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你不是我哥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9478 2003.09.08 20:39

    

  “玲玲,你……”看着玲玲一脸纯真的笑容,我不由得在心底打了个寒颤。

  “山藏,等一等,大叔,似乎有什么遗言想留下!”玲玲微笑着做了个暂停的手式。

  “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超梦四奴也是你让山藏杀的吗?”我用“红牙”的剑锋遥指着这个曾经同行的神秘金发少女。

  “人家是很有原则的人,我会经常告诫自己,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可以得意忘形,所以就算面对你们这些死人,有些问题人家还是不可以回答,做糊涂鬼说不定在死后能更快乐些!”玲玲笑盈盈地道。

  “小心能驶万年船,玲玲小姐真是个厉害的人啊!”躺在落叶上的齐琳挣扎着想爬起来,我急忙退到她身旁,一手持剑一手将她扶起。

  “齐琳小姐和大叔这个造型倒有几分情侣的架式,以这样的造型来告别人间,彼此都应该心慢意足了吧!山藏,送他们上路吧!”玲玲举起右手,对着我们做了个再见的手式。

  “我看要上路的是你和山藏吧?”愤怒的袁茵与黑衣鬼面男从林间冲了出来。

  “原来是人妖姐姐啊!干吗这么激动,难道你忘了,我们都是B组的人吗?现在人家可是在对付敌人啊!”玲玲故作委屈地道。

  “敌人?我看你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袁茵咬着牙道。

  “难道人妖姐姐不想离开失落之都了?大家都分在同一个组,所以我看最好还是不要伤了和气为妙。”玲玲意味深长地道。

  “伤了和气又怎么样?本小姐我现在还要伤人呢!”袁茵伸出右掌对准了玲玲,口中开始低声咏唱魔法口诀。

  “因为西门断天的血统,人妖姐姐的魔导能量一直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但目前的程度对山藏来说,还不会造成什么障碍,还有人妖姐姐不要忘了,伤害自己小组的同伴,会马上丧失游戏资格的。”

  “去******游戏规,本小姐才不管这一套!”

  “袁茵,你冷静一点。”黑衣鬼面男拍了拍袁茵肩头轻道:“你先和周宁走,这儿交给我来应付就好了!”

  “山藏,动手!”玲玲一声令下,山藏的身体化做一道黑色闪电向我与齐琳袭了过来。

  “****,保护老大和狐狸精!”袁茵急急吼声中,一身灰衣的****以悬浮的状态突然出现在黑色闪电之后,双掌一分,两记撕破空气的“真空波动手刀”旋转着从左右两边分别以惊人的速度斩向正朝我们疾进的山藏,我也一咬牙跃起,用手中的“红牙”迎击山藏身体幻做的黑色闪电。

  一时之间山藏受到了三面夹击,只听她一声冷笑,纤纤左手向前一抓,竟硬生生地握住了我的斩向的“红牙”,随之手腕一转,一股强得几乎要穿透身体的冲击力通过红牙将我震得向后横飞而去;与此同时,她右手轻轻向两边一拔,两记“真空波动手刀”立即被她激得飞向天空,无数的绿叶纷纷落下。

  “住手,如果还想要你主人性命的话。”刚才袭击山藏的****此刻又在玲玲身后现身,他的右手拟成刀状对准了玲玲背心。

  “不要忘了,你的行动就是人妖姐姐的行动,你若杀了我,她会丧失游戏资格马上沦为奴隶的。”玲玲竟没有一丝惊慌之色。

  “这个并不是在下需要顾虑的,我只是按袁茵她的心做出行动。”****微笑道。

  “真头痛啊!人妖姐姐是傻子,难道你也是傻子吗?你怎么还没发现,十个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玲玲摇着头笑了起来。

  “你******少唬人!本小姐不吃这一套。”袁茵指着玲玲怒道。

  “她没有唬人,她若动真格的,将自己百分之百释放的邪牙也未必能从她身上讨到好处。”黑衣鬼面男沉声道。

  “还是帅哥识相!”玲玲嫣然一笑。

  “彼此彼此,玲玲小姐也是一个识相的人,所以请看看在下手中的东西。”黑衣鬼面男子平摊的右掌上悬浮着一个急速旋转的黑色小光球。

  玲玲面色一变:“难怪刚才你一直在无声无息的,原来花时间用魔法制造出了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东西。”

  身体一直在淌血的邪牙眼中也闪过一丝惊惧之色:“这是“黑洞降临魔噬卵”!”

  “制造这个东西不但成功率极低,而且比较花时间,所幸刚才各位都没有注意到在下的行动,在下才能侥幸成功!如果诸位不想陪在下一起被黑洞吞噬的话,就请不要轻举妄动,在下也就不会将它“释放”出来,各位现在可都是在它的吞噬范围之内。”黑衣鬼面男子看着手中飞速旋转的黑色光球淡淡地道。

  “真是没办法,谁叫人家喜欢帅哥,既然帅哥叫人家别动,那人家和山藏就不动了,不过,事后帅哥你可要用身体来补偿人家噢!”玲玲娇嗔道。

  “这的确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你和山藏的体质都是属于“暗属性”,以往遇到暗黑系魔法时,都可以与那些暗黑魔法能量产生共鸣,彼此中合,那些暗黑魔法是伤不到你们的;但我这个特殊的吞噬黑洞魔法并不能伤人,只是有吸收吞噬的功能,你们与它彼此产生共鸣的话,那只有被加速吞噬的下场!”

  “这样的魔法的确是她们的克星,但我却是太辜了,如果没有受伤的话,这种魔法根本就奈何不了我。”邪牙叹道。

  “那玲玲小姐,现在可让周宁他们离开了吗?”黑衣鬼面男沉声道。

  “人家都说过了,天大地大,不如帅哥最大,帅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袁茵,你跟周宁他们先走,我在这儿跟他们玩一下。”黑衣鬼面男平静地道。

  “你……你不会死吧?”袁茵抢在我前面将齐琳背起,转身对黑衣鬼面男道。

  “傻丫头,干吗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快走吧!别在这里让我束手束脚的!”

  “我……我只是怕你会选择与他们同归于尽……”袁茵小声地道。

  “我真是服了你这个丫头,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你是周静吗?”我突然开口道。

  “周静?这个问题我以后再回答你吧!一定还有机会的。”黑衣鬼面男笑道。

  “老公,我看还是先走吧!目前这种状况,我们离开反而对他有利,要知道维持“黑洞降临魔噬卵”是很消耗魔能量。”在袁茵背上的齐琳轻道。

  我点了点头:“那我们先走一步,下次见面的时候,再向您说谢谢。”

  如果说夜晚的流星丛林充满浪漫,那白天的流星丛林则可以说是充满生机,令人遗憾的是这个美丽的地方此刻却已经成了死亡与阴谋充斥着的恐怖地带。

  “小茵,把狐狸精交给我吧?”我看背着齐琳与我一道疾驰的袁茵有些吃力的样子。

  “老大,我可以的,齐琳小姐已经是冯德先生的未婚妻了,你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人言可畏啊!”额头已经沁出不少汗珠的袁茵唏嘘不已。

  “你真的没问题吗?还是让我来背比较好吧!”我皱起眉头道。

  “我是没问题,就怕你自己有问题。”袁茵白了我一眼。

  “行了,别为我而伤了和气,老公,虽然我知道你想和我时时刻刻在一起的心情,但也顾及到男人婆的感受啊!可不能有了爱情就忘了友情,夺去我的初吻男人可不能这么没风度。”趴在袁茵背上的齐琳温柔地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急道。

  “老大……”袁茵的脸色立即变得十分不善:“狐狸精说的是真的吗?”

  “别听她胡说,你也知道她喜欢撒谎的。”我小心翼翼地道。

  “男人婆,我可以向天发誓,刚才我所说的句句属实,想起昨天晚上他的猴急相,人家就脸红。”齐琳娇涩地道。

  “她的脸红我是看不见,但是老大你的脸现在是红的。”被齐琳点醒的袁茵怒视着我。

  “我……我只是替狐狸精觉得可耻,我昨晚真的没对她干什么。”

  “讨厌,如果不是人家昨天拼命挣扎,失去的就不止初吻了,老公,求求你不要再四处宣扬了!”

  “究竟是谁在四处宣扬?”我又气又急地观察袁茵的脸色。

  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红的袁茵沉默了半响才咬着牙反击道:“其实,其实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老大人其实以前也交过很多女朋友,结果都是被他始乱终弃了,最……最后能待在他身边的人还是只有我一个,商岚妍的下场,你也看见了。”

  “真是可怜的家伙,跟了周宁这么多年,一直都被他当男人看待,这种事情你还有脸拿出来炫耀,天下女人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不过仔细一想,也不能怪男人婆你,估计你不把自己当女人也已经有很多年了吧?”

  “我才不是男人?你去死吧!”气急败坏的袁茵猛地将齐琳从自己背上甩向一棵巨树。

  我急忙在空中接住齐琳:“小茵,别和她斗嘴,吃亏的肯定是你。”

  “不错,狐狸精,那我们就用拳头来解决所有的恩怨!”

  “遇到事情只会用拳头来解决问题,还敢说你不是男人!我们女人从来都是动口不动手的。”

  “小茵,你要干什么?”

  “老大,不要拦着我,让我以我们女人的方式咬死这个贱人!”

  袁茵和齐琳聚在一起,简直成了一场恶梦,不过这恶梦却是属于我的,被她们折腾得遍体鳞伤的我终于制止了这一场闹局,当然,她们肯安静下来的主要原因,还是她们都累了!我们决定在林间深处休息片刻。

  “老公,你刚才问那个黑衣鬼面男子是否叫周静,是想确认什么?”齐琳轻声道。

  “确认他是否是我的老哥。”

  “你的老哥,就是玲玲形容的那个,短发、小眼睛、右额有新月型伤疤的帅哥吗?”

  “外形是比较吻合。”

  “但为什么要叫周静呢?好像女孩子的名字。”齐琳蹙眉道。

  “狐狸精,你不要妄想知道了,那可是属于老大和我的秘密。”一旁的袁茵突然得意起来了!

  “不就是名字,称得上什么秘密?”

  “这就不关你这种外人的事了,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

  在袁茵与齐琳的争执声中,永远的短发、笑起来会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右额的新月形伤痕,关于周静的一幕幕往事又袭上了我的心头,这个黑衣鬼面男真是那个我从来都不肯叫哥的人吗?

  “回来!你这臭小子快给我回来!”

  “不要!我才不要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野孩子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一个衣着单薄的男孩气冲冲从温暖的小屋夺门而出,跑进了冰天雪地的寒风中。

  “臭小子,有种的话,出去了就别滚回来。”父亲气急败坏地骂道。

  母亲则局促不安地望着那个一头棕色长发,又瘦又高的少年道:“小静这孩子不懂事,你……你千万不要和他计较。”

  又瘦又高的长发少年低着头没有出声。

  “小宁,你放心,这就是你的家,谁不愿意和你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我就让谁滚蛋!”父亲拍了拍少年的肩头。

  母亲则为难地快要哭出来了:“对不起,小静他太任性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少年终于抬起了头来,那是一张眉清目秀但异常削瘦的脸,他细长的双眼中露出坚定的神情:“妈,我虽然不是您亲生的,但我和小静都是爸的儿子,所以我一定会让他承认我这个哥哥的。”

  父亲和母亲欣慰地将双手握在了一起。

  在雪地中奔路的男孩却回过头大声地嚷道:“不要,我才不要,我就算到死那一天也不会承认你这个野孩子是我哥哥的。”

  我七岁那一年,父亲遥远的南方领回了一个比我大五岁的少年,那个全身瘦得似乎只剩下皮与骨头的少年竟然是老爸与前妻生下来的孩子,老爸的前妻在怀着他的时候,跟着一个花花公子私奔了,但据说很快又被花花公子甩了,结果是她没脸到北方来寻找一怒之下离开的南方的老爸,就自己带着悔恨的心情抚养着这个自称我哥哥的少年,直到今年她病逝后,老爸才从老朋友那儿得到消息,把少年接到了我的家。

  “老大,听说你哥很帅哦!”脸颊被冻得通红的短发小女孩圆睁着双眼,欣赏着已经快要完工的雪人。

  “小茵,你从哪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告诉我,是谁告诉你这种无聊的谣言!还有他哪里帅了?总之,我不会承认他是我哥的。”

  “老大,干吗这么生气?不过你再生气,我也不会向你出卖给我消息的人,因为我可是个讲义气的人哦。”小袁茵得意道。

  “那好,我再也不理你了!”

  “老大,是小北告诉我的。”讲义气的袁茵毫不犹豫地出卖了下在卖力堆雪人的小南宫北。

  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堆雪人累得满头大汗的小南宫北立即弹了起来指着前方:“我妈好像在叫我回家吃晚饭了,我马上就回来,你们要等我噢!”

  “死小北,现在是中午!哪来的晚饭?不许逃走!快给我回来!遇到事情,只会逃走的人永远也成不了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行了,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拜托你也一起来堆雪人吧!不是说好了,我们三个人要一起动手的吗?谁光说不练,我可要用刚练成功的魔法火球惩罚他了!”

  衣着单薄一直在雪地里瑟瑟发抖的我闻言扭头就跑。

  “老大,为什么要跑?”

  “混蛋,你没看见匆匆离家出走的我快要被冻死了吗?谁还敢去碰雪人!”

  几个火球伴随着袁茵的吼声呼啸而来:“周静,不许逃走!快给我回来!遇到事情,只会逃走的人永远也成不了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从小到大都非常懂事的我很快就向父母妥协了,在父母威胁要采取不给零花钱、减少玩耍时间、每门功课都要求及格等一系列高压措施之下,善解人意的我默许那个同父异母的野孩子与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我重重地推开了原本属于我的房间的门。

  赤着上身在缝补衣服的他惊慌失措地用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又不是女孩子,干吗遮遮掩掩的,我来找你有一件事。”我漫不经心地说着话,却突然发现他****的上身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这些伤痕却是千奇百怪,从烫伤到锐物的划伤,应有尽有。

  他急忙将上衣套到了身体上:“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这些可怕的东西。”

  “你……你的妈妈一直有打你吗?”

  他缓缓地摇了摇头:“也不是一直,生气的时侯就会。”

  “你真是个大傻瓜,要是我的话,我早就逃走了!”

  “不可以的。”

  “你一定是个胆小的孩子吧?”

  “如果我逃走的话,她会死掉的,一直以来都在酗酒的她,在我五岁那一年,就已经成了不能再工作的废人,我离开她的话,她会死掉的。”

  “既然你能养活自己,为什么还要来我的家里骗吃骗喝?”

  他低下了头:“因为这是她临死前的梦想,她希望我能拥有一个正常温暖的家,临死前打听到父亲消息的她,让我一定要做父亲和母亲的好儿子,弟弟的好哥哥,而我答应了她。”

  “要是我的话,我才不会答应老是打我的人的要求,算了,我可不管你的事,不过,你一定想和我搞好关系吧?”我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脸。

  “是的。”

  “那和我换个名字吧!和我换个名字,我就考虑和你好好相处。”

  “怎么换?”他果然如我所料一般的中计了。

  “我问过老爸了,他说我和你是绝对不能改名字的,因为“宁静”是为了纪念某人,但是我不想叫周静了,大家都说周静像是女孩子的名字,所以我们交换名字吧!你叫周静,我叫周宁怎么样?”

  虽然老爸极力反对,说什么弟弟怎么可以叫“宁”,而哥哥也不能叫“静”,这是颠倒了次序,所谓的“宁静”是先有宁才有静的。但最后老爸拗不过所谓的“哥哥”的意思,只有答应了我认为极为合理,他看来非常这个荒谬的事。

  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自然是不可能改善我和周静的关系,我虽然一直对他冷言冷语,但天长日久,对他的了解也算逐渐加深了。

  比如他一直留着长发是为了遮掩右额上那道永远无法消除的伤疤,据说那是有一次,她那个酒鬼老妈发狂,想用敲掉了一半的酒瓶杀死六岁的他而留下的,所以每次看到那道醒目的伤疤时,他就会想起过去那些血淋淋残忍与痛苦的回忆,他曾发誓永远不要让自己和别人看到这个右额上的伤疤。

  不过我并不太想去了解这个和我争抢无限的父母之爱与有限的吃喝玩乐资源的家伙,我觉得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总之他不是个讨厌的家伙,我也不会喜欢这个入侵者。

  我九岁那年,飓飙帝国的北方突然爆发了一场袭卷全国的超级瘟疫,而我的家乡星城则不幸沦陷为重点疫区!

  无药可医的瘟疫传染性异常的猛烈,为阻止瘟疫的蔓延,整个北方几乎都被完全隔离了,食物与药品的供给系统随之完全崩溃,疫区的灾民不但要与超级瘟疫抗争,还要与饥荒为伴,据说如果这场瘟疫发生在其他国家,其他国家肯定会被瘟疫完全击垮,但我们的国家不同,我们这具崇尚魔法的帝国,用魔法打造了隔离结界,将感染者与疑似感染者送进了独立的隔离结界村。

  而老爸与老妈作为疑似感染者就在这个时候被送进了魔法隔离结界村,我和周静也随之被居家隔离,当时飓飙帝国所谓的居家隔离,其实就是任其自生自灭,因为有太多这样的恐怖家庭出现,各种资源全面匮乏的情况下,政府只能将实行居家隔离的家庭的所有门窗设下魔法结界,让其中居家隔离成员自生自灭,半个月后,魔法结界自动解除,里面的人还能活着,那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十四岁的周静远远要比九岁的我镇定得多,他一面安抚受到惊骇的我,一面冷静地为隔离生活做出计划。

  他虽然很冷静,但家中那少得可怜的食物却叫人冷静不下来,别说支持两个人三十天,就算支撑一个人三十天都不太可能。

  被隔离的第十五天,十二月十五日。

  “周静,你怎么不吃啊?”我放下了手中咬了一半的面包。

  “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一个人吃就好了。”他的声音从房子的另一端传来。

  “可是你已经有三天没和我一起吃东西了?”

  “我都说了,我先吃过了,小孩子不要那么多事。”记忆中他很少用这样所谓的“长辈”语气跟我说话。

  “虽然……虽然每次你让我吃东西的时候,你的嘴边都沾满面包屑,但我觉得你是在骗……”

  “不许胡说八道,乖乖吃你的面包,现在老爸老妈不在家,你要听我的。”

  被隔离的第二十一天,十二月二十一日。

  “周静,这是家里最后半个面包了,我们分着吃吧!”我重重地敲击着他房间的门。

  “别吵了,我在睡觉呢!你自己先吃吧!”他的声音很虚弱。

  “可是这几天我连面包屑都没在你嘴边看到一粒,你不能不吃东西啊!”

  “谁说我没吃!”

  “可是家里能吃的东西就这些了,你快出来吃吧!”

  “我其实有吃,只是吃得很少罢了,你也知道,我一天到晚都在睡觉,睡觉的话就不会消耗体力,不消耗体力,也就不饿。”

  “出来吧!快点出啊!你会饿死的。”

  门突然打开了,黑暗中一张苍白削瘦的笑脸浮了出来,他右额上的新月形伤疤清晰可见。

  “你……你把长发剪了?”我惊讶地看他一头剪得乱七八糟的短发。

  “我真的不饿,别人说了,头发是会抢占身体所需要的养份,我的头发这么长,原来吃的食物百分之八十的养份一定是被头发抢占了,所以我现在就把头发给剪了,果然,我现在一点都不饿了。”笑起来双眼眯成一条缝的他温柔地道。

  泪水不受控制地从我眼中流了下来。

  “还有,我现在有在减肥哦!这个时代,不但女孩子要追求苗条的身材,男孩子瘦也是一种时尚!”他用瘦得可怕的右手轻抚着我的头:“但是男孩子可不流行流眼泪,你再哭下去,面包会变咸的。”

  “那我也要减肥,我也要剪头发。”泪流满面的我咬着牙道。

  “傻瓜,发型是因人而异的,其实我一直都认为短发是最适合自己的发型,所以这个发型我会保持一辈子的,绝不是一时冲动,我看你的发型很适合你,就不要改了,至于你减肥,那可不行……”

  那一瞬间,我想开口叫这个我曾称为野孩子的少年叫哥,但哭到哽咽的我一时之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被隔离的第二十四天,平安夜。

  “圣诞老人来了!”全身沾满黑色烟灰的他从烟囱里钻了回来。

  “你没事吧?”要知道现在被隔离的人擅自离开隔离地点的话,任何人都可以将他立即杀死,更何况他是出去寻找现在极为珍贵的食物。

  “我哪会有什么……事!就是被烟灰弄脏了一点。”他喘着气微笑道。

  “可是我们家的烟囱已经有好几年没用了,而且停用之前,也清扫过,你身上为什么会烟灰?”

  “这个……你就别管了!让你看一点好东西。”他从怀中掏出几个黑乎乎的面包:“虽然也沾上了烟灰,但是……很可口的。”

  饿得几乎是前胸贴后背的我从他手中接过了面包:“面包是怎么来的?”

  “一个好心人给的,傻小子……有力气说话,就快点吃东西吧!”

  “真的吗?”

  “我为什么要骗你……”

  我将面包掰开的瞬间,我几乎傻掉了,面包的外面虽然涂上了黑色的烟灰,但里面却是红的,是血渗到了面包里将它染红的。

  原来他已经被别人打得遍体鳞伤了,涂满黑色烟灰的地方都是流血的伤口,这是他拼了命偷回来的面包。

  终于支撑不住的他倒在了椅子上,他用笑起来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望着我:“对不起,面包真的被我弄脏了,但是你别哭啊!死去的妈妈希望我能拥有一个正常温暖的家庭,她让我做父亲母亲的好儿子,我做到了,可是弟弟的好哥哥,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到……,我真没用,那是死去妈妈的梦想啊!我现在快要去见她了,在这之前,你能帮我实现妈妈的梦想,叫我哥好吗……”

  “不要,我才不要叫你哥,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好哥哥,所以我们那个死去的妈妈的梦想,你就还没有实现,你现在也就没有死的权利!”紧紧攥住面包的我大声的吼道。

  瘟疫过去了,我们一家人也幸运地生存了下来,我和周静的关系亲密了很多,父母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我和袁茵以及南宫北他们谈起周静,总是左一口我哥,右一口我的老哥,但我从来没有在周静面前叫过他哥,因为我一直担心,当我叫他哥之后,他会死去!这种不祥的预感始终从九岁那个冬天起就一直都埋藏在我心中。

  老哥他学习魔法非常的有天份,父母将他视为他们的骄傲,就连不喜欢魔法的我,也非常崇拜老哥,如果说我的偶像是西门断天,那老哥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再把那个不会为自己以外任何人考虑的西门断在作为偶像了,但老哥却始终都是我心中的英雄,而老哥说了,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他心中的英雄,那我们就是两个英雄,两个HERO,简称H2!

  “好啊!原来你们在这里休息,我运气还真不错,我和花火一直在分头找你们。”冯德的声音突然将我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运气不错的人其实是我!”一个女子的声音紧接着冯德的话从空中传来。

  我们急忙抬头望去,一身红纱随风摆动的李虚焰站在我们前方的一棵巨树顶端扬声道:“想不到能同时撞到三个A组和一个B组的菜鸟,乖乖地把你们的号码牌交给我,我可以考虑留你们几条小命!”

  “你太高估自己了吧?虽然我们四个人中现在齐琳不能战斗,但我和周宁还有袁茵联手一搏,你这个超级火术士未必能讨到好处。”冯德冷笑道。

  “天真的孩子们,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把号码牌乖乖地交出来,就不会有性命之忧,如果敢反抗我的话,我一出手,就是停不来的,你们真的这么想死吗?”李虚焰厉声道。

  “蒙着脸的老太婆,废话怎么这么多!要打就打,不打就给本小姐滚蛋。”一直在和齐琳斗气的袁茵终于找到了发泄怨气的地方。

  “杀光你们,我总共也可以得到两分,那你们就统统去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