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抵达瓦岗堡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4071 2003.04.26 14:29

    

  从撒哈拉沙漠中的绿寺赶到西域江南国皇都瓦岗堡之时,我们风尘仆仆的一行四人都快成了乞丐,半个月的旅程几乎耗尽了我们所有的资金。

  越吃越省的我们在到达瓦岗堡时都已经吃素达三天之久了,对外虽打着素食主义者的幌子,对内却为了能吃上肉时常出现多年好友反目成仇的局面,这里自然指的就是我和守财奴袁茵之间的战争,在她丧失理智之前我们采取的是舌战,在她丧失理智之后,我采取的是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还退,敌盘我求和。

  这半个月以来我虽然渐渐熟悉了体内的剑玄之气的驭驾方法,不管是在任何时候,只要脑子一空下来不想事情的时候,我就用自己的思想控制着由气海产生的剑玄之气游走全身经脉,因为剑玄之气每在自己的身体内运转一周天,我就会舒服一点,所以我就有些不受控制的反复在体内运转剑玄之气,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体内的剑玄之气的势头也让我感觉在慢慢的增强。

  但小书对此却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我不断修练剑玄之气,虽然能让我的体内真气得到提高,但在提高的剑玄之气能量的同时,也会加快气海中剑珠的成熟,我剑玄之气进境越快,所谓一年后的剑珠之裂的时间就会跟着提前,如果我没有在剑珠之裂前领悟剑玄录内容的十分之二,那我必定会因此受珠裂而死。

  按照我现在所掌握的剑玄录内容,别说悟通十分之二,十分之一都没有可能,要想通过剑珠之裂而不死,连我自己都不相信,除非在此之前能从冯德手中弄到他那一部分剑玄录,但对此我的信心也不是很足,恐怕与他交手,十有八九是我掌握的剑玄录被他给弄走。

  这时修习剑玄之气一事对我来说,就存在着极大的矛盾,我又想通过剑玄之气变强,又害怕提前引发剑珠之裂?

  要对付老奸巨滑的冯德,我必须要变强,但变强对我来说又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但事到如今我已是避无可避,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到目前为止一路上我们还没有听到死之炉现世的传闻,这样看来,要么冯德暂时还没有找到启动死之炉的上古密咒要么他还不准备启动死之炉,他究竟想干什么?我不清楚,我清楚的是一定要从他手中夺回死之炉和他那半本剑玄录。

  对于小书那匆匆开启又匆匆关闭的记忆,我们的心中也不知是失落多还是欣慰多,失落的是他那强大的战斗力封闭了,欣慰的则是他还是我们的小书,我总有一种感觉如果他的记忆恢复了,他一定会离开我们回到属于他的世界去。

  按照师命悬所说,小书背心的隐藏字母S如果真是跟超级水术士孙幻水有关,那超梦和弃者帮为何又会把他视为关健人物,他脑中的记忆为什么又会被超梦封印呢?那一段被封印的记忆真会和神秘的失落之都有关吗?

  关于小书有太多太多的秘密,但我们却希望那些秘密最好不要揭开,这样的想法虽然很自私,但……却是我们的真实的想法。

  另一件事就是,我们虽然一直对袁茵隐瞒着她如果在十八岁之前不将她亲生父亲的血混入她的体内,她就会死去的真相,但好象她还是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她的父亲就在西域江南国的瓦岗堡,如果她的父亲见到她自然会认出她的,但会不会救她我就不敢报太多的希望了。”袁茵的母亲当时告诉我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竟有一种绝望的味道,那袁茵的父亲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当年袁茵的母亲又是为什么不顾一切的离开她的父亲跑到飓飚帝国做妓女呢?这一切迷团也许当我们遇上袁茵父亲时都可以揭开了,当然要在这有十五万人口之多的瓦岚堡找到袁茵的父亲谈何容易,但这却是势在必行,还有我知道袁茵对自己的父亲报有很多的幻想,我很怕与父亲见面后如果幻想破灭后给袁茵带来巨大的伤害,这个外表粗鲁的男人婆其实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

  ※※※

  “老大,你在想什么?”南宫北那愚蠢的声音又将我唤回了现实。

  干净古朴的茶楼当中有淡淡的檀香味道,我们四人坐在临街的窗前喝着那一个银币一壶的碧湖春,看着窗外这座同时拥有最古老与最新潮建筑群的皇都瓦岗堡。

  等等,穷得快疯了的我们怎么会有兴致来这种价钱不菲的地方喝茶?难道我们是疯了?

  现在窗外的雨现在虽然下得是小了些,但刚才那倾盘暴雨绝对可以让一个全身干爽的人在一秒种内变成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湿的落汤鸡。

  考虑到手头的钱越来越紧,我们当中绝对不能发生有人病倒这种巨耗钱的恶性事件,袁茵毅然带着我们冲进了这间茶楼,当在二楼坐定以后一看价钱,转身就想逃,但面对着窗内热情的小二和窗外冰冷的暴雨,我还是忍痛点了一壶最便宜的碧湖春。

  “老大,你选吧!”袁茵说这话的时候死命的捏着我的大腿,我能不痛吗?

  笑得象我亲儿子一样的小二亲切的道:“这一壶茶四个人喝怕不够吧?”

  我马上板起了脸指着袁茵骂了起来:“我都说不要来这种没水准的茶楼了,茶用喝的吗?他把我们当牛了,我们是来品茶的,用这喝字简直是污辱了茶字,这一壶茶足够撑死一头牛了,我们四人怎么个不够了。”

  “这位仁兄你说的是蜗牛吧?”身后另一张桌子的一个蒙着黑面纱的华服女子笑了起来。

  我没有跟她一般见识,一个劲的摇头,继续对小二说:“被你一个喝字搞得一点兴致都没有了。”

  “对不起,对不起!”那小二脸都涨红了。

  “知道错了吧……大哥既然这样的话你最少也得打个五折吧?”

  “……”

  小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大声喊道:“阿保送客!”

  “等一等,你们少狗眼看人低!”袁茵一声怒吼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那小二被吓呆了,茶楼中数十个客人都将目光聚焦在袁茵身上,等着她用钱来砸死那服务生。

  袁茵接着道:“我们自己走,不用你们送。”

  “……”

  “等一等,我请他们喝茶。”我们身后那黑面纱华服女子突然用甜美的声音道。

  那小二的眼睛立时亮了:“你们几个遇着贵人了。”看他那副卑微的神情就知道他一定是刚才从那黑面纱华服女子手中得到了不少小费。

  我把脸一沉:“大家素不相识,我们怎么能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好意呢?”

  “不妨,不妨,相识即是有缘,仁兄不必推辞。”那甜美的声音又从厚厚的黑面纱中钻了出来。

  我皱起眉头:“这样啊?真是太让我为难了,好吧,小二你就上最好的铁观音、外加红烧里脊、日本寿司、法国牛肉、啃德鸡……”

  “老大,你不要在这里丢人了,人家这里是茶楼,你再怎么饿也别在这给我折台,让别人以为我虐待你似的。”袁茵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仁兄要吃什么只管开口,小二这里没有的东西你去叫外卖就行了。”那黑面纱后面的声音却道。

  “小二一壶碧湖春,谢谢。”微笑着的小书掏出他全部的零用钱一个银币后,一切才得以平息。

  看到我们安静下来,那黑面纱也没有在出声自顾自的喝她的茶。

  “老大你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一直在傻笑?”南宫北伸出一根指头在我眼前晃了晃。

  “谁傻笑了,我在想……我在想外界都风传长城帝国的老三界之乱已经结束了……”

  “老大你的意思是超梦杀手组和弃者帮现在已经能空出手来了?”袁茵不安的接道。

  “不错,长城帝国的大将军孙悟霸在超梦四奴的帮助下击溃了天鹰骑士团,听说前去替天鹰骑士团助阵的弃者帮也因此损了五名堂主,不管谁胜谁负,超梦与弃者的确是能抽出空来料理我这个关健人物了。”小书淡淡的道。

  “傻瓜,管他天王老子,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谁也不能碰我们的小书。”袁茵忙道。

  “超梦和弃者虽说前段时间都急赴长城帝国参加老三界之乱,但超梦杀手组派出的只是超梦四奴,超梦六杀据说一个都没动,而弃者帮的帮主与右护法同时也按兵不动,如果小书真是这两大组织的关建人物按理来说应该没有可能他们一直到现在都按兵不动的。”我将目光从窗外的雨幕中收了回来。

  “这一点我也非常的奇怪,再这样下去我估计他们都已经将我忘了?”小书点了点头。

  “忘了最好。”袁茵轻道。

  “也许你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但我看也不象,你超级水术士的身份……”我摇头道。

  “可惜师命悬替我暂时恢复的记忆一闪就没了,不过我已经知道了在我脑海深处有一张脸,一张既陌生又熟悉,既疏远又亲切的脸,本来渐渐的清晰起来的,可现在又变得非常非常的模糊了。”小书笑道。

  “这么奇怪的脸?说不定就是那个什么超级大水术士孙幻水的脸。”袁茵道。

  “我……我不知道。”迷惘之色浮上了小书的眼睛。

  “老大,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前面坐的那十多个穿白衣服的人很怪?”南宫北突然压低嗓子道。

  我抬起了头,望向前方与我们一道临窗而坐穿着白衣的十多个男子:“有什么稀奇的,腰间携着武器,估计是什么帮派……”

  话说到了一半我却不得不停了下来。

  袁茵小声的道:“他们……他们都是瞎子!”

  那十七个白衣瞎子都携着兵器分别坐在临窗的两张桌前,他们或饮茶或听雨或趴在桌前小睡,就是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发出一点声响,看到无声无息的他们时,我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死寂的感觉。

  因为大雨的关系茶楼上的人并不算少,所以这本该清静的茶楼此刻却多了几分喧闹,但将目光投向这十七个瞎子之时,你却感觉到了一个无声的世界。

  仔细一看这十七个白衣瞎子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老大,他们身上的杀气好重。”小书望着窗外的渐渐要停下来的细雨道。

  “我也感觉到了,他们身上的气息令人很不舒服。”对气息非常敏感的袁茵抚住了自己的双肩。

  “他们好象在等待着什么的样子?”我放下了端在手中的茶杯。

  “咦,不对呀?”袁茵面色一变。

  “没有什么不对,他们把自己身上的杀气强形藏了起来。”小书道。

  “看来他们等待的对象要出现了。”

  窗外的雨终于停了,大雨过后的天空竟绽放出一缕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