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我叫余则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7章 杀鬼子如弃草芥(感谢)

我叫余则成 蒋米 2183 2020.03.27 00:14

  第077章杀鬼子如弃草芥(感谢)

  武奎元左手拿枪,右手抓住枪柄,将枪托顶在自己的右肩上。这时,她感觉自己像一名大汉朝的武士!冷静!嗜血!所有的烦恼、疑问都烟消云散!好像在片刻之间将大脑中一些跟杀人无关的因素全部抛弃了。面对五个鬼子、面对五支步枪,她没有丝毫的害怕!她的身心中,只剩下杀人!杀这些日本鬼子!

  武奎元的眼睛迅速从照门里看出去,左手微调,将准星放入照门的正中央,准星的尖尖跟照门两端齐平,她固定自己的姿势,她再从准星的尖尖上瞄准着汽艇的驾驶员!她看到了那驾驶员的胸部,她略微打了一点提前量。她轻轻地扣动了扳机!

  “啪!”大八粒那略有些沉闷的枪声传了出来。

  一发子弹高速飞行,跟汽艇的挡风玻璃相撞。子弹轻易地穿过那玻璃,这时,子弹已经变形成了一朵梅花状,再射入那鬼子汽艇驾驶员的胸腔!

  梅花状的子弹在那驾驶员体内翻滚着,搅烂了里面的心肺……

  那驾驶员当场毙命!他一下子趴在了方向盘上,方向盘一歪,汽艇呼地冲向了对岸,搁在了岸边!

  汽艇上的四个鬼子有两个被甩上了岸,还有两个在汽艇上撞得头昏脑涨的。

  武奎元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端起枪,又从准星的尖尖上看到了那个在岸上艰难爬起来的鬼子,她迅速扣动了扳机!

  “啪!”这声音让武奎元听起来特别赏心悦目!

  子弹击中了那鬼子的胸部,他应声倒下!

  其他的鬼子以为武奎元还要拉枪栓,便纷纷去抓甩出去的枪。

  “啪!”又一发子弹射来!一个鬼子应声倒下。

  “啪啪!”连续两声枪响,那两个鬼子也中弹倒下。

  在这三四十米的距离上,武奎元其实可以不瞄准,凭借手感就可以击中敌人。

  武奎元将步枪架在肩上,然后拔出王中尉的手抢,溜入水中,朝对面游了过去。

  上岸之后,武奎元检查了五个鬼子的伤口!看到有个鬼子是右胸中弹,便上前一脚踩在那鬼子的脖子上。

  “咔嚓!”那鬼子的颈椎骨断了!

  武奎元脱下一套鬼子的军装穿上。然后收集起鬼子的子弹和手雷,放入汽艇内。她看到艇内还有两支三八式步枪,便推着汽艇下了运河,她随即跳上去,将汽艇开着向西跑去。

  武奎元用脚掌控着汽艇的方向盘,拿过大八粒,将刚才消耗的五发子弹补充进弹仓内。这枪虽好,但子弹太少了!

  前面飘扬着月事旗的汽艇一路畅通无阻!先过了青浦,随后又进入江苏地界。

  快到吴江时,汽艇没有汽油了。不过,武奎元也不敢开着汽艇过吴江。她将汽艇冲入一个港汊里,然后背着日本三八式步枪,端着大八粒,背着背囊,朝西边慢慢摸去。

  武奎元身上的负重超过五十斤!不过,她不打算扔掉鬼子的步枪。那是救命的玩意儿!哪怕走慢点没有关系!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渡口。武奎元钻进了芦苇丛中休息一会。她需要等待着天黑下来。

  --

  天黑下来之后,整个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自从鬼子占领了这一带,谁还敢在夜间走路?一来怕被别人抢;二怕鬼子将你当做抗日分子抓起来。

  武奎元顺利地越过了渡口附近的路。前面就是太湖,她沿着太湖的南岸向西走。

  五十斤重的东西,刚开始背着还无所谓,但走路走的精疲力竭之时,五十多斤压在身上,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

  可是,武奎元一样东西都舍不得丢!黄金?这玩意丢了多可惜?自己今后也不可能来这一带,藏在哪里,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呢?抗战胜利之后?

  枪支弹药,她更不舍得丢了!本来,有一支大八粒步枪就够了。可是,子弹不多了!还被那姓王的女人给弄坏了八粒。打鬼子用了五发。打远藤的轿车用了一发;打李涯用了一发。只剩下二十五发子弹了,其中还包括最珍贵的九发烧夷弹。

  两把托卡列夫TT-30手枪是二处标配手枪。一把是自己的;另一把是姓王的。

  还有就是八颗手雷以及一支三八式步枪和一百多发子弹!

  要是能找个听话的劳动力给自己背着就好了!

  走着、走着,听话的劳动力没有找到,但武奎元看到前面有一个小渔村。只有七八户人家。她将鬼子的领章、军帽摘下来塞在包里。

  武奎元来到一户人家门口,她轻轻地敲了敲用芦苇杆做的门。

  “谁呀?”房子里传来一个大娘的声音。

  “是我,大娘!”武奎元赶紧回答。要不然,半夜里谁敢开门。

  果然,那大娘听到一个女声,便将芦苇杆门打开。她朝武奎元上上下下看了几眼,看到这姑娘背着大包,手里还拿着枪,心里有些发寒,她颤声问道:“姑娘,你……这是……?”

  武奎元连忙说:“大娘,我是过路的,想在你这里借个宿!”

  那大娘朝武奎元身后看看,没有看到别人,心里稍安,说:“那行!不过,姑娘,我丑话说在前头。你明天天一亮就要离开。我们这小村子里从来不敢招惹拿枪的人。”

  武奎元点点头,说:“大娘,请放心!我就在你家里洗个澡,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离开。”

  武奎元还需要一点干粮。不过,她会用钱来买。

  大娘放武奎元进屋。

  武奎元首先在柴房里洗了个澡,将那几件湿了的衣服洗了洗,晾在这个封闭的院子里。然后回到柴房里睡觉。

  迷迷糊糊的,武奎元感觉外面有异常的响动。她立刻爬了起来。

  那大娘慌慌张张地跑来,说:“姑娘,你快走!湖匪来了!”

  武奎元侧着身子从小窗户里往外一看,十来个黑影正朝着小村子走来。她不敢擅自开枪,怕误伤好人,连忙问:“大娘,他们是坏人吗?”

  那大娘心急如焚!她白了武奎元一眼,说:“湖匪哪里有什么好人?你快跑吧!要不然你被抓了,我们一家子就完了!”

  武奎元听说湖匪是“坏人”,便抽出两把手枪,说:“大娘,你快躲起来!”

  这时,已经有湖匪开始踢门。

  武奎元走出去,来到门前。湖匪已经将芦苇杆大门踢开了,她双手举起了两把手枪……

  --

  【感谢书友“sjkI”打赏!】

  【感谢“旭日中华”“狂风虎”“心舞扬”等等书友的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