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长兄温蜇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34 2020.09.04 12:00

  不知是温暖运气好,还是掌柜怕自己变成烤麻雀,一张崭新用料极为讲究的拔步床被很快送来了。

  温暖碰碰摸摸拔步床,显得很好奇。

  老太太心中不落忍,尹氏倒是把温柔娇养长大,温暖因一张拔步床而满足,给温暖没有给温柔的十分之一。

  温暖想必没少吃苦!

  上辈子她只听母亲安阳长公主说过,女孩出嫁都会有一张拔步床,她回京后,没睡过拔步床就死了。

  她想着把以前没来及享受的都享受了。

  盈姑一手厨艺极好,温暖同老太太几乎干掉了一个水晶肘子,同半只烤鸭,一碟炒冬笋。

  饭后,温暖慢慢品茶,随意问道:“听祖母的意思,叔祖母由父亲养老?您丈夫下落不明,生死不知,难道您一直没有生养?”

  老太太低头看着茶盏。

  温暖淡淡说道:“您看得出我买来的物什大多随时都可搬走,对屋舍几乎没有整修过。”

  “搬不走你也不会便宜温家人。”老太太扯了扯嘴角。

  “那是,物品可都是花银子买回来的,即便没用自己的银子,可也是付出的真金白银。”

  “你没打算在此长住?”

  “嗯。”

  “你同温浪父子一起搬走?”

  “那要看他们知否值得我用心思了。”

  温暖好奇温浪不离身的火风宝剑,却没想着拯救温浪,一个甘于自轻自贱的人没有任何的价值。

  她让尹氏同温柔无法彻底斩断同温家的关系,也只是为了赚取生命值。

  还有那么多好享受,还没同母亲团聚,她可不能死。

  少女靠在崭新的躺椅上,悠然自得,时而眯起眼眸,仿佛一只晒阳光的偷懒猫儿,若是她有尾巴一准时不时的轻甩几下。

  老太太看不透温暖,欲言又止。

  温暖突然从躺椅上起身,端着半盘点心飞快离去,“我拿回去做夜宵,您也早点歇息,方才我说的话,您就当没听到,我就是一个平庸无能的懒丫头,不成事的。”

  老太太:“……”

  问都不问一句就跑了?

  老太太反而下定决心明早儿非得同她说清楚不可。

  温暖自省方才吃多了才会询问老太太的事,温浪答应奉养老太太,她可没做贤孙的心思。

  夜深人静,突然一声闷哼打破寂静。

  温暖立刻翻身而起,莫非进贼了?

  她披上衣服出门时,红袖同盈姑从耳房走出,红袖提着灯笼,盈姑拿着一根棒子。

  “大姑娘,快到奴婢身后。”

  盈姑的手是颤的,声音断断续续,在烛火的映衬下,她脸庞煞白,想起她前面几个倒霉的主人,这次难道她在新主人身边待不满一日?

  她还有许多本事没给大姑娘展现呢。

  西次间窗户是开着的,黑漆漆看不到人儿,从不间断的声音判断,里面的贼是个蠢的。

  温暖怀疑蠢贼撞到了所有能撞到的家具。

  老太太站在厢房门口,“是蜇哥儿回来了?!”

  “叔祖母,是我。”

  一道黑影从窗户翻出,心有余不悸说道:“我没想到屋子里多了不少摆设,吵醒叔祖母,是我的错。”

  不仅多了摆设,还多了几个人。

  一个中年仆妇,一个小丫鬟,最让温蜇意外是瘦削少女。

  “你是大妹妹?”

  “大哥安好。”

  “好——”

  方才的心惊肉跳是怎么回事?

  温蜇挠了挠头干笑道:“物什摆设是大妹妹带回来的?你自己用就是了,我在吃用上不挑,一张床足够了。”

  “大哥为何不走门而翻窗户?您身手灵活,不似读书的学子。”

  起码温蜇翻墙进院落,翻进西次间,温暖竟然没能听到一丝的动静。

  温蜇内功不低了。

  “在外同勋贵子弟结交,我文采不出众,时常被老师们责罚,练了一身粗浅的功夫可以替勋贵子弟罚跪挨戒尺,我总得有一样本事才能在国子监待下去。”

  温蜇挤出自认为完美无缺的谄媚笑容,本是松柏一般的体魄愣是多了几分猥琐下作。

  温暖眸子微沉,“大哥以后还是走门为好,省得被自家布下的陷阱弄伤了腿脚。”

  “……陷阱?”

  “嗯。”

  温暖随意扔出几枚椭圆石子,砰砰砰,墙边埋得夹子启动,银白的锯齿在月光下闪烁寒芒。

  温蜇咽了咽口水,“大妹妹太过小心了,谁会来咱家偷东西?”

  “以前蒲松院穷得老鼠都没一只,我搬回来后,祖母同大伯母给银子让我添置不少的物什,被蠢贼惦记,弄坏了东西,辜负祖母的疼爱维护之心,那就我的罪过了。”

  “……”

  温蜇不仅不认识自己生活十多年的家,连见过无数面的温许氏同夏氏都换人了?

  温暖是怎么从抠门的温许氏手中讨得银子?!

  当初父亲装病,不,腿被人打断了,他去跪去哀求,温许氏都没给过温蜇一两银子。

  “红袖明日随我多削一些竹杆,我布置在墙下,本以为温府有家丁护院,贼人不敢从那边翻进来。”

  温暖摇头道:“我还是想得太少了。”

  温蜇额头一层的冷汗,“大妹妹已经想得很周全,竹子就不用不布置了吧。”

  “不成呢。”温暖笑道:“我虽不如小妹明艳,生得花容月貌,听说大哥同父亲在外没少得罪人,他们奈何不了你们,万一晚上翻进来做坏事,我不要名声了?我好怕歹人图谋不轨,伤害我。”

  “……”

  温蜇觉得偷摸进来的人才倒霉。

  “红袖送大哥去歇息。”

  “是,大姑娘。”

  温暖走回屋子,后背靠着关上的房门,温蜇?有点意思!

  温蜇低垂脑袋进门,打发走红袖后,一头扎进松软的被褥,新添加的摆设已经扶正。

  他鼻尖嗅着淡淡的香气,仿佛这才是一个家该有的样子。

  翌日,老太太守在门口。

  温暖迈出房门的脚来不及收回,“叔祖母早啊。”

  “今儿你同我去一趟水月庵。”

  老太太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警告道:“不许偷跑!”

  温暖小声嘀咕:“以前没人陪,您不是也出门拜佛?水月庵是犯错官眷修行赎罪的庵堂,太晦气了,难怪菩萨不肯保佑您心想事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