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藏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二十七章 兵行险招

刀藏明月 泼墨书狂 4695 2021.11.25 18:48

  百里青云和百里子陌转身便走,只是百里青云却是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老尚书,今天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明日我们会再次拜访的。希望到时候老尚书您能作出一个皆大欢喜的决定。”说完百里青云不等其答话,便和百里子陌迈着大步径直离去了。

  看着这两父子扬长而去的背影,欧阳烈和欧阳岳川相互对视了一眼,尽皆轻轻叹息了一声。关天苍并没有阻拦百里子陌和百里青云离去的意思,本来对于这件事情,他就不方便过多插手,况且连欧阳烈都没有出言阻拦,他自然就更不能肆意妄为了。欧阳烈与欧阳岳川脸色不佳的离去了,其余人也尽皆散去。关天苍和欧阳云灵自然也没有久留,同样起身离开了这正堂。

  暂且按下其余人不谈,关天苍被欧阳云灵拉着一路来到了她的闺房之中。对于这里关天苍早已经是轻车熟路,所以倒也没有什么不自然。用欧阳云灵的话来讲,谁让他脸皮超厚呢。刚刚步入房间之中,未及欧阳云灵回身,她便感觉腰间一紧。很明显,她是被关天苍从后给抱住了。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温暖,欧阳云灵的娇躯先是一僵,随即就恢复了正常,她很是顺从的便靠在了关天苍的怀抱之中。“灵儿,我都快想死你了。”关天苍伏在欧阳云灵的耳边毫不避讳的笑道。而他这无比露骨的情话,也是让欧阳云灵的俏脸微微发热。不过,其红唇处勾起了一抹迷人的笑容,却是难以掩饰。“我也是。”欧阳云灵微微侧身,抬头笑望着关天苍。一双如秋水般的美眸弯成了一双迷人的月牙,也是毫不吝惜自己的言语。

  关天苍嘴角轻勾,揽着欧阳云灵那柔若无骨的腰肢,毫不客气的便坐在了她那柔软宽大且散发着丝丝幽香的床榻之上。而欧阳云灵更是面带微笑的直接坐在了关天苍的双腿之上。她甚至还轻轻扭动了两下挺翘的圆臀,找了个自认为最舒服的姿势。感受着她这细微的动作,关天苍眼眸微闪,他不得不承认,这天寿皇朝九大佳人个个都是尤物。感受着腿上那撩人的触感,几乎是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奶奶的,欧阳云灵果然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而他眼中的那一抹炽热并没有逃过欧阳云灵的双眸,后者掩嘴轻笑,微微挑了挑那柳叶弯眉,似笑非笑道:“怎么,这就难以忍受了吗?”“确实有点,那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妖精太会勾人了,任谁也招架不住啊!”关天苍轻抚着欧阳云灵那如绸般顺滑的青丝,无奈苦笑道。而看到他这个样子,欧阳云灵则是略显得意地挺了挺胸前那傲人的双峰,顿时又掀起了一阵波澜。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呢,你不过就是去参加个考核,怎么一去去了那么久?好像你的武功已经突破到君天境中期了吧?你这又是怎么做到的?”调戏过关天苍,欧阳云灵便把脸上笑容一收,正色问道。她确实是很想知道这些天关天苍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在短短半月不到的时间就让武功连着突破两级?这确实是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此时此刻,她心中满满的都是好奇。

  关天苍则是故作深沉的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随即他脸上露出了几抹戏谑之色。“那如果我说我遇到了一位得道高人,吃了他给的灵丹妙药,从而让武功突飞猛进,你信吗?”“信。”然而欧阳云灵却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个字。而她的回答也是让关天苍微微一愣,脸上也是不免闪过了一抹意外之色。因为他先前说的那话明显就是在开玩笑,其中的调侃之意,任谁都能听的明白。他可不认为冰雪聪明的欧阳云灵真的会信他这番鬼话。但是她偏偏却是极为肯定的说了信,这如何能不让关天苍为之意外呢?

  欧阳云灵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心思,嘴角轻勾,很是不以为然的摊手解释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的相信。毕竟如果连你都会欺骗我的话,那恐怕真的无法再相信其他人了。”欧阳云灵这话说的极其平淡,但却让关天苍心头为之一颤。他很清楚,欧阳云灵这话说的极有深意,而这话实实在在就是说给他听的。他搂抱住欧阳云灵的力度不禁又大了一分,低头吻在了欧阳云灵那吹弹可破的脸颊之上,浅笑道:“放心吧,我无论如何都不会骗你的。只要你还是我的心悦之人。”

  闻言欧阳云灵则是美眸一横,吃吃笑道:“那你还不如实招来。”关天苍自然知道欧阳云灵说的是什么意思。而他这次也确实没有再继续胡扯八道,当即便言简意赅的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当然对于他险死还生的事情,关天苍可没敢细谈,他实在是不想让欧阳云灵忧心。怀中这个既坚强又柔弱的女子,已经为他承受的太多太多。

  不过就算他尽可能略过了那些危险的事情,可欧阳云灵实在是太聪明,也太细心,依然是深深的体会到了那其中的凶险。她不禁又往关天苍的怀中缩了缩,抬起她那修长而纤细的玉臂,轻轻搂抱住了关天苍的脖颈。用那软软糯糯的声音低低的说道:“还好上天庇佑,你活着回来了。”关天苍抬手拍了拍欧阳云灵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放心吧,我福大命大,命硬的呢,死不了的。再说了还没把你娶过门呢,我可舍不得死。”“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欧阳云灵没好气的白了关天苍一眼,但其眼中那一抹笑意,却自始自终都没有散去。“正经的我你也不会爱的。”关天苍咧嘴一笑,笑容越发的无耻了。

  “行了,不说这些了,反正你这次是因祸得福了。不但如愿的成为了黑道四才子,而且还让自己的武功突飞猛进,已经算是一举数得了。那么接下来你还要做什么呢?”“这不是摆在眼前的吗?替大哥保住他这个唯一的孩子。”关天苍耸了耸肩,摊手说道。听他提起这件事情,欧阳云灵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她不禁无奈叹息道:“可是都僵持如此之久了,看百里家那个架势,这次似乎是真的不打算后退半步了。”

  “这很正常。”关天苍抿了抿自己的双唇淡淡的说道:“你试想一下,如果是你的女儿或者孙女,闹出了这种事情,你会后退吗?你会随意做出让步吗?”“不会。”欧阳云灵不加思索地当即说道。“那不就是了。”关天苍摊手道。“那我们到底要怎么办吗?”欧阳云灵有些苦恼的撅了撅嘴,同时不禁在关天苍的胸膛处蹭了两下。已经和她相处了许久的关天苍很清楚,每当她有这番举动之时,就表明此时此刻的欧阳云灵是既苦恼,又有些无助。

  关天苍微微一转眼珠,心中已经有所盘算。他微微低下头,伏在欧阳云灵耳边轻声说道:“这件事情如果真想解决,也只能豁出去了。至少在我看来,想用常规方法解决已然是不可能了。”“你的意思是?”闻言,欧阳云灵不禁心中一动,便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关天苍。后者则是伏在其耳边将其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一遍。而欧阳云灵听着表情则是变化莫测,令人琢磨不透。

  深夜,天门。如今夜色已然深沉,就算是天门之中,也已经没有了多少灯火。而此时此刻,一名身背巨大镰刀的青年正静静地立于黑暗之中。那黑夜所带来的阴影恰好遮盖住了他的面容,让人无法窥其分毫,唯有那一双如星的眼眸之中,偶尔会闪过点点精光。不知何时,两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这青年的面前,不过这两道人影的出现并没有让这青年感到惊慌,似乎这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你们速速前往京城,到了京城去找独孤豪放,他会帮助你们的。记住这一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相信你们也不想看到大哥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孩子胎死腹中吧?”“放心吧门主,我们二人定然不负你之所托。”黑暗之中,那两道人影微微躬身低低的应了一句。随后关天苍便在黑暗之中向这两道黑影摆了摆手,当即这两道身影便如鬼似魅般的消失于无形。“希望一切顺利吧!”关天苍微微回身,在心中默默的叹息了一句。说句实话,他这么做也是心中没底,可如今看来,除了这个办法,他也实在是束手无策了。

  而与此同时,另外一边。“也只能这样了。”数盏明亮的油灯之下,欧阳烈听完了欧阳云灵的讲述,不禁微微向她点头。“爷爷,你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吗?”欧阳云灵双手交叉,那葱白而纤细的十指搅在了一起,证明了此时此刻她的心并不平静。而欧阳烈看着欧阳云灵那搅在一起的双手,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慈祥和蔼的笑容。他微微倚靠在了木椅之上,端起一盏茶,饮了一口已经微凉的茶水。随即用他那饱含沧桑的声音说道:“这个方法虽然有点冒险,而且不管成功还是不成功所带来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可也正如他所言,现在这个方法是最可行的。放心吧,天苍他有分寸,你就让他放心去做吧。你要对自己的夫婿有信心。”

  前面的话都还好,可最后一句中的夫婿二字却是欧阳云灵霞飞双腮。她不禁低了低头,细若蚊声的说道:“爷爷,你胡说什么呢?我还没有嫁给他呢。”“那还不是早晚的事情啊!唉,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欧阳烈脸上的笑容越发浓厚了起来。虽然说,欧阳云灵在他这个爷爷面前不会那般冰冷、淡漠。可他也是少有机会见到欧阳云灵这娇羞的样子,他不禁在心中暗暗猜测,关天苍这小子身上究竟有何魅力,或者说,他究竟给自己这个宝贝孙女灌了多少甜言蜜语。不然他如何能让自己这个宝贝孙女如此呢?

  夜色如水,天气已然在不知不觉间慢慢的回暖。关天苍一觉醒来,感觉神清气爽,他正考虑着今天究竟要做些什么。天门之中却是又迎来了一位客人,“赵兄,难得你愿意贵步临贱地,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呢?”关天苍看着迎面走来的赵宏图不禁爽朗地笑道。赵宏图则是无奈的笑道:“关兄,你就不要再开我的玩笑了。我这哪里是贵步,你这哪里又是贱地。不过我今天确实是有事来找你,不知你这两天有空吗?”“怎么,莫非赵兄还想请我喝酒不成?恕在下直言,赵兄你的酒量,就只能和风起他们喝喝了。”关天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赵宏图说道,同时还狡黠的眨了眨他那双如星般明亮的眼眸。

  赵宏图并没有因为关天苍的话而有所恼怒,因为对方说的是事实。和关天苍一比,他、关风起、王辉海,还有邓元四,欧阳风华这些人的酒量确实是不够看的。不过他今天并不是来找关天苍喝酒的。想到这里,赵宏图不禁微微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尽可能平淡的对关天苍说道:“关兄真会开玩笑,不过可惜,在下要让关兄失望了。今天还真不是来请关兄你喝酒的,确切的来讲是楚倩想要见你一面。”“啊,嫂子要见我。”关天苍闻言先是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指了指自己。而赵宏图又是肯定的向他点了点头。

  而见他点头,关天苍的剑眉却是不禁微微一皱。江楚倩要见他,这真的是相当出乎关天苍的意料。说句实话,这么长时间以来,不管是他还是江楚倩都在刻意回避着对方。关天苍刚出狱那会儿,二人相互回避,为的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感。而如今再回避则是为了避嫌,江楚倩是个有夫之妇,这个无需多言,而如今关天苍也有了欧阳云灵这个名正言顺,货真价实的心悦之人,已经算是各有归属。为了避免遭人闲话,他们自然是更要小心翼翼地回避对方。

  而如今江楚倩偏偏要见他,并且让赵宏图来找他,这让关天苍不禁在心中暗自猜测。江楚倩究竟有什么事情要找他呢?因为他相信如果不是有什么无比重要的事情的话,江楚倩绝不可能主动找他的。让赵宏图带个话也就完了,根本不会这般兴师动众。可是江楚倩究竟又能有什么事找他呢?

  这不禁让他心中疑虑重生,不过关天苍口中还是轻轻说道:“好的,赵兄,这两天我都有时间。就今天下午吧,我会登门拜访的,希望赵兄给我备好茶点呐。”“放心吧,关兄,我会的。”赵宏图微微点头笑了笑,没有在天门久留,径直离去了。

  望着赵宏图的背影,关天苍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不知为何,他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些许不安与忐忑,这种感觉让他莫名的有些烦躁。只因为他清楚,他的直觉一直以来都不会出错。但也正因为他这直觉的高准确性,更能证明他此时心中的不安绝不是空穴来风。可越是如此,关天苍心中却越是没底,强大的危险不可怕,可怕的永远是未知的危险。如果不是要见他的人是江楚倩,关天苍都该考虑要不要赴约了。好在约他的人是江楚倩,至少关天苍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江楚倩对他绝对不会心怀恶意的。对于这一点,关天苍还是可以肯定的。虽然如今江楚倩在他心中的影子已然很淡很淡,所占用的位置自然也不可能和欧阳云灵相提并论。可他坚信江楚倩的品形,毕竟如果江楚倩也玩起心机的话,关天苍觉得这天下的所有女子都可以被称为心机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