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不堪重负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10 2020.09.09 12:00

  温暖悄悄靠近交谈两人。

  在她前世,李湛对明妃的要求无不答应。

  明妃宁可让世人知道自己做过尼姑,身世不详。

  以李湛对明妃的宠爱,只要明妃说自己父亲是冤枉的,李湛伪造证据也能翻案。

  何况李湛是皇帝,还有特赦一说。

  *********

  【明妃,见到活的明妃了,据说明妃一身佛香,香气浓郁时能引佛祖虚影。】

  【昏君配妖妃有何可激动的?就是因为妖妃乱宫才让顾皇后受尽委屈,妖妃侍奉父子两人,恶心死了。】

  【明妃想走女帝路线,可惜昏君嘴上说爱她,什么都肯给明妃,察觉明妃的野心后,纵容顾皇后逼死明妃,他就算抱着明妃哭得肝肠寸断,也掩饰不了他的薄凉。】

  【别忘了明妃过世不久,昏君又大肆选秀,纵情美色,完全不管黄河决口而流离失所的百姓!】

  【可书中说,昏君痛失所爱,无心治国,只能麻醉自己,怀念明妃。】

  【小妹妹还没小学毕业吧,乖乖回去做作业,少看脑残的爱情小说,真爱两个字昏君也配提?】

  【我更感兴趣小妹妹看得是哪本小说?脑残小说都没洗白昏君的。】

  【同求。】

  【话说,难道你们不好奇温浪同明妃的关系?难不成明妃姓温的?】

  「温暖:我不知明妃的爹是谁,但我保证她不是温浪的亲侄女,温三爷在炼丹的道路上狂奔呢。」

  【我有点懂了,昏君这朝历史被昏君同昏君的后人篡改得面目全非,真真假假的历史比戏说都荒诞,只有温暖直播能还原真相,温暖可不能死啊。】

  *******

  史书上记载明妃伺候过李湛的父亲隆承帝。

  这不可能!

  李湛的儿子篡改出这样的历史良心不会痛吗?

  温暖见过丑化亡国皇帝残暴好色的史书,从未听说继承皇帝的儿子刻意抹黑父皇的史料。

  “三哥?他是你三哥?”

  忘尘清冷无尘,犹如白月光一般无暇,“那贫尼该称呼您为几叔?”

  温浪提起木桶再去打水,来来回回几次填满水缸,他如同一只埋头苦干的老黄牛,勤勤恳恳,又带着几分赎罪的意味。

  他恨不得忘尘继续指使自己干活,把自己所有的力气都消耗干干净。

  唯有如此,他的心才能好过一点。

  温暖隐隐感觉温浪即将被肩膀上无形东西压垮掉。

  “既然你不肯说,以后你不必来了。”忘尘轻声说道:“过几日我会离开水月庵,也许我们很快就能在山下见面了。”

  温浪面色大变,声音颤抖:“你说什么?山下?!”

  忘尘打了个稽首,“施主请回,贫尼得去做午课了。”

  温浪快跑几步超过忘尘,并挡住她的去路,紧张焦急问道:“水月庵怎会准许你们外出?若是缺银子,明儿给你给送过来。”

  他怕听到让自己绝望的答案。

  “在水月庵长大的女尼下山侍奉权贵是惯例,贫尼躲过两次挑选,师傅说,这次贫尼在名单上。”

  “不可能!他答应过我的,这不可能!”

  温浪面无人色,被打击得后退两步,没能撑住坐在地上,喃喃自语:“我明明都做到了,他怎能说话不算数?!”

  “以我的容貌早就该如同师姐师妹一般送到山下供权贵玩弄取乐,本以为师傅垂爱我,原来我的名字几次没在名单上,全赖叔叔帮忙。”

  “你还没及笄,他们怎敢——”

  温浪扣着地上的石子,脖颈儿青筋凸起。

  “高门大户小姐十五岁行及笄礼,穷苦百姓人家女儿十二三岁嫁人比比皆是,陛下鼓励女子早嫁人,多生子女,以弥补败仗后男丁不足的穷迫,说得好听是休养生息,陛下同权贵指着百姓缴纳的苛捐杂税享乐呢。”

  温浪整个人如同四处露风即将坍塌的房屋濒临崩溃。

  “听说权贵们喜欢幼女,忘忧师妹去年下山后就没了消息,师傅说,她往生了,师叔为她超度回来做了一个月噩梦,早点往生也好,来世有个不曾获罪的父亲。”

  “啊——”

  “你们把生的机会留给我,可我坚持不下去了,从来我都是最没用的一个,同年无敌不过就是玩笑罢了。”

  温浪脑袋狠狠撞击地面,磕了个头破血流。

  “你想死就滚远点,别脏了佛门的地方。”

  男人受伤一般的嘶吼让忘尘的心揪起。

  “三哥死于乱箭之下,尸骨无存,至死他都惦记着你,叮嘱我照顾你,你名嘉嘉,是他憋了三日取的名,三哥不大识字,偏偏不让兄弟们帮忙。”

  “一切都是我这个当七叔的没用,辜负哥哥们的期望,最后连哥哥们的骨血都护不住!”

  温浪缓缓爬起抓住忘尘的双肩:“三哥是疼爱你的,嘉嘉,别怪他,你该恨我,恨我无能无法让你早日脱离水月庵。”

  “你做什么去?”

  忘尘死死拽住明显状态不对的温浪,“你别冲动,我——我不用去侍奉权贵,本来想着吓吓你的。”

  温浪存了死志,听不到忘尘的话:“我先去杀光这群狗娘养的,既然我等不到了,他们都得为你陪葬!”

  忘尘的力气不如温浪,她被温浪拖着走,“七叔,你是嘉嘉的七叔对不对?多同我说说父亲的事,我就不怪你了。”

  先安抚下发疯的温浪要紧,忘尘不愿节外生枝。

  温浪拖着忘尘走到悬崖处,捡起绳子拴在身上,以温浪的状态别说下山,摔死自己还差不多。

  温暖出声:“杀人是很痛快,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儿女?”

  “小施主认识他?快来帮忙阻止他,他是疯子!”忘尘对温暖喊道。

  温暖一字一句:“你颓废多年,你的剑还能杀几人,别是连权贵的衣角都没摸到,你就被侍卫斩杀了,你一次次送的人头还少吗?”

  温浪仰天长啸:“我到底该怎么做?啊。”

  悬崖处冒出两个脑袋,李湛趴在小红肩上:“爷就说能从这上来嘛。”得意僵硬在脸上,状况不对劲:

  “山上的朋友,你们还好吗?”

  李湛有一瞬恍惚,温浪终于被逼疯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还是继续求推荐票,来两张吧,温浪同尹氏的婚姻其实双方都有过错,小舞不会把一切过错都推给一方,当然小舞这么设计,可能把两边都得罪了,不过婚姻失败双方都有错才是常态,尹氏同温浪一见钟情,未必就做一对好夫妻。

2020-09-09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