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武王装病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70 2020.08.13 12:00

  齐太医看过温柔的膳食方后,对温柔大为赞赏,说是温柔的药膳方子可以让靖南侯太夫人益寿延年。

  温柔浅笑谦虚,“全赖齐爷爷教得好,我也是根据您给我的医书总结出来的方子,没有齐爷爷也就没这张药膳方子了。”

  谦虚温婉的少女更显为难得,不曾居功自傲,对齐太医尊重有加,旁人只会称赞温柔高洁的品行。

  “我会把你这几张方子录入到我所编写的医书之中。”齐太医对温柔是毫不掩饰的欣赏,“可惜你为侯府千金,不好去做医女,否则我定是要收你为徒,以你的聪慧许是将来比我医术更好。”

  “我哪赶得上齐爷爷,就是偶尔有点小聪明罢了,您是陛下信任的太医,能同阎王抢命,是杏林高手,而我就能在厨房中捣鼓捣鼓药膳方子罢了。”

  温柔语调轻柔,涩人心扉,“祖母待我太好,比亲孙女不差什么了,她同继父给我梦寐以求的长辈关爱,我怎能不好好孝顺他们?我比谁都盼着祖母能长命百岁,健康喜乐。”

  身边的丫鬟都是侯府的家生子,她们被派来服侍温家两姐妹,温柔虽然没明着收买她们,可她们被温柔的谦虚,谨慎,善良,偶尔的刚毅所打动,同人都是说温柔好话。

  今儿又听到温柔对太夫人的一片拳拳之心,婢女们更觉得太夫人同侯爷没有疼错人。

  温二姑娘美好善良,又有节操,该决断时候果决,性情外柔内刚,自有方圆,没一处不完美的。

  齐太医见过诸多内宅的阴司,见过后宫面上笑嘻嘻,背后下狠手的宫妃手段,却也是认可温柔的品行。

  温柔很难让人有任何的厌恶之情,反而特别招人喜爱,仿佛天生就该是受宠一般。

  “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齐太医向温暖方向努嘴,“别为了不值得的人,伤了真正疼你的人的心,你倘若——太夫人会伤心的,何况齐家小姐也是拿你当亲姐妹的,她们信任你,对你友爱,不比总是算计你的人强?血脉其实算不得什么,真正疼爱你的人不会因为你不是亲生的就害你,相反温家内斗不止,弄得宗族乌烟瘴气,在外面——膝盖软得跟面条似的,勋贵朝臣就没把温家爷们当回事。”

  温柔一副很想再为温暖证明的样子,“齐爷爷,我姐姐她是真病了,并没害我的心思,是我同娘亲忽略——”

  “你不必说再说了。”齐太医摆手,“我吃过的盐比你吃得米都多,这双眼睛见了多少人?你呀,还是太嫩了,又太在意姐妹之情,以后你多听听太夫人的意思。”

  “我——”

  温柔无力叹口气,仿佛埋怨自己嘴笨,无法帮到姐姐温暖更多,让温暖也得旁人喜爱。

  齐太医如获至宝般捧着温柔所写的药膳方子离开,太夫人身边的阮妈妈来送时,齐太医再次夸赞温柔的孝顺,并直言相告,温暖装病,暗示太夫人早做决断。

  到底两家有些亲戚关系,齐太医说道:“别让她坏了侯府的和睦同前程,将温家乱七八糟的风气代入侯府。”

  阮妈妈连连称是。

  齐太医走了,并未留下给温暖治病方子。

  温暖身边连一个丫头都没有了。

  不过,她却一夜无梦到天亮,睡得很舒服。

  多了几个土豪的打赏,温暖的灵魂同身体更为契合,甚至不曾再梦见前世的血雨腥风。

  她在成为战地记者那一刻,彻底得到新生。

  只要昏君倒霉,她再时不时去看看苏白等人——她就能得到长久的生命,无病无灾活下去,甚至力气,温暖轻轻握了握拳头,感受超乎寻常的力量,她也是有神力的人,能揍到人崩溃。

  金銮殿,早朝。

  隆承帝升座龙椅,听着文武大臣的奏禀。

  平西伯提起练兵一事,提醒隆承帝防止北蛮南下抢掠。

  虽有安阳长公主和亲,可北蛮从未停止南下掠杀,安阳长公主一去音信全无,所有人都明白,作为嫡出的公主和亲北蛮,她是恨着所有人的,包括她的亲哥哥隆承帝!

  文臣尚且能用和亲换得和平,牺牲安阳长公主成全国朝安慰自己,武将却是没脸多提和亲之事。

  开国太祖立下的不和亲铁律彻底被先帝打破。

  当然,若没有安阳长公主和亲,如今坐在龙椅上的人说不定就是武王了。

  安阳长公主用一生的幸福成全亲哥哥的帝位。

  隆承帝多年不让人提起安阳长公主就是不愿再提起当年先帝给他的考验,是要亲妹妹,还是要皇位!

  他选择皇位,送安阳长公主和亲,曾经他保证当了皇帝后,一定会把亲妹妹接回来。

  然而十多年前的长宁战役惨败,隆承帝的承诺再无法实现,一场惨败也让隆承帝再无北伐的心气,只想做个太平皇帝。

  隆承帝看着送上来的奏折,随口问道:“武王筹备的军需如何?你麾下能否抵挡住北蛮侵扰——”

  武王并无动静。

  隆承帝面带几分不悦,武王着实有点过分了,连他询问都敢不回应?

  “陛下,武王病了,并未来上朝。”

  “病了?”

  隆承帝将手中的折子扔到一旁,“他这病到底能不能治好?时不时都要闹一场,朕如何敢重用他?”

  这又是谁得罪了武王?

  让他闭门不出装病!

  勋贵中站出几位,说道:“武王殿下为国征战,为陛下负伤,身子一直不大好,太医劝说武王不可轻易动怒,慢慢调养旧伤,朝臣们敬重武王功勋,没有武王当年力挽狂澜,也没有京城今日的太平,陛下甚至关爱武王,把武王当作股肱之臣,朝上的定海神针,可魏王——他又胡言乱语,伤了武王的心,武王这才病了。”

  “武王殿下说,他已无力为陛下征战,愿意卸甲归田,只求魏王放他一马。”

  隆承帝用十年的功夫分化瓦解武王的势力,可在关键时候,朝廷上武将勋贵大多支持武王。

  他用心培养的靖南侯——尚且没有办法同武王部署抗衡。

  “又是李湛惹祸!”隆承帝面色阴沉,“传旨宣李湛入宫受罚,朕为武王出口气,他虽是朕皇子,朕却不能让皇弟受个竖子欺辱。”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继续求推荐跑,求收藏。

2020-08-13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