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寻根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初来燕京 二 燕京一中

寻根传 十一月的鲤鱼 2990 2017.09.13 22:49

  韩萧嘴角抽了抽,再次看向祖月钥。

  祖月钥此时也打量着这个所谓的“救命恩人”,祖青山哈哈一声大笑,道:“月钥和你是同级的同班同学,你才来燕京,不如就让她带你去学校看看?”

  祖月钥一愣,“爷爷,这不大合适吧?”祖凌云看了女儿一眼,“不合适?”声音低沉了些,一脸奇怪的看着一旁的妻子。

  祖月钥的母亲看了祖青山一眼,对祖月钥说:“乖女儿,你总不能让小韩自己去吧?他走丢了怎么办?”

  祖月钥一脸吃惊的看向自己的父母,内心深处暗自独白:“我是不是个假女儿?”韩萧开口道:“其实祖姐不用和我一起去的。”

  祖月钥脸上发黑,“我有你说的那么老吗?”

  韩萧一摸脑袋,“对了,才想起来,师傅还给我安排了一事儿。要不我干完那事儿再去学校?”说着,就想抽腿离开。

  祖青山看了祖月钥一眼,“月钥,你去送小韩。”

  祖月钥不情不愿的走到门口,其实也没有几步路,这里是酒店的后门,没有会客的地方。原本祖青山是打算开场大宴来为韩萧接风的,但却被周宇拒绝了。祖青山和周宇打过几次交道,也是个老人精,周宇拒绝的意思便自然可以理解。

  但是,他能理解,他儿子可以明白,可这孙女儿就没办法给她说明了。

  看着走远了的两人的背影,祖青山轻轻摇了摇头:“希望月钥还是别和这孩子闹出什么变扭才好啊。”

  韩萧快步跟上走在前面的祖月钥:“你那么急干嘛啊?”

  祖月钥白了韩萧一眼,道:“不想跟你一起走啊,诶,你这都跟不上我,还修行中人呢,啧啧…”

  祖月钥是不大相信这件事儿的。对于十三年前那场她仅仅在刚刚有所耳闻的“大事儿”,她一点儿都不打算相信。从小的教育告诉她:返老还童,这种事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个五岁大的小孩子,一巴掌拍飞她家一个保镖,开什么国际玩笑?一个个退役的特种兵以及几个顶级杀手,被一个小屁孩儿全部干翻,怕是这小毛孩子拿着枪什么的都做不到吧?与其相信十三年前这档子事儿,不如让她挑栋楼,跳下去穿越试试……

  她对韩萧很不待见。

  “喂,那个谁,你会不会骑自行车?”

  “不会”韩萧很诚实。

  “……”

  两个人坐在出租车上,气氛十分的尴尬。

  祖月钥是非常喜欢与人交流的,也十分善于和人沟通。但是可能是觉得韩萧是个江湖骗子的原因,她非常不愿意和他说话,在车厢里憋的很难受。

  韩萧也是闷久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和先前的出租车司机聊的自己极为尴尬。好容易下了车,碰上个老头子,又没办法说话。这下子和祖月钥在一块儿,却又紧张的发慌,一张脸憋的是通红无比。

  司机和他朋友在前排坐着,聊的是开怀至极……

  短短二十分钟的路程,在此时有如一个世纪般的漫长。韩萧憋着通红的脸,出神的看着祖月钥,祖月钥则咬牙切齿的看着韩萧。

  红灯亮了,车不得已停了下来。

  “你是不变态?”祖月钥终于忍不住了。

  “嗯(⊙_⊙)?”韩萧一脸狐疑的看向祖月钥,“变态?我有吗?”。

  祖月钥抬起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我怎么就和一骗子坐一车上呢?”

  “我有骗过你吗?”韩萧一脸惊讶地看着祖月钥,很认真的问道。

  祖月钥抬起头来,看了韩萧一眼:“确实,你不太像。”

  韩萧笑了笑,可接下来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你本身就是一骗子啊,肯定不像了,一模一样啊……”祖月钥喊道。

  司机回头,一脸诧异的看着韩萧。韩萧木着脑袋,一脸奇怪地看向祖月钥。

  “为什么?”

  祖月钥坐直了,看了看韩萧:“你说呢?明知故问……”

  韩萧正色道:“我自认从未说过一句谎话骗你。”表情十分认真。

  车停了下来,已经到了燕京一中的大门口。两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祖月钥付了车钱。

  燕京一中非常之大,单是教学楼等就有十多栋,每栋都高达近百米。一片大湖坐落在校园里,数百大大小小的莲池在其四面环绕。大片大片的树林和草丛,总面积达一百多万平方米。学生能去的地方,不过操场等地,其余地域不可自由活动。

  祖月钥领着韩萧,向着一座办公楼走去。

  进了电梯,按下了要去的层数。这下,祖月钥才开始正式的打量韩萧。

  “叮!”一声轻响,到了,两人走出电梯,向着校长室走去。

  祖月钥实在是怀疑韩萧,一则怀疑他的身份,二则怀疑他的能力。

  其实没有必要来校长室的吧?祖月钥心里想着,会不会这个韩萧背后是哪个庞大家族势力,而爷爷需要?

  祖月钥越想越复杂,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到了校长室的门口。韩萧连门也不敲,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祖月钥发现时已经晚了,这下子闹出事情了要!这个校长有个怪癖,每个人在进他门前时,都需要先敲门。

  因为这件事,好几个老师和学生都因此被开除。

  其实,就算有怪癖也不打紧的,祖家在教育界的影响力还是不小的。但,这个校长的背景确实是祖家没办法得罪的啊!

  祖月钥在此时此刻,把韩萧生吞活剥的心思都有了。脑袋乱成一团乱麻……

  “小师傅?!”

  一个充满喜悦的声音从门里传来,祖月钥险些跌倒在地上。这还是他们那个校长吗?

  走进大门,看到了令她下巴要掉到地上的一幕。

  校长此时像是见了上司似的看着韩萧,最关键的是,这个校长从不把他“上司”当做“上司”……

  韩萧苦笑着扶着这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男人,“言过其实了,还是你的悟性好罢了。”

  “不不不,多亏得韩师傅的指点啊。要不是韩师傅给我指了这条明路,怕是再有十年我也无法有今天这种成就啊!”

  祖月钥听得一愣一愣的,这说的都是哪一出啊?

  “还请韩师傅再为我指点一二啊”韩萧听的有些肉麻,一年多前,秦岭中有一批“特殊人类”,他们受命至此训练,无任何目的。

  韩萧是偷偷从师傅哪里溜出去的,无意中闯入他们的驻地。结果,可想而知,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新人类”,被韩萧一人一掌全部丢了沙包……他也因此,收了一大批“徒弟”。

  这个“新人类计划”,是当今世界共同开展的最高级别计划,目的暂时不详,就连参加该计划的“特殊人类”也未曾得知。

  而选择秦岭……

  韩萧渐渐回忆起一年前的细节,“那么,你怎么来这儿了呢?”

  “韩师傅,你要知道,我朱闻乐因为你的指点,这修为那是突飞猛进。这不,自己选择去哪儿的选择权不有嘛,就到这边来了,想着也许能碰见你……”朱闻乐说道。

  韩萧哈哈笑了两声:“现在是由你来当我的校长了。”

  朱闻乐连忙挥手:“韩师傅别开玩笑了……”

  朱闻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韩萧打断:“真的,你看你看,我还有学籍呢!”说着,韩萧拿出一个红皮的小本本来,很认真的递给了朱闻乐。朱闻乐接过红皮本子,看都没看就放在了办公桌上,“韩师傅的资料还用查的吗?这不是诚心说我这徒弟的不是吗?”

  韩萧摆了摆手,正想要说些什么。

  祖月钥轻轻咳嗽了几声,用手敲了敲校长办公室的大门。她的脑袋也总算转过弯来,理清了发生的一切。

  “朱校长,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祖月钥说出话来才发觉话说的不对,然而,已经迟了。

  朱闻乐看了祖月钥一眼,向韩萧问道:“韩师傅,您的意思是……”。说着用手指着祖月钥,似笑非笑地看着韩萧。

  “额,我们才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韩萧解释道。

  祖月钥俏脸愈发红润。

  “韩师傅,我明白的,懂您的意思。”朱闻乐一边说着,一边眨巴着眼睛:“您有事要忙,随时可以离开,我甚至可以调动飞机送您的。”朱闻乐说的真诚无比。

  祖月钥终于上前来,一把扯住韩萧的衣领,把他拖出了门外。

  朱闻乐跟着走了过去,一直走到了学校大门口,终是恋恋不舍的同韩萧告别。

  走进办公楼,朱闻乐忽地哈哈大笑起来,“多久没这样开心过了?从上次与韩师傅分别开始?”,朱闻乐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神色来,“怕是只有我才知道韩师傅来燕京了吧,这样也好,等韩师傅教我新招之后,在通知给他们。”朱闻乐越说越开心,笑声响彻整栋楼。

  楼下是有几名教务主任的,此刻都被朱闻乐的大笑吓了一跳。

  层层冷汗从背上滚落,打了一个冷战。

  

作者感言

十一月的鲤鱼

十一月的鲤鱼

故事这下就开展了,背景会一点一点的完善。谢谢看我书的朋友,希望你们助我宣传一下,有问题可以在评论区找我,以后每天一更到两更。

2017-09-13 22: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