面前摔倒了。

  他双臂不停挥舞找平衡,很狼狈最终稳住了重心,站稳了。

  “好险,好险啊,爷早就说过被尼姑骂准没好事。”

  李湛抹了一把额头,手指上沾了不少的茶叶沫子,恼羞成怒:“大胆的老尼姑,等——爷派人灭了水月庵,让你们连念经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腰很有力量,不是一个纨绔公子哥儿的腰。

  温暖笑意更浓,深藏不露啊,魏王殿下!

  李湛闹出的动静不小,惊动水月庵的尼姑,水月庵混进男人可是大事,有尼姑向山下守山的差役报信。

  “王爷别骂了,咱们得快点离开。”

  吴枫拽着李湛就跑,“被皇上知晓您来水月庵,陛下又得罚您。”

  “风度,爷的风度要紧。”

  李湛想着摆脱吴枫,“父皇还少罚爷了?可爷何时怕过?头可断血可流,风度不能丢!”

  “王爷——”

  “大不了爷再被满朝文武参奏——荒唐放荡,纵然爷逃走,武王能不知道,爷身边给他通风报信的奴才可不少。”

  李湛摆脱吴枫停在温暖面前,漆黑眸子看向温暖,“温姑娘,怕吗?”

  “被王爷调戏?王爷追着我来水月庵?”

  温暖按住打算同李湛拼命的叔祖母,扬眉轻笑反问:“他们会相信?”

  “信的,信的,我家王爷一向对女孩子没太大要求,何况温姑娘相貌不差,比王爷以前碰见的女子好看。”

  一向晦涩阴沉的吴枫活泼许多,追着温姑娘爬山到水月庵虽然也够荒唐,但总比王爷同尼姑偷情强。

  “魏王不要名声,我孙女还要嫁人呢,断不能让您拖累毁了名声。”

  老太太一万个看不上魏王,将温暖护得紧。

  温暖挣扎不过,无奈笑道:“看来我帮不上王爷了。”

  “小红胡说什么,爷对女子怎能没要求,不漂亮的,爷看都懒得看一眼。”

  他抓住吴枫越过墙壁,灵巧若狐。

  “你带他去哪?别跳——会死人的。”

  忘尘声音惊恐。

  温暖陪着老太太走过去时,忘尘指着悬崖,“他们带着你爹跳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