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温暖发难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08 2020.08.15 12:00

  魏王入宫受罚。

  泰安堂上,靖南侯太夫人身边坐着二太太等一众孙女孙子,靖南侯世子同二叔齐炜小声交谈,内容不外是如何消减昨儿温浪的影响。

  能踩温浪一脚,为发誓维护的女子解除麻烦,他们叔侄断然不会拒绝。

  一个是让大嫂尹氏名声更好,一个是为比亲妹妹还上心的温柔。

  横竖温浪声名狼藉,品行卑劣,再狼狈一点算是为品行高洁尹氏母女做贡献了。

  温浪对不住尹氏同温柔啊,补偿点怎么了?

  又没要温浪的性命!

  他们可是代表正义去惩罚温浪!

  温柔一袭光鲜的妆容,衣衫富贵喜气,银红色被她穿出娇俏的韵味,她同齐婉婉等人凑在一起,谈笑风生,时不时又哄得太夫人眉眼舒展,露出慈爱之色。

  二太太看了一眼不争气的女儿,本该对温柔多几分嫉妒的,她见到温柔明媚的笑脸时,一阵恍惚,温柔可爱聪慧,她当像对亲女儿宠着,不,亲女儿都要——

  “温大姑娘到了。”

  门口的丫鬟打起帘子,温暖一袭青衫,身上半点首饰皆无,干干净净,朴素至极。

  温暖同泰安堂中的花团锦簇格格不入。

  靖南侯太夫人皱了皱眉,唇角笑淡了几许。

  温暖规规矩矩行礼后,安安静静准备落座——她看着同温柔仿佛连体婴的齐婉婉。

  她双眸平静,齐婉婉莫名心虚,“你看什么?穿得简单,你当侯府是乡下地方?”

  温柔淡淡回道:“我娘今日随侯爷见礼,只要她还认我做女儿,这里该是我的位置,听说靖南侯太夫人持家有道,门风甚好,可见齐小姐——我有些担心,小柔受其影响,学坏了。”

  温柔比温暖还尴尬。

  齐婉婉说道:“靖南侯是我生父!”

  “真难得,你还记得是靖南侯嫡长女。”温暖轻言慢语,不卑不亢,“主动坐在温柔下手,你就这么着急认我娘为母亲?你坐在此处,让小柔该如何自处?毕竟小柔不是侯爷亲生的啊。”

  “你同小柔交好,当多为她考虑才是。”

  温暖一双清冷的眼眸仿佛看透齐婉婉的用心险恶,“你是故意让小柔难堪,不是亲生姐妹心思就是多。”

  齐婉婉:“……”

  不就是个座位排序吗?

  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就算她坐在温柔下手又如何?

  靖南侯嫡长女的尊荣还能被温柔抢去了?

  “姐姐,齐姐姐不是——”

  “你不必说了,我知你为母亲忍辱负重,要讨好靖南侯府的人。”

  温暖抬起手状似安慰拍了温柔一下。

  温柔——好疼,姐姐力气越来越大了。

  “你太善良,被母亲保护得太好,生得又好,我担心你不懂人心险恶,被人害了去。”

  温暖警告齐婉婉,“要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是嫡亲姐妹都少不了明争暗斗,你在靖南侯府多个心眼。”

  温柔:“……”

  ******

  【一瞬间我仿佛见到了影后的诞生。】

  【奥斯卡欠战地记者一个小金人。】

  【弱弱说一句,我有点喜欢战地记者了。】

  【楼上的脑袋进水了,温柔青史留名,弘扬女学,继承其尹夫人衣钵,同康王一世恩爱,得诸多蓝颜知己,温暖典型的绿茶婊,假正经。】

  温暖直接禁言。

  「温暖:一艘轮船可解禁言,两艘轮船,随意吐槽本人。」

  【一万头马,还有这个骚操作?】

  【战地记者穷疯了。】

  【我更喜欢战地记者贪财不要脸。】

  【打赏一朵花。】

  *******

  虽然花的价值不高,不能带给温暖太多好处,不过总能增加一丝生命值。

  蚊子再小也是肉。

  “婉丫头,坐回去,你爹快到了。”太夫人发话,齐婉婉赌气起身,不经意向瘦弱的温暖撞过去。

  靖南侯不仅亲自教导儿子骑射,也请女师傅帮小姐们健体。齐婉婉练习齐家祖传的呼气法,力气比寻常小姐们都要大不少,她身体依旧纤细柔美。

  碰,齐婉婉倒退两步,勉强站直,同温暖接触的半边身子酥麻。

  “婉丫头。”

  “齐姐姐。”

  温柔第一时间赶到齐婉婉身边,水盈盈双眸满是担心,回头去看始作俑者温暖,“你——怎么能——”

  温暖安静坐下,狐疑看向温柔,无辜说道:“我如何?”

  “你故意撞齐姐姐。”温柔痛心疾首,“我同娘亲容忍你,补偿你,姐姐不该去针对齐姐姐,她拿我们当妹子看待的。”

  温暖仿佛感受不到温柔的无奈愤懑,转向太夫人,以晚辈的口吻说道:“我娘被赞为虽是出身微末,却是最懂得妇德之人,接人待物无一处不好。”

  太夫人感觉要糟,想让温暖闭嘴,可这些称赞大多是侯府同宝华大长公主放出去,只为提高尹氏的身份格调。

  “往后我娘定会用心教导齐小姐,尤其是闺秀行止这块,齐小姐再没机会横着走,让外人笑话了。”

  温暖两颊一对梨涡,含笑道:“您同侯爷对我娘甚好,我娘同小柔都是知道感恩之人,定会回报齐家,往后齐小姐多同小柔学学,否则说不得齐家闺秀的名声只能靠小柔了。”

  “小柔也太苦了,不过小柔是愿意的,愿意被侯奉献一切,毕竟侯爷同太夫人给予她的慈爱,以及安稳的生活,值得她为侯府扬名立万,让世人不再小看齐家小姐。”

  温柔第一次希望温暖还似以前一般不善言辞,不,是像以前一样萎靡体弱。

  “姐姐自从清醒之后,性情大变,别是邪灵入体。”

  温柔求助般看向靖南侯世子,泪水渐渐蓄满眼眶,哽咽道:“齐大哥见多识广,交友广泛,大哥哥帮我想想办法,救救我姐姐,我——我只想要以前的姐姐。”

  温柔惹人怜爱,一瞬迷住在场所有人。

  靖南侯世子虚扶温柔一把,专注望着她,“我请高僧帮她看看,你别太担心了。”

  温暖手指扣着扶手,“世子爷快点请个高僧进府,我没见过高僧驱邪呢,只要侯爷答应——可侯爷您答应吗?”

  门帘再次打起,身材伟岸的靖南侯负手而立,美艳的妇人陪在身侧,好一对神仙眷侣。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继续求推荐票,文文有点冷,哎,明明是个很有爱的故事。

2020-08-15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