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魏王日常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33 2020.08.14 12:00

  隆承帝想不通,这两年武王同李湛对上了,仇深似海。

  武王比两年前低调,除了在针对李湛时,他面对隆承帝时显得很忠心,已经笃定这辈子同皇位无缘,甘心做个臣子。

  然而武王为人低调,行事却是高调的。

  他治军更严,对部署的掌握也更强。

  几个隆承帝以为能笼络过去的勋贵又都重投在武王麾下,最让隆承帝忌惮的武王在西北边军有精兵五万,一旦南下京城,单靠禁卫军等拱卫京城的兵力未必能抵挡得住。

  李湛——隆承帝不是不心疼,在几个皇子中,他是最喜欢李湛的,也曾对他寄托厚望,然而李湛偏偏同武王不对付,而他身为帝王却护不住亲生儿子!

  堂堂皇子被朝臣欺辱,备受百姓非议。

  这让本就对李湛只有一分心疼的隆承帝越发关注他,对李湛的心疼远超一众皇子。

  隆承帝每次为武王惩罚李湛时,他都会有很多不好的回忆。

  先帝时,他牺牲了那么多,隐忍多年,看着先帝宠爱信任武王,看着嫡亲妹妹,本该享受荣华富贵的安阳和亲北蛮。

  以前他保不住安阳。

  今日,他也护不住儿子李湛!

  他依旧是活在武王光辉下的痴肥太子,就因为会投胎做了皇帝。

  隆承帝面色冷峻。

  朝臣不敢在此时违逆他,即便有事也打算放到下次大朝再回禀,谁也不敢在隆承帝同武王博弈之间做了炮灰。

  隆承帝口谕很快下达魏王府。

  封王之后,魏王搬出皇宫,改造犯错的郡王府做了魏王府。

  礼部同内务府按例改建魏王府,不曾给魏王多少优待,一切不能僭越。

  德妃娘娘本该补贴李湛一些银子,可德妃说自己没银子给李湛,转身就塞给还住在景阳宫的皇长子一笔银子。

  李湛孑然一身出了宫,搬进不大也不够奢华的魏王府。

  他连身边伺候的人都没能凑齐。

  内务府分派过去的奴才都不大愿意跟着一个注定落魄的魏王殿下。

  好在苏白同吴枫对魏王不离不弃,魏王倒也不至于太孤单。

  “什么事?”

  “王爷,陛下宣您入宫受罚。”

  小喜子隔着幔帐,轻声说道:“说是武王殿下又病了。”

  魏王睡眼惺忪,懒洋洋说道:“本王最近几日没得罪他吧,他这病来得很蹊跷,就没找太医仔细看看?”

  小喜子可怜主子,只要武王闭门不出,最后倒霉得永远是自家主子。

  魏王从幔帐中伸出一脚,将小喜子踹了一个跟头,一双骨感好看的手撩开层叠的幔帐,魏王慵懒说道:“收起你的心思,本王还轮不到你来同情。”

  “奴才不敢。”

  小喜子从地上爬起,跪爬靠近魏王,恭敬万分伺候魏王穿鞋,魏王微合双眸,享受仆从的侍奉。

  比起其余皇子,魏王身边的奴才不算多。

  但是衣食住用,他也没受委屈,一派王孙公子富贵做派。

  魏王穿了一件藏青直裰,披上狐狸领长髦,简单干练,多了几分清雅,少了浑浊的富贵气。

  “您不穿王袍?”

  “本王穿着王袍罚跪,或是被打,本王不要面子,总不能刺痛父皇的眼儿,父皇教训儿子无妨,为装病的武王叔教训亲封的魏王,父皇这皇帝做得有点憋屈,也显得武王强压父皇一头。”

  魏王挽着袖口,姿态随意,有几分洒脱之感,“本王能为父皇做得事不多,让皇叔消气都做不到,只怕魏王王爵都得丢了,没有俸禄,爷怎么过日子?怎么养小白小红?”

  小喜子:“……”

  门口听到消息的苏白同吴枫停下脚步,吴枫脸庞略显僵硬,“王爷,上次我才赚了一笔银子。”

  说完后,吴枫顺带看了一眼苏白。

  苏白感到莫名的敌意,连忙说道:“想出赚钱法子的人是我!”

  他也不是干吃饭,不干活的。

  为魏王的小金库贡献过赚钱的法子。

  魏王熟练套上小喜子递过来的护膝,盖在衣衫之下,无人能看出端倪,罚跪怎么能少得了护膝?

  他倘若只是一根筋认罚的人,同武王交恶这两年,早该被武王折腾死了,哪还能活蹦乱跳的?

  “你们两个若有心,不如去查清楚,爷是挖了武王祖坟,还是抱着武王的儿子跳井了?明明两年前,武王对爷还是很好的,帮爷遮掩闯下的祸事,带爷去骑马射猎,偶尔还帮爷做功课蒙蔽父皇同上书房的师傅。”

  苏白说道:“武王祖坟不也是您家祖坟?谁敢动太祖陵寝一草一木?至于武王子嗣,他连王妃都没娶,身边也没侧妃,只有几个通房,没听说武王有儿女。”

  “何况王爷舍不得富贵,更不会去跳井,毕竟您说过,这辈子运气好做皇子,当王爷,下辈子未必就有富贵可享了。”

  苏白语调轻快调侃魏王。

  “小白。”魏王幽幽说道:“爷是不是太宠你了?爷就要去受苦受罪,你还这么说,你伤了爷的心,爷——”

  “王爷,我去刺杀武王!”

  “住口!”

  魏王正色道:“爷从死人堆里把你捞出来,可不是让你把性命随意丢掉,武王——他是看爷不顺眼,爷看不上他,不过不得不说,如今朝廷少不了他!”

  “小红,你的命是谁的?”

  “是王爷的。”

  吴枫低头,任由魏王手中的扇子打在头上。

  在所有亲人都抛弃他时,在他濒临死地再没生的希望时,魏王出现,并将他救了出来,虽然他孝期通奸的名声没有洗脱,可他到底活了下来。

  魏王说,人活着就有希望。

  死了,他永远都背着不孝子的名声。

  更无法为母亲复仇。

  吴枫出事前,是英国公世子,是皇长子的伴读之一,同魏王并不算亲近。

  他被父亲告发,废了世子之位,甚至连母亲的葬礼都没能出席,在他最狼狈落魄时,是魏王救了他。

  魏王说养他倒也不算错,毕竟为给他治伤,本就不富裕的魏王差点连王府都卖了。

  “很好,记住了本王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魏王扯起嘴角,“没有小红保护,爷同小白没胆去画舫见美人。”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求推荐票,求啊求。

2020-08-14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