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挖坑能手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52 2020.09.02 12:00

  老太太觉得温暖是个心地纯善的好女孩,一墙之隔的温府温许氏目瞪口呆看着温暖,她是老四的种?

  原本温许氏把温暖叫来,想着从温暖手中扣些好处,大打亲情牌,让温暖感动,让温暖心甘情愿把尹氏留给她的东西贡献出来。

  顺便攀上靖南侯府,多得点好处。

  她同长媳夏氏配合默契。

  温暖过来后,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

  让温暖对大伯母夏氏有所畏惧,又信赖慈爱的祖母温许氏。

  尹夫人当初为顺利带走温柔,除了依靠宝华大长公主之外,她还给了温许氏一笔银子。

  双胞胎姐妹,尹夫人再偏心温柔不至于对温暖太苛刻。

  尹氏在温家做媳妇时,就曾抱怨温许氏偏心大儿子,算计小儿子温浪。

  她总不会做自己曾经鄙夷痛恨的事。

  温家捏着温暖,尹氏想要好名声就不得不屈从。

  然而,温暖进门后抱着温许氏抱头痛哭,间歇还拽上大伯母夏氏诉苦,将她们的计划完全打乱。

  “祖母,我最遗憾就是没能在您身边长大,如今总算见到祖母,以后您就是我最信任最值得依靠的长辈。”

  温暖哽咽道:“父亲不在家,拿不会养家的银子,母亲又再嫁侯府,过得也不轻松,我怎好去给母亲添麻烦?何况我是姓温的,让侯爷养算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能让温家列祖列宗蒙羞,以后我留在您身边尽孝,代替父亲好好孝顺您,我从小在庄子上长大,唯一抚养我的奶娘也因年迈回了老家,礼数上不如京城的小姐,也不如堂姐妹们。”

  **********

  【她来了,她来了,心机暖带着胡言乱语走来了。】

  【我见过不少女主面对长辈的责难,但演技这么好,这么无耻,这么不要脸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想让心机暖吃亏的人是不是还没生出来?】

  【好好看,好爽啊,就喜欢心机暖堵得极品说不出话。】

  【最近流行趋势莫非变了,只有极品才能怨怼极品?】

  【你的意思心机暖是极品?】

  【公平的说,不是吗?】

  *********

  温暖没空搭理他们,横竖人气没掉就成。

  她红着脸轻声说道:“我一定认真向姐妹们学习,只求祖母别对我失望,祖母教养出来的姐妹都是极好的,往后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对吃用,我也不挑,祖母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乖巧的女孩子,若温许氏没有看到温暖眼中的算计,她还能更相信一点。

  整个温家就属老太太吃用最讲究,堪比王侯。

  一来温许氏傍身银子充足。

  二来温许氏做过三十多年的侯夫人,即便丢了爵位,以前的积累也足以让温许氏过好日子了。

  三来温许氏至今还握着温家大半的家当,还有尹氏为脱身给温许氏的好处。

  温许氏看重银子,在吃穿用度上并不小气,然不小气仅仅对温许氏自己一人,儿子孙女之类休想吃用她的。

  长房比其他人稍好些,从温许氏手中得到的好处并不多。

  夏氏几次三番把自己女儿塞到温许氏身边,都被温许氏以喜静给打发了。

  “祖母,孙女需要您。”

  温暖眼巴巴渴望亲情的模样让人心疼,显得特别真诚,一旁的婆子丫鬟看着心头都酸酸的,暗道一声可怜啊。

  尹夫人明显不管她,温浪靠不住,有温浪这样的父亲还不如没有!

  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以后的日子怎么熬?

  “我听丫鬟说,你买了不少的家具摆设。”站在夏氏身后的少女轻声说道:“怎么能说没银子使?孝顺祖母是好事,还让祖母养着不当人子。”

  夏氏的嫡女温雅,比温暖大上三岁,她小脸白净,眉眼弯弯,清秀可人。

  庶出的妹妹温妙站在一旁,温妙比温暖只大一岁。

  温妙一直低垂着头,怯懦胆小。

  温二爷本是庶出,在温家分家后,二房带着微薄的财物搬了出去,温暖打听到的消息是,二房去了西南,据说还混得不错,每年都有一些蜀锦送回来做年礼。

  温三爷孑然一身,痴迷炼丹,早年出京云游四方,前两年投到国师身边,做了个炼丹术士。

  “暖妹妹不会以为我们这边听不到隔壁的动静,说谎可不是好女孩儿该做的事哦。”

  温雅倒要看看温暖还能怎么演,“柔妹妹还在时,同我最是交好,这条手串就是柔妹妹送我的礼物。”

  她亮出手腕上的珍珠手串,“这不过是柔妹妹不常带的,她首饰盒子中最寻常的一件了,你们是同胞姐妹,想必你首饰也不少。”

  温暖凄苦之色更浓,“小妹一直讨人喜爱,我远远不如,堂姐不必说下去了,母亲偏心小妹,所有人都只喜欢小妹,侯爷父子都把小妹当作宝贝疙瘩,对小妹所求没有不应的,连太夫人都更喜欢小妹,齐婉婉都不如小妹得宠……我只有依靠祖母了。”

  温许氏心头一动,温柔这般受宠?

  “雅丫头的意思是说你的银子……”

  “母亲只给了我五十银子,如今我还在外面赊账了一笔银子,这才把必须的用品置办齐整,倘若我早知跟祖母一起生活,我就不买那些东西了。”

  “赊账?”夏氏声音高扬了几分,“这京城谁敢给温浪赊账?他还有任何名誉?”

  “我……我用得是祖母的名义。”

  温暖仿佛犯了错的小孩子,求助看向温许氏,“您曾是侯夫人,名声也很好,掌柜们都信得过您。”

  “你一个丫头如何取信掌柜?”夏氏眼珠转动,不大相信温暖的话,“我可以容忍你蠢笨,但我家绝不能留下说谎的孩子,对你得要求更严一些,毕竟我怕你性子随了你爹。”

  “京城人虽然没见过我,却知道母亲生得是双胞胎,我身上的玉佩同小妹本是一对,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我没有说谎,求您相信我。”

  温暖默默垂泪:

  “我怎么就不能像小妹一般讨喜呢,连武王殿下都对她另眼相看,赠送随身玉佩,准许她随时去武王府,对了,她还能参加牡丹会,本来她也让我去的,还不清银子……我哪敢出门?”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温暖可盐可甜,可软可硬,能演戏能打架,采用哪种手段就看她心情了,嗯,继续求推荐票,小舞要求不高,希望还在看的宝宝们把推荐票留下,每天能达到二百票就很满足了,哎,文文特别冷,不过小舞很喜欢这个题材。

2020-09-02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