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穷酸的家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70 2020.08.29 12:00

  靖南侯直到看不见温暖后,才体贴扶着尹氏上了马车:

  “温暖虽然不听话,总归是女儿,即便她不在侯府,你最好对她多些关心,别让她同温浪一般一步错步步错,彻底沉沦。”

  “小暖无状得罪侯爷,您依旧关心维护她,我不知该如何回报侯爷了。”

  “你陪在我身边,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靖南侯俊美脸庞柔情款款,尹氏不由得红了脸颊,轻声说道:“嫁给侯爷,才体会到为女子的快乐,侯爷才是真正的伟岸男子。”

  温柔轻声安慰失去爱马的靖南侯世子,不过几句话,就让他展露笑容,靖南侯庶子眸子暗淡一瞬。

  先于一步抢先上马车占据主位的齐婉婉气呼呼放下帘子,自己又输给温柔!?

  温柔抢走父兄,她堂堂齐家大小姐反而像是一个外人。

  难不成如温暖所说,她早晚有一日被温柔抢走一切?

  不!

  温暖尚有父亲温浪,有容身之地。

  她依靠谁去?

  她还可以嫁人!

  嫁入高门,帮衬父兄,温柔就无法彻底取代她。

  温家祖上阔绰过,在温浪父亲活着时,温家还是西宁伯府,世袭勋贵。

  随后温家牵连到投敌卖国案中,虽然最后证据不足,依旧被褫夺世袭伯爵,温浪父亲气急而亡,温家渐渐败落下来。

  再加上名声臭不可闻的温浪,如今温家受尽世人耻笑。

  温浪大哥温池费尽心思,阿谀奉承好不容在工部做个五品官,温池已经被看作是温家中兴之主了。

  温暖骑马来到温府门前,五进的院落倒是不小,可里面住着温家几房,听靖南侯府的婢女说过,温家就长房温池的日子稍微好过一点,剩下的人日子很艰难。

  府门的奴才看到骑着骏马的少女,莫名觉得有点眼熟。

  少女虽有些病态,但五官清丽,一双眸子黑亮有神,神采飞扬,她骑的宝马价值千金。

  这等富贵骄女怎会来温家?

  一定是找错门了。

  “敢问这是温府?”温暖翻身下马,问道:“温四爷的府上?”

  “温四爷?”身长腿长的奴才仔细回忆,“我们这没有温四爷啊,小姐找错门了,虽然都姓温,可您是不是寻找兵部侍郎温大人的独子有小温侯之称的温四爷?”

  同样都是排行第四,可小温侯赤兔马,方天画戟在手,打遍神机营无敌手,如今已是神机营同知。

  “温浪你可认识?”

  “……”

  ”我是他长女,你们可以唤我一声大小姐。”

  温暖把缰绳扔到随从手中,迈步走进温府。

  “大小姐?!”

  随从差点被缰绳砸晕了,“浪……耻辱浪……”

  温暖回头看过去,随从喉结滚动,“浪爷不在府上,奴才帮您通报大太太一声?”

  “回自己家还需要通报大伯母?你直接送我去四房院落就是了。”

  “可是……”

  “我记得在祖父过世时,温家四房已经分家了,只不过还住在一起罢了,嚼用都是分开算的。”

  “是分家了,总要您先去拜见大太太……还得给老太太请安,以前二姑娘在府上时,每日都向老太太请安,况且您身份未定,奴才不敢让您进门。”

  “小柔随了母亲,我只能跟着父亲了。”

  温暖笑呵呵反问,“难道如今还有人登门假冒父亲的女儿?”

  常随:“……”

  冒充温浪的女儿,好处没有,难免沾上一身的污秽。

  骗子都没那么蠢!

  别说,眼前的少女容貌五官同温浪还有几分神似的。

  温柔像尹夫人,温暖眉眼略显英气,倒有温浪几分神韵。

  当然是温浪年轻时,而不是现在颓废如行尸走肉的温浪。

  温暖想看清楚温浪手中的青鸾宝剑!弄明白前世温浪举剑在母亲安阳长公主坟墓前自尽的原因。

  况且母亲安阳长公主时不时抚摸火风宝剑,那份对青春年少时候的追忆,让她更感兴趣了。

  她才不是八卦,一定是受了看客们的影响。

  “奴才给大姑娘引路。”

  常随莫名觉得自己打不过少女,温浪的院落也没什么可偷的,比耗子洞都干净,温浪全部身家怕是都没一两银子。

  尹夫人有银子有产业,可她同温浪和离后,宝华大长公主亲自坐镇,搬走了尹夫人所有的财物。

  老太太同大太太等人一声不敢坑。

  对分配有意见,那就是对宝华大长公主不敬。

  宝华大长公主说过,帮义女尹氏取回应得的银钱财物。

  等她们走后,老太太病了大半个月。

  他们这群奴才偷偷盘算过,尹夫人起码带走数十万的财物。

  “尹夫人离开后,老太太就让人将芦松院收拾出来,拨给浪爷同少爷居住,并又开了个小门,并修了砖墙,其实……已经算是两家人了,浪爷很少再走正门,除非管大太太借钱借粮食。”

  过得真够惨的。

  温暖的心却是安稳不少,两家人,各走各门,对她以后行事也大有便利。

  “祖母就不曾管过父亲?”

  “老太太还是疼浪爷的,只是她身体不好,喜欢安静,浪爷在外不着家,老太太就是想管也管不了,她由大爷养老,也不好将银子借给浪爷,身边总要有点傍身银子。”

  “大伯父的日子过得艰难,对父亲怕也是有心无力,不过分家了,父亲的确不该总是麻烦兄长。”

  温暖一路走来看得出温家维持表面风光都很难,同锦衣玉食的靖南侯是天同烂泥的差别。

  侯府的粗使丫鬟穿戴都比温府管事妈妈好。

  温暖没见到几个下人,应该发不起工钱,还留在温家伺候下人许是都是家生子。

  常随指着新修好的砖墙,拍了拍脑袋:“我该带您走小门的,这怎么……”

  温暖身体腾空而起,脚尖点了一下墙壁,越过墙壁,轻飘飘落地,“一会儿你把马给我送到芦松院就是。”

  常随:“……”

  突然,一块银子从墙后飞来,仿佛张了眼睛一般落到常随手,常随狠狠咬着舌尖,疼!

  “赏你了。”

  “多谢大姑娘。”

  不是做梦!

  尹夫人是有名的女财神,她的女儿大姑娘也有钱。

  大姑娘留在侯府不比在温家好。

  尹夫人知晓老太太等人贪财轻义,怎会答应大姑娘回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老规矩推荐票投起来啊。

2020-08-29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