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房顶对峙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34 2020.08.21 12:00

  齐婉婉手腕上的珍珠手串断开,洒落一地珍珠,齐婉婉推开温柔时,再次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婉姐姐……”

  温柔再次细心搀扶起灰头土脸的齐婉婉。

  “我不用你假好心!”

  齐婉婉接连丢脸,郁闷得要死,不管不顾推搡温柔的好意。

  温柔神色落寞,“那婉姐姐小心点。”

  靖南侯轻声说道:“以后婉婉的教养交给慧娘,我才能放心,她是我独女,被母亲等人娇惯坏了,不知轻重,不知好赖。”

  尹氏轻轻点头,必不负靖南侯所托。

  温柔眼底极快闪过一抹得意,只要能吸到李湛的气运,让李湛不停的倒霉,她就是最有福气,最得宠的人。

  没有人能害她。

  也没有人不爱她。

  温暖悠闲旁观,这两个小姑娘玩得手段有点低微,若不是温柔身上的邪性,她都懒得看,瞧着后背伤痕累累的李湛,许是还能多点生命值。

  齐婉婉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从小娇惯,受尽亲人的宠爱,自然不能指望她手段高超,深谋远虑。

  武王盯着地上滚动跳跃的珍珠,再抬起眼眸意味深长看了一眼靖南侯。

  温暖孤零零一人站在靖南侯一家后面,妆容素淡,很难引起武王的注意。

  当然,谁也不会怀疑温暖就是了。

  魏王悄悄将掩藏在身下的珠子收入袖口,高声道:“小红,快带本王飞。”

  吴枫飞速跑到魏王身边,询问:“您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后背多了十几道伤口,流出的血都有一碗。”李湛声音沙哑,“趁着皇叔没发觉,带我上房。”

  吴枫有点难以启齿,“这不好吧。”

  魏王不吭声盯着吴枫,“你忘了?”

  吴枫抓住魏王的手臂,揽住他的腰,两人腾空而起,直接飞上御书房的房顶。

  魏王坐在琉璃瓦上面,居高临下俯视武王,冬日暖阳落在他脸上,他的面容多了几分光晕。

  武王抬头微微眯起眼眸,仰视李湛,让他记起不好的回忆。

  “皇叔,有本事你上来打我呀。”

  “……”

  武王紧了紧拳头,眼底怒火渐渐消散,不屑同无赖一般见识。

  李湛如今只是个闲散王爷,不再是能定人生死富贵的帝王。

  在他多翻打击之下,李湛已是有浪荡轻浮的名声,纵情声色,众叛亲离了。

  魏王双腿悬空摇晃,轻快道:“圣人言,小棒受,大棒走儿臣为父皇尽孝了,您可一定记得儿臣的孝心,儿臣不让父皇后悔,白发人送黑发人。”

  武王面色难看。

  魏王说道:“王尚书是不是感动哭了?本王还记得您得教导呢。”

  礼部尚书王大人端着为师的架子,训斥:“魏王休要胡闹,快快下来向武王殿下请罪,武王最是明智,你做出勾结草蛮之事,无视国朝大义,理当受罚。”

  魏王掏了掏耳朵,直接将他的话当作耳边风,吩咐道:

  “小白去母妃宫中请大哥来,大哥的面子值得本王没挨够的廷杖,父皇疼爱长子,皇叔也是看重大哥的。”

  魏王语调轻快,幽冷的目光望着武王,两人眼神相碰。

  温暖见到魏王唇边的笑容渐渐淡去,覆盖在魏王身上的荒诞胡闹等色调都淡了几分。

  也是,李湛虽然不如她记忆中是坐拥天下的帝王,依旧保持少年人的率性,本身的心计不会少。

  否则,他也不能在隆承帝驾崩之后,慢慢清洗掉摄政王等辅政权臣,独掌大权。

  没准李湛经过社会毒打,武王的折磨,心机更深,成长更快。

  武王稍稍后退了半步。

  温暖低垂下眼睑,武王怕是也感觉到了。

  最近看客们议论李湛封王没能封太子的意外时,总说一句话,肯定有人重生做了改变。

  那重生的人选?

  温暖觉得武王有八成的可能。

  武王的表现也同她前世听过的不大一样。

  含恨重生,报复前世仇人?

  这没毛病!

  就是温暖有机会也会做的。

  御书房中,隆承帝拍了拍自己突出来圆鼓鼓腹部,肥嘟嘟的圆脸带了几分笑意。

  “再等一等,朕看看谁会出面给魏王求情。”

  隆承帝笑着摇头,“小机灵鬼儿,朕还以为他——傻乎乎生生承受武王的杖责。”

  “准备好外伤药。”

  “是,陛下。”

  大太监田忠轻轻点头,皇上舍不得魏王。

  隆承帝怎么可能看不出武王废了李湛的心思?

  武王小惩李湛,他可以不管纵容。

  可要废了魏王?

  隆承帝不能答应。

  他答应过安阳,再不用至亲的荣辱换取权利。

  武王动手后,隆承帝就打算喊停的,最后是靖南侯出手暗中相助?

  隆承帝哑然失笑,“真难为他了,连亲生女儿的面子都不顾,他身边的少女就是——”

  田忠连忙提醒:“尹夫人的双生女儿,娇俏明艳是温柔,那边——是温暖,听说温暖会搬回温家,随其父生活。”

  隆承帝面色突然阴沉,恨恨道:“温浪怎么还不死?他还有脸四处求官?再求领兵的机会?难道让朕再品尝一次重视的大将临阵脱逃的苦果?朕的脸面都让他丢尽了。”

  “陛下,仔细龙体。”

  田忠搀扶隆承帝,“您别动怒,温浪不值得,奴才扶您坐一会儿,太医说了,您不能动怒,也不能太劳累。”

  隆承帝按着眩晕的太阳穴,取出随身带的药盒,挣扎犹豫,最终取出一颗药吞服。

  “陛下——”

  “朕还没立储,不能倒下。”

  “可是这药伤身啊。”

  “再给朕两年时间,足够选出继承大统的儿子,不过,朕留给他一个很难解决掉的武王!”

  登基这么多年,隆承帝一直限制武王权柄,可效果甚微。

  “逊儿,你做什么去?”

  “儿臣听说小弟又闯祸了,惹皇叔生气,小弟求儿臣过去解救一二。”

  皇长子李逊恭顺说道:“母妃也很担心小弟,我为长兄,如何都不让弃小弟不管,救下小弟,我同他一起陪母妃用膳。”

  德妃看着温良纯厚的长子,轻轻一叹:“李湛若有你一半好心,就不会让你被武王记恨,逊儿,你父皇打算立储了,难道你不懂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