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暗中相助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17 2020.08.20 12:00

  一行人抬着武王远去。

  齐婉婉愤恨盯着温柔手中的玉佩。

  “那个,我能同婉姐姐一起参加牡丹会了,咱们一起去,互相有个照应。”

  温柔的手指缠绕武王送过来的玉佩流苏:

  “我福气薄,即便有玉佩也不如婉姐姐贵重,大长公主送给我娘一对水头上好的翡翠镯子,我同婉姐姐一人一只。”

  “不必了。”齐婉婉本想嘲讽两句,“翡翠——”

  靖南侯世子打断:“父亲一直想听武王调派,可碍于没有机会,这次小柔被武王当作亲近晚辈看待,连随身玉佩都愿相送,若是小柔发挥出本身的才情,摘得魁首问题不大。”

  靖南侯对温柔更显得慈爱,同温柔说话声音都软上几分,颇为有温柔为女骄傲自豪。

  温暖在齐婉婉耳边幽幽说道:“你尽快适应你爹续弦的变化,少欺负小柔,在你爹你哥心里还有一点位置,你不甘心针对小柔的话,后果难料。我是自己愿意离开侯府,还有亲爹可以投靠,我听说你外祖家已经没落,一旦你被迫离开侯府,怕是再没落脚的地方。”

  齐婉婉哼道:“你最是爱搬弄是非,我和小柔情同姐妹,她好了,我高兴!”

  “你高兴就好,你亲爹又称赞小柔了,你亲哥看小柔的目光克制又温柔,做为小柔亲姐姐,我真高兴呢。”

  *******

  【你不做人了?非要靖南侯府大乱不可?】

  【温暖你太坏了。】

  【不过我喜欢。】

  【同情温柔女神以后处境艰难。】

  「温暖:我只是想让靖南侯同尹夫人的婚姻经受更多的考验,促成婚姻绽放出更绚烂更动人的花朵,对温柔,我满满都是疼爱维护,她不经过一次次打磨,如何能成为你们口中完美女神?」

  她满足看客们看好戏的心思,自己的人生平顺为好,吸引更多看客同打赏,全指望昏君不现实,温柔等人当出一分力。

  ***********

  “父亲……”

  本来和煦如春风的靖南侯看向说话的齐婉婉,不知是不是错觉,齐婉婉觉得父亲笑容冷了一分。

  “是不是先去拜见陛下?上次我见陛下时,陛下说想欣赏我的画作,我特意带了画得最好的一副画。”

  温柔笑道:“婉姐姐书画双绝,陛下都称赞一声才女,赶明儿我得多向姐姐请教,婉姐姐别嫌我蠢笨,不开窍。”

  温柔摇晃着齐婉婉的手臂,再次让齐婉婉面色和缓。

  靖南侯世子眼底含情,多么善解人意又善良的女孩子?!

  明明温柔的书画比小妹更好。

  小妹画风匠气,远不如温柔有灵性。

  隆承帝看在父亲的面上才只能夸小妹书画好,毕竟齐婉婉姿色只是中上之姿。

  靖南侯跟随武王脚步去御书房,他为隆承帝信任臣子,领路的太监也不敢拦着。

  “先去拜见陛下,武王入宫,我得去看看才放心。”

  靖南侯小声同尹夫人解释,尹夫人柔顺道:“都听侯爷的。”

  他拍了拍尹氏的胳膊,欣慰笑笑。

  “父皇,儿臣疼啊,皇叔下手太狠了。”

  魏王叫嚷着:“父皇救命。”

  啪,廷杖再次落在魏王后背,一道血痕渗透衣衫。

  亲自执行廷杖的武王同方才仿佛换了一个人。

  他面色阴沉,星子般双眸似两座即将喷发的火山,顷刻就可烧尽一切。

  疼吗?

  他比李湛这个小崽子疼一千倍!

  武王不由得加重力道,这次不打断魏王几根肋骨,让李湛半年下不了床,他无法平息愤怒。

  大学士同朝臣惊若寒蝉。

  靖南侯眸子幽神,轻声问道:“怎么是武王亲自刑行?”

  小太监也被吓得两腿颤颤,磕磕巴巴小声说道:“武王殿下进入御书房同陛下陈情几句,送了一封折子上去,陛下龙颜大怒,下令打魏王五十廷杖,魏王——不高兴推倒行廷杖的奴才,说,奴才不配打当朝皇子王爷,几个奴才被魏王揍了,武王就说他亲自教训魏王,陛下准了,这才——”

  这魏王不是找死吗?

  隆承帝再恼怒不会要皇子的性命,奴才也不敢用力打李湛板子,可武王就不一定了。

  *********

  「温暖:李湛这么难白痴吗?主动求武王打?」

  【别奇怪,昏君就没有最蠢,只有更蠢。】

  【自掘坟墓的事,昏君做了不少。】

  【看武王打昏君,太爽了。】

  【就该让昏君多受点罪,否则想到摄政王等被昏君糟蹋迫害的英杰,我就心疼得想哭。】

  【摄政王再打狠点,也算为自己报仇了,只要不打死昏君就成。】

  【昏君也该承受社会的毒打,一天揍八遍最好。】

  *********

  温暖看出武王有心废了李湛。

  前世,若无乾元帝李湛策应配合,她无法带着精兵同安阳长公主的灵柩顺利回到中原。

  乾元帝给了她母亲极大死后荣宠。

  不管李湛对旁人如何,这份情,她记得呢。

  温暖仿佛被血腥场面下到了,躲到靖南侯身后。

  温柔嘲讽一瞥,坚挺起脊梁,她可不是菟丝花,还是一株迎风战雪的傲骨寒梅。

  嗖,温暖趁着旁人不注意,弹出一颗珍珠。

  武王高高举起的廷杖毫无预兆脱手,他手臂发麻,显然被人用硬物打伤。

  魏王身体立刻歪倒,正好压住了落在眼前的珍珠,“小红,你家王爷就要死了。”

  武王看向飞奔过来的吴枫,是吴枫吗?

  随从微微摇头,显然武王已经让人盯着吴枫,防着吴枫暗助李湛。

  武王从方向判断,应该——靖南侯?

  “哎呦。”

  齐婉婉身体一歪,靠在靖南侯身上。

  靖南侯皱眉:“你怎么了?”

  “脚站麻了。”齐婉婉低垂眼睑,可怜道:“我不是有意的。”

  温柔关切扶着齐婉婉,轻声说道:“走几步路许是能好一点,我帮婉姐姐捏一捏。”

  她半蹲下身在齐婉婉双腿揉按,关怀备至。

  齐婉婉挫败般拽起温柔,“我没事了。”

  温柔说道:“现在没丫鬟在,我应该帮婉姐姐。”

  没有丫鬟,齐婉婉什么多不会做。

  温暖暗暗惊奇,温柔有点邪性,本以为她躲不过齐婉婉的算计呢,齐婉婉害人不成反害己。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继续求推荐票啦,谢谢。

2020-08-20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