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颤抖吧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意图联手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049 2020.08.27 12:00

  魏王脚步略显轻浮,毫无稳重之感,然他远去的背影多了一分潇洒以及半分的萧瑟。

  整个京城,唯有苏白,吴枫两人帮衬魏王。

  而他面对得人盘踞前朝多年的武王,可以随时吹枕头风的隆承帝宠妃德妃,何况德妃还是李湛的亲娘。

  “皇兄……”

  “朕总要给李湛一个机会,毕竟他是朕的儿子。”

  “臣并非阻止皇兄,只是有点意外魏王的表现,以前臣弟听信外面不实传言,魏王不愧是皇兄同德妃娘娘所生皇子,深藏不露,方才几句话更是让臣弟欢喜,恭喜皇兄得此佳儿,他足以帮皇兄分担朝政。”

  武王为隆承帝贺喜,颇为看好李湛。

  “他还差得远呢,皇弟可别夸他了,证明清白之前还记得去喝花酒……朕看他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什么底线坚持的,说得好听。”

  “不如,皇兄同臣弟打个赌如何?”

  “哦?”

  隆承帝笑得跟寺庙中的弥勒佛一般:

  “你看好李湛?他贪图军饷银子的证据可是你交给朕的。”

  “臣弟只是向陛下汇报证据,绝非针对魏王,相反臣弟私心是相信他的。”

  武王多了一分真诚,“魏王自证清白的话,证明他有实力有能力为皇兄分忧,臣弟旧伤一直反复,怕是无法承担统兵之责。”

  隆承帝眸子微闪,“皇弟怎能拿兵权作赌注?朕不许你胡闹。”

  谁拿兵权做赌注了?

  “李湛只有小聪明,让他统领悍将,朕怕京城都能让他翻了个天去,朕一直信任皇弟,无论有何风言风语,朕始终记得你是朕的亲兄弟。”

  隆承帝蒲扇一般的巴掌拍了拍武王,说道:“你看李湛可用,就把他留在你身边仔细调教就是了,也让他知晓皇弟的不易,省得他不知天高地厚,总说皇弟需要治病。”

  “皇兄,臣弟的意思……”

  武王吞了苍蝇似的:“臣弟已决定调靖南侯帮忙,魏王口才了得,胆子心细,倘若这次能查明真相,他是最佳出使草蛮的人选。”

  隆承帝眸子闪过一抹冷冽。

  德妃上前劝说:“武王说得极是,臣妾也没想到湛儿往日吊儿郎当,关键时候往往有急智,他身上有王爵,又是陛下的亲子,身份贵重,出使草蛮正适合。”

  “陛下……”

  德妃被隆承帝看得有点心慌。

  “你舍得李湛?”

  “臣妾当然舍不得湛儿,可为陛下分忧,为朝廷出力,臣妾只能放手,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好在臣妾还有逊儿。”

  德妃压下心底的恐惧,方才是她看错了吧,隆承帝怎会用冰冷的目光看自己?

  德妃低头再次压低声音:“不仅陛下想念她,臣妾从未忘记过安阳长公主,就让湛儿去把她接回来,了却陛下同臣妾的一桩心事。”

  “德妃贤惠才养出皇长子同魏王这对出色的儿子,臣恳请陛下封上德妃娘娘,以彰显她的德行。”

  王尚书跪下为德妃讨封。

  隆承帝嘴角含笑:“德妃是否进位,还要看魏王的表现是否让朕满意,皇弟所请,朕答应就是。”

  “靖南侯入武王麾下,听武王差遣。”

  “臣遵旨。”

  靖南侯领命,虽没抬头却能感到皇上的厚望,可他能达到分化武王的目的?

  或是他一直忠于隆承帝?

  倘若出使的人选换做李湛的话,温暖突然更有信心了一点。

  前世,皇长子出使草蛮不仅没完成任务,他自己也死在半路上,更惹出大乱,武王出面和谈才让草蛮退兵,让武王再添威名。

  据说母亲所说,那是她最接近回中原的一次机会,却毁在了皇长子鲁莽之下。

  自此,安阳长公主便绝了回去的念头,专心培养她了。

  武王怀疑自己无法解决李湛,换李湛出使草蛮,借草蛮除去李湛。

  他感到李湛的威胁,直接肉体毁灭。

  在武王打压下,魏王李湛反而活得比上辈子做太子时更自在。

  温暖唇边泛起一抹笑容,同昏君联手?

  很有意思呢。

  *******

  【摄政王,不,武王,我都不敢认了。】

  【说得你好像亲眼见过他似的,没有温暖,谁能看到武王也有这般心机。】

  【就是,方才他是想废了昏君,现在又说相信昏君,大人物都是变色龙,一会儿一套?】

  【他再有心机还能比昏君更可恶?昏君为了顺利继承皇位,让其母对武王的恳求,以情打动武王不同他争夺帝位,更是在装病三年,让武王对他放下戒心?】

  【笑话,他不装病,武王怎么可能只做摄政王?只凭着武王同孝慧皇太后幼年的情分?你是戏说古偶看多了吧。】

  【弱弱说一句,就看今日武王的心机,他不是为一个女人而放弃帝位的人。】

  【温暖知道详情,说说看嘛。】

  温暖刷起小钱钱的表情包。

  突然炸开不少高价值礼物,比别人更粗更鲜艳的字出现了。

  【说!】

  好简单扼要的土豪作风啊。

  必须屈服。

  「温暖:据我说知隆承帝突然病逝,当时李湛已是太子,其母为皇后,嫡子血脉不容置疑,文臣大多支持正统,武王当时篡位站不住大义,隆承帝同武王明争暗斗多年,始终无法除此大患,可他留给太子李湛三成的兵马。

  我不知道被李湛篡改的史书如何记载那段历史,在京城,武王若是行逼宫篡位,李湛有能力同他拼个鱼死网破,李湛固然得不了好,武王没信心全身而退,更不愿意承担篡位的罪名。在李湛示弱,主动放弃皇帝权柄,躲避后宫养病纵情玩乐时,武王觉得接受禅让帝位更可靠安全,不会留下骂名。

  其实武王若是果断一些,不在意虚名,他早就当上皇帝,许是没有隆承帝什么事了,你可以说他顾全大局,不忍京城大乱,给各地藩王亲王的机会。

  当然在我看来,武王就是想得太多。」

  【你直接说,武王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就是了,想做做皇帝,怕危险,怕名声不好,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甩掉马甲,我就是乾元帝死忠粉。】

  此人说完,一群摄政王死忠粉冒头围攻之。

  温暖笑眯眯收拢一波生命值,今日入宫收获太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