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兄弟差异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07 2020.08.23 12:00

  “娘娘,软轿已经备好。”

  “谁放你出来的?”

  “……奴婢想伺候您,娘娘,奴婢对您忠心耿耿得啊,奴婢反思许久,不知做错何事让您厌恶,恳请您给奴婢一条明路,奴婢就算是被您打死,赶去洗衣局,奴婢也心甘情愿。”

  穿着低等宫女服饰的女子面脸泪痕,她身材消瘦单薄,下巴尖尖的,含泪恳求:

  “娘娘,奴婢愿意立下誓言,背叛您,就让奴婢死于葬身之地。”

  在半年前,她还是德妃身边第一得意的人,帮着德妃娘娘理事,后宫的太监宫女见面都客气说一句,刘尚宫。

  德妃病好后,她突然就失宠于德妃。

  庄尚宫后来居上取代了她的位置。

  德妃本就因为皇长子迂腐心情不好,注定背叛自己,暗暗效忠李湛的人突然冒出来,这让德妃又陷入可怕的噩梦之中。

  去年她拜佛之后,便长久陷入同一个噩梦中,每日每夜反复梦见一个画面。

  李湛身穿龙袍,毅然决然离去,随之下令封慈宁宫,送她去皇陵为隆承帝忏悔守陵,她清苦悲愤而亡。

  她本是太后啊,竟然被一心偏爱的李湛苛责虐待。

  重复梦到冷酷无情的李湛,以及李湛对她的恨意。

  德妃为此一病一月有余,半梦半醒只有李逊侍奉床边。

  李逊说李湛每日都来看望她,德妃无法相信李湛。

  佛祖给了德妃启示,她还对李湛偏爱的话,她愧对佛祖指点,同样也是最大的傻瓜。

  德妃迅速收回对李湛的支持同疼爱,转而看到长子难能可贵的孝顺品质。

  因她偏心李湛十余年,对长子的教导一直不大上心。

  等她想教导长子心机阴谋和如何争夺太子之位时,长子的淳厚略显迂腐的性子已定型了。

  皇长子李逊的师傅都是隆承帝亲自挑选安排的。

  当时德妃并不在意,如今后悔不已。

  好在德妃有信心掰正李逊,否则她怕是连隆承帝都怨恨上了。

  “我见她可怜就让她做些粗重的活儿,都是一起伺候您的,我不忍心她被赶出去,何况她对娘娘的忠诚,我敢打包票。”

  庄尚宫跪下陈情:“您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德妃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胸口的郁闷,“本宫看中你重情重信,可你要知道,是否背叛,只看代价够不够大,好处足够多的话,她连本宫都能舍弃。”

  “想要一个奴才伺候需要理由,她或是听话,或是处事利落,可本宫不想见你,还需要本宫告诉你原因?!”

  德妃利落上了软轿,依旧妖娆的倩影印在垂下的薄纱上,微风浮动,身影随之起伏。

  “本宫是后宫主事妃嫔,只有陛下同皇后娘娘可垂询本宫,你个下贱对奴才,本宫给你几分脸面,你就是管事的,本宫不愿意给了,你再纠缠下去,别怪本宫心狠命人打死你了事。”

  真当她是心慈手软的?

  先入东宫侍奉太子,后隆承帝登基,她封了德妃,便是皇后对德妃都得客气一些。

  嫔妃因为给皇上生了儿子而底气足,德妃有两子,其中一个还占皇长子,但德妃地位稳固的原因在于隆承帝对她的喜爱。

  也可以说钟情。

  隆承帝从未冷落过德妃,对德妃所求,大多满足。

  有儿子有圣宠,又有同武王少时的情分,德妃有信心辅佐皇长子入主东宫,登上帝位,她成为青史留名的太后。

  “走吧。”

  “是。”

  庄尚宫不敢在求情,乖顺恭谨跟在软轿旁。

  德妃隔着薄纱,弹了弹手指,“以后你再心软,就不要再留在本宫身边了,本宫赏你银子,放你出宫,如此也能全了主仆一辈子的情分。”

  “奴婢不走,一辈子伺候您。”

  庄尚宫表态,“以后娘娘说什么,奴婢就做什么,您不喜欢的人,奴婢也会远离,同娘娘一起讨厌她。”

  德妃勾起嘴角,庄尚宫是不如以前的人得力,做不了阴司害人的事,不过庄尚宫肯和她一起受苦,足以能弥补庄尚宫的不足。

  “大哥总算到了,快同皇叔说说,有病赶紧治,花多少银子,我——我是没有啦,不过也愿意进一份心力,出个百八十两。”

  坐得高,看得远。

  魏王坐在御书房房顶上,先于众人一步看到赶过来救场的皇长子,翘起二郎腿儿:

  “皇叔别嫌银子少,银子不再多少,关键是本王对皇叔的一片真心,若不是本王把银子都用了,本王还可以多出点。”

  “小红养伤需要银子,小白清雅的爱好,花费也不少。”魏王手指做了数银票的动作,“手头太紧,只能下次拜佛时,恳请佛祖保佑皇叔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武王眸色冷然,负手而立,不屑同魏王拌嘴。

  “皇叔。”李逊快步走来,对武王深深一躬,“您别怪小弟,他有口无心,并非恶意,只是单纯直率,担心您的身体,父皇离不开您辅佐,您是股肱之臣,若有闪失,不单是朝廷不幸,也是万民不幸。”

  武王虚扶皇长子一把,客气说道:“皇长子对魏王兄弟情深,见到你为魏王出头,本王想起当初先帝在时,本王同你父皇守望相助,先帝考较皇兄时,本王会为皇兄打掩护,骑马射猎时,本王也总帮皇兄一把,倒不是皇兄不擅长,而是皇兄把精力都用在读书上了。”

  皇长子微微点头,“常闻皇叔英武,文武双全,为皇祖父最爱重的儿子,父皇也说过,若无皇叔,他如同缺少臂膀,父皇亲赞皇叔才华横溢,是侄儿等人所不能比的。”

  魏王眼底闪过一抹幽暗,“大哥错了,皇祖父将江山社稷托付父皇,足以证明皇祖父最为看重的儿子始终都是父皇,父皇无需皇叔骑射皆精通,父皇只需使用臣子即可,本王没听说古来贤君有诗仙词圣,若是让帝王上马射杀来犯之敌,要朝臣武将何用?”

  “那不是明君,而是亡国之兆!”

  隆承帝的肚皮颤了颤,面色舒缓许多。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插一句话,德妃只是梦到生命最后一幕,而不是自己完整的后半生,只是不停反复梦到最后一幕而已,同上本渣爹顾珊完整的梦境还是有区别的。继续求推荐票,同大神小神们比不了,小透明只能不停的留求票了。

2020-08-23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