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各怀心思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67 2020.08.28 12:00

  史书上亡国之君都有后人洗白,对昏君李湛的评价不再是一边倒鞭挞,只不过为昏君洗地的人数还很少。

  温暖看到大捞生命值的机会。

  前世,她死时,乾元帝正是如日中天,他好色脾气古怪,以及喜欢听拍马屁的毛病已经显现。

  哪个做皇帝没点坏脾气?

  站在摄政王的角度去看,李湛的下手着实狠辣。

  摄政王既然下场博弈,早就该清楚惨败的后果。

  隆承帝打发走德妃同武王等人,也并未召见靖南侯,他一人返回御书房。

  德妃轻声安抚皇长子,偶尔关切看一眼依旧年轻英武的武王。

  靖南侯新夫人尹氏眼底划过惋惜,主动上前同德妃交谈,她同温柔配合默契,留住武王离开的脚步。

  有两人活跃气氛,德妃光明正大询问武王身体状况。

  德妃暗中示意长子关心武王。

  皇长子面带几分无奈同武王交谈,仿佛一切都是被德妃所逼,垂询的话语很重听。

  武王面对德妃母子时,足够尊重,隐隐透着关心。

  温暖却看到武王眼底快速闪过的嘲讽。

  倘若武王有重生的机缘,他对李湛恨之入骨,对德妃未必再保留儿时的情分。

  前世武王惨烈结局,他对李湛恨之入骨,对德妃又能好到哪去?

  武王演技起码比上辈子好。

  很快,武王找托词辞别德妃。

  “她就是你另外一个女儿?”

  ”姐姐,快来拜见德妃娘娘。”

  温暖一板一眼屈膝,低垂眼睑,刻板无趣。

  德妃随意赞了一句,显然对温暖不大有兴趣,反而同温柔亲若母女一般,让温柔搀扶着自己回宫去。

  德妃没有坐轿,同温柔说说笑笑。

  靖南侯满意温柔,尹氏笑容明艳,带着些许的骄傲。

  温暖静静看着温柔得意,看着齐婉婉面色一变再变,以后齐婉婉怕是经常会体会被温柔压下去的感觉。

  御书房,隆承帝双手放在膝上,不言不语静静坐着,一晃日头偏西。

  “陛下,靖南侯他们已经出宫了,德妃娘娘给靖南侯夫人不少的赏赐,靖南侯指点皇长子殿下射术,说他大有进步。”

  “德妃——没有问起李湛?”

  隆承帝眼睑低垂,声音暗哑,”田忠帮朕想想,何时起德妃对李湛置之不理?”

  田忠低下头,轻声道:“德妃娘娘病好后就……难免有偏心,她也关心魏王……”

  隆承帝嘲讽道:“关心到为李逊让李湛去死?本以为她明白的,没想到……今儿召见贤妃侍寝,不,朕去中宫歇息。”

  “陛下?”

  “也该去看看皇后了。”

  隆承帝披上大髦后,显得更胖,走路都有点费力,低头只能看到小腹,而看不到脚尖。

  是不是该少吃点?

  省得被兔崽子再嘲讽胖了。

  “湛儿会怪朕吗?”

  田忠打了个哆嗦,沉默不敢出声。

  隆承帝仿佛没指望答案,一摇一晃吃力走在皇宫中,“他呀,也许巴不得去一趟呢。”

  不知是不是错觉,隆承帝总觉得李湛能了结自己的心愿。

  皇宫门口,太监宫女将德妃给尹夫人的赏赐一样样搬进上马车,德妃出手大方。

  靖南侯想推辞的,可德妃说是赏赐皇长子师母的礼物。

  尹氏只好收下。

  礼物堆满马车,占据温暖所坐的位置。

  温柔犹豫说道:“要不我同姐姐等会儿再回去吧。”

  “不用了。”

  温暖说道:“我和妹妹不同路,马车还能坐下妹妹同齐小姐,如今你们才是一家人。”

  “小暖……”

  尹氏面带不舍,可她更怕留下家宅不宁的温暖。

  靖南侯适时提供坚强的臂膀给尹氏依靠。

  “迟早都得分开,我不是赖着不走的。”

  温暖缓缓跪下,向尹氏磕头,“叩谢母亲生育之恩,至此以后,天高水长,我同您再难续母女之情。”

  “姐姐即便跟着父亲,你也是母亲的女儿,怎能这么说伤母亲的心?”

  尹氏泪水盈盈,靖南侯轻声安抚。

  温暖起身拂掉尘土,浅浅一笑:“我少同母亲见面,少登靖南侯府才是对她孝顺,若是妹妹觉得我想得不对,我便每日去侯府同你们团聚?横竖我在温家自由自在,少人管教,温家总能出得起马车,就算没银子雇佣马车,我靠双腿也能去侯府。”

  温柔:“……”

  “我再最后教小柔一句,别为了所为脸面,用孝顺等德行束缚我,否则你想要脸面,我能让你下不来台。”

  温暖笑道:“毕竟我们是亲姐妹,你不来招惹我,我懒得同你计较哦,其实以后你的日子少不了波折。“

  她明示般指了指齐婉婉等人,温柔咬着嘴唇,却也不再吭声了。

  方才没能收集到李湛的气运,温柔不敢再随意开光环。

  温暖翻身上马,稍稍用力就压下骏马的暴动。

  靖南侯眉头突然皱紧,抬眼打量温暖。

  “那是我的马!”靖南侯世子知道自己坐骑脾气,平时连温柔不让碰的,此时却安静乖巧托着温暖,“你会骑马?”

  温暖笑道:“我把娘亲同小柔给了你,要你一匹骏马,过分吗?”

  “我可以送你一匹骏马,这匹马不成。”

  “被我骑过的马从不听别人的命令,它已经是我的了。”

  骏马很通灵性,仰天长啸,前蹄抬起,长而密的鬃毛随风浮动。

  靖南侯世子勉强站稳,吃惊不小。

  他的马仿佛不一样了。

  靖南侯上前一步,“你……”

  温暖说道:“我的物什送到城西的小宅子里,母亲给我多少疼爱,我便回报母亲多少。”

  这是威胁她?

  东西少了,难道温暖还敢上门讨要?

  尹氏望进温暖黑亮的眸子。

  温暖敢的。

  温暖同温浪一般,不要脸!

  温暖纵马扬鞭而去,靖南侯目光一直追随温暖背影,轻声问道:“她真是你女儿?”

  就她那身骑术,靖南侯自认都未必比得过。

  靖南侯世子等人更不行。

  “她更像温浪吧,是我的错,不该放养她,早些接近京城,她也不至于野性难驯,说话行事不成体统,我担心她也走错了路。”

  尹氏没等到靖南侯的安慰,“侯爷?”

  温暖到底有何值得靖南侯如此在意?

  尹氏不明白。

  温柔也不懂,但是温柔心底涌起一阵的危机感。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求推荐票,嗯,准时更新。

2020-08-28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