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昏君驾到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13 2020.08.03 12:00

  方才那般羞辱温浪,他依旧在喜堂上惹人嫌。

  少女一句喃喃自语,温浪落荒而逃。

  大多数将目光落在绿叶温暖身上。

  少女皮肤不够白皙,身形不够窈窕,略显消瘦,远不如温柔明艳可人。

  然少女双眸沉静,漆黑明亮,甚至吸引人。

  “姐姐——”

  温柔脚步轻盈走过来,关切问道:“是不是他方才说了什么?您怎么这么傻还相信他所言。”

  “他不配为人夫,不配为人父,不忠不孝甚至不配为人子,他做过得错事,何止是留恋青楼,沉迷名妓?当年长宁一战——他贪生怕死,千里奔逃,不是靖南侯领兵相救,他早就——虽说子不言父过,可他品行败坏,言行恶劣,于国不忠,于母不孝,于妻女不慈,于友人不仁,我的良知无法承认他。”

  宾客中不少人微微颔首,并不认为温柔不孝。

  宝华大长公主欣慰道:“柔姐儿是个明白事理的,坚守大义,忠君爱国,体恤生母,当得仁孝怜爱。”

  温柔微微福礼,掷地有声:“但他总是我血缘上的父亲,我虽不认他,却无法斩断彼此的血脉牵绊,我愿用微薄之力,为他赎罪,在他年老体衰之时,照顾他生计,此时让我认他,万无可能。”

  温柔神色泠冽,高洁无双。

  靖南侯世子等年轻少年们不由得露出赞赏之色。

  靖南侯长女齐婉婉带着几个玩得好的少女簇拥住温柔,齐婉婉亲切拉着温柔,“说得好,以后你就是我亲妹妹,谁也不敢因为你生父欺辱你。”

  “多谢婉婉姐。”

  温柔收敛一身的气势,温婉笑容重现,如同明月一般皎洁无暇。

  “姐姐——也别再被他所骗,做出亲者痛,仇者快之事。”

  直到此时,温柔还惦记着双胞胎姐姐。

  齐婉婉等少女不由得撇嘴,温柔就是个好脾气,温暖野丫头一个,偏执又倔强,记恨着温柔能在尹夫人身边长大,经常欺负温柔。

  温暖转过身,直面靖南侯,冷静开口道:“长宁之战,他果真奔逃千里?”

  靖南侯微微皱眉,沉痛说道:“往事已矣,当年战死人太多,本侯也只能救下数人,陛下痛定思痛,轻易不动兵戈,如今中原太平,实不该再提起此战,何况你个小姑娘更不该提起,多向你妹妹学学礼数,研习诗词歌赋,或是马球蹴鞠,少听狂悖非议陛下止战的议论。”

  尹氏握住靖南侯胳膊,歉意说道:“妾身给侯爷添麻烦了,小暖不懂事,侯爷莫她,我对她亏欠良多,教导她时候难免心软,不如对柔姐儿,这才——”

  尹氏跪下来,说道:“太夫人求您原谅小暖胡言乱语,往后我定当严加教导她,您若是嫌弃小暖,计较温浪来侯府闹事,我——我愿离开侯爷,这桩婚事就此作罢。”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淌,尹氏倔强又脆弱,明明幸福就在眼前,却不懂事的温暖同声名狼藉的温浪而破坏。

  就算如此,尹氏依旧不肯放弃温暖。

  母爱啊。

  多么伟大!

  靖南侯齐焕一脸心疼,而男宾中心疼尹氏的并不少。

  前世,温暖五感敏锐,今生五感敏锐程度更上一层楼。

  温暖眼角余光瞥见一同齐焕有五六分相似的男子对尹氏颇为在意,这本没什么,二十年后,靖南郡王妃尹氏,被称为不老神女,仍然有许多男人倾慕。

  这位还不是在场的男人中表现最明显的。

  但温暖注意到他的原因——他对自己的恼恨,以及一丝似有似无的后悔。

  后悔什么?

  绝不是他没能娶到尹氏。

  难道是——后悔婚礼不顺?

  靖南侯太夫人面容和蔼,她拽起尹氏,说道:“这桩婚事大长公主求到了陛下赐婚,你想抗旨不成?何况你同侯爷有生死情分,别让不相干的人破坏这份难得的缘分,靖南侯齐家的长媳,我只认你尹氏一人,都是女人,我心疼你先前不幸,哪会嫌弃你?”

  她看了一眼温暖。

  少女凝眉沉思。

  “至于小暖是不如小柔懂事有孝心,不过我相信你的品行,小姑娘一时想差了,总能教好的。我答应你带着女儿进门,总不会只留下听话孝顺的,赶走一个。”

  靖南侯太夫人拍了拍尹氏的手腕,示意她放心,尹氏泪眼婆娑,哽咽道:“我——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您。”

  “小暖,你过来。”

  靖南侯太夫人招手,从手腕处退下佛珠,“庙里高僧开过光,我又带了几年,今儿把佛珠送你,望你以后行事三思。”

  妥妥的善意,可温暖不想接。

  她静静站在原地,仿佛看太夫人手中的佛珠,又仿佛在发呆。

  温柔摇了摇头,轻声说:“姐姐的痴病又犯了。”

  靖南侯府齐家即便在乾元朝依旧地位贵重,乾元帝想起一出是一出,喜怒无常,没少折腾朝臣勋贵,对齐焕一直很信任。

  成为靖南侯的继女可保几十年富贵。

  温柔不就是因此高嫁?

  相反温浪除了骂名之外,穷困潦倒。

  尹氏越风光,同靖南郡王鹣鲽情深,温浪越是被人诟病,受尽嘲讽。

  温暖不想靠近靖南侯齐家,哪怕接安阳长公主回京需要齐焕的支持。

  顺利接回安阳长公主的这条路很难走,但能比她前世更难?

  温浪手中的青鸾,同安阳长公主佩戴的火凤,本是一对宝剑。

  倘若她没记错,温浪应该就是在母亲安阳长公主陵寝前自尽的那个头发花白,衣衫褴褛的枯瘦男人。

  他用来自尽的宝剑就是火凤。

  同她手中的火凤共同发出剑鸣,然后她就重生在二十年前。

  前世她帮温浪收尸,陪葬在安阳长公主身边。

  今生做了温浪的女儿,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本王来迟了吗?”

  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随后身穿华服的俊秀少年摇着扇子出现,一双桃花眼泛着浪荡不羁:

  “是不是错过了好戏,小白啊,本王早就说过别磨蹭,你已经够英俊了,不收拾也是妥妥的京城第一美男子。”

  温暖脑海里砸出两个大字,昏君!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求推荐票,谢谢。

2020-08-03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