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万人迷啊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10 2020.09.07 12:00

  “柔妹妹——”

  “——温姑娘。”

  齐征同薛渝一前一后慌忙从楼梯跑下来直奔温柔,正好瞧见温柔如同乖巧的猫儿窝在靖南侯世子的怀里,两人之间若隐若无似有几分情意。

  “大哥——”齐征停下脚步,神色骇然,“柔妹妹有没有受伤?方才吓到她了?”

  靖南侯世子下意识收紧手臂,温柔离着更近,后又快速放开温柔,双手在后背交握。

  温柔面容苍白,“薛公子,我没事。”

  “没事就好。”薛渝偷偷看着温柔,耳朵红了。

  “我以往不服输,不认为自己就比兄长们差,可危机关头终究依靠衡哥哥救命。”

  温柔屈膝,好看的脖颈微弯:“以后我想随衡——世子爷习武,总不能再让世子爷为我涉险。”

  “习武很辛苦,以后我保护柔妹妹。”齐征横跨一步,靠近温柔呈现保护之姿。

  靖南侯世子抿了抿嘴角,“我不是你兄长?父亲一直教导我爱护弟妹,柔妹妹怎么连哥哥都不叫了?”

  温柔身躯微颤,依旧低垂头:“我不好再给你添不必要的麻烦,我以兄长待您,尊您敬您,然人言可畏,今儿的事情传开去,我闺誉有损事小,影响世子爷,我万死难赎其罪。”

  “薛公子是见证人,世子爷怜贫惜弱,保我脱离危险,危机时刻保命为上,我并非执着生死是小,失节是大的迂腐刻板女子,对世子爷同薛姐姐姐光明坦荡,只要薛姐姐相信我,我不怕被无知的百姓议论。”

  缓缓的,温柔抬起头,双眸若晨星。

  薛渝耳朵更红,“我亲自同姐姐解释,她不会计较世子保护你,毕竟你是他妹妹。”

  靖南侯世子暗暗紧了紧拳头,叫来随从低声吩咐,“不许任何人议论此事,保全柔妹妹名声。”

  “遵命。”

  ”在京城,靖南侯府还没怕过谁。”

  靖南侯世子靠近温柔,难得展露的霸道收敛,仿佛怕吓到温柔,声音放轻:“你我既是友爱的兄妹,为不相干的外人几句议论生疏,父亲会因此伤心的,他疼爱你不比对小妹差,早把你当作一家人,还有你母亲,你就不为她想想?”

  “——我从未体会过兄长的爱护,我怕——怕一切都是梦,等梦醒了,我又要面对猥琐下作的温蜇,我更怕衡哥哥讨厌我,怕薛姐姐为我同衡哥哥闹矛盾。”

  温柔泪水盈盈,“衡哥哥爱护我,我当百倍偿还,我愿同衡哥哥一世友爱互助。”

  “柔妹妹小看大哥了。”齐征玩笑说道:“兄妹之情同男女之爱,大哥精明一世怎会分不清?大哥对你同对婉婉一样的。”

  齐征虽是玩笑,看着靖南侯世子齐衡格外认真,隐隐带着些许的警告,“大哥对薛姑娘情根深种,祖母早就盼着薛姑娘进门,延续香火,照料大哥。”

  “我也盼着早日得到长嫂的疼爱。”

  温柔有意避开齐衡的目光,一直开启团宠光环,从各个方面看过去都是无死角的完美。

  百米外的房屋顶,周身黑衣人搭弓射箭,飞箭如同流星划破长空,箭尾震颤,直射温柔。

  靖南侯世子抽出宝剑,勉强打掉飞箭,他持剑的手臂颤抖,好大的力道。

  “世子爷好功夫,你有本事就护着她一辈子,嗯,随身带着她。”黑衣人怪笑几个纵身远去。

  温柔被齐衡挡在身后,小手拽住齐衡的衣袖,“他是冲着我来的?”

  她虽有心机,到底是个没经过生死考验的小姑娘,温柔不怕同人争辩,她怕一言不合就动手射杀自己的人。

  “我让人查清楚他的底细,把幕后黑手揪出来。柔妹妹不必为一群藏头露尾的小人害怕,你是靖南侯府小姐,谁都不敢动你。”

  齐衡扶温柔上马车,招呼齐征回府,同薛渝说道:“明日我登门拜访,亲自向薛姑娘说明此事。”

  薛渝恋恋不舍目送马车远去。

  温柔靠着软软的垫子,身心具疲,气运的消耗更让她伤心,以后若是无法再从李湛身上掠夺气运,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多人喜欢维护她了?

  她咬着嘴唇思考如何应对,继续算计李湛还是另寻出路。

  风吹拂车帘,从缝隙中可见马车外的状况。

  靖南侯世子身姿挺拔,骑在马背上更显冷峻矜贵。

  温柔手指在空中勾勒靖南侯世子的面容,在他怀里,温柔感到很安心。

  齐衡爱慕她。

  可她并不想嫁给齐衡。

  她有野心有手段不甘心做臣子妇,齐衡继承爵位也是臣子,她想做得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何况母亲也不会答应她嫁给齐衡!

  水月庵位于京郊西山,山岭险峻,香客拜佛只在前山,不可踏足水月庵后山犯官家眷苦修之地。

  温暖扶着老太太缓慢攀登石阶,时不时都要抱怨一两句,风景不够好,香火不够旺盛等等。

  老太太低吼:“够了,我都没说你暗示魏王,你怎么就这么多话?你爹若是被魏王注意到了,他还有命?”

  “怕死的人会说好死不如来活着,有大仇要报的人向着目标挣扎前行,即便活得屈辱痛苦。”

  温暖慢悠悠说道:“叔祖母说说看,我爹占了哪一条?”

  老太太眸光复杂。

  “像他那样的活法,还不如死了干净。带着遗憾同愧疚死去还能让尹夫人等人念叨一句,魏王霉运缠身,过得很艰难,德妃偏心长子,不疼他了,皇上畏惧武王对他帮助有限,武王等人处处针对他,魏王纵然只能混迹市井九流,他不曾自暴自弃让武王践踏,不曾落魄惨死让所有放弃他的人如愿。”

  “你看好魏王?”

  “我一个从乡下来京城的小姑娘哪有资格看好魏王,如今魏王是不受待见,我听说陛下同德妃宠了他十多年,只是这两年他才被德妃娘娘放弃。”

  温暖这些话也是说给后世看客们听的,“魏王是荒诞无稽,还是心思深沉,都同我无关,不过把他当作废物烂泥的人落不下好,他若是看上我爹,没准还是我爹的大机缘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