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果然有缘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17 2020.09.15 12:00

  京城不可纵马,然这条规矩对李湛约束力不强。

  因他在京城纵马,没少被御史弹劾,魏王几次被隆承帝罚去宗人府关紧闭。

  京城有不少人专门在魏王骑马出行时碰瓷。

  毕竟魏王出手阔绰,碰瓷成功的百姓有好处可拿。

  魏王马术不精,名驹发挥不出全部速度上的优势,不说善于碰瓷的人,寻常百姓被魏王撞一下不过就是摔个青头土脸儿,血都不带吐一口的。

  魏王今儿骑马了。

  准备碰瓷!

  盯着魏王府动静的人给同伙传递消息。

  这段日子魏王几乎没骑马出门过,碰瓷的生意差了许多。

  莫非他俸禄银子不够赔的?

  没人怀疑魏王被御史们喷怕,进而改邪归正。

  茶楼中,突然喧闹起来。

  温暖吃着豌豆黄等点心,看了一眼窗外,人群大多向一个方向流动。

  “奴婢去打听打听消息?”红袖看出温暖的好奇心,轻声说道:“许是街上出事了。”

  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陆续传进雅间。

  “我赌魏王今儿破财两百两银子。”

  “你小看魏王俸禄,更小看瞄着魏王的人,唯独高看魏王殿下的骑术,好不容易等到魏王骑马出门,魏王不大赔一笔这事不算完。”

  “上次魏王骑马还是一月前,专做魏王生意的人都快憋疯了,勋贵朝臣骑马出行,做碰瓷生意的人不敢撞上去,捞不到好处,反而被关进大牢。”

  英俊的少年骑马由远及近,矜贵傲慢。

  温暖轻笑出声:“我以为他的腰伤怎么也得养个几日,魏王身边果然有制药的能人。”

  武王也不行啊,怎能让李湛招揽到能人,恐怕武王到现在还不知道李湛的身手不错。

  “真是魏王殿下?!”红袖脸庞微红,“没想到他这么好看,好似仙人一般。”

  不少小娘子大姑娘都不由自主跟着李湛。

  准备碰瓷的人冲不破迷恋魏王美颜的娘子军们,她们仿佛为李湛铸就了一道铜墙铁壁。

  温暖隐隐听到碰瓷团伙骂人,一群该死的花痴,坏了他们的生意。

  ********

  【昏君这颜值很能打啊,难怪有一群又一群女人愿意入宫,为他打破头。】

  【骗我吧,我怀疑昏君换人了,明明昏君的画像就是一个寻常人。】

  【星星眼儿,我吃昏君的颜了。】

  【可能昏君的儿子孙子被骄奢淫逸的昏君坑得太惨,这才故意抹黑昏君。】

  【我不信故意抹黑他,昏君就没干过正经事,但是让画师稍稍丑化昏君,倒是可能的,谁让昏君死后,国库没有钱,新帝登基连恩赏都发不出去。】

  【我不管,我不管,我只想舔舔李湛,啊,他是我的菜,我终于找到本命了。】

  【花痴们够了,内涵胜于外表,明君造福天下百姓,昏君再帅气却是个祸害。】

  【昏君也能造福人,嗯,造福他的女人,看起来身材不错,想摸他的腰,想看他腹肌。】

  温暖大饱眼福,有看客发了猛男的图片,依旧有人声嘶力竭提醒昏君的不是,可更多的人都在大谈特谈美男。

  **********

  李湛对引起的轰动无动于衷,依旧不紧不慢骑马缓行,他只想让温暖看到而已。

  好不容挤过去的人,傻眼了——就魏王这骑马速度,冲过去碰瓷也难。

  魏王转型做孔雀了,这么爱臭美显摆。

  魏王在他们眼里不是人,而是一锭锭银子,如今银子长了翅膀飞走了。

  “姑娘,您要的烤乳鸽送到了。”

  “进来吧。”

  温暖继续看着李湛,随口说道,“我等你许久了。”

  一个相貌普通,毫无特点的中年男子提着食盒走进雅间。

  他很胖,有着双下巴,笑起来看不到眼儿。

  男人面上笑呵呵,眼底却是闪过一抹意外,殷勤介绍:

  “我家的烤乳鸽是京城一绝,吃过得都说好,用秘制调料腌渍,鸽子能飞能跑,既能保持鸽肉的鲜嫩,又有一丝丝的嚼头,鸽子汤也是美味可口,王公勋贵都是小店的常客,”

  温暖打了个火焰腾飞手势,男人立刻躬身垂手站好,收起脸上的商人式微笑。

  温暖抬手隔空挡住李湛上半张脸儿,李湛似有所感应,本已走过茶楼,他却突然回眸,缓缓勾起嘴角,俊美无匹。

  他们果然有缘!

  而且她害羞了?

  她懂得捂脸害羞。

  太肤浅了,她竟然痴迷他的美貌。

  跟在后面的小喜子隐隐觉得王爷心情愉悦。

  莫非王爷看上了街上的胭脂俗粉。

  那群想碰王爷瓷的混蛋们都该死。

  王爷愿意让你们碰,你们才能碰,若是王爷不乐意,你们连王爷的马毛都碰不到。

  是她想多了,李湛不可能是他,温暖放下手,有几分遗憾。

  “经营皮子的刘掌柜可还同你有联系?”温暖开口问道,“他不在京城,去了何处?”

  “小人不懂皮草,同他不大熟,不明白姑娘——”

  温暖弹出一枚铜钱,男人抓在手心,看清楚铜钱后,紧张小心问道:“您怎么有这铜钱?”

  她总不能说自己现做的,淡淡说道:“我姓温。”

  “您是温浪的女儿——他已经废了,名声臭不可闻,早已忘记主子,就算他故意装疯卖傻,铜钱也不是他能掌握的,他更不可能留给姑娘。”

  男人面色大变,警惕看向四周,分辨是不是有埋伏。

  太可怕了!

  这么多年,温浪只是演戏骗人?!

  这比温浪堕落更让他害怕!

  “不留给他亲生女儿,你认为他会留给谁?”温暖撕下烤乳鸽的腿,送进口中咀嚼,“味道不错,主子的配方你用得很好嘛,这些年赚了不少。”

  男人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我——没,没赚多少银子,每年都按照主子的意思送出银子。”

  温暖将吃剩的骨头随手抛出,击中男人的膝盖,扑通一声,男人肥硕的身躯跪了下去,紧接着就听到噩梦一般的声音:

  “主子将赚钱的营生留在京城不是让你们肥了自己的身家,只要你把一半的银子用在主子的吩咐上,今儿,我就饶你不死。”

  男子汗流浃背,恭敬跪趴在地上。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李湛属孔雀的,臭美爱显摆,哈哈哈,不管成绩怎样,起码小舞爽了,来点推荐票,加油,冲鸭,昏君。

2020-09-15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