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改善环境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18 2020.09.01 12:00

  翌日,温暖出门一趟,等她回来时,闹出不小的动静,本来死寂一般的小院突然注入活力,生机勃勃,人声鼎沸。

  在屋子里诵经的老太太转动佛珠,心无杂念……屋外动静不小,温暖招呼人拾掇房屋。

  “不能放那,家具同床榻轻拿轻放,你们仔细一点,我可都是花了大笔银子的,碰坏了你们赔给我。”

  “修缮屋顶的,你轻点啊,我只让你修漏洞,其余地方你们踩坏了,就得免费给我修!”

  老太太额头青筋鼓起,忍无可忍了!

  念经修佛这么多年,她的心境依旧无法达到无为的状态。

  昨儿,温暖给她强势大方,又聪慧坚强的感觉。

  今儿,她市侩又小气得话语不似高人教出来的,也不似尹氏,更不想温浪。

  老太太站在窗前向外张望,温暖坐在院中的大石上,唇边含笑吩咐人办事。

  少女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个最精明的监工,谁也别想糊弄她,占她的便宜。

  不仅老太太有这认知,来送货的人也是大开眼界。

  本以为处事不深,又该是腼腆天真的小姐好糊弄,姑且算是官宦人家小姐,毕竟还挂着温府的名儿。

  他们拿出往日讨好称赞闺秀的常用手段,指望着哄温暖高兴,手松一松,大赚一笔。

  然而温暖比他们还精明,甚至还不要脸的砍价!

  见过砍价的闺秀没?

  他们是见到了。

  最重要得是店铺的掌柜莫名其妙就被温暖反忽悠了一把,不仅给了最低价,还被温暖忽悠得提供不少额外的服务。

  比如送货上门。

  比如菜贩每日都会送蔬菜上门。

  比如卖砖瓦的掌柜答应帮温暖修破损的屋顶。

  比如卖家具摆设的掌柜给温暖打了八折,还白送好几件日常用品,鸡毛掸子之类的物品。

  当然掌柜们也是赚钱,没有亏钱。

  但是他们送走温暖之后,统一拍脑袋,怀疑自己中邪了。

  本该赚一笔的生意只赚了一点点,好伤心。

  观看温暖一系列操作的看客们也没闲着,更没闹着去看昏君,或是尹女神,一起高喊六六六。

  温暖淡定弹了弹手指,这算事嘛?

  总不至于重生后还被算计。

  她做过女王,在李湛面前跪拜称臣,同最硬气的男人交锋过,甚至弄死不少想给她一个家的男人。

  虽然她上辈子容貌不怎么出挑,但也不少男人爱慕的。

  大事不含糊,小事她也会做。

  上得朝堂,下得厅堂。

  温暖从来就不是个只能专注朝廷纷争的人。

  尹氏她们都觉得温暖回温家日子很不好过,一定得吃苦,或是被温家人算计。

  温暖更爱今生的日子。

  【温暖太变态了,隔壁的女主只想岁月静好,平安喜乐,她恨不得后宅夫人算计。】

  【是我疯了,还是温暖疯了?】

  【可以的,温暖好带感啊,就是喜欢温暖的不做作。因为喜欢岁月静好的人,一般都是嘴上说说,也没见她远离极品。】

  【你们是不是对温暖有误会,她不是自虐喜欢被人算计,而是想看算计她的笑话。】

  【不,温暖有心机啊,以后就叫她心机暖,她根本就是借着算计收拢人气同打赏,横竖心机暖也没吃亏,反而是咱们的三观受到冲击,起码我再看尹女神都没那么香了。】

  【看心机暖讲价好过瘾,如同我狠狠剥削了卖家一样爽,本来我是来看温柔的。】

  【附议,我是来看摄政王的。】

  温暖嘴角扬起,虽然她靠着打赏人气续命,也曾为打赏从心,她永远不会被看客们所支配。

  让她看谁,她就乖乖去看。

  她不要面子吗?

  温暖买了一个粗使的婆子,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她们两个都有正规的卖身契,在衙门中登记报备过。

  “十年之后,我把生契还给你们,而且不用给赎身的银子。”

  “多谢大姑娘。”

  婆子三十多岁,是个没儿子的寡妇,娘家指望不上,只能自卖自身,不知是她运气不好,还是主人家气运不佳,她被主人买回去后,不出三个月,主人家必然出事。

  因此温暖没花几个钱就领走了她。

  “以后你就叫盈姑。”

  “是,大姑娘。”

  盈姑看到温暖掐过手指才给自己命名,觉得她应该能在这家里做满十年。

  温暖看了一眼黑瘦的小姑娘,“你以后就叫红袖吧。”

  红袖屈膝答应,她受过简单的培养,只是因为皮肤黑,错过几次进入大户人家当婢女的机会。

  岁数渐大,差点就被人牙子卖去给乡下地主做通房丫鬟。

  她对肯买自己对温暖很是感激,留在京城,伺候大姑娘,总比去乡下地主家好。

  “除了父亲之外,我应该还有一个哥哥,他——西侧间就是他的住处,我住东次间,父亲住正房,你们两个重新打扫一番。”

  温浪原来用的破损家具,温暖让送家具的人当作破烂拉走,她都没多要钱的,他们赚到了。

  送家具的掌柜:“……”

  温暖走到厢房门口,轻轻敲了敲房门,“叔祖母,掌柜心好,看我可怜又没什么钱,特意多送我一床被褥,还有一个崭新的蒲团,我同父兄都不是拜佛的人,用不上蒲团,不如送给您。”

  “以后您有事也可吩咐盈姑同红袖。”

  “不用了,我用惯了旧物……”

  “原来叔祖母没有念经,那就不怕打扰您了。”

  温暖直接推开门,阳光同她明媚的笑脸出现在老太太眼前,她眯起眸子,不知是阳光刺眼,还是温暖的笑容!

  “红袖帮叔祖母铺床。”

  “是,大姑娘。”

  红袖手脚麻利,却不敢去看严肃的老太太。

  “我同父兄都指望着叔祖母养活,你们两个以后可要好好服侍她,惹叔祖母不高兴,饭菜都吃不上。”

  “……”

  老太太眼见着温暖将自己屋子里陈旧物都换了一遍,还特意放了一盒上等的佛香料,以及一罐子茶叶。

  收拾停当后,温暖同红袖很快退出门去,老太太坐在床上,抚摸着仿佛带着阳光味道的被褥,嘴角微微上扬。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求推荐票啊,推荐票。

2020-09-0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