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龙魔之誓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562 2003.04.26 14:29

    

  衣着单薄的我忍着行走时牵动身上伤口带来的疼痛,觅着那幽幽的歌声如同着了魔一般在冰冷的夜风中疾行。

  满天的繁星点缀着黑暗,我却期待能在黑夜中见到光明,如果这动人的歌声确是商岚妍所唱的话?

  穿过阴暗的竹林,来到了绿寺后方的那块黑色巨岩旁,那巨岩之下果然站着一个仰望着星空低吟咏浅唱的长发少女。

  “商岚妍是妳?”我停下了脚步。

  “你来了。”商岚妍转过头来之时,漫天的星光黯然失色,夜风凄凄的大漠中仿似只剩下一个绝色的她。

  “妳在这儿等我吗?你没事了?”心情复杂的我挠着头道。

  她脸上没有笑容,带着淡淡的忧郁:“在这大漠里,唱了一个多小时的歌,你说有事没事?不过你总算来了。”

  “你……你这么想见我吗?”我不知所措地望着她。

  她点了点头,夜风扬起她身上那一层薄薄的黑纱与长发,她对我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淡淡地道:“过来吧!”

  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我知道眼前的绝色美女是一个黑暗的陷井,我知道如果自己过去将会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灾难,我咬着牙摇了摇头,缓缓的向后退去:“要利用我也……得有个限度……我……我们后会有期吧……”

  商岚妍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只见她轻启樱唇,幽幽的对我吹了一口气,晚风携着她那梦幻般的气息向我拂来,闻着那无法形容的香味,我整个身体如同被电击了一般,顿时麻痹了,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无名的燥热与兴奋。

  我暗叫不妙,继续向后退去,这股摄人心魂的香味似乎有古怪,我后退的动作竟变得迟缓了起来,商岚妍身上似乎散发着无形的力量要将我的身体吸向她。

  我眼里的她时而清晰晨而模糊,我头脑中的意识似乎在逐渐地丧失,快要失控的身体只剩下血脉贲张地感觉。

  “没有用的,为了以防万一,我使用了魔族秘宝『倾国香泪』,据说这种集万名魔族美人眼泪而炼成的香水,当世只有三滴,只要是男人就不可能抗拒其中一滴的魅力。”

  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来见她了,如果不是自己意志力薄弱,抗拒不了自己想见她的念头,也不会弄在现在这样……

  我的一腔热血冲上了头颅,重重喘着气的身体似乎不受我意识的控制缓缓地向她逼近,膨胀与贲张的血脉造成了我身体最原始的反应,喉咙干涸得要命。

  越吹越疾的夜风之下,她身上那层薄薄的黑纱不住地翻飞,她那美丽白皙的胴体也跟着若隐若现,将此情此景收入眼中的我,心越跳越快,体内那股绝望似乎的快感越来越浓,我好想……好想……。

  “我的手好冷。”她淡淡的声音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销魂魔力。

  我一把握住她那纤纤玉手,一阵狂风吹来,沙舞之际,她身上披着的那层黑纱也御风而去,飞入了黑暗之中。

  漫天的星辉洒在她妙曼动人****的雪白胴体之上:“你抓痛我的手了。”

  全身滚烫的我想松开她的手,但却不由自主的抓得更紧,重重地喘着气“我……我要妳……”

  她****的身子在黑暗的大漠中白得亮眼,我再也抵挡不住侵占她的yu望狠狠地抱住了她,似乎要与她隔为一体般地凶狠。

  我知道她的目的,在那股神秘的香气之中,我丧失了我自己,心底的快感盈满了我的身体。

  一头埋进了她雪白的胸脯,身体尽情地感觉着她完美的曲线与体温,我变成了一只敏感而兴奋的野兽。

  “再不快一点话,我身上的体温就要流失完了。”就连商岚妍无谓的语调也令我发狂。

  “怎么样都可以,但要记住象上次一样,不要吻我的嘴唇。”

  无论她说什么,我都不会也无法停止自己原始的动作,依稀中记得袁茵的母亲说过,妓女都认为嘴唇是灵魂的窗口,有一些心中有着爱人的妓女在陪客人上chuang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行,但就是不接吻,以此保持灵魂的纯净,留给自己心中所爱的人,但此刻她的话更激起了我炽热的yu望。

  “我很贱吧!”商岚妍紧紧地缠住了我敏感的身体,眼中却有星光,眼泪反射出来的星光。

  那一瞬间我脑中闪过自己很卑鄙的念头,但我想要挣开却已经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了……

  “不要想太多了,就当是可怜我吧!”商岚妍湿润温暖的脸颊贴在了我的火热的胸膛之上。

  与她那诱人身躯不住地厮磨着的我终于大吼一声,用力地将她推dao在地上,再猛地扑在她不住起伏的身子上,进行着最原始、最快乐的本能活动。

  浑然之间,我已经忘了大漠的寒风,也忘了自己身上那伤口牵动着的痛楚,只记得上次也好像是在伤口尚未完全愈合的时候,只记得上次怀中的也是她,剩下的是快乐的战栗,战栗的快乐。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她用力地从我温暖的怀抱里挣脱了,她不肯多做一分停留,****着美丽胴体的她头也不回地跑了起来,我知道她只想快些离开我,我知道她眼中一定有屈辱的泪。

  一件黑色的披风突然从天而降裹住了她裸露的身体,满面杀气的夏怒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她的身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我却能感觉到冰冷的面孔背后的巨大痛楚。

  商岚妍从披风的缝中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腕让已经没有了任何言语的他把脉。

  “让最爱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你就满足了吧?变态!”我一面穿衣服一面用言语狠狠地攻击他,为了心中的魔族大计而让自己最爱女人牺牲的男人不值得同情,我突然觉得商岚妍真的是太可怜了,为什么她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你应该知道我来做什么?”夏怒的脸上虽然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但他的双拳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惊人的杀气开始弥漫。

  “连心里痛苦到了极点都不会表现出来的男人果然是无能之辈,象你这种无能的男人还能做什么?”我冷笑着站了起来。

  “象我这种无能的男人目前至少还能杀你灭口。”夏怒竟然笑了,一若往常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他手中那把用未出鞘的剑却一直在颤抖。

  “你不配商岚妍这么喜欢你,你太自私了……”我喘着气道。

  用黑披风紧裹着自己的商岚妍突然抬起了头来,乍起的风吹着她凌乱的长发:“我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无论如何,我都清清楚楚的知道,我这一辈子喜欢的就是他。”

  “我对不起你。”夏怒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但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剑光随之在他手中绽开。

  “来杀我吧,我不怕你,反正你的女人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自知现在这种状态与他交手必死无疑的我只有用言语来伤害他。

  笑容满面的夏怒不住地抽动嘴角,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将静夜撕破的剑光排山倒海似地向我袭来。

  “怎么这么热闹啊?”齐琳一声清笑从我头顶跃过,她手上也射出一道剑光指向将自己裹在黑披风中的商岚妍。

  夏怒见势忙一个退倒纵回到商岚妍身前,举着发着红光的炎剑将她护住。

  “我当是什么货色?原来不过是个魔族的贱人,说句实话她长得连我看了都心动,老公我不怪你。”齐琳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打量着商岚妍。

  “这没妳的事,你走开。”夏怒用剑遥指着齐琳淡淡地道。

  “一定是你没用,你的女人才会勾引上我老公的,老公是不是这样?”齐琳看来是早就到场了。

  我本想配合一下的,但看着商岚妍悲伤的表情,我张着嘴巴却不忍再说。

  “小妍来。”夏怒突然转身左臂一伸就将商岚妍抱了起来,右手仍然用剑指着齐琳。

  “怕老婆再跟人跑?白痴,你抱得住她的人却抱不住她的心。”齐琳笑了起来。

  “只要妳别跑就好了!”夏怒抱着商岚妍凌空跳起,手中炎剑一晃,一道淡红色的剑光袭向正在笑个不停的齐琳。

  齐琳的一个后翻,闪电的带起一溜烟逃了开来:“你抱着一个人是绝对追不上我的,我对自己逃跑的速度很有信心。”

  抱着商岚妍立在星空下的夏怒淡淡地道:“那就快点离开这里,不要妨碍我。”

  “开玩笑,你叫我不要妨碍你我就不妨碍你了?你以为你是谁?无能的男人”齐琳一面对着他做鬼脸一面后退。

  夏怒一声冷笑,将脸对准了我:“她一直在拖着我,给你创造逃的机会,你为什么不逃?”

  这时我纔回过神来,开始后退。

  “可是现来不及了,拿她我也许没有办法,但对你……我却有把握一剑击杀!”夏怒一手抱着商岚妍一手举起了红色的炎剑,炽热的杀气从剑中喷射而出,而将脸紧紧贴在夏怒胸膛上的商岚妍虽然闭着眼睛,但她脸上的表情溢满了温柔。

  现在我身上的伤口虽然已不太痛了,但毕竟伤还没有痊愈,要赤手与夏怒作战,根本就没有生机,我索性也不移动了,我不能指望齐琳救我,她一直对夏怒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稍近一点可能都有性命之懮,我认命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怪不了谁:“齐琳妳走吧!别做无谓的牺牲……”赤红的剑光将我罩住。

  “等一等!“齐琳突然抢到了我的身前,夏怒雷霆万钧的炎剑向前一探,红影一晃,齐琳手中的剑便飞上了暗空。

  齐琳拉着我趁势退了几步:“夏怒我要你放过他!”

  自觉已牢牢把我控在手中的夏怒微笑道:“妳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谈判。”

  “如果你不肯放过他,我就使用『龙魂魄灭』将这个要令魔王哈特雷斯重新临降于世的这个女人灭了!”齐琳斩钉截铁地道。

  夏怒手中的炎剑虽然纹丝未动,但嘴角却抽动了几下:“龙魂魄灭?”

  “不错,想必你也听说过,以毁灭自己身体为代价而施出的一种死亡能量炮,龙族皇裔的同归于尽之术。”齐琳点了点头。

  “不要再巧舌如簧来骗我了,就算妳以自我毁灭为代价施出死亡能量炮,也奈何不了我。”

  “人家又不要和你一起死,我和你怀中那个人同归于尽就好了,我以龙魂魄灭击出,你也保不住她的。”齐琳飞快地眨了眨眼睛。

  “他是人族妳是龙族,妳犯不着淌这混水吧?”

  “因为我已经决定了令这个男人爱上我,如果他死了,那我的计划就落空了!”齐琳指着我笑道。

  “但妳使用龙魂魄灭自己也会死的,那计划一样落空。”夏怒平静地道。

  “但如果我为他而死,他说不定就会爱上我了,废话少说,我不杀你的女人,你也不杀我的老公,如何?”齐琳指着商岚妍道。

  “妳这个狐狸精又在耍滑头,说不定妳根本就施不出什么龙魂魄灭,妳不会上你的当。”夏怒摇了摇头。

  “大家只不过都在赌命,我赌上的是我和他的性命,你赌上的却是你们整个魔族的大计,你想清楚些。”齐琳一字一句地道。

  我心中虽然不清楚齐琳到底会不会什么龙魂魄灭,只知道她又在发挥她过人的智慧了,也许我能靠她一张嘴活下来?

  “妳是真心要救他?”抱着商岚妍的夏怒思索了片刻后将红色的炎剑剑锋缓缓垂下。

  齐琳笑盈盈地点了点头。

  “妳真的愿意为救他而死也再所不惜?”

  “能不死的情况下最好不死。”齐琳明亮的目光没有丝毫闪烁。

  “那好,我可以放过他,但妳也要向我证明妳不能再威胁我怀中的女人。”

  齐琳皱了皱眉头:“怎么个证明?”

  “将妳的龙珠给我,我这次就放过他。”夏怒缓缓地道。

  齐琳身形一颤,面色在一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一定要这样吗?”

  “只有这样,我纔不会有上当的感觉,我纔能放过身后之人而不后悔。”

  “不错,把龙珠给你,我就会失去了一切力量,如同普通人类一样的我是不能再威胁她了。”齐琳突然将面孔转到我看不见的一边。

  “怎么样?如果妳不接受我的条件,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冒险杀死他,再看看妳的龙魂魄灭我能否接下?”夏怒盯着齐琳的眼睛,而置身于夏怒怀中的商岗妍却闭着双眼,象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答应你,把我的体内的龙珠给你,但你绝不能食言。”齐琳抬起了头,竟然说出了一句令我意外的话语。

  “我夏怒虽然心狠手辣但却从未违背过自己立下的誓言……”

  我不等夏怒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狐狸精,妳不是发疯了吧?妳怎么能相信他?”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我。”齐琳回头对我嫣然一笑。

  又一阵狂风刮过,扬起漫天黄沙,我们皆立沙中。

  “你马上立下誓言,只要我将龙珠交给你,你夏怒就一年之内不能伤和杀我和周宁!”齐琳扬声道。

  夏怒点了点头,举起一只手:“我夏怒以魔族炎之子之名立誓,只要齐琳将她的龙珠给我,我就在一年之内不杀不伤她与周宁,如违背誓言,天诛地灭,永世不得转生!”

  “我相信魔族的夏怒你绝不是背信弃义之徒,所以我给……”齐琳缓缓的张开了她的樱唇。

  “不要……”我抓住了她的肩头。

  她微笑着摆了摆手,仰着头并且开始不住地吼叫呻吟:“啊啊……啊……嗷~~~~~”

  片刻之后她已经香汗淋漓,面露痛苦之色,嚎叫声中,一道红光从她口中射了出来,那红光倏然停在了空中,四周的风立即平息了下来,只见一颗殷红如血散发着莹莹异彩的珠子正悬在了黑暗中,这就是齐琳体内神奇的龙珠。

  一直抱着商岚妍的夏怒立即纵到空中将手向龙珠一探,落地时已将红光握在了手中,眼中带着惊诧之色:“果然是一颗超级龙珠,小丫头,妳将这颗龙珠给我,对妳来说真是太可惜了……”

  夏怒握着龙珠的手用力一合,那龙珠立即炸了开来,一道红烟缓缓升起,夏怒摊开手掌并轻轻一吹,那些红色的碎末立即又被倏起的风吹散了。

  失去龙珠的齐琳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她强笑道:“好,现在你可以安心地走了!”

  “我会守诺的,周宁,算你走运!”他抱着商岚妍飞快地纵入了黑暗之中。

  这时这天地之中仿佛就我和齐琳两人似的,看着面色苍白目光呆滞的齐琳,我心中有说不出的愧疚,我连累了她。

  “他们走了。”齐琳突然又对我笑了。

  我却低下了头:“走了。”

  “一下子感觉身上轻松了很多,没有了龙珠,我真的轻松了很多,那些所谓的使命,那些什么建立神龙帝国,我已经通通都没有办法完成了,所以我解脱了,谢谢你。”她笑中的苦涩令我不敢与她面对。

  “对不起!”我无力地道。

  “不用对我说抱歉,我只是希望……嗯……你以后不要再有事了,因为下次我就帮不了你啦!”她柔声道。

  我无言以对。

  “你真的那么喜欢她吗?”

  “我……”

  “你抬起头看着我。”

  我抬起了头,只见她轻轻的将束在两条马尾上的红线取下,夜风翻过,她的一头长发立即飘散在风中:“那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比较像她?”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与明亮的目光。

  我咬着牙道:“她是她,妳是妳。”

  “这样啊?那晚安,我要去睡了,你也知道晚睡是美容的大敌。”她挥了挥手与我擦肩而过,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容。

  我却僵僵的站着说不了一句话,只看着眼中的风与沙在星空下黑暗中相互追逐。

  过了良久我纔回头,却发现齐琳并没走,她一个人垂着脚坐在巨大的黑岩边,一头长发随风翻飞,眼睛仰望着星空。

  “你也上来了?”她没有回头,仍然望着星空。

  “嗯。”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只要一看星空,就会把身边的一切都忘了,我从小就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来,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星空的话,小的时候我就一定会死掉了,看星空也是我活着的一大理由。”她痴痴地望着星空。

  “是吗?”

  “你上来干什么?”

  “我……我……”

  她突然回头微笑道:“你在担心我吗?”

  我点了点头,又忙摇头。

  “那你是想安慰我吗?”她又微笑道。

  “嗯。”

  “如果你真想安慰我的话,做一件事就可以了。”

  “什么事?”我脱口而出。

  “轻轻地抱我一下,只是一下就好了……”

  我不等她说完立即弯下身子,从她身后用力的拥住了她,风将她的长发与她身上芬芳的气息吹到了我的脸上,我将她拥得更紧,她抬起了头继续看着星空。

  我就这样一直拥着她,看大漠上的长风掠过星空,直到所有的星星都已落下,初升的旭阳探出头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