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黑衣鬼面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9050 2003.09.07 21:50

    

  “你就是一直在跟踪我们的人。”我咬着牙对那黑衣鬼面男道。

  那幽灵似的黑衣鬼面男子竟然点了点头:“不错,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们,火也是我放的!”

  “朋友,你的手段也太残忍了吧?不但把杀了他,还把他的头颅割下来,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志皱起了眉头。

  “他虽然是因为我而死,但他的头颅却不是我割下来的,他想使用“万虫肢解大法”与我同归于尽,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是他失败了!”黑衣鬼面男子将手一松,韦伯的头颅立即掉在地上,无数的虫子顿时从他的五官中钻出来吞噬着他的皮与肉甚至头发,只是一瞬间,那头颅就化作了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

  “朋友,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跟踪我们和杀死韦伯的目的。”志扶了扶眼镜架淡淡地道。

  “我跟踪你们当然是为了找到韦伯,至于找韦伯的原因也是和你们一样,向他要日夜过敏虫的解药。”黑衣鬼面男子沉声道。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拿到了日夜过敏虫的解药。”我眼睛一亮。

  “不错,现在日夜过敏虫的解药的确在我手中。”黑衣鬼面男子的左掌心出现了一个装着蓝色液体的微型水晶瓶。

  “给我。”我不顾一切地向前奔去。

  “不要过来,否则你永远都将得不到这解药。”黑衣鬼面男子的声音令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你有什么要求吗?”我很清楚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判,戴眼镜的,你想要解药吗?”黑衣鬼面男子将神秘莫测的目光投向了志。

  志微笑道:“非常想要。”

  “你很想救西门断天的女儿?”

  “非常想救。”

  “是吗?那你给我一个理由吧!千万别说谎。”黑衣鬼面男子缓缓地道。

  “如果我说谎了呢?”

  “那这瓶解药马上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可以不说吗?”志低下了头,将面孔埋进黑暗之中。

  “可以,你不说的话,就必须做一件事。”黑衣鬼面男子斩钉截铁地道。

  “什么事?”志的目光闪烁不定。

  “杀死我,如果你不杀死我,你就永远都无法得到解药。”

  “这个好办,我来就行了。”我扬声道。

  “不行,你绝对不行,如果你一对我出手,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后悔。”黑衣鬼面男子似乎在笑。

  “既然你这样说,那身受重伤的我只有舍命一搏了!”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的确是舍命一搏,因为如果你对我出了手,杀不了我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黑衣鬼面男子眼中凶光忽现。

  “转弯抹角弄了半天,其实你不过是想要我的命罢了,既然你喜欢的话,我就给你吧!”志柔声道。

  “我不喜欢主动攻击别人,但我却很乐意杀了主动攻击我的人。”黑衣鬼面男子的身上散发着骇人的杀气。

  身上白霜逐渐消失的志微笑道:“能告诉我,你杀我的目的吗?”

  “可以,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不久的将来,你会危及到我重要的人的安全。”黑衣鬼面男子竟然道。

  “不久的将来?只是为了自己的直觉去杀人,也太轻率了吧?”志淡道。

  “就算是轻率也好,我不能冒这个险,总之,我认为杀了你比较妥当。”

  “你观察我很久了?”

  “谈不上观察,只是把你的背景调查得很清楚罢了!”黑衣鬼面男子意味深长地道。

  “虽然现在我身受重伤,但要杀你,我也不是绝对没有胜算,这你可知道。”志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知道。”

  “那你能不能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即可以让我无法伤害你重最要的人,又不必让我们两败俱伤。”

  “其实方法也不是没有,我只是怕你不肯答应罢了。”黑衣鬼面男子的语气似乎有所松动。

  “只要你把日夜过敏虫的解药给我,万事好商量。”志诚肯地道。

  “好吧!你跟我来,如果谈得成的话,我马上就将解药给你,如果谈不成的话,你我之间就立刻分出生死。”黑衣鬼面男子转身向黑暗中走去。

  “你不要跟来。”志向我做了个等待的手式,就与黑衣鬼面男子一道消失在黑暗当中了。

  这……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志这个神秘少年为何这样在意袁茵的生死?他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

  而黑衣鬼面男子又是否真的是我猜测的邪牙?他是为了谁的安全而来杀死志?这一切都像是雾,而此刻的我就如陷身于浓浓的雾中一样,什么也看不清。

  不过,我唯一清楚的是我一定要救袁茵,天很快就要亮了,希望老天能保佑志顺利地从黑衣鬼面男子手中拿到解药,这本来是应该我去做的事情,而现在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去进行。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火海边,侧耳倾听黑暗中声音,除了风声,我什么也没有听到,没有二人的交谈声,也没有二人的打斗声。

  时间一点一滴的逝去,我抬头仰望着漆黑的天空,希望它永远不要放亮。

  “让你久等了!”拖着一身疲惫的志终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怎么样?”

  “我和他达成了协议,他已经把解药交给我了。”志微笑着将解药递向我。

  “是什么协议?”我用颤抖的手接住了解药。

  “这个……哈哈哈……你永远都猜不到的……”志忍不住笑了起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发觉情况有些不对劲。

  “他说了,这只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别人没有必要知道。”

  “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中了他的计,我将永远不能做一件事罢了,如果做了,我就会立刻死去,好了,我不多说了,你快拿着解药回死幻之城吧!现在离天亮只还有四个小时了,你走直线应该可以很轻松地赶回去。”志淡淡地道。

  “那你呢?”

  “不要管我,我现在的移动速度快不起来,不过天亮之后,我一定能回到死幻之城的,今夜这死幻之森中有死亡气息在弥漫,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一点要把袁茵救活!”志无力地道。

  “谢谢你,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将解药放入怀中,展开身形,飞跃向一棵参天大树。

  “路上要小心啊……”志的声音很快就被湮没在了黑暗当中。

  两个小时转眼间便逝去了,一直在大树间闪电飞纵的我不时摸着胸口的解药喃喃地道:“快了,小茵,我马上就回来了,你一定会没事的。”

  今夜的森林异常的平静,我并没有感觉到志所说的死亡气息,应该不会有事发生的!

  “咔咔!”正在树间奔行的我,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很快似乎整遍森林都响起了这诡异的声音?

  这声音我并不陌生,我曾在幽灵船上听到过?为什么我感觉到整片森林都发出这处诡异的声音?是错觉吗?一定是错觉,我太累了!

  但我很快就看到了骷髅!死幻之森中不知何时突然冒出了许多的骷髅兵!我在树上飞纵,树下都是正缓缓从泥土中爬出来的骷髅兵,白森森的骷髅在黝黑的森林中分外刺眼!

  死幻之森已经变成了超级猎杀计划的屠场!洗仁鲜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一颗心不断下沉的我却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我得先回到死幻之城再说。

  一路前行,一直都看到骷髅兵们迈着迅速的脚步移动,它们与我的方向是一致的,死幻之城。

  随着我逐渐逼近死幻之城,又在森林中听到了另一种声音,重重的喘息声,一股夹杂着死亡气息的腐臭在森林间弥漫。

  是丧尸,是很多尸体才刚开始腐烂的丧尸在森林间移动!我忍着想作呕的念头,向附近一棵高达数十米的参天老树窜去。

  窜到树顶的我终于可以在黑暗中看到死幻之城的灯火,虽然只是黑暗中一个渺小的红点,但毕竟已经遥遥在望了,不过此时站在树顶的我除了看到死幻之城的灯火外,月光下,我还看到了成千上万的的骷髅兵与丧尸迅速向死幻之城逼近,最前方,那些蚂蚁一般的骷髅兵与丧尸似乎已经涌入死幻之城了!

  “超级猎杀计划已经启动了!壮观吧?”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我转头望去,一个银眸美少年站在我身边的另一棵大树之巅,他是吸血族的洗冷谷!那个不死的怪物!

  “很壮观!”我一面说着一面暗叫不妙。

  “想不到能在这里遇上你,真是幸会呀!”银眸美少年洗冷谷笑道:“这次,我是负责来监督丧尸们的,不让他们偷懒。”

  “那你专心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我张开双臂向前方飞掠而去,但洗冷谷却在空中连翻几个筋斗拦在了我的前方。

  我被迫停在一棵树上:“你想干什么?”

  “我在想,你为什么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你在赶时间吗?”洗冷谷一副很好奇的模样。

  “不赶。”我当然不能对他说真话。

  “不赶就最好了,陪我聊聊天吧!”洗冷谷笑嘻嘻地道。

  “我没有兴趣和你聊天,让开!”心急如焚的我冷道。

  “没关系,你不想说话,就听我说好了,我一个人陪着这些不会说话的尸体们,闷都要闷死了。”

  “这与我无关!”我向左一闪,想避开他继续前进,他的动作比我要快上很多,后发先制再次拦住了我的去路!无论我怎么移动,他都始终挡在我的前方。

  又气又急的我怒吼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聊天。”他仍然笑嘻嘻地道。

  “改天再和你聊好吗?”我心系着袁茵的安危,天马上就要亮了,而且现在死幻之城中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袁茵会不会有危险,我简直不敢想下去了!

  “就现在。”

  “你快让开!”

  “哈哈,我说你有急事,你还撒谎,现在急坏了吧?”洗冷谷做了个鬼脸。

  “不错,我是有急事,麻烦你让开好吗?”

  “不好,让你走就不好玩了,我就喜欢看别人着急的模样。”

  “她会死的,我求求你让路。”我咬着牙道。

  “死就死吧!其实死也不是一件坏事啊!我说了不让就不让!”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扬声道。

  “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如果你比我厉害的话,你就不用在这里和我说那么多废话了,对不对?你出手吧!我慢慢地陪你玩。”洗冷谷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我心中清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现在我别无选择,我只有杀了他!

  “红牙!出来吧!”我一声怒叱之后,手中绽放出一道夺目的青光,是青魔?

  “这把青色的气魔剑为什么要叫红牙?好奇怪噢!”洗冷谷挠着头奇道。

  “谁要你管!”我脸上一红,用力挥剑向他斩去,却只见他人影一闪从我身前消失了!

  “你的动作太慢了?老兄!”他笑嘻嘻地出现在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别碰我!”我转身挥舞着青色光华向他飞斩而去,他却跃到了半空中。

  其实我很清楚,我的动作已经不算慢了,但他的动作却快得惊人,照这样的速度打下去,估计到了天亮,我也未必能打倒他,更何况他现在存的是与我嘻戏之心,否则他仗着自己惊人的速度,要杀死我,也不过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

  时间不断的流逝,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努力回想着自己之前召唤出红牙的情景,我记得哈兹无尔曾对我说过,每当由我控制的气魔剑进化一个阶段,我的战斗能力与身体反应也会相应地跟着提高,现在我用青魔无法碰到他的身体,如果提升到红牙,也许会有希望。

  “喂!老兄,你手中的究竟是剑还是砍柴刀呀?你已经砍倒很多棵树了!”不住闪避我剑光的他始终都是一副乐得其所的模样。

  我想着放出红牙那时全身冰冻的情景,不错,当时正是因为冰力在侵袭我的身体,我体内所有的热量溶入了气魔剑中,我才得以施出红牙!

  可是现在我要怎么让身体变冷,将热量挤入气魔剑中呢?怎么才能办到?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干吗老皱着眉头,你在想打败我的方法吗?”

  “你会不会放出寒气?”我试探着他,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贪玩的孩子,也许他会配合我也说不定。

  “这个很简单啊!我只要放出我体内的阴气就可以做到。”白色的阴气立即从他身体中喷射而了!

  “老是我在进攻也太无聊了!不如,你也用阴气打我两掌。”感受到寒冷的我小心翼翼地道。

  “好吧!就让你清凉一下。”洗冷谷轻笑声中,十多道寒气罩向我的身体。

  他没有下杀手的意思!那我也就无需躲避了,不过十多道寒气加身的感觉,却比我想像中的要难受,冰冷的阴气直接渗入内脏,似乎比我要求的过火了!

  不过全身泛寒的我借着这股冻气,将体内的热量疯狂地送住手中的气魔剑当中!

  “你为什么不躲?我还不准备杀你呢?这么快就不想玩了?”

  耀眼的红光突然一闪,手中的青魔在瞬间转化成了红牙!我被手中的红牙带着用比原来将近快了一倍的速度冲向洗冷谷,这下突变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反应过来时,红牙已经刺入了他的小腹中!肉体的焦臭味从他腹腔处冒了出来。

  他惊讶的看着我:“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招?”他竟然还在笑?

  我手中的红牙很快就消失了,小腹处被捅出一个窟窿的冷洗谷从树巅向地面坠落。

  “真是很抱歉!我必须要走了!否则就赶不急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走不了!”被几个丧尸接住的他笑得很意,他的小腹在冒烟,他却没有一分痛楚的感觉!

  “你继续笑吧,我走了……”

  “怎么样?没有了吧?我都说了你走不了的,想要回去吗?”他举着手中的微型水晶小瓶。

  “你什么时候?”

  “谁让你和我玩游戏的时候不专心,眼睛老看着怀里,我就知道了,你怀里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东西,这是什么?能吃吗?”他不住地摇晃着水晶小瓶。

  “还给我!”惊慌失措的我猛地向他冲去。

  他却从举着他的那几个丧尸手中弹了起来,与疾速下坠的我在空中交错而过,快落到地面时,我顺势在一个丧尸的头上一踏,又飞到了大树上与他相互对峙。

  “你快还给我,时间快来不及了!她会死的。”我用近似哀求的声音道。

  腹部伤口在迅速愈合的他笑道:“原来这是解药啊?那我就更不能还给你了。”

  抬头望去,东方的黑云正渐渐变薄,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出来吧!红牙!”我捕捉着刚才召唤出红牙的感觉,手中红光大炽,龙角形的红牙照亮了我的周围。

  “放心吧,从现在起,我绝对不会和你交手,我一味闪避就好了,你来抓我吧!”洗冷谷不住地摇晃着手中的微型水晶瓶。

  “混蛋,你受死吧……”我对着他举起了红牙,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了刺眼的白光,然后我便陷入了漆黑当中,我很清楚自己受到了强光袭击,暂时失去了视觉。

  “太卑鄙了!不要脸!”接着我便听到了洗冷谷的叱声与大树被拍断的声音。

  当我恢复视觉时,我发现洗冷谷正与那个黑衣鬼面男子在对峙着,原来在洗冷谷手中的微型水晶瓶已经到了黑衣鬼面男子手中。

  黑衣鬼面男子没有理会洗冷谷的叫骂,他望着我用沙哑的声音道:“我觉得奇怪,为什么半天还没见到你的踪影,原来你在这里被别人困住了。”

  “你想干什么?”我谨慎地道。

  “我与志定了协议,他让我沿途保护你,直到你用解药救醒袁茵为止,我是个说话算话的人。”黑衣鬼面男子将微型水晶瓶抛给了我。

  “谢了。”我有些感激地道。

  “不用,你快走吧!这里交给我应付就好了,现在死幻之城中可能一遍大乱,你自己要多加小心。”黑衣鬼面男子淡淡地道。

  “谁说他可以走的,我不答应。”洗冷谷皱起了眉头。

  “老是欺负弱者是不是太乏味了,我和你玩玩,你才会觉得刺激!”黑衣鬼面男子眼中精光四射。

  “那好吧,把你玩死了可别怨我。”

  我带着解药再次上路,越接近死幻之城,骷髅兵与丧尸就越密集,我甚至能从风中听到从死幻之城中不断传来的惨听声!

  我一面狂奔着避开试图攻击的我骷髅兵与丧尸,一面喃喃地道:“天不要亮,天不要亮,老天我求求你不要亮!”

  在我离死幻之城大概还有十分钟路程的时候,东方的天际,黑色已快要褪尽,天马上就放亮了!

  一直在狂奔的我停下了无力的脚步痛苦地仰望着天空:“不可以的!不可以亮啊!绝对不可以亮的!”

  “这么快就放弃了吗?”黑衣鬼面男子如幽灵一般出现在我的身后的大树上。

  “没希望了,没有希望了,我马上要失去她了。”我喃喃地道。

  “看来你只有在内疚中渡过余生了。”

  “是的,都是因为我这个老大没用,她才会死的,为什么我总是这么没用?”我的心像撕裂一般痛了起来。

  “那是因为,你没有尽力,你一定要记住,做任何事,都不可以轻易放弃,就算看不到希望了,也要坚持到最后,才不会有愧于心!”

  “无论怎么样!都已经来不及了。”我摇着头道。

  “天毕竟还没有亮,你快走吧!奇迹常常会出现在那些永不放弃的人的身上!”黑衣鬼面男子意味深长地道。

  我再次抬头望向东方天际,那快要翻白的天空此时竟然又变得一片漆黑了,天地间突然狂风大作!冰凉的雨滴大颗大颗地从天空坠落!

  “你快走吧!我有把握让这场铺天盖地的暴雨持继半个小时,希望半个小时后,你能和你所救的人一见看到彩虹!”

  “你究竟是什么人?”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你快走吧!”

  “谢谢你。”我咬着牙向前奔去。

  “召唤一场暴雨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祝你好运!”他的声音在暴雨中仍然那么清晰。

  乌云密布,天空无法放亮!雨越下越大,我眼中那模糊的死幻之城渐渐得变得清晰起来。

  死幻之城的废墟中全都是拿着兵刃的骷髅兵与发出重重喘息声的丧尸,除了飞鸟巢仍然露出灯光,城中其它的地方已经没有了生人的气息,城中随处可见几个丧尸在啃着一具尸体的情景,那些露宿荒野的人们看来已无一幸免!

  握着红牙的我拼命地在丧尸与骷髅兵的围攻中杀出一通往“飞鸟巢”的生路,目前还无法完全驾驭红牙的我,经常是被红牙拖着走!

  雨一直下,我手中那夺目的红光带着我向“飞鸟巢”逼近,无论是丧尸还是骷髅兵,只要碰到我的红牙都会立即“轰”的一声炸了开来,但我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伤。

  毕竟围攻我的丧尸与骷髅兵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我经常飞掠到空中,也仍然逃不过骷髅弓兵的“白骨箭”与战尸们的“腐蚀之液”!转眼间我已经是伤痕累累!

  当背部插着两支长长的“白骨箭”的我冲到“飞鸟巢”时,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个由古堡改建的旅馆外围密密麻麻地爬满了骷髅兵与丧尸,我要怎么进去?

  “飞鸟巢”现在虽然门窗紧闭,但里面的情形又如何?我该怎么办?

  正当我左右为难之时,三楼的一扇窗子却弹开了,原来爬在那窗户外面的几只骷髅兵被弹得飞出老远。

  挥舞着剑光的二号飞身站上窗台:“周宁,快来!”

  随着二号那如怒涛般的剑光不断卷碎妄图借这个窗口冲进“飞鸟巢”的骷髅兵与丧尸,我也飞纵到了二号身前!就在我的脚刚踏上窗台的瞬间,上百支白骨箭突然一齐呼啸着从骷髅弓箭兵们手中射向窗口。

  落在窗口已经来不及转身的我大叫不好!二号左手猛地抓住我的手腕将迅速拖进房中,然后闪电一般转身用他的身体将我护住,虽然他挥舞着剑光抵挡箭雨,但由于箭势太密,还是有十多支白骨箭射进了他的身体!

  “二号!”

  他一面飞快地关上特制的窗户,一面道:“我没事,我用剑护住了自己的要害,死不了的,你快把解药送上去!”

  “二号,你千万不要动,你一动,白骨箭就会深入你的体内,你坚持一下,我马就会来替你处理伤口。”将头发胡乱扎起,身着一袭溅满鲜血的贴身白色医者装束的绿莹出现在了这间小房中:“周宁,快把解药给我。”

  “袁茵,情况还好吧?”我喘着气道。

  “还行!”绿莹接过解药,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抛给我:“你身上那两支白骨箭不在重要部位,所以可以自己拔掉,拔掉后就自己涂上瓶子里的药粉,我先上去了。”

  我接到小瓶后,立即飞快地拔掉了身上的白骨箭,也顾不得涂药,就跟着绿莹向楼上狂奔。

  这时我看到店中一片狼籍,不但有很多伤者还有数十具尸体。

  “妈的,那些骷髅和丧尸半个小时前冲进来了一次,还好现在大家暂时安全了。”绿莹一面飞奔一面道:“受伤的人太多,我生凭第一次被弄得手忙脚乱,不过……能保住性命的都被我保住了!”

  玲玲房间的门大开着,袁茵软软地躺在大床上,已经渐渐没有了活人的颜色。

  “终于来了吗?”玲玲兴奋地道。

  “玲玲你和周宁先出去,将门带上,三藏你待在这里,盯紧窗户,不要让什么东西闯进来了!”冲到床前的绿莹飞快地开始扒袁茵的衣服。

  门重重地关上了,我的一颗心却始终悬着。

  “你怎么搞的?用了这么长的时候,如果不是突然天降暴雨,人妖姐姐就已经死了!”玲玲嘟起小嘴道。

  我脱虚似地靠在门上:“一言难尽!”

  “这城中全是骷髅和丧尸,好恐怖!”

  “玲玲,我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老实告诉我。”

  “好的,这次我就不对你撒谎,问吧!”玲玲眨着她的大眼睛笑道。

  “我听韦伯说,他的目标并不是袭击小茵,而袭击你,你可知道为什么吗?”我沉声道。

  玲玲满脸迷惑之色:“袭击我?那你的意思是袁茵是替我受伤?我真的不懂那个怪老头为什么要袭击人家?”

  “那你可认识他?”

  “他是我们野望大陆帝国的国师,身为国民的我当然认识他了,不过,在我的记忆中,他是不可能认识我的。”玲玲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那你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好吗?”

  “我真实的身份是……”

  正当玲玲正说着,我靠着的门突然被绿莹拉开了,我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绿莹飞快地跨过我的身体:“周宁,从现在起你要守着男人婆的身体,千万不要移动她,十分钟后,她就会完全脱离危险了,你一定要记住,十分钟内,就算是天蹋下来也不可以移动她。”

  “知道了!”

  “玲玲你快跟我过来,二号身上的伤口太多,你要帮一下我。”

  “好的。”玲玲紧跟在绿莹身后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