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最初的死亡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8019 2003.09.08 20:36

    

  我抓着商岚妍柔荑般的小手,望着漫天凋零的星光,长夜将尽,天要亮了。

  黎明前的乍寒在阴湿的空气中流动,整片森林也因为遍布的丧尸与骷髅兵像在不住地颤抖。

  我将自己的真气缓缓地输入了商岚妍的身体,瞭望着天边的商岚妍轻启樱唇,我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歌声。

  “超越时空的翅膀,舞动着我们心中的希望。”

  “魔术般闪亮的笑靥,串起你们美好的回忆。”

  “杀场、战场、情场,永远比不上我们相爱一场。”

  “帝国、北国、天国,你们住在彼此的心之王国”

  说句实话,这首歌的歌词是我所听过的歌中写得最滥的一首,为了留给音乐界一片净土,我建议应该对这个蹩脚的做词人进行人道毁灭,这首歌还美名其曰什么“超魔杀帝国”,我呸!

  还好有商岚妍完美的嗓音在撑着,让这首不入流的歌曲也变成了天籁之音,她动听的声音时而温柔委蜿,时而清亮明快,她的歌声就像一只无形的手,不停地拔动我的心弦;她的歌声就像一个最深的吻,狠狠地吸走了我的灵魂!

  我知道自己很难形容出她歌声美妙的万分之一,我在她动人心魄的歌声中,身体也几乎失去了知觉,我体内的真气竟已经无需我引导,如一道涓涓细流般从我体内流进了她的身体,在她温暖的歌声中,我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开始要挣脱我的身体,轻飘飘地欲随风飞到黑色的天际里去。

  我和她站在参天大树上俯瞰着漆黑的死幻之森,她的歌声如涟漪一般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向死幻之森的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因为我给她输送纯阳之气的关系,她美妙的歌声虽然随风飞远,但却久久不散,在死幻之森中温柔地徘徊飘荡着。

  很快,歌声如涟漪掠过的地方,所有的骷髅兵纷纷散架,全身腐烂的丧尸也无声无息地融化,点点白光从千万棵树间缓缓升起,这些白光都是被净化过后的死灵,转眼间,死幻之森中飘满了这些浮在潮湿空气中的白光,轻爽的风吹过,那漫天的白光如星光一般冉冉升向空际,刹时,漆黑的天空又布满了“星光”!

  此刻,从林间升上来的气流中,已经感觉不到原来的腐臭与污秽的味道,整个死幻之森在商岚妍的歌声中得到了净化,这片森林再次焕发出它的勃勃生机。

  商岚妍停住了她的歌声,整片森林立即归于沉寂。

  “啊……”四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突然划破了宁静的黎明,不好!是超梦四奴的惨叫声,从声音上判断,他们竟然同时遇袭了!

  心头大乱的我一把将商岚妍抱起,从树顶一跃而下,直射向惨叫声的发源地。

  黝黑的林间,我看到了八团黑乎乎的东西,此时东方透出几缕曙光,让林间的景致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其实不用看,我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因为刺鼻的血腥味在我还没落地之前,就已经告诉我了,这是四具被腰斩成八段的尸体!这是名震天下超梦六杀麾下战斗力均达A级的超梦四奴的尸体!

  浓稠的血整齐地溅在尸体旁的树枝上,很显然,他们四人是同时被人一招致命,难怪刚才四人会同时发出临死前的悲鸣!我很惊恐,天下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在一招之内同时将超梦四奴斩成八段,凶手绝对是大有来头!

  我想超梦四奴在被杀前一定是处于戒备状态的,而处于戒备状态的他们竟然被凶手偷偷接近,并一招毙命,这个凶手的确是太恐怖了!也许他此刻仍然藏在林中,如果他对我出手的话,我是绝无生还的机会。

  “小妍,发生了什么事?”一身黑衣的夏怒带着一脸僵硬的笑容出现在我的身旁,商岚妍半闭着眼睛扑进了他的怀中。

  “超梦四奴被人暗杀了!”我沉声道。

  “暗杀?看来这里很不安全,小妍,我们走吧!”夏怒似乎想到了什么,拉着商岚妍转身就走。

  “站住,杀了人,想这么轻易就离开吗?”一脸寒霜齐琳也出现在了尸体旁。

  “你是什么意思?”拉着商岚妍的夏怒停住了脚步,回头望向齐琳。

  “没别的意思,只是佩服你胆子够大,连超梦六杀的人都敢杀,看来这次超梦六杀想不联手灭掉魔族也不行了。”齐琳娇笑道。

  “贱人,你少胡说八道,超梦四奴不是我夏怒杀的。”夏怒冷笑道。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凶手,超梦四奴既然死在了你们魔族手下,暗黑经纪人也不会就此罢休的。”

  “贱人,你少唬我,你也知道我夏怒平生绝不会撒谎,而且以我一人之力,一招之内同时腰斩超梦四奴,这也是不可能的。”

  “这个就难说了,如果你在出手之前使用了什么迷香麻药之类下三滥的东西,也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掉超梦四奴的。”齐琳不依不饶地道。

  “狐狸精,超梦四奴死了,就算要找凶手,也自有超梦六杀和暗黑经纪人出头吧!你别多事。”我很清楚齐琳想干什么,她在拖延时间,等一直在和魔族做对的神族主人修花赶过来,夏怒和商岚妍自然吃不完兜着走,齐琳这个丫头真是有够毒的。

  “老公,为什么这样说话?人家可是在为你着想,替你除掉情敌,好让你的旧情人回到你的怀抱。”齐琳对我挤了挤眼。

  “你别血口喷人,再说我也没有杀超梦四奴的动机。”夏怒并不知道齐琳的阴谋,还耗在这儿和她诡辩。

  “谁说你没有,暗黑经纪人没有经过你们魔族许可,就将你们的魔王之母弄了出来,这岂不是让魔族一点面子都没有,所以杀掉超梦四奴来泄愤也是正常的。”齐琳笑道。

  “夏怒,你别和她说了,快走吧!”我有些急了。

  “老公,干吗要包庇凶手?难道是爱屋及乌。”

  “狐狸精,你非要除掉商岚妍不可吗?”我怒道。

  “心疼了?舍不得了?人家哪敢伤害你的心肝宝贝,人家只是在开玩笑而已,不要跟人家这么认真嘛。”齐琳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夏怒,你怎么还不带商岚妍走?”我转过头去,发现夏怒还愣在一边。

  “因为这个丫头要把罪名栽到我们魔族身上,我怎么可以轻易地一走让之,让她说我畏罪潜逃。”夏怒不屑地笑道。

  “你这个笨蛋,齐琳是在拖时间,神族的少主人修花马上就到了,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不能让商岚妍送死。”我吼道。

  夏怒面色一变,抱起商岚妍闪电一般凌空跃起,但他的身体弹到空中时,却像触碰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一般,猛地向下坠落。

  “已经来不及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一身白衣飘飘的绝色美人修花轻笑着从林间深处走了出来:“就凭你小子的道行,就别痴心妄想突破我的“缚魔结界”,乖乖的听话,我让你少受点罪。”

  将商岚妍拥在怀中的夏怒平静地望着修花没有出声,他知道自己和商岚妍在劫难逃了。

  “人妖姐姐,气氛为什么这么紧张?人家好害怕。”玲玲尾随着袁茵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难道你没看见地上的尸体吗?”抱着剑的二号没好气地道。

  “这个小丫头的眼睛一定都只顾着看帅哥去了,这样贪图美色,真是人类的耻辱。”花火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商岚妍,从树林的另一边走了过来。

  我没有想到,局面竟然会演变到这种地步,修花绝对是不会放过夏怒和商岚妍的,我要怎样才能救她,毕竟她是为帮我前来的,让她就这样死在修花手中,我做不到!

  “老公,你可千万别多管闲事,你的能耐,修花姐一根手指就可以灭掉你。”齐琳像看穿我的心事一般微笑着提醒我。

  “魔族余孽,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这女子是关系到魔族存亡的重要人物,而男的也有可能是杀死超梦四奴的凶手,所以我立即将他们诛杀,各位没有意见吧?”修花的美目中流露出重重杀机,她表面上像是在征求我们的意见,但她话语中的杀意已经表明,这件事她要做,由不得任何人阻拦,这个女子不但心狠手辣、而且非常果断。”

  “我有意见!”袁茵突然大声吼道:“我不许你杀商岚妍,别的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她绝不是个坏人。”

  “我都已经说过了,魔族余孽人人得而诛之。”修花低头看着自己修长的葱葱十指,杀气爆发的她显然已随时准备出手。

  “这是他妈天底下最没道理的屁话,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种族都是由不得自己选择的,如果因为某人是某个种族这个理由任意杀戮的话,杀人者才是人人得而诛之!”袁茵愤怒地指着修花道。

  “她已经身怀魔王,这个理由如何?”修花冷道。

  “她现在怀中胎儿未必能成为魔王,而且现在她所怀的孩子是西门断天的种,这一点希望你能弄清楚。”我急忙对修花晓以厉害。

  “别人怕西门断天,我可不怕,别说西门断天的种和西门断天的女儿,就算西门断天亲临,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说得好听一点,我叫你一声姐姐,说得难听一点,我就告诉你这个嚣张的老女人,本小姐的决定也从未改变过,要杀商岚妍,先过我这一关。”袁茵一面说着一面走到了夏怒和商岚妍身前。

  我知道袁茵的牛牌气,而且她这个喜欢走极端的人,一旦做出某个决定,就不是别人能改变的了,而且处于愤怒中的她往往不顾自己生命的安全与事后产生的种种恶果。

  “我觉得,神族姐姐应该三思而后行……”花火也声援道:“就算一定要大开杀戒,最低限度,也要让那个美女活下来。”

  “人家倒觉得那个帅哥活着的价值,对我们女性来说要大一些。”玲玲娇羞无限地道。

  二号没有说话,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修花的背心,显然是等修花向袁茵出手的瞬间,他也将会对修花发动致命攻击。

  “我该帮谁好呢?”齐琳故作为难地看着修花和我:“真难做人啊!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左右都不是为难了自己……”

  “西门断天的女儿,你是铁了心要护住这对魔族的狗男女吗?”修花厉声道。

  “什么狗男女,老女人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本小姐决定的事绝不会改变。”袁茵朗声道。

  商岚妍闻言,眼中涌起一丝感激之色,双手仍然紧紧抓着夏怒。

  “商岚妍,你不用感激我,我之所以站出来,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你******欠我兄弟一双腿,还没报答我兄弟你就死了的话,那我兄弟岂不是很吃亏!”袁茵大声地道。

  修花幽幽地道:“我不想说太多废话,我诛杀魔族,走遍天下都有理,我说从一数到三,如果你再不让开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一……”

  “我不会离开的。”袁茵坚定地道。

  “二……”

  我抢到了袁茵身前,将气魔剑“红牙”持在手中,准备全力一搏。

  “邪牙,你来这儿想干什么?”齐琳指着树林后方突然惊呼道。

  修花闻声急忙转头,齐琳身形倏地一动,双手成抓闪电般向修花背心无声无息地袭去,她这一下不但又快又狠,而且从绕在她指尖的蓝光可以看出,她的战斗力比从前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她的动作也快到了极点,显然她是下狠心要将修花一击灭杀。

  但就在她双手要触及修花的一瞬间,修花突然消失了,齐琳想也没想,双抓立即向自己身后反袭而去,此时的双抓不但蓝电密布,还隐隐带着雷声。

  而修花出现的方位却不是齐琳预料当中位置,她竟仍然出现在她刚才消失的地方,她淡淡地道:“琳丫头,你疯了,竟敢向我出手!”

  “姐姐,人家哪敢向你出手,人家只是和姐姐开个玩笑罢了,要知道就凭我这点雕虫小计哪里能伤得到姐姐的皮毛,姐姐不会和人家计较吧?”齐琳笑盈盈地道,如果旁人没有目睹她之前偷袭的过程,恐怕都会相信这个笑得阳光灿烂的少女所说的一切。

  “开玩笑?开玩笑竟用龙族的禁技“蓝电灭杀”,要不是我一直防范着你这个丫头,恐怕刚才就死在你手下了。”

  “姐姐一直防范着人家吗?人家对姐姐可是别无二心,其实我知道姐姐还是疼我的,不会为了我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杀我得罪龙族吧?”齐琳不停地转动着她那双骨溜溜的大眼。

  “那个男人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竟然能让你不惜对我出手。”

  齐琳突然敛起了满脸的笑容,眼中流露出迷惘的眼神:“姐姐,我……我也不知道,我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偷袭你的,只是刚才那一瞬间,我突然非常非常害怕,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失去他,我真的不知道……只是在那一瞬间……我迷失了自己……”

  “你这么聪明的丫头,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心。”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色短发又瘦又高的男子。

  “哈兹无尔大叔,琳儿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齐琳望着金发男子喃喃地道:“也许别人说得对,谎言说了一千遍以后,就会变成事实了,和周宁这一路走来,琳儿真的……”

  “琳丫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哈兹无尔原来柔和的目光转到修花身上时立即变得凌厉起来了:“修大小姐,我的两个孩子没有得罪你吧?”

  修花对着魔族最强战士豪无俱色淡淡地道:“哪倒没有。”

  “你一定要杀他们?”

  “在魔族最强战士面前,我能否自保都成问题,所以只要你不向我出手,我自然不会杀他们。”修花飞快地眨着眼睛道。

  “你倒是懂得权衡轻重,那我可以把他们带走了吧!神族的新主人?”

  “他们要走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修花突然笑了。

  “看来你还是想跟我动手?”

  “和你动手我倒是没有这个打算,我只是想让你的两个孩子给一个交待,你也看到了,超梦四奴死在了这里,没有弄清楚谁是凶手之前,他们两个人最好不要离开,这个黑锅没有谁愿意替谁背!”

  “那我哈兹无尔就告诉你,他们绝对不是凶手!”哈兹无尔用不可抗拒的口吻道:“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都要说,他们没有杀超梦四奴,如果他们是凶手,不用你们废话,我自己会亲自登上“无峰岭”给超梦六杀和暗黑经纪人一个交待。”

  所有的人面面相觑,没有人敢质疑哈兹无尔的话,连同修花也沉默不语。

  “不过我可以提示一下,凶手没有走远,他就在你们之间,也许你们无法察觉,但我能感觉到他手上还沾着黑色的死亡气息。”哈兹无尔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不自觉地去看身边人的手,而每一个人的手也都不自然地弯曲着。

  “但是我不会为你们指出凶手,你们自己慢慢地把他找出来吧!如果找不到他的话,你们这些人一定会一个一个地死去,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游戏,你们好自为知,夏怒带上小妍,我们回魔宫去。”

  看着哈兹无尔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中,我们却开始骚动起来了。

  “凶手真的在我们之中吗?”袁茵挠着头道。

  “哈兹无尔这一辈子都是一言九鼎,既然他说凶手在我们之中,那就绝对不会错。”抱着剑靠在一棵大树上的二号冷冷地道。

  “哪真是太可怕了!在这个让我惊慌失措的时刻,为什么身边偏偏没有帅哥安抚人家这颗受惊的心。”玲玲嘟起小嘴委屈地道。

  “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的。”花火突然从齐琳身后紧紧地将她拥住。

  “讨厌,你保护错人了。”齐琳红着脸道。

  “怎么会有错?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就是我今生要保护的女人!”花火激动地道。

  “人家已经有心上人了,你这样做,他会吃醋的。”笑盈盈地齐琳一拳将花火击飞。

  “你少在那里自做多情。”我不以为然地道。

  “我建议各位先安静下来好吗?”修花提高了声音,“难道诸位不希望把凶手找出来吗?我想没有谁会希望自己一直和一颗定时炸弹待在一起吧?”

  所有的人再次安静了下来,毕竟事关自己的生死,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当超梦四奴发出惨叫那一刻,各位都在什么地方,请自己说一下吧!”修花吩咐道。

  “难道你们当时所有的人都分散了?为什么你们要离开死幻之峰?”我惊道,原来我只是以为齐琳一个人先离开死幻之峰,过来找我。

  “不错,众人发现死灵开始被净化,点点灵光飘荡在林间,就纷纷离开了死幻之峰。”修花解释道。

  “那看来,诸位在讲诉案发时自己所处的位置时,还要说清楚自己离开死幻之峰的理由。”我大声道:“首先说我自己,我想大家看到被净化的死灵,也就应该明白,当时我在和商岚妍配合除灵,我是不可能离开商岚妍去杀超梦四奴的,要知道我一旦抽身离开,净化就会失败。”

  “但超梦四奴是死在除灵成功的那一瞬间,你仍然有嫌疑。”修花咄咄咄逼人地道。

  “大家都知道,我是我们几个人之中最先离开宿地“死幻之峰”的,案发前半个小时我就离开了,照理说是有很充足的时间去做案,但实际情况是我在森林中迷了路,我正是听到惨叫后,才火速赶到现场,不过案发时我离现场的距离只有一千米;而我离开“宿地”的原因,当然是放心不下我的老公,来找他。”齐琳坦然地道。

  “无论你找什么借口,你都是嫌疑最大的一个。”修花摇头道。

  “姐姐,人家哪有本事一招之内干掉超梦四奴,再说了人家和他们可是近日无冤往日无仇啊!”

  “你已经吸收了前代龙族天才战士的“龙珠”,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深不可测,你们龙族和超梦有什么过节,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总之你脱不了嫌疑,下一个!”修花俨然一副专业侦探的口吻。

  “本小姐一直都和二号在一起,而且我们是最后离开宿地的,案发时离现场最远;下山的理由还用说吗?你们大家都走了,我们在那傻待着也没意思嘛!”袁茵不假思索地道。

  “你和二号是主仆关系,不能为彼此做不在场证明,所以仍然有嫌疑。”

  花火挠着头笑道:“我是第二个离开宿地的,离开的理由是想去问一下那个魔族美女的联系方法,结果我也在森林里迷了路,案发时我离凶案现场大概有三千米左右。”

  “这种破绽百出的谎言就连三岁孩子也骗不了,当时魔族的女人一直藏在黑布当中,你怎么知道她是女人,还是美女?还有木术士怎么可能会在森林里迷路?”

  “这个……,反正读者都不会怀疑是我花火干的,我撒撒谎,制造一下悬念又有什么关系。”花火死皮癞脸地道。

  “估计也没有人会怀疑我这个纯洁的少女吧!”玲玲轻声道。

  “你最可疑!”众人异口同声地开始控诉玲玲。

  “首先你来历不明!”二号冷道。

  “其次你的行迹一行都非常神秘!”我也指证道。

  “再次你从来都不尊重长辈,而且喜欢恶语中伤比自己美丽温柔斯文的女人,比如姑奶奶我。”袁茵深恶痛绝地道。

  “最可恨的是你的身材发育有问题,一点都不丰满。”花火痛哭流涕。

  “各位好像越扯越远?”修花蹙起了秀眉:“拜托诸位正经一点。”

  “说到来历神秘的又不止我一个人,****不也是来无影去无踪吗?”玲玲委屈地为自己辩解。

  不过她倒是一言提醒了梦中人,****还有山藏这两个影子守护者的嫌疑也不小,他们二人立即被召唤出来提审了一番。

  表情永远都是笑嘻嘻的****此时一反常态,一脸凝重的神情:“我一直都跟在袁茵小姐身边,所以没有任何杀人的机会,但我相信凶手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我成为保镖的那一天,就已经没有了过去,这里我也不打算对任何人说明了,在下虽不才,但在这一行中经营数年,也算是小有名声,除非是有人危胁到我雇主的生命安全或者雇主对我发出命令,否则我是不会对任何人出手的。”

  “山藏我是不会说话的人,但我一直都跟在主人身边,所以山藏要说,自己和主人都是清白的。”

  齐琳打了个呵欠:“我看这出推理剧可以收场了,这样问下去,也不会把凶手问出来,我们又不是柯南和金田一,还是等着凶手自己露出马脚吧!平时自己留点心,不要死在凶手的手里就好了。”

  众人立即作鸟散形状,但为了表示自己有相当程度的侦探天赋,各式各样的誓言飘荡在死幻之森的上空。

  “真相只有一个,所以……凶手也只有一个!”

  “我以我爷爷的名义发誓,我一定要嫁给帅哥!”

  “华生,把我的烟斗拿来,对,是可以喷出催情迷香的那一个,这次的美女很正点。”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