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孝顺长子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51 2020.08.22 12:00

  李逊眸光纯澈,狐疑问道:“父皇册立太子,同我去救下小弟有何关系?”

  德妃喜爱长子淳厚良善,孝顺至极。

  然德妃有时也为李逊不开窍恼怒,进而郁闷。

  李湛绝对问不出这话,可李湛——德妃不愿意继续做噩梦。

  “你皇叔虽是陛下臣子,却是兵权在握,就算皇上都得参考他的意见,武王不支持的话,皇上册立的太子也坐不稳。为李湛得罪武王,你不想做太子了?!”

  “儿臣从小受刘老师等人教导,为人兄当保护弟妹,小弟是我唯一的亲弟弟,他有难,我无法不管他,何况老师说过,太子是国之根基,当由朝臣,勋贵,宗室共同推举人选,最后再由父皇定夺,我侥幸为父皇长子,且不可因身份生了非分之想,太子肩负太多,非儿臣可以承担。”

  “……”

  德妃仿佛不认识自己的长子了。

  “父皇看中儿臣,自然会册儿臣为太子,倘若父皇册立别的兄弟,儿臣也愿意做贤臣,尽心尽力辅佐太子。为得太子之位,讨好皇叔,儿臣把父皇置于何地?”

  “老师说过,皇叔弄权,非臣子的本分,父皇仁慈宽和,这才让皇叔一世富贵,倘若皇叔继续目无父皇,居功自傲,凭领兵之权干涉朝政,他——”

  “住口!”

  德妃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皇长子双膝一软,跪下来,诚恳请罪:“母妃息怒,儿子并非违背母妃之意,也知母妃为儿子考虑,儿子无法为讨好皇叔而作出违背父皇之事,父皇不仅是儿子效忠的帝王,更是儿子的父亲,不尊父命,是为不孝,不尊陛下,是为不忠。”

  德妃无力呻吟:“你的师傅把你教傻了!本宫后悔当年该对你多用心,仔细为你甄选师傅的。”

  “儿臣的师傅都是鸿儒,以忠孝节义立身,品行高洁之士,儿臣受师傅教导多年,愿为品行高德之人。”

  皇长子恭顺叩首,“母妃若无事,儿臣去救小弟了。”

  “逊儿。”德妃一把拽住他胳膊,眸子闪烁,“你可知两年前,在武王不曾厌恶李湛时,李湛为讨好武王,得武王喜爱,他无所不用,不要脸面,不要皇子的体面……甚至在武王的面前,非议陛下。”

  “这……”

  皇长子犹豫说道:“应该是母妃所教的吧,毕竟两年前小弟年岁不大,不懂人情世故,不管以前如何,如今小弟已然改过,儿臣自会原谅他。”

  德妃:“……这话是你媳妇同你说的?”

  儿子不听话,德妃最先想到就是媳妇的责任!

  皇长子毅然决然起身,刚正耿直面对德妃,说道:“儿子无法舍下嫣然,娶武王的义女为皇子妃,嫣然孝顺贤惠,是儿子所想要的妻子,她虽然身子有些虚,也给不了儿子有力妻族,可儿子心甘情愿同她过一辈子。”

  德妃手扶着额头,“齐氏嫣然只是个六品小官的女儿,你同她成亲两年,她没说给你添个一儿半女,时常缠绵病榻,本宫……”

  “娘娘。”庄尚宫上前,说道:“陛下喜爱皇长子专一,对皇长子妃也颇是看重,后宅安稳,皇长子殿下才能更好读书,为陛下效力,皇长子身体已好转不少,以后自会为皇长子生下嫡子,何况她贤惠,从不善妒,皇长子殿下身边并不缺人伺候。”

  “纵然逊儿纳一堆的妾室又有何用?重臣勋贵的爱女肯屈尊为妾,在小门小户的齐氏面前服低做小?”

  德妃怒火更盛。

  皇长子左右为难,一边媳妇,一边母亲,逃避般跑出门:

  “救下小弟后,儿子再来向母妃请罪。”

  德妃将茶杯扫落,碎片飞溅。

  “这就是本宫的长子,本宫寄托厚望,想着扶他入主东宫的儿子!”

  德妃眼底冒火,“他若有李湛半点机灵,本宫也能……”

  “娘娘,皇长子殿下对您是孝顺的,去年您染病,噩梦不断,昏迷不醒,皇长子夫妻任劳任怨侍奉您,亲尝汤药,其余事也都是皇长子妃包办,不用奴婢宫女进前,这满后宫的娘娘谁不羡慕您?”

  庄尚宫劝说,“二皇子妃倒是出身高,可把二皇子拿捏得死死的,听说丽嫔还得看儿媳妇脸色,上次丽嫔的娘家兄弟同二皇子妃的远房叔叔争夺一个官职,二皇子偏帮妻子,无视丽嫔,她哭得眼睛都红了,还是您去劝说后,她才好一些。”

  “你不懂,本宫要得不单单孝顺啊。”德妃无力说道:“皇上对本宫有情,他答应改立本宫为皇后,你说,逊儿得罪狠了武王,本宫难道要认别人生的儿子做太子?”

  “魏王殿下真没一点机会?”

  “别同本宫提那个不孝子!”

  德妃对皇长子是不争气和意见相左的恼怒,对另外一个儿子李湛那就是刻骨铭心的恨意了,“他辜负本宫一片心,早知道……本宫在他生下来后,就该掐死他。”

  “娘娘?”

  “本宫知晓你脾气好,为人和善,看着李湛长大,对他比对逊儿亲近。”

  李湛小时候嘴甜机灵,相貌如同仙童一般,别说德妃身边人喜爱李湛,其余妃嫔身边的奴才也对李湛有几分善意。

  为此李湛躲过不少的暗害。

  李湛吩咐的事,跑腿的奴才都勤快一些。

  隆承帝偶尔会抱着李湛玩耍,其余皇子没一个有李湛的待遇。

  “你这双眼睛错看李湛,他狼子野心,无情无义,功成名就再不顾往日你对她的好。”

  德妃打起精神整理妆容,看着镜子中依旧明艳娇媚的容颜,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以恢复宠妃的自信:

  “逊儿纵然有些迂腐,并非不能教好,而且他孝顺,本宫晚年能否依旧荣华富贵,在逊儿,而不在李湛。”

  “娘娘也要出门?”

  “总不能看着逊儿为李湛得罪武王。”

  德妃带上一串红珊瑚手串,明皇流苏已有些褪色,有些年头了,低头把玩红珊瑚珠子:“逊儿的师傅得换掉,不能再任由他们教导逊儿,做太子不是目的,改革弊政,收回武王手中的兵权……逊儿要一个懂得心术的师傅教导辅佐。”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继续求推荐票,看过的宝宝们投一投,哈。

2020-08-22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