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相聚一刻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519 2003.09.07 21:48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齐琳和花火都不告而别了!于是我只有与二号俩个人再次踏上了前往死幻之城的旅途。

  “死幻之森已经成为了超级猎杀计划的屠宰场,你千万别去!”随着离死幻之城越近,洗仁鲜的警告就变得越清晰。

  虽然到目前为止,死幻之森中还可以说是风平浪静,但这异样的平静却让我感到强烈的不安。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正午,也就是进入死幻之森五天后,我和二号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死幻之城遗迹,这个在森林深处残破不堪的古城废墟繁华得超乎我的想像,身着各国服饰的人们穿梭在城中,或相互交易,或相互交换迅息。

  “离失落之门开启之日还有六天,这小小的死幻之城就聚集了两百人之多了,再过几天恐怕这里的局面就会完全失控了。”二号抱着剑沉声道。

  “能进入死幻之城的都不会是泛泛之辈,这数百个高手看来要在死幻之城上演好戏了。”我点头道。

  “别要忘了你也是这个危险游戏的参加者,在“失落之都特殊试练”开始前,你要小心保住自己的性命,为了增加自己的成功率,有些高手恐怕已经在这死幻之城中展开了屠杀竞争者的行动。”

  “彼此彼此,无论是谁,只要进入这个地方,都会有被杀的危险……咦……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正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街道的前方人群开始聚集。

  “我们还是少管闲事比较好……”二号话音末落,我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间发了出来。

  “王八蛋,你凭什么偷袭他!”是袁茵的声音!

  我和二号急忙冲入人群中,发现袁茵正对着两个身着黑色紧身皮装的金发男女怒斥,而袁茵的脚下正躺着嘴角泌出鲜血,显然已经被重伤的****!

  没有任何表情的金发紫眸美女看着自己修长的双手:“明明是他自己撞到我手上来的,受了伤是他自己活该。”

  “你说谎,我亲眼看见你偷袭他的!”袁茵咬着牙道。

  “既然你什么都看见了,你为什么不通知他啊?还让他白白受伤?”

  “你的动作这么快,我……”

  “哥,她明显是在找我们的碴,看来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会小瞧我们长城帝国的人啦!”金发紫眸美人回头对她身后那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但要比她高上一个头的男子道。

  那男子木然地点了点头。

  “说吧!你最喜欢自己的四肢中哪一肢?给出我答案后,我会削掉你的其它三肢。”金发紫眸美人淡淡地道。

  “妈的,你吓唬谁?你这个贱人!”袁茵指着她咆哮道。

  “既然你这么喜欢逞口舌之利,我就先扯断你的舌头……”金发紫眸美人话音末落,抱着剑的二号已经抢先站在了袁茵身前冷冷地道:“想动她,你得先杀了我。”

  “要想充英雄救美人,也得有些真材实料,像你这种垃圾,我一根手指就可以把你削成人棍!”金发紫眸美人一面说着一面自身体中散发出强大的杀气。

  我暗叫不妙,轻易就能将神秘莫测的****重创的人武技一定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更保况这个金发紫眸美人的身后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男子。

  “二号,你让开,你的伤还没有痊愈,我一个人可以收拾这个贱人的。”袁茵也开始聚集魔念力准备咏唱魔法。

  “本来还想留你一命,你自己找死怨不得谁!”金发紫眸美人缓缓地伸出了右手,她那五根纤细修长的手指此刻突然带着杀气暴长一倍!这是身体异变战斗术!想不到传说中可以随意改变自己身体组织的战斗术竟然出现在这个神秘的金发紫眸美人身上,这种战斗方式与变身还是有区别的,变身是整个人与精神状态都发生完全的转变,而身体异变术则是通过“细胞重组”随意更改自己身体的部件的形状,一般来说,这种战斗方式,是属于终级暗杀系。

  “二号,你让开!”我咬着牙抢到了二号身前,我很清楚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右手向前一探:“出来吧!青魔!”一道青光立即从我手中绽放而出,青魔剑被****在了手中。

  “气魔剑?垃圾们!你们一起死吧!”金发紫眸美人扬起了异化的右手,四周围观的人开始飞快地自行向后退去。

  我心中很清楚,就算我们三人联手,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但我们此刻已无路可退!

  “她可是西门断天的女儿噢!你们“紫兽金妖”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她,说不定会连累到长城帝国皇室。”一个笑眯眯戴着金边眼镜身材瘦高的黑发少年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他们竟是传说中的长城帝国最强刺客“紫兽金妖”!这一对孪生兄妹看来此次是代表长城帝国而来,他们二人出生于刺客世家慕荣一族,世世代代为长城帝国皇室孝力,在战乱年代,创造过无法次敌国将领首级不翼而飞的刺杀战绩,现在虽然进入了冷战时期,但慕荣一族在长城帝国的地位仍然非常的高,尤其是慕荣一族新一代的这一对孪生兄妹以惊人的战斗力让长城帝国皇室刮目相看,他们更被天下第一迅息组织“八卦楼”喻为长城帝国的超级秘密武器!

  而且照目前的情况看来,长城帝国对此次的失落之都开启一事非常的重视,因为这一对刺客兄妹在“老三界之乱”时都没有派出,此刻却现身死幻之城。

  “紫兽”慕荣森与“金妖”慕荣淼二人虽然极少在世间露面,但名声却已经在世间远播。

  金发紫眸美人慕荣淼听到黑发少年的警告后面色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西门断天又怎样?”

  “其实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杀了西门断天女儿的后果,特别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文质文彬彬的黑发少年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你说她是西门断天的女儿她就是吗?你只是为了救她而说谎吧?”慕荣淼话语中已经多了几分犹豫。

  “难道你没发现,她身前的蓝发男子是西域江南皇家灭绝剑士团中的二号吗?”黑发少年笑道。

  “既然是西域江南的灭绝成员,那身上就一定纹着“灭绝”二字,你把衣服脱下来。”慕荣淼转身对二号厉声道。

  “要脱你这个贱人自己脱,妈的,你太欺负人了!”袁茵一面吼着一面高高跃起向地面的慕荣淼放出一个巨大的蓝色火球。

  面无表情的慕荣淼一动不动地站着,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当呼啸而来的巨大的蓝色火球飞到她身前时,她才用手轻轻一拔,那蓝色的火球立即被拔得飞向了空际,此时的我趁势飞射到她身前,用手中的青魔闪电一般向她心脏刺去!

  一只手突然硬生生地抓住了青魔,看似文弱的黑发少年竟然空手抓住了我锐利无比的青魔剑锋?他微笑道:“大家最好先冷静一下,在局面还没有弄得不可收拾之前。”

  “我们先走吧!”一直沉默不语的“紫兽”慕荣森终于开口了。

  “可是……”

  “我们先走吧!西门断天的仇人并不少,她以后也许会突然死在某人手中。”慕荣森意味深长地道。

  “我懂了。”金发紫眸美人点了点头,转身跟着那男子就走。

  “慢着,贱人,打伤了我的人,你就想一走了之?你给我回来。”袁茵却不依不饶地喊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难道没有想过,因为自己的冲动随时会把同伴置身于危险之中吗?”黑发少年挡在了袁茵的身前。

  袁茵闻言顿时愣住了:“我……”

  “以后,你在发飙之前,最好先想想会不会连累同伴再做出相应的行动,这样才有资格拥有同伴。”黑发少年温柔地道。

  “紫兽金妖”慕荣兄妹转眼就消失在了人潮之中,袁茵望着他们消失的地方轻道:“你说得很对,我太不会为同伴着想了,谢谢你的提醒。”

  “没有啦,我只是喜欢多管闲事而已。”黑发少年微笑道。

  “对了,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我们以前的一个同伴。”袁茵突然道。

  “是吗?希望有机会我能见见你的那个同伴。”

  “一定会的。”我肯定地道。

  “我相信,不过现在我得走了,我叫志,有机会再见。”志微笑也飞快地消失在了人群中。

  “飞鸟巢”是我们入住的旅店,其实这间旅店也是这死幻之城中唯一的旅店,由号称要钱不要命的商人组织“鸟死会”在这遗迹中,利用唯一一幢比较完整的古堡改建而成,虽然是改建,但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不但内部装修豪华,外部也统统采用特殊材料,能很好地抵御野兽的攻击。

  在目前这种特殊时期,想入住死幻之城中的“飞鸟巢”可以说是难如登天,幸好袁茵有一个与“鸟死会”有密切来往的外公白龙,白龙在我们出发之前就已经替我们订好了两个贵宾房,所以我们不必像目前死幻之城中百分之九十的人一样露宿荒野。

  ****虽然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所幸都是外伤,没有伤及到内脏,以他的体能估计静养几天,便可以恢复。

  进入这“飞鸟巢”我们才发现,目前入住这旅店中的人都是大有来头,不是各国政要,就是巨贾富豪,当然少不了一些不以真面目示人的神秘人士,不过却没有看到几个传说中的超级高手?

  我们入住“飞鸟巢”的第二天傍晚,突然听到楼下大厅处传来吵嚷之声,一般来说,都是因为无法入住的客人抱怨,不过这次愤怒的客人是我们的熟人了。

  “不行,我不走。”绿莹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身着蓝色制服的接待员脸上带着职业的陪笑:“真是非常抱歉,我们已经没有房间了,您还是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吧!”

  “拜托你不要睁眼说瞎话好不好!这个鬼地方除了“飞鸟巢”哪还有别的地方?让我露宿荒野用抱歉两个字就能解决了吗?”

  “真是抱歉,我们实在爱莫能助,真的是没有房间了。”

  与我一道躲在一旁偷看的袁茵不禁乐了:“这个黑心医生也有今天。”

  “小茵,她也算救过我们,不如你委屈……”

  “不行,绝对不行,和那个爱财如命的女人住在一个房间,我会无法呼吸的。”袁茵咬着牙小声地道。

  在大厅中左顾右盼的绿莹突然指着一个一袭黑衣戴着鬼面具的短发男子道:“没有房间?我才不信你们的鬼话,为什么他一个人就可以拿两个房间的钥匙?”

  “这位尊贵的客人是很早以前就订好了两间房的,至于那两间房具体有几个人入住,我们不能过问。”接待员陪笑道。

  “你们不能过问,我自己问就好了。”绿莹不屑地道:“那边那位戴鬼面具的帅哥,麻烦你过来一下。”

  “我吗?”黑衣鬼面男子迟疑了一下,然后指自己用沙哑的声音道:“我吗?”

  “请您不要骚扰我们尊贵的客人。”接待员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他尊贵难道我就下贱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本姑娘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绿莹蹙起了秀眉。

  “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位小姐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没关系,我和这位小姐聊几句,她是我的朋友。”黑衣鬼面男子缓缓地向绿莹走了过去,我的心突然提了起来。

  “你看,你们尊贵的客人都说他是我的朋友,识趣的话,你还不闭嘴!”绿莹面有得色。

  “既然是尊贵客人的朋友,那我就不说什么了,尊贵的客人,您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随时开口。”微笑着的招待员退到了一边,从这招待员的神情中可以看出这黑衣鬼面男子的身份显然贵客中的贵客。

  “小姐有什么事吗?”这黑衣鬼面男子沙哑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伪装出来的,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极度危险的人。

  “你有两间房对不对?”绿莹笑得很甜,就像眼前有一大堆钱。

  “是的。”

  “那能不能请问一下,有几个人住?”

  “目前就是我一个人,我的朋友……”

  “行了,帅哥,就这么说定了!”绿莹不由分说拍了拍黑衣鬼面男子的肩膀:“既然你的朋友现在还没到,就借我住几个晚上好吗?”

  “这个……”

  “你不会忍心让我一个还没有男朋友的美女露宿荒野吧?人家常说予人方便自己方便。”绿莹的话语中带着暧mei的味道。

  “看不出个贪财的女人还有勾引男人的潜质。”袁茵轻道。

  此刻的我却没有袁茵这份轻松的心情,我在担心着绿莹,这个黑衣鬼面男子身上似乎带着极度危险的气息!邪牙,他是邪都的第十一主人邪牙!不行,我得阻止绿莹靠近他。

  “帅哥,答应人家啦!我会报答你的。”

  黑衣鬼面男子沉默了半响,终于点了点头:“好吧!”

  “不行!”情急之下,我大叫着冲到了楼下,一把将绿莹从黑衣鬼面男子身边拉开。

  “拜托你的手别这么用力好不好?原来你们已经先住进来了!刚才不会是一直在旁边看我热闹吧?”绿莹挣脱了我的手。

  “请问,刚才你说不行是什么意思?”黑衣鬼面男子目光闪烁。

  “没有什么意思,你的房间她不住了,多谢你的好意。”我沉住气一字一句地道。

  “你们还有房间?干嘛不早说,害我在这求了半天的人。”

  “我们没有房间,我才不要和这个黑心财迷一起睡同一间房。”袁茵急了。

  “小茵不要说话!”我吼道:“你先不要出声,后面的事我会向你解释的。”

  “和男人婆睡一间房,我看还是算了吧?和这种半男半女的家伙睡在一起,会影响睡眠质量的。”绿莹摇头道。

  “到底要不要我的房间。”黑衣鬼面男子盯着自己手中的钥匙。

  “当然要。”“当然不要!”我和绿莹异口同声地道。

  “周宁,你在捣什么乱?”绿莹迷惑不解地看着我。

  “绿莹,你要相信我,这位朋友,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阻止她接近你,你请走吧!”我又拉住了绿莹。

  “我什么都不清楚。”黑衣鬼面男子淡淡地道。

  “可是……”绿莹刚开口说话,却又被我打断了:“绿莹,你一定要相信我!”

  “好吧!就信你一回,这位帅哥,那就不麻烦你了,我老公他吃醋了。”绿莹指着我道。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有机会我们再见。”黑衣鬼面男子转身离去。

  袁茵却愤怒地道:“老大,刚才为什么不澄清你和这个老女人之间的关系!”

  “周宁,男人婆她怎么动不动就吃醋?你怎么管教她的,一点教养都没有?”绿莹懒懒地道。

  “绿莹,你可知道刚才你在接近一个多么危险的人?”我压低了声音。

  “危险?我怎么看不出来?”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是邪都的邪牙。”我缓缓地道。

  绿莹的脸顿时花容失色,过了好半响才咬着牙道:“拜托你……不要跟我提这个名字,太……太吓人了。”

  “你认识邪牙?”袁茵奇道。

  “认识算不上,只是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事情,不要说他了,男人婆,快领我到我的房间去吧!我有些累了。”

  “什么你的房间,那可是我的房间,你别乱说话。”

  “行了,行了,从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女人,难怪胸部这么小!”

  袁茵:“……”

  “你应该学学我,心胸宽广一些,不要斤斤计较,比如说,你欠我这么多钱,我也一直没有催你还钱啊!身为女人,也是要掌握和学习一些女人的美德,你虽然笨一点,但比普通人多花个几年的时间,还是可以伪装出一点女人的样子嘛!”

  “听你说的她好像不是女人一样。”我小声地对绿莹嘀咕道。

  袁茵:“……”

  绿莹的出现,让我们之间略为沉闷的气氛活跃了不少,不过付出的代价却是袁茵受到沉重的心灵打击。

  “****的伤口一看就知道是你们这些笨手笨脚的男人包扎的,这哪里是在包扎伤口,简直是要把他勒死,他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男人婆,你的脸干吗这么红?天气很热吗?唉,一堆男人中没有个女人,就是不行!”

  “男人婆,拜托你以后不要和我一起走出房间,弄得整个旅馆的人都知道了我和一个人妖在同居,这样对目前还是单身的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我也不想穿你的衣服,但我的衣服都洗了还没干,你以为我穿着你的衣服现在很好受吗?胸口紧崩崩的,胸部像被绳子勒住一样难受,我都快无法呼吸了,我真不敢想像你穿着这件衣服的时候……噢,对不起,我忘了你什么都没有,不会被勒住的;还有就是腰部似乎太宽了一点,空荡荡的一点都显示不出人家的曲线,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有骂你水桶腰的意思,你千万不要介意噢!”

  如果不是我肯牺牲自己给袁茵当出气筒,恐怕袁茵已经与绿莹决战死幻之城之巅了!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