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一蠢再蠢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32 2020.09.10 12:00

  温浪剑指李湛,今日的事绝不能泄漏半分。

  李湛搂紧吴枫的脖子,他不怕温浪的剑,担心悬崖山风太强,吴枫抓不住绳索把自己甩出去:

  “小红,稳住,稳住。”

  吴枫差点没能抓住绳索,悄悄问了一句:“王爷,咱们还上去吗?”

  “你怕他?!温将军若真想死,早就随着他几个结义兄弟去了,大仇未报,心愿未了,温将军不舍得死!”

  李湛继续挑衅温浪。

  “一个大男人竟然询问两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该怎么做,你简直丢尽全天下男人的脸!”

  温浪双眸赤红,挥剑刺向吴枫。

  李湛丝毫不曾畏惧退缩:“爷说错了你早就没脸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不能人道。

  你女儿亲口说你做人了,前妻承认为你请遍专治男子隐疾的大夫,药方对你无用。

  药渣子据说让不少男子重现雄风,可尹夫人和离之前,独守空房多年,情定靖南侯后,才明白做女人的快乐。

  这是最新从靖南侯府传出来的消息,爷好心好意告诉你一声。”

  “住嘴!”温浪喘着粗气,“我不是不中用——”

  吴枫晦涩眼底闪过一抹委屈,说话的人是王爷,温浪的剑指着他作甚?

  温浪学会挑软柿子捏了?!

  自家王爷不过是同温浪在酒肆中碰见几次,顺便打听到温浪年轻时的事而已。

  难不成王爷突然发善心点醒温浪。

  “爷早就说过温将军落到今日人人喊打,妻离子散的境地不值得同情。你让爷明白,你的愚蠢没有下限,生生毁了你兄弟们的安排,自己活成了笑话,你快去死,省得继续拖累旁人。”

  “王爷!”

  吴枫担心极了,“您少说两句——他发疯的话,我拦他可不容易。”

  “小红太高看他了,他早就没了当初的剑心,只会用火凤唬人,再过几日,他连火凤都拿不起了,世上早已没了一剑破千军的白袍小将。”

  李湛一手按住吴枫的肩膀,借力爬了上去,站在悬崖边,手指夹住温浪的宝剑放到自己脖上:“就算爷站在他面前,他都不敢伤爷半分。”

  温浪瞳孔微缩,拿剑的手微微颤抖,有意抽回去。

  李湛瞥过扶额的温暖,这就觉得丢人了?

  你爹做过蠢事多得数不过来!

  温暖那句送人头还真说对了。

  无论是靖南侯,还是武王都在温浪身上尝到不少甜头。

  “何况爷只说一句话,他就得跪下!爷打他左脸,他把右脸送过来。”

  吴枫心说,以前王爷言语只是无意伤人,今日王爷故意刻薄对待温浪。

  温浪瑟瑟发抖,几乎拿不稳火凤宝剑。

  温暖好奇问道:“我想知道王爷哪句话能让父亲甘愿俯身受辱,他又被同一块石头坑了。”

  李湛同温暖目光交汇,彼此竟然心灵相同。

  李湛:打赌吗?

  温暖:赌!

  “安阳长公主有密信送京,恳求父皇派兵接她回京,父皇有意让靖南侯再出兵迎回公主,而且父皇有意彻查当年程将军叛国案,彻查奇袭惨败真相。”

  哐啷,宝剑落地。

  温浪声音颤抖:“真的吗?”

  “有武王牵制,靖南侯很难领精兵出征,靖南侯威望名声不显,在军中威望不足以抗衡武王,需要——”

  李湛瞟了温浪一眼。

  温浪挣扎片刻,开口道:“王爷要我做什么才肯支持靖南侯?”

  “温姑娘输了。”

  “也许他同靖南侯才是真爱。”

  温暖对李湛点点头,“武王弹劾王爷挪用银子的案子,我帮王爷解决。”

  “不过是个小案子难不倒爷,无需温姑娘帮忙。”

  李湛潇洒狂傲,在温暖面前,他就是想更狂更自信一点。

  温暖扯了扯嘴角,“一旦您没能洗清清白,陛下的损失可不小。”

  “以前父皇同武王打赌,十赌九输,爷出马必能让父皇稳赢,这几日爷做了些安排,诬陷爷的案子不日便可反转,父皇赢了武王,出使草原——爷也要去。”

  李湛严肃绝不超过半刻钟,色色的调侃:“中原美人都看腻歪了,听说草远上的姑娘狂野率直,胸大屁股大,爷亲自去看看吃着马奶长大的姑娘是不是如同传说——胸大杀人。”

  没救了!

  李湛也没救了!

  温暖挑眉,“您不亲自试试?”

  “嗯,爷只是看看。”

  温暖笑盈盈的目光看过来,李湛将吹嘘自己风流的话咽下:“其实爷不喜欢太大的——”

  忘尘羞得满脸通红,啐道:“你们都不是好人!”

  “她生气了,王爷不去哄哄?”温暖自在随意,“仔细她不搭理您,忘尘一颗芳心落在旁人身上,你再凭着王爷身份强抢,那不是风流而是下流。”

  忘尘跺脚转身就走。

  温暖催促鼓励李湛追上去,不仅看客们嗷嗷叫着刷屏,她也很感兴趣昏君同明妃的爱恋。

  “你看我作甚?”温暖很想把李湛的脑袋扭向忘尘那边,“今儿我同她第一次见面,我们不仅不熟,我心眼儿小点的话,说不得还同她有仇怨。”

  李湛此时眼里只有温暖的影子,他脚下生根,一步不动。

  温暖才是他福星,看尼姑会倒霉的。

  忘尘羞恼道:“为五两银子故意让贫尼难看,贫尼同他清清白白,你休要胡说。”

  “我出生就被送到乡下庄子上了,没见过父亲,也没见过母亲。”

  温暖抬手指着温浪:“他冒险帮你挑水,舍弃自身尊严也要保你平安,你能从他手中拿到银子,我没从他手上拿过一两银子,他闹出丑事,你可以撒手不管,我还得收拾他闯祸留下的乱摊子。”

  “可是你不用在水月庵长大,不用念经。”

  忘尘说道:“每年水月庵都有尼姑惨死,也有不少为保清白用腰带勒死自己,碰上以前父兄的政敌,连自毁容貌都保不住清白。”

  温暖笑:“应当感激叔祖母,我得好好孝顺她,为她养老送终。”

  “——我能保住你们姐妹,真相不是,不是你想得不堪,你娘疼温柔,我以为她能一碗水端平,也能疼你。”

  温浪低着脑袋干巴巴解释,“没有免死金牌,皇上也不会定我的罪。”

  

举报

作者感言

舞夜夭

舞夜夭

求推荐票,总算弄出了角色,宝宝们帮忙点一点。

2020-09-10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