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不受委屈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58 2020.09.17 12:00

  男人抬头眼巴巴看着温暖,冷汗湿透衣衫,仿佛等待最后审判的刑徒。

  昔日面对主子时,他都不曾这么怕过。

  主子富贵已极,不屑过多在银子上计较,主子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同先帝和朝臣勋贵博弈上。

  他们始终是奴才,是一群卑微的小人物。

  然温姑娘不同,温姑娘不怕脏了自己的手。

  温暖脚步轻盈,走到他面前,他的心仿佛被拳头攥紧,“姑娘——”

  “送两桌酒面去温府。”

  “是。”

  温暖绕过他,带着红袖离开茶楼。

  好一会儿,掌柜才勉强从地上爬起,还没迈出一步,掌柜再次腿软摔倒。

  “温浪到底怎么养出她的?这么像——莫非她不是尹夫人生的?”

  他亲眼见证过温浪当时有多宠爱在意尹夫人,为娶尹夫人不惜同任何人翻脸。

  如今世人只见到靖南侯为尹夫人做了许多,坚持明媒正娶尹夫人,赞叹靖南侯有情有义,有男儿的担当。

  当初温浪为尹夫人做的,所承受的压力,不比靖南侯少。

  权势富贵决定舆论走向。

  他这一关算是过了?

  不知道!

  他明显危险依旧存在。

  他得赶紧亲手烹饪美食,讨这位比主子还心狠的小姑娘。

  万一主子回到京城——他想到什么可怕的场景,主子知道温浪被欺负成这样,温浪好不了,欺负温浪的人更落不下好。

  “红袖不该问的就别问,知道太多,对你不好。”温暖先于红袖开口,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思虑太重,长不胖也无法成为美人。”

  红袖乖巧点头,姑娘说什么都对。

  在温暖身边,吃得好,做活轻松,又不受欺负,红袖早就忘记十年赎身之约,打算一辈子跟着姑娘了。

  以后伺候姑娘的奴婢不会少了,红袖可是要做第一大丫鬟的。

  没有野心的丫鬟,不是好丫鬟。

  温暖仿佛看到红袖背后升起的野心火焰,此处应该有发奋图强的背景音。

  看多后世人的交谈,以及发出的各种各样的表情包等等稀奇言辞,温暖很是开拓一番眼界。

  看客们看到了真实的古代生活,温暖同样在他们闲扯中学到了许多,再看一些事或是人会变得很有趣。

  温暖经常同他们灌水闲扯,以此增添彼此的粘性。

  回到家后,温暖刚刚跨进门,盈姑回禀:“大太太非要等您回来,说是尹夫人有话稍给您。”

  “叔祖母呢?”

  “老太太一心都在四爷身上,盯着四爷不让他再出门。”

  只能由温暖打发她们了。

  大太太母女端坐在椅子上正议论着屋中新添的摆设,听到门帘翻动的声音,大太太一愣,几日不见,温暖变漂亮了。

  温雅抱怨道:“你做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大家小姐哪能随意出门乱跑,没一点规矩体统,你既然在温家就当明白,你名声坏了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还会连累我。”

  温雅衣衫华丽,满头珠翠,贵气逼人。

  见温暖妆容简单,温雅眼底闪过不屑:

  “我同母亲才去了一趟靖南侯府,见到柔妹妹,她那气派,不弱于公主郡主,我真替你惋惜,你怎么就不知讨好太夫人呢,好好的一场富贵只属于柔妹妹一人。”

  温雅操着幸灾乐祸的口吻:“你本来不讨喜,再沾染上说谎,虚荣的毛病,以后你能嫁给谁去?我可不想要一个乡野村夫做妹夫。”

  温暖是骗过很多人,可被她骗了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骗之后还帮她数钱。

  她从来没否认自己会骗人!

  她竟被温雅看穿了?

  温暖茫然。

  温雅感觉自己捏住温暖的短处。

  “你明明就是被靖南侯赶出来的,回来后却说同四叔父女情深,舍弃富贵照顾四叔,我都差点被你的孝心感动,谁知你拿孝心骗人,可真相就是真相,你费尽心思说谎美化自己,我也能看破你的谎言。”

  “尹夫人同你说的?”

  温暖在心里记下一笔。

  “别以为你还能继续伪装孝女,一会我同祖母说清楚,祖母饶不了你。”

  温雅有意撩了一下耳边碎发,一对红宝石耳环如火一般鲜亮,价值不菲。

  温暖被耳环吸引,这对耳环出现是意外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温雅得意道:“漂亮吧,靖南侯太夫人赏赐给我的,柔妹妹侍奉太夫人极为细心,太夫人当着我同娘的面没口的夸赞她,太夫人特意寻了一对宫里赏的镯子送给柔妹妹,让她带着去牡丹会。”

  温暖眸子微闪,“既然是靖南侯太夫人赏你的,你可要好好珍惜才是,别辜负太夫人的一片心意。”

  温雅扬起下颚,“那是自然,牡丹会当日,我就待着这对耳环。”

  她抬手指着桌上的盒子道:“这些是你娘让我带回来的,你仔细收,别让你爹拿去送给花娘。”

  提前夏氏母女早就彻彻底底检查过一遍,将里面的燕窝挑出来,横竖温暖乡下来的,分不清燕窝好赖,也不配吃燕窝。

  “父亲。”温暖冲着里面的屋喊道,“雅姐姐说得话,您听到了吗?您会把娘亲送给我的物什用在花娘身上?”

  大太太夏氏问道:“你爹竟然在家?”

  她同小叔子坐在同一个屋檐下坐了一个多时辰,说出去不好听。

  “最近几日他一直在家调养身体。”温暖说道:“我正愁没好东西给他补身,辛苦伯母走了一趟靖南侯府,我是没脸登门要这要那的,还是伯母有面子。”

  内涵谁不要脸呢。

  温暖直接打开盒子,夏氏来不及阻止,不过想到温暖没有礼貌也就释然了。

  “东西已经送到,我同雅丫头先回去了。”

  夏氏在侯府被尹氏憋屈,回家又被温暖暗讽,这对母女都不是好东西。

  “您等一等。”温暖出声:“我没见过世面,您帮我长长眼,这燕窝是靖南侯夫人送给我的?”

  夏氏心头一紧,“你不识货,这可是顶好的。”

  温暖脸色一变,高声叫道:“红袖快把放燕窝的盒子拿来,我看着燕窝同咱们平时用得不一样?”

  当夏氏看到红袖捧在手中的盒子上印的标记时,脑子嗡得一下:“膳食坊?你怎会有膳食坊的燕窝?!”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温暖是满级的,坑人打脸都是满级,求推荐票。

2020-09-17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