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从荒野开始的万界遨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魏忠贤

  城外。

  林中木屋。

  虽已至日间最温暖的时候,木屋里依然点着火堆。

  魏忠贤坐在火堆前,随手往火堆里丢进去一块柴火,目光落在那火星迸溅的火堆里,整个人兀自出神。

  不知为何,此刻他不禁回忆自己的一生。

  即使是最传奇的人,生命之中依旧存在平淡,而即便是最平庸的人,一生中也总会有那么一段传奇,因此,每个人回首望向自己的一生时,总是有值得回忆的。

  魏忠贤自认可以算得上是传奇人物,与那些史书记载而留名千古的人物一样,将会被后世之人记住,不过他也明白,史书中的他定然不会是什么好的形象。

  如今阉党覆灭,天下人的呼声尽在文人之口,舆论为文士集团掌控,无论民间还是朝野,都一片欢欣鼓舞,洋溢着换了新朝一片鼎盛的气氛。

  且莫说当世,便是从前,世人也只知口口相传阉党奸佞残害忠良,东林党为民请命,却被阉党欺压迫害,如此论调屡见不鲜。

  然而事实如何,一群愚昧百姓知道什么。

  阉党与东林党之争,根源是什么?是利益,亘古以来,唯有利益是一切争端矛盾的源头。

  利益就像是一块香喷喷的骨头,阉党和东林党都是追逐这块骨头的豺狼,善恶难分,也不必去分辨,所谓政见、立场,都不过是遮掩抢夺利益的一层伪装,所以他不是好人,东林党也不是。

  不过那些终究已经成为了过往,已经与此刻的他无关。

  往事如烟过,再无回首时。

  如今他只需等待那掷出的色子最终将会显现出何种结果,便足以判断将来的命运,是就此惨死,还是归于平淡垂老而死。

  归根结底,他是一个赌徒,这种难以预料的不确定感让他有种莫名的期待。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惊呼,打乱了他的心境。

  “敌袭!!”

  怒吼之声从木屋之外炸响,只是一瞬,外面便嘈乱了起来。

  脚步声、刀锋出鞘声、弩箭激射声、惨叫声、身躯倒地闷响声,一经响起,便连成了一片。

  这突发变故让魏忠贤心里一突,起身凑到简单做成的木窗前,手掌从怀里掏出一把镶嵌着宝石的连鞘匕首,嗤的一声拔出鞘来,用以防备以及安慰他的心。

  砰!

  刚走到窗前,木屋外便被猛地撞击,眼前一黑的同时,一抹温热的液体穿过木窗缝隙飙射进来,淋了魏忠贤一脸。

  “呀!”

  魏忠贤尖叫一声,慌乱地后退,却一脚踩进了火焰灼热的火堆里,又是一声嚎叫,赶忙拔腿而出。

  踢掉了鞋子,魏忠贤这才来得及抬手抹了一把溅了一脸温热液体的脸,霎时间,白色的衣袖化为了一片血红。

  砰!

  正在这时,木屋的门被从外面一下撞开,却是一个刀手。

  “快逃!快——”

  话未说完,已戛然而止。

  一点寒光陡然从这刀手的喉咙下突出,鲜血凝聚于其上,随着刀手猛一抽搐,挥洒而出。

  刀手的尸体倒了下去,再无声息。

  魏忠贤僵在了原地,手里握着匕首,双目凸瞪地望向大开的木门,双腿却如同灌了铅般,一动难动!

  暖和的阳光从林间的繁密枝叶间投下,落在木屋的门口,映照着投下一道缓缓而来的人影。

  “是谁!是谁派你来的?”

  见到门外缓缓走来的人影,魏忠贤终于恢复了些许,手里握着匕首后撤一步,来到火堆后面,添增一份障碍。

  “是赵靖忠?知道这里的人就他一个,他还是想要我死吗?呵呵!”

  魏忠贤苦笑两声,有些无奈的凄凉。

  “想要魏公公死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数不胜数,但我与那些人皆是不同。”

  门外之人并未直接走进来,而是开口说道。

  “有何不同?”

  魏忠贤问了一句,但显然他对此并不在意,他用一种诱惑的语气对外面的人说道:“不管有什么不同,只要你放我一条活路,凡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让你拥有!”

  门外之人并未直接开口回应,而是轻声笑了起来。

  “呵呵!魏公公可还记得上一次你对人说这话的时候吗?那个人信了你这话,结果他现在如何呢?”

  高峰左手握着砍翻数人的绣春刀,右手里拿着一块随手扯下的布,缓缓地将刀身上沾染的鲜血擦拭干净。

  丢开破布,他边向前走去,边冷声道:“那人差点丢掉了性命!”

  下一刻,他已经来到木屋里,冰冷的视线望向魏忠贤。

  他右手中接过刀来,唰的一挥,嘴角勾起一抹冷意,道:“况且,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只有你死,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

  迈步向前,来到火堆前,高峰顿下脚步。

  “魏公公,刀已经擦净,该上路了!”

  话音落下,高峰脚下一蹬,整个人直接越过火堆,抬臂挥舞,向魏忠贤一刀砍出。

  杀意袭来,魏忠贤忍不住浑身一颤,双目圆瞪,立即尖叫着向后退去,同时下意识地握着匕首,向前胡乱挥舞起来,试图挡下高峰的绣春刀。

  叮!叮!

  两声利刃交击的清越声响起,高峰收回挥出的绣春刀,刀未染血,魏忠贤亦还未死。

  视线之下,只见绣春刀的刀锋上两个清晰豁口,高峰轻咦一声,目光移向撞在木屋墙壁上的魏忠贤,手中的匕首,只见匕首寒光凛凛,完好无缺。

  “不要杀我!我是魏忠贤!是九千岁!”

  魏忠贤满面惊慌,色厉内荏地尖叫,却颤颤发抖难以自制。

  “呵!看来我错了,魏公公身上还是有我想要的。”

  “有?有!你想要……呃!”

  嗤!

  高峰身形猛进,绣春刀突然刺出,从魏忠贤的左胸口刺入,当胸穿过,然后扎入他身后的木屋墙壁,再穿刺而过!

  上一刻还眼睛发亮,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的魏忠贤面露茫然,眨了眨眼睛,缓缓低头看向自己为刀锋穿刺的胸前,愕然了一瞬,又抬起头来望向面前的高峰,眼睛里充满了不解。

  ‘不是有你想要的吗?为什么?’

  “我有手,会自己拿。”

  似是读懂了魏忠贤的目光,高峰漠然说道,同时伸出松开刀柄的右手,随手接住了魏忠贤无力松开的匕首。

  手指在匕首锋芒上一触,顿时有血色破肤而出。

  “真乃利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