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祖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 请开始你的表演

祖义 非热 2291 2018.11.09 16:13

  陈义在父亲去世后,消失了三年。

  年初才回到老家,后来看网上招聘,便来了这个西南最大的家具厂。

  大家都不知道他这三年到底在哪儿去了?只知道陈义回来就把那些欠的债还了,还重新把老旧的房子翻修了一下。

  村里人都说义娃子出息了,挣到大钱了。

  可惜,陈初死得早了,不然也得跟着享福了!

  陈义对于这些左右邻居还是笑脸相迎的。

  但只有他摸摸身上那些狰狞的伤疤,他才明白这些钱,都是命换来的,而且有两次差点死了。

  兄弟们都死了。我一个人,得替他们活着,活着照顾他们的亲人,还有报仇。那些抚恤金和佣金大部分都给兄弟们的亲属了,翻修房子后也剩不了多少,但不至于饿着。

  吃老本的事,陈义可不干。这不,过了正月十五就出来打工了。

  一起来的还有陈义俩个发小,陈运,陈韬。

  友全家具厂有限公司招聘处,三人正在填招聘简历和合同。

  “义娃,你说这个家具厂得要我不?”一个身材矮小,满脸痘印有些猥琐的青年笑着问道。

  陈义撇了眼说话的青年,调笑道:“怎么不会要你运哥这个大人才呢?”

  “你运哥,长得帅,脑子又聪明,会说话,会处世。这么个人才要是这公司不要,那这个公司得损失好多?得招,得把你招了,不然你又得去祸害别的公司了!”

  “哈哈,惭愧,惭愧,我这个长得帅,脑子聪明隐藏得这么深都被你看出来了!”

  “唉!我也想低调啊!奈何,奈何,我就像那黑夜里的星星,田地里的金龟子一样耀眼。不想惹人注意都难啊!”

  陈运一脸奸笑,洋洋得意,眼睛都快笑没了。

  “哈哈!”

  “哈哈!”

  “运娃,你没听出义娃在嘲笑你?你还自夸,就你那颜值。”

  一个寸头的男子看了看陈运,摇了摇头,接着笑道,这是陈涛。

  “还长得帅?平常上街我都不敢和你走一起!”

  “为啥?”陈义挤了挤眼,故意问道。

  “因为我怕挨打啊!”

  “哈哈!”

  “哈哈!”陈义和寸头男子陈涛,异口同声,然后哈哈大笑。

  “你们?”陈运很气愤,但又无可奈何。这两兄弟,人比他高,长相也比他不止好了一丢丢。干活自然是比他这个20来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强得多。唉!

  “算了,算了,我晓得你们是嫉妒我!”陈运摇摇头,一脸笃定。

  “毕竟我这样有才华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啊!”

  “呕!”

  “呕!”

  “你那是才华?我看是不要脸差不多,你这样子,嫂子和哥哥知道吗?(陈运的辈分比陈义和陈涛矮了一辈,所以他俩在村里叫陈运的父母为哥哥嫂嫂。)”

  “唉!你不懂我,我不怪你!”陈运一脸正义,要不是他那眯着眼睛贱笑的样子,陈义两人差点就信了。

  “为何你如此优秀?”陈义问道。

  “要知道你初中都没毕业,我好歹也是上了一年半大学的。我都没有你如此优秀(厚颜无耻),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估计他啊,是天天和那些村里的老太婆妇女聊天学来的。”

  “不应该啊!”

  “我觉得村里的氛围还是挺好的,又没有泼皮无赖似的长辈,怎么会?”

  “喔,那应该是他天生的吧!”

  “什么?竟然是天生的?我去,这兄弟二十几年我今天才发现!不得了,不得了,看来我以后要多像他学习(避而远之)。”

  陈义和陈涛义一问一答。乐得都快趴在桌子上了。

  “够了,俩个无耻之徒,竟然合起伙来嘲笑我。”

  “不不不,我们是真的在像你学习。”

  三人一阵打闹。

  站在招聘海报前,仨人仔细打量。

  “你说,报什么工序好?”陈涛皱着眉道。

  这工序实在太多了:打底,打磨,喷漆,配送,物流,质检,库管,销售,扪皮等等。

  “那个工资要高点?”陈运问道,人太多了,陈运挤不进来,只好跟着两人后面。

  “嗯,就配送吧,估计是拉车或者是开车送沙发之类的,每天还有100块的补贴。”

  陈义提议道。

  “那好,那都选配送了。三个人在一起干活,有什么事也有个照映。”陈涛说着挤出人群,就坐在桌子前,趴着写了起来。

  三人写完资料,交给招聘员。招聘员要了三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和照片。

  十多分钟过后,三人拖着行李走出招聘处,手里多了个嫩黄色的卡片。

  “这就是厂牌?”陈运一脸嫌弃。

  你以为弄个硬纸片上面打上些字再贴上照片就是厂牌了,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信息时代啊!就不能学沿海城市那些工厂弄个卡什么的?

  “唉!还以为这个西南最大的家具厂能有多高大上,结果还不如沿海啊!就这么个厂牌就能看出很多东西。”

  “我说,鸡子(陈运)你就够了!”陈义撇了撇嘴。

  “沿海城市发展了多少年?西南地区又发展了多少年?经济差异肯定是有的,管理模式也不一样。能成西南最大家具龙头企业,也是相当了不起的了!肯定有它的过人之处。”

  “对头,我们是打工的,就不要挑三捡四的了。来都来了,总不能又回去。让村里人看了笑话。”

  “二十好几的人了,稳重一点!”陈义一脸叹息,拍了拍陈运的肩膀。

  “是啊!运娃,你啊,性格实在有些跳脱。”陈涛摇一摇头,拍拍陈运肩膀。

  两人不等一脸懵逼的陈运,向前走去。还要体检,还要找宿管分宿舍呢。

  陈运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看着逐渐变远两人,十分郁闷。

  “我做了什么?”

  “我是谁?”

  “我要到哪里去?”

  “嘿,你说我们俩个会不会把运娃给洗傻了(挤兑)?你看他都还在站在原地!”陈涛一脸坏笑,扭过头对着陈运指了指。

  陈义扭过头看了看,露出笑容:“怎么可能?我们不洗一下他,他龟儿子就不知道好歹。”

  “出来打工的,又不是演话剧,他有些浮夸和跳脱了。我们啊是在帮助他认清自己的现状。”

  “对对对,我们就是在帮他。”陈涛点点头。

  “不然他进了厂,以他那个性格不知道无形之中要得罪好多人!”

  “是兄弟,可不就是在他要犯错的时候提醒他吗?”

  “哈哈,看来我们以后还要多多洗刷一下他。”

  俩人越说越高兴。

  陈运看着两人对他指指点点,又说又笑,肺都要炸了。

  “俩个龟儿子,敢洗我的脑壳了?”

  “你们俩个龟儿子,给我等到。你们在说啥子?”陈运暴跳如雷,大喝一声,赶紧追上来。

  “靠,快跑!”

  “哈哈!”

  “追不上,追不上!”

  “略略略略略……”

  阳光下,三人的影子越拉越长,这都是青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