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帝王难为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56 2020.08.26 12:00

  隆承帝眼底极快闪过一抹欣慰,更为快速敛去,狠狠一巴掌拍在李湛脑袋上。

  “让你自证清白?你能查明白什么?”

  隆承帝显得对李湛很有戒心,面色不喜冷哼一声,“你是不是变相争权?想让朕多给你派点人?或是命人去帮你?”

  “朕明白告诉你,少做梦了,朕扶持你哥哥,也不会让你带着人胡闹,上次的教训,朕还记得。”

  不仅是隆承帝,朝臣都记得李湛带着隆承帝派过去的侍卫喝花酒,酒醉的李湛把侍卫揣进金水河中,被逛青楼的百姓好一顿嘲笑,隆承帝大丢脸面。

  “儿臣从不曾想过争权夺利,更不想涉足朝廷,儿臣体弱……”

  李湛咳嗽几声,脸庞有几分苍白,“着实没精力去朝廷,只求一世富贵罢了,偏偏皇叔有病不肯医治,把儿子当作心腹大患,其实让儿子醉生梦死不好嘛?皇叔抬举儿子,这才让儿子这么出名,这些负担,儿子是不肯背的。”

  隆承帝轻叹一声:“没有武王时常提起你,朕都快忘了还有你朕这个混球。”

  武王复杂想着难道自己成就了李湛?!

  不!

  他不能再被这对虚伪狡诈的父子所欺骗,隆承帝压了他前半生,李湛更是无情,他尽心尽力辅佐,帮李湛处理国事,打造盛世,李湛反手就把他害了,挫骨扬灰,尸骨无存。

  皇长子从来就不在隆承帝选择继承人的范围内,就凭着皇长子犹豫寡断,又耳根子软容易被亲人师傅摆布的本性,武王做皇帝都不会选他。

  武王怀疑李湛名声这么臭,又封了魏王,李湛比皇长子更有机机会。

  他配合德妃做了那么多针对李湛的安排,李湛仍然活蹦乱跳留在京城,留在隆承帝身边。

  这次隆承帝借此机会给李湛增添实力?

  武王刚想出言阻止。

  李湛桃花眼眨了眨,仰头同隆承帝对视。

  隆承帝牵起唇角,李湛的手已经摸向他凸起的肚子,“父皇好像又胖了啊。”

  “胡闹!”

  隆承帝打掉李湛的胳膊,“谁准你碰朕?”

  是不是胖了,他还不知道!

  混球!

  他不过就是多吃了几顿夜宵罢了。

  那能叫胖嘛?

  富态罢了。

  “父皇给儿臣的人,看不上儿子胡闹,而儿子也看不上他们,指使不动,心不向着儿子,不过是给儿子添乱而已。”

  李湛笑道:“我不敢用他们,武有小红,文有小白,有他们足以。”

  苏白同吴枫一起跪下李湛身后,“臣愿誓死效力魏王殿下。”

  “你若是查不到真相……”

  “事关儿子生死,以及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儿子竭尽全力。”

  李湛姿态慵懒,不情愿干活:“都把儿子逼到这份上了,儿子也得显露真身了。”

  武王盯着李湛。

  “你打算从何处查起?”

  “一会儿先去一趟金水河,同小白小红在画舫上举办一次誓师大会,同几个花娘道别,许是有一阵子不能同她们玩耍了。”

  “噗。”

  “父皇别笑,儿子是认真在安排计划呢。”

  “……”

  隆承帝抬起的手始终没有落在李湛头上,低垂眼睑盖住眼底的复杂,想说的话一时无法说出口。

  李湛坦荡向隆承帝磕头,轻声说道:“纵然最后无法证明儿子清白,儿子不愿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旁人。”

  他不是不能妥协。

  比如德妃突然转变对两个儿子的态度,他没吵没闹,德妃喜欢大哥,他离德妃远一点。

  隆承帝迫于舆论压力册他为魏王,他也不曾怪过父皇。

  然而事关他在意的东西,他阻力再大也会撞上去,难逃一死,也不愿再妥协向武王认输。

  李湛缓缓起身,抬头时恢复往日的嬉皮笑脸。

  少年深邃的眸光也因眨动的桃花眼变得轻浮放浪,“小白,走了,陪本王再去痛快醉一场。”

  “皇兄让魏王自证清白……”

  “武王叔是对自己安排没信心?”

  李湛漫不经心说道:“您是不是太小心了一点?您的对手不该是盘踞在外草蛮?不该是父皇?我能有今日,全赖武王叔,原来皇叔最在意的人,最捧的人始终是我啊。”

  武王:“……”

  李湛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左眼,武王身体一颤,仿佛被李湛看透一般,武王倍感警觉,时刻防备李湛。

  偶尔,武王也在想,李湛到底是怎样的人?

  能在他摄政多年,一直当个傀儡皇帝,忍下了他种种的试探,当时只要李湛漏出一点对自己的恨意,他早就除掉傀儡皇帝了。

  偏偏李湛都忍下了。

  在他放心之时,李湛给了他最致命的一下子,没留给他任何反击崛起的机会。

  倘若他是李湛,怕是会想着报复回去,狠狠羞辱一顿再弄死。

  可李湛直接就出了杀招,至他于死地,话都没同他多说一句。

  死掉的摄政王,才是最好的摄政王。

  李湛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皇祖父最终择父皇而舍弃皇叔的原因,您还是没想透。”

  李湛潇洒从武王身边而过,轻声说道:“不单单父皇是嫡皇子哦。”

  隆承帝暗爽不已。

  ”多谢母妃赶过来看望儿子,不过以后请罪的事,不敢再劳烦母妃。”

  “本宫关心则乱,差点坏了湛儿你的安排。”

  德妃面带几分后悔,“逊儿一直很关心你,他为你父皇所倚重,手中不少人可以用,不如让逊儿帮你一把,你们是兄弟,你好了,逊儿才能更好。”

  “是啊,小弟,我可以……”

  “算了,大哥。”

  李湛挥手道:“我的事不敢连累大哥,您使人的地方多,志向远大,早日入主东宫,我以后就多了一座靠山了,太子亲弟,嗯,听着就很有面子。”

  李逊面脸通红,尴尬说道:“不可这么说,父皇册太子哪是我们能议论的?”

  “明摆着的事,说几句怎么了?大哥不用这么谨慎,父皇是咱们亲爹嘛,不会重罚儿子。”

  “……不妥,不妥,师傅说先君后父,皇子犯错按律与庶民同罪。”

  “大哥慢慢同母妃说,我先出宫了。”

  李湛没耐心听李逊念经,拱手向德妃行礼,“母妃尽管放心,儿子不会牵连大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