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常规打脸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46 2020.09.18 12:00

  “不可能,骗人的吧,连我们家都吃不起膳食坊的燕窝——”

  温雅比不上温柔,如今乡下庄子上来的温暖都能让她嫉妒了。

  她很难在维持贵女的做派。

  温暖呆萌说道:“膳食坊的燕窝很贵?”

  大太太拽住几乎发狂的女儿,勉强描补:“你娘既然让膳食坊给你送燕窝等补品过来,还特意让我转送你燕窝,多怕你在温家受委屈啊,真真是一片慈母心肠。”

  她抬手想着把送来的燕窝盒子盖上,温暖一把按住她的手,严肃说道:“我娘心疼我,定会给侯府的好燕窝,可这燕窝同膳食坊掌柜死皮赖脸非要送我的燕窝不大一样,我——莫不是被掌柜骗了?”

  “掌柜太热情送我燕窝等补品许是没安好心,大伯母可得好好帮我分辨一二,您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都多,我全指望大伯母。”

  “我是你长辈吃不了如你饭量的盐,我不想被齁死。”大太太脑袋嗡嗡疼。

  膳食坊有内务府背景,燕窝等补品品质不比宫里的贡品差。

  在懂行人的眼中膳食坊卖出的东西甚至比贡品更好一点。

  毕竟献给皇帝的贡品,尤其是给入口的吃食一般不选最好的,更注重品质稳定。

  否则品质一年好,一年差一点,皇上吃出不同,倒霉就是内务府官员了。

  她换了的燕窝是何品质,她自己再清楚不过。

  燕窝看着完整,其实都用特殊的药水泡过的,虽然吃不死人,但对女孩子也没甚好处。

  “您分辨不出的话,我只能捧着燕窝去靖南侯府了。”

  “别!”

  大太太忙拉住温暖,“让我想想,想一想。”

  膳食坊同靖南侯府,她都得罪不起,最要命是只要拿出这两份燕窝,稍微懂行的人都能分辨出优劣来。

  “你又说谎!骗人!”

  温雅眼睛红得如同带在自己耳朵上的红宝石耳环,气急败坏说道:

  “你假冒膳食坊的标示,仔细膳食坊告到官府去,把你抓起问罪,膳食坊的掌柜何等身份,岂能上赶子送你东西?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大太太灵光一闪,“温暖你——你糊涂,为了面子竟然将盒子打上膳食坊的标示?你虚荣心太大了——”

  “大太太可要看清楚了,这些刻着膳食坊的印记都是假的?”

  红袖脚下生风一口气搬出十来个标着膳食坊的盒子,并且统统打开。

  人参鹿茸等等补品让大太太眼红不已,最贵重的却是一罐子暖香丸。

  名字很俗,但是用过的女人都知道暖香丸的好处,每月一粒有青春永固之效果,而且还能暖宫,易子嗣。

  暖香丸都是一粒一粒装盒子里卖,何时用瓶子装?

  莫不是把一年的产量都给温暖送来了?

  红袖拿出一颗暖香丸扔到自己口中,嘎八嘎咀嚼,“这些可不都是假的,这颗丸子香甜软糯,可好吃了。”

  一百两银子都买不到一颗的暖香丸被温暖的婢女当零嘴吃了?!

  大太太母女又气又是眼馋,温暖捧着茶盏,静静的看着热闹。

  “假的?什么是假的?”

  浑厚的声音传来,“门口没人守着,我自作主张带人进来了,大姑娘有客人,不必招待我,我——我把东西放好自会离开。”

  红袖挑开门帘,对着外面喊道:“白掌柜来得正好,大太太说我们姑娘虚荣,擅自伪造膳食坊的商标,你送来的东西也都是假的。”

  白掌柜迈步进门,谄媚乖顺无比向温暖行礼,温暖始终淡淡的,他也不恼,温姑娘就该有此派头。

  他面对大太太时,端出贵人的气度,大太太不由后退半步。

  “这天下还有人敢假冒膳食坊的标示?”白掌柜身材挺拔,国字脸傲慢,“若是有假冒的,我都要怀疑这天是不是变了!”

  膳食坊果然同隆承帝牵扯极深!

  “太太没见过膳食坊的好东西,并不奇怪,毕竟温家其他人也没资格吃。”

  白掌柜身上每一个毛孔都透漏着对温家人的轻蔑。

  “你没见过世面,胡言乱语,我不愿意同你计较,可你说大姑娘假冒标示,我送假给大姑娘,我忍不了!倘若惹大姑娘因此不见我,你丈夫这官也别做了。”

  “——不,白掌柜息怒,你误会了。”

  大太太虽然吃惊白掌柜对温暖的尊重,可此时不是刨根问底的好机会:

  “暖丫头快来帮我说说,我担心你犯错才说标示是假的,早知道你同白掌柜认识,我哪能怀疑你?

  暖丫头没把我们当亲人,才瞒着这些事,生怕我们占你便宜似的,温家子弟齐心,温家才能昌盛,你祖母常常挂在嘴边上的话,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有些人总以为能用话语推卸责任,看似关心其实诬陷温暖自私自利,不管家族。

  “伯母确定燕窝是真的?”

  温暖放下茶盏,起身道:“借白掌柜马车一用,我去趟靖南侯府,亲口问问靖南侯,对我娘的深情,对小柔的好,是不是都是装出来的,若是他虚伪别有所图,我是要带着母亲同小柔回来的。”

  “不——你不能去!”

  大太太快给温暖跪了,真真体会到狡辩没用,“这事——两边燕窝都是真的,就是——”

  大太太抬手给了温雅一巴掌,把赶过来扶着她的温雅打愣了,

  “娘。”

  “都是这丫头做得好事,寻思着老夫人身子骨不好,需要上好的燕窝,暖丫头还年轻,用差一点的燕窝无妨,便将给老夫人准备的燕窝同我从侯府带来的燕窝换了。”

  大太太避开温雅控诉的目光,轻声说道:“我想着这是你们姐妹对老夫人的一片孝心,也就没阻拦,我也有错,大伯母向你赔礼,此事是温家的家事,等白掌柜离开,我压着温雅给你赔礼。”

  “大伯母糊涂啊,你准备假燕窝给祖母吃,你这不是谋害婆母吗?律法上,谋害婆母可是重罪,就算公主也得被处死,大伯母一旦被定罪,温雅姐姐倒是不用怕有个像野村夫做妹夫,乡间村夫都看不上她,更不会娶她。”

  温暖看大太太母女如同看智障一般。

  温雅捂着被打红的脸,哭着飞奔而去。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常规召唤收藏,角色点赞,以及推荐票,谢谢。

2020-09-18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