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偷见尼姑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49 2020.09.08 12:00

  李湛未必能瞧得上温浪!

  “皇家的事少参合,弄不好把一辈子搭进去,魏王势单力孤,帮他的人没几个,算计他的人倒有一群。而且连他生母都不帮他,以后你少同他说话。”

  老太太让温暖搀扶着自己上山。

  温暖乖巧答应:“您放心,我一准离着魏王远远的,方才他差点被野狗破像,以后指不定在他身边发生更多的祸事。”

  老太太越发不放心了。

  “你会功夫?”

  “叔祖母说笑了,我就是力气稍微大了一点,没人教过我功夫,我会得都是粗浅的庄稼把式。”

  “我看到了!”老太太意味深长说道:“你在野狗口中救下魏王,我想魏王也明白这一点,他对你倒是不同的。”

  “魏王相貌英俊,我不忍心美男子毁在狗嘴之下,蓝颜祸水让我脑袋发热冲动了。”

  温暖一脸懊悔,仿佛后悔不该被美色所打动。

  其实没有她出手,魏王也能自救。

  别问温暖怎么知道的。

  问就是魏王深不可测。

  毕竟做了皇帝的人,即便后世人称他为昏君,活着时李湛大权在握,唯我独尊,李湛没有手段,谁信啊。

  老太太嘴角抽了抽,无奈叹了口气,“你不信我。”故意岔开话,当她听不出?

  温暖笑而不语.

  哪怕面对上一世的母亲安阳长公主,她都未必全然相信。

  水月庵供奉观音菩萨,老太太跪在蒲团上默默祈祷,温暖没有踏进大殿,她在不大的水月庵闲逛。

  一道铁栅将水月庵分成两半,前山有年轻的尼姑修行,偶尔有几个上了年岁的老尼姑打扫庵堂。

  年轻的女尼中就有本来该是锦衣玉食的高门贵女,因父兄获罪,她们只能出家做尼姑,常伴青灯古佛,一生无法离开水月庵一步。

  尼姑们目光犹如枯井,活得如同死人。

  温暖仔细看着摆放在水月庵门口的添香油的施主名录,身后出传来脚步声。

  少女十三四岁,容貌清丽无边,双眸如同泉水一般清澈干净,一身尼姑袍更显她出尘,不似凡间之人,不染任何红尘。

  她同水月庵的尼姑都不一样。

  “小师傅安好。”

  “嗯。”

  年轻的尼姑稽首道:“贫尼法号忘尘,小施主要添香油?”

  被她纯然的目光看着,温暖很难说出拒绝的话,掏出五两银子递给小尼姑。

  就这?

  明明佛祖昨儿托梦,提醒她今日会有大收获的。

  五两银子!

  当她没见过银子吗?

  “贫尼把小施主记在名册上,师傅同师姐们每日做念经时都会将名册供奉在菩萨之前,也算是为乐善好施的施主们祈福,保平安。”

  尼姑们每日都为名录上的人祈福,你好意思只给五两银子?

  “辛苦小师傅了。”

  温暖笑容矜持,主动将名册打开,递给忘尘毛笔。

  名册上只记姓,毕竟女子闺名不好随意宣扬。

  “名录上同姓的人多,天下间同姓的人更多。”温暖问道:“菩萨能分辨出该保佑的人?”

  “菩萨法力无边,只会保佑心诚之人。”

  忘尘看了一眼温暖,遇见厚脸皮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

  她声音清脆悦耳,洗涤人心灵,除去污垢。

  温暖好笑看忘尘将在温氏女名下多加了一笔,化了一个铜板,“这下小施主同名录上的温姓不一样了。”

  “多谢忘尘小师傅,我若能得偿所愿,这五两银子花得太值了。”

  “不知小施主所求何事?”

  “天下太平,国泰民安。”

  温暖义正言辞。

  忘尘张了张粉嫩的唇瓣,久久吐出一口气,“小施主所求不同凡响啊。”

  面皮厚度不同反响。

  温暖诚心诚意说道:“除了天下太平,我的麻烦都是一些小事,无需劳烦菩萨。”

  忘尘小尼对温暖更多几分好奇,怀疑温暖用心不纯,可她没有证据!

  甚至都不能说祈求国泰民安的温暖有毛病!

  “忘尘。”

  “师傅。”

  “你该去提水了。”

  “好的,师傅。”

  满脸皱纹的老尼姑不紧不慢走到温暖身前,正好挡住忘尘远去的背影。

  “施主勿怪,忘尘稚气未脱,心不宁,性不定,尚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施主对佛法有不解之处,贫尼可为施主解惑。”

  “不怪,不怪。”温暖笑道:“我倒是觉得忘尘小师傅一心为菩萨重修金身,弘扬佛法,她是清修的活人。”

  老尼姑古井的面色僵硬一瞬,“施主不怪她就好,还请施主去斋堂清茶,等候家里的长辈礼佛结束。”

  她收起名录同笔墨,向温暖行礼后离开。

  寒冬腊月,水月庵内外萧瑟,风景凄凉,没半分可取之处。

  在水月庵待久了,温暖的心情变得很不美丽。

  以后再不陪老太太出门了!

  温暖碰见忘尘小尼姑还不算太亏,她记起忘尘就是李湛的初恋情人明妃。

  温柔同忘尘都让人难以拒绝,相比而言,忘尘清纯自然流露,温柔有点刻意了。

  忘尘正同男子交谈,温暖立刻来了兴趣,悄悄凑近:

  “你每隔半月都会翻山越岭赶到水月庵,费尽心思躲开香客同山下都的看守,偷偷摸摸来帮我提水,给我送点心零嘴,大叔,我根本不认识你,也无需你帮忙,你再纠缠我,我就告诉师傅去。”

  “——随你。”

  男人的声音粗重暗哑,提着水桶,熟门熟路往水缸里倒水。

  “莫不是大叔看上我了?可惜啊,我不仅是出家人,还是犯官的女儿,一辈子出不了水月庵,一生都得在佛前为父兄赎罪。”

  “何况大叔你——太老了。”

  果然忘尘是最有趣的尼姑,男人露出真容,温暖目瞪口呆。

  温浪是青楼名妓玩够了,打算向小尼姑下手?!

  他一定会被李湛五马分尸的。

  李湛对明妃爱得深沉,为明妃连顾皇后都差点废了。

  “休要胡说,我是你——你叔叔,你父亲是忠诚的,他一腔热血报效陛下,他不是罪人。”

  “如今山下已经玩得这么浪?叔叔同侄女够狂野的。”

  她的手伸向温浪肩膀,吐气如兰,“叔叔想要同侄女怎么玩?”

  温浪整个人如同被雷劈过一般,轻轻推开小尼姑,哽咽道:“别——别让我没脸见三哥。”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求推荐票,继续求两张票票。

2020-09-08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