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武王风姿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57 2020.08.19 12:00

  魏王就差指着武王鼻子喊一声有神经病,得治。

  在御书房的回廊下,站着身穿紫袍大学士,亦有几个等候隆承帝召见的六部重臣。

  听到魏王这句话后,大学士无动于衷。

  其中给魏王启蒙的师傅礼部尚书眼里闪过一抹失望。

  魏王这般胡闹,不争气,他不仅得不到好处,面上也不好看。

  王尚书当年该去教皇长子。

  魏王看起来聪慧,不过都是一些小聪明。

  皇长子是显得愚笨一点,但有德妃偏爱,又占着长子的名头,武王也说皇长子有仁爱之风,显然皇长子更有希望入主东宫。

  倘若魏王聪明就不会一时意气,把武王彻底得罪了。

  武王即便承接大位无望,可他手中握着朝廷的精兵,在勋贵武将中颇有威望。

  叫嚷出武王有神经病,魏王除了痛快自己外,以后的处境怕是更难。

  如今的武王连他们都看不透了。

  靖南侯携尹氏同儿女们在皇宫门口等候传诏时,温暖打量皇宫门口的侍卫。

  侍卫们比乾元朝时差了点意思。

  主要是身上的铠甲大大不如。

  乾元帝喜欢白袍银甲,重视奢靡享受,在皇宫的侍卫身型几乎一致,更威武雄壮。

  “姐姐,别东看西看的,太好奇显得很没教养。”

  “这辈子我只能进一次皇宫,自然要看清楚一点。”温暖轻笑,“何况子不教父之过,父亲没管过我,娘满心都是小柔,我也想要好教养,可不是没机会同小柔一起学习,要不,小柔帮我求求母亲?”

  “娘也没给我请老师,一切都是我看别人怎么做慢慢学来的,只要有恒心,多同身边高门嫡女学习,即便没名师指点,自身素质也差不了。”

  温柔看着齐婉婉,仿佛自己的好风仪都是同齐婉婉学来的,齐婉婉稍稍扬起下颚,出门后的不快情绪散去不少。

  靖南侯世子眼底快速闪过心疼。

  温柔淡然从容,通身的气度比齐婉婉侯府千金柔和,盛开若莲。

  谦虚同谦让是女子最美好的品质。

  温柔堪称表率。

  可温暖最爱捣乱。

  “我觉得小柔这学来的言行举止比齐婉婉更出色,也更得功勋子弟爱慕,尤其是小柔风姿绰约,谦虚其实就是炫耀,故意把机会让给齐婉婉,小柔反而里子面子都赚到了。”

  温暖欣慰点头:“看来我不在,小柔少不了陪衬。”

  “住嘴,出门前我交代的话,你是不是给忘了?”

  尹氏回头瞪了温暖一眼,“在侯府能容你,皇宫这地方多说一句话都能死人的,我只求你别再连累小柔,她的好,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

  “我也不想有她的美好!”

  温暖作出封口的动作,嘲讽一笑。

  温柔紧了紧帕子,很快恢复温婉俏丽的模样。

  他们转出甬道,遥望可见皇极殿。

  这也是皇宫最重要的几座大殿,在温暖记忆中,皇极殿美轮美奂,乾元帝时常在此处大宴群臣,皇极殿曾有一座引仙台,有翡翠珠玉搭建装饰,乾元帝的宠妃曾在其上一舞惊天。

  然而在隆承朝,支撑皇极殿的柱子都有斑驳之感,整座宫殿威严有余,富贵不足。

  隆承帝最后的评价,其中一条节俭看来不是赞誉。

  不是大殿位置相同,温暖都怀疑昏君迁都另建皇宫了。

  “武王殿下。”

  靖南侯行礼后,领着妻儿让开道路。

  过了片刻,温暖才看到坐在软椅上,被四人抬着的武王。

  武王身边跟着侍卫,前面还有太监宫女引导。

  这派场不比隆承帝差。

  武王外罩玄袍,内衬软甲,伟岸英武,偏偏面白如玉,双眸若星子,唇边的淡然使其多了一分儒雅潇洒。

  他一双眸子仿佛能看进人心中一般。

  温暖同看客们交流,让他们克制一些惊叫。

  尹氏是女神,武王就是他们的男神。

  武王显得很年轻,完全不似三十多岁的男人,又大权在握,他比靖南侯更吸引女子的爱慕。

  就是结果不好。

  摄政多年后被昏君清算了。

  武王示意随从稍停,唇边勾起笑容,“昨儿靖南侯同尹夫人大婚,本王有恙,无法亲临观礼,没能亲眼见到盛况,着实遗憾。”

  “尹夫人才华横溢,靖南侯有福了。”

  “嫁给侯爷才是妾身的福气。”

  尹氏面颊微红,屈膝行礼行云流水,动作优雅,她既不显得很熟络巴结武王,又不至于太生疏。

  哪怕靖南侯靠着隆承帝崛起,算是隆承帝对付武王的人,政治立场不同,尹氏对武王依旧很恭敬。

  武王笑容和煦,指了指尹氏身旁少女:

  “她就是尹夫人爱女?出落着实好,过几年尹夫人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头就得让给她了。”

  “妾身从不认为自己是美人,不过是还能看罢了,红颜亦老,真情才是永恒,我教小柔时,也以得行为上,少求虚名,人善才是立足根本。”

  “温柔……好名字。”

  武王点点头,“人美心善,可惜本王没儿子,否则定是聘她为世子妃,过几日,本王的义女办牡丹会,你可记得要来。”

  温柔浅浅笑道:“参加牡丹会是想都不敢想的好事,王爷记得给我请帖呀。”

  武王笑着解下腰间的玉佩,让身边的随从递给温柔,“拿着玉佩,武王府随你出入。”

  “这……”

  温柔询问般看向靖南侯。

  “本王给个小辈见面礼,靖南侯还要拒绝?朝廷上的纷争,牵连不到小辈身上。”

  武王淡淡说道:“本王敬重你是个良将,明白事理,对小柔这丫头,本王拿她同牡丹一般,你不让收,就是看不起本王。”

  “王爷严重了。”靖南侯拱手,向温柔点点头。

  温柔上前接过玉佩,扬眉浅笑,少女明艳悄丽,“父亲的谨慎也是王爷看中的品质,冲动莽撞只配做大头兵,父亲一直说,武王殿下是他的楷模,一直很想在您麾下效力,不知王爷可否给父亲一个机会?”

  “你在牡丹会上扬名,本王可以答应调靖南侯到本王麾下。”

  “我为父亲愿勉力一试。”

  温柔也不是一味低调,躲在齐婉婉身后,为靖南侯出风头,谁都说不出她不好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继续求推荐票,看得过去的宝宝,收藏点一点。

2020-08-19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