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再被狗追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84 2020.09.05 12:00

  温暖不停碎碎念,走在前面的老太太额角青筋凸起,回头狠狠瞪了一眼。

  “您不爱听我也要说水月庵不是个好地方,好女人都不愿意去,哪怕是烧香拜佛。”

  温暖推荐几个京城香火鼎盛的寺庙,倘若她没记错,李湛的初恋情人生在水月庵,长在水月庵。

  她见明妃倒是无所谓,就怕后世的看客们用打赏诱惑她拯救明妃,严惩李湛。

  到时候,她是为打赏屈服呢?

  还是屈服呢?

  “总比去教坊司强,不是所有被丈夫连累获罪的女子都有幸去水月庵。”

  老太太拽住温暖上马车,直到马车出门,温暖无法跳下马车,她才缓缓松开手。

  “你可知,若不是我……你们姐妹不是在水月庵就是在教坊司。你爹当年获罪,温许氏本就偏心长子更怕被温浪牵连,哭喊着把你爹族谱除名,我相公失踪之前,曾因救陛下得过一块免死金牌,我拿出金牌救下温浪,温许氏就将我推给温浪奉养了。”

  总算把旧情说出来了,她容易嘛。

  温暖好奇心太低,本来她打算考验温暖的,让温暖主动询问,经过昨夜的事后,老太太自觉再端着,温暖直接跑路,理都不会理她。

  她早已枯井一般的心却因为温暖多了一丝活力。

  “温浪答应过我,帮我把相公找回来,我一直坚信他没有死,更没有背叛陛下。”

  老太太心想,这回温暖总要多几分兴趣,追着她发问了,她得把面子找回来,也让温暖着急。

  马车前行,温暖向外张望:

  “京城真是繁华,人多也很热闹,我得记下来卖吃食的地方,有机会品尝一二。马车慢点走,让我看清楚那边的热闹……真可怜,父亲死了,她自卖自身葬父,怎没有好心的公子哥买她回去,莫不是嫌弃她长得丑?”

  老太太紧紧咬着后槽牙,这丫头的心思都用在看热闹上了。

  “我知道了。”

  温暖左手拳头捶打掌心,“一定是她不识字,给她写卖身葬父牌子的人字太丑,没能凸出她的可怜以及自身的优势,没法激发豪门子弟的怜悯,这才没人买她回去。”

  “是她用得套路太寻常。”

  老太太冷声道:“那女子一看就不是单纯的,靠着卖身去勋贵高门,她倒是想得很美,府里的烧火丫头都不用她。每年京城卖身葬父的事不少见,没听说哪家公子弄回家去,有想尝个新鲜的公子不过把她养做外宅罢了,等新鲜劲儿过去,几两银子就能打发了去。”

  “京城公子哥挺聪明,不用心的套路没那么容易得偿所愿,所以说还得出奇制胜。”

  温暖继续向后张望,突然喊了一声:“停车。”

  马车骤停,老太太差点闪了腰儿,“你做什么?”

  “叔祖母快看,是魏王,他没准会给银子帮可怜的女子葬父。”

  这可是温暖赚取生命值的好机会,怎能错过?

  每次李湛现身,人气都是爆棚,看到李湛倒霉,还能得到不少的打赏呢。

  ********

  【好色之徒。】

  【色鬼!】

  【活该被套路!】

  【昏君迟早精尽而亡!】

  【昏君不举也能少祸害一些女孩子,被卖身女套路,他也没脸迎娶顾皇后。】

  【靠女人做皇帝,事后对有恩自己的皇后无情冷酷,逼死顾皇后,李湛渣得天怒人怨。】

  【不知啥时能见到顾皇后,一片痴心错付,本是天之骄女,爱上渣男落得家破人亡。】

  「温暖:你们是怕昏君被骗?」

  【……胡说,我恨不得昏君倒霉,倒大霉。】

  *********

  温暖快速下了马车,她不看清楚李湛倒霉都对不起飞快的刷屏速度。

  李湛刚在卖身葬父的女子前停下脚步。

  “恳请公子买了我吧。”

  一身素白的女子磕头,苦苦哀求。

  “你爹死不瞑目啊,没过孝期便对爷抛媚眼了。”

  ”我——没有。”

  “本来长得就丑,哭起来更丑,连给爷刷恭桶的奴婢都不如。”

  “我知道自己不美,可我勤劳能干,什么都愿做,只求父亲顺安葬。”

  “种田耕地你愿意做就不会来自买自身了,苦活累活哪有给公子爷暖床舒服!”

  “……你血口喷人,我不活了,爹慢点走,女儿随您一道去了。”

  “快去,快去,许是同你爹还能赶上一趟鬼差。”

  高喊活不下去的人一般都不会寻死。

  女子不想死又没脸见人,宽大的袖子遮盖住脸颊。

  “你找错地方自卖自身,画舫等地方更适合你,不愿意做花娘,你可以去国子监嘛,那里一堆读书读傻了的公子哥愿意帮你。”

  李湛轻笑道:“爷给你指条明路,大理寺少卿的公子在国子监读书,他可是个难得纯良的人,最是怜香惜玉,就是眼神不大好,你去求求他说不得能留在他身边。”

  “王爷,快跑,快跑,狗,狗追来了。”

  随着随从的呼喊,三四十只野狗如同闻到好吃的肉骨头,不管街上其余行人,伸着舌头直奔李湛。

  温暖身边的行人兴奋议论:

  “哈哈哈,魏王又被野狗追了!上次我看到魏王狼狈逃窜,最后被逼无奈跳了湖,回去的路上,我捡了一钱银子。”

  “见到王爷倒霉,不捡银子,我都开心。”

  “没有魏王,京城市井少了不少乐趣。”

  温暖眼底闪过一抹同情,当世后世的人都愿意看到李湛倒霉。

  李湛迈开长腿跑路,还不忘交代卖身葬父的女子:“记得卖身去国子监。”

  野狗们很快追金,有几只野狗飞扑撕咬住李湛的衣服,李湛挥动扇子敲打野狗们。

  但是效果很不好,他很快被野狗包围。

  “来人,来人,快把野狗们给爷打死。”

  李湛手脚并用踹开围上来的野狗,随从挤开看热闹的行人上前打狗,李湛趁此机会逃窜,然而没跑出几步,膝盖突然一软狼狈跌倒。

  周围人轰然大笑。

  李湛的桃花眼此时深邃如同深渊,手亦是紧紧捏着扇子,野狗再次飞扑李湛,张开的嘴露出利齿咬向李湛的左眼。

  “嗷。”

  野狗突然退去所有的凶狠,夹着尾巴逃离,不再追着李湛撕咬。

  李湛抬头,灿烂一笑:“真巧啊。”

  温暖微微点头,转身登上马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