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追凶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928 2003.11.19 21:26

    

  估计诸葛撼野一定是建议将我送往地牢之类的地方囚禁,但南宫北还是心太软了,只将我用玄铁锁链困在我的房中,让我有了逃离的机会。

  将四根玄铁锁链从金刚石床上扯下来后,本想无声无息溜走的我,却发现我房间的周围已经被数百佣兵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只能一咬牙,在黑暗中挥舞着缚在手足上的四根锁链,左冲右突硬生生地闯出一条逃亡之路。

  当南宫北闻讯赶来之时,他所能看到的只是我挥舞只四根锁链迅速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了。

  这四根玄铁锁链除了让我的四肢不太舒服外,并没有对我的行动造成多大的阻碍,整个瓦岗堡都是南宫北派出来搜索我的佣兵,我如一只孤寂的狼一般偷偷地在黑暗中潜行。

  我的时间不多了,只有四天!我必须在四天内找到转生的魔王哈特雷斯,将他杀死,对于猎杀魔王一事,我已经无法做出更多周全的计划,我现在想做就是不计一切代价杀死他,在我剑心逆转,在他达到最强状态之前。

  搜索我的拥兵们频频穿梭在瓦岗堡的大街小巷,我一面躲避着他们,一面迅速趁着黑夜尚未褪却离开瓦岗堡。

  我张开了自己的剑玄感应,能明显地从西南方感应到一股强大得有些恐怖的生物波动,我自从进入“剑心状态”的后期,搜索生物的剑玄感应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我不敢说自己的战斗力有多强,但我敢说自己搜索生物的能力天下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比拟了,因为我的剑玄感应是针对生物肉体发出来的波动,就算再厉害的高手,怎么将气息闭住,他只要活着,就会有生物波动!

  不过,我的剑玄感应并不是全能的,如果相融距离太远,我就会无法感应到,但有两种情况例外,一是对方生物波动超强,我可以觅着生物波动找到对方;另一种是我极其熟悉对方的生物波动,就算离得再远,我也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但具体位置除非是离得比较近,否则也是搜索不到的,像齐琳与袁茵她们,我能感应到她们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所在位置就无能为力了。

  我一面朝着西南夺命狂奔,一面在沿路寻找能解脱我身上玄铁锁链的方法,随着我一路逼近飓飙帝国的区域,遭遇到的灭魔者就越来越多,为了不让这些灭魔者发现我的真面目而找我的麻烦,我蒙住了脸,并将四根玄铁锁链缠在我的四肢上,再穿上宽大的黑袍以掩人耳目。

  随着时间飞速流逝,我越来越接近那一股强大得近乎恐怖的生物波动,如文剑圣诸葛撼野所言的一般,灭魔者们纷纷涌入飓飙帝国境内,而魔王哈特雷斯早已经离开了!

  不错,我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股恐怖的生物波动不在飓飙帝国,而在飓飙帝国的左上方,五行小国之一的洪幻国之中,这个国家的面积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湖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湖就--潘阳湖在这个小国,随便要说明的是洪幻国的潘阳湖也是世界最长河流黄河的发源地。

  我敢肯定魔王哈特雷斯就藏在洪幻国的某地,我一定要尽快将他找出来,因为我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两天一过,我将会战斗力全失。

  现在的洪幻国是世界各国中唯一发生战争的国家,因为水源的污染,洪幻国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叛乱,由民众组成的叛乱军将矛头直指洪幻国的皇室,短短几天之内,叛乱军奇迹般地攻占下了一个又一个洪幻国的重地。除了叛乱军战力强得出乎外界的想像外,洪幻国政府军大多不战而降的局面也令各国军事评论家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洪幻国现在可以说整个国家都处于战乱之中,皇室最后的防线据说已经退缩到了潘阳湖中心的“地狱岛”之上。

  不得不提的是叛乱军的新首领战斗力强得吓人,据说洪幻国的国师孙幻水也被他轻易干掉了。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国度,我疯狂地追逐着恐怖的生物波动,这已经是我尚存战斗力的最后一夜了,过了这一夜,我便会进入“剑心逆转”战斗力全失状态。

  洪幻国的银月湾是一个很奇特的港口,据说在这个港口地区仰望天上的月亮,永远都看不到满月,只能看到如钩的银色新月。

  夜已深,银月湾上插满了“黑龙”旗帜,这是我进入洪幻国以来,遭遇到最多叛乱军的一次,黑鸦鸦的叛乱军如蚂蚁一般密布在这片区域,港口也泊满了成千上万只临时“改造的战船”,很显然他们准备前往潘阳湖的中心“地狱岛”去讨伐皇室最后残存的势力。

  银色的月光洒满“银月码头”,藏在黑袍中我孤零零地站在已经废弃的北边码头最高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成千上万只“战船”随着黑色的水波起伏着,就像千万座耸动的黑山,一股阴森的气息在这些没有灯光的船之间弥漫。

  我的身体在轻轻地颤抖,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恐惧,因为我已经离那股强大得恐怖的生物波动很近了,如果我的剑玄感应没有出错的话,“他”应该就是我身体周围一公里的范围内,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他”了!正在迅速进化与成长中的魔王哈特雷斯就在我附近。

  此刻将“剑玄感应搜索”完全张开的我变得对一切都非常敏感,银色的月光冷得刺骨,黑色的波浪拍打码头的声音特别的响,风中水草的腥味浓郁得几乎要令我作呕,夜已深,零星守在各个码头上的叛乱军打呵欠的声音、心跳声、呼吸声、来回踱着步伐的声音都是如此清晰与震撼。

  这样的状态下,我全身的神经都紧崩着,收集着周围一切的讯息与分析着所到一切的讯息,随着收集到的讯息一点一滴的在我的身体内汇聚,那恐怖生物的所在位置就变得越来越清晰。

  “他”一定栖身在这千艘万只随波摇曳的“战船”中某一只上,随着慢慢地锁定“他”具体位置所在,我的心跳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了!我马上就要将“他”从黑暗中揪出来了,魔王哈特雷斯,你藏得再好,也逃不过我的搜索。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没有感觉到魔族最强战斗哈兹无尔的生物波动,也许是魔王哈特雷斯的生物波动太强,以致掩盖了哈兹无尔的存在?还是哈兹无尔根本就不在“他”身边,也许哈兹无尔为了引开灭魔者们,现在还身在飓飙帝国与灭魔者们捉迷藏吧!

  老哥周静的战斗力绝对能排到世界前三十位,能轻易将他杀死的魔王哈特雷斯战斗力一定非常恐怖,对于与魔王交手一事,我心中是没有一分把握的,但我绝不能放过“他”,无论如何,我也要尽全力将“他”拖下地狱。

  “目标锁定!”我无声无息地弹起,跃进了黑色潮湿的夜空中,银色新月之下,我如一只在黑暗中滑行的蝙蝠一般,在空中迅速接近一艘由商船改造成的“小型战船”。

  停汩在千万艘“战船”之间的那艘“小型战船”上船杆上的“黑龙旗帜”迎风招展,猎猎作响。我的身体在暗夜中幽雅地划了一道弧线落在了这艘“无人”的小船船头。

  强大而恐怖的生物波动在空气中侵蚀着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是这儿了!不会有错的,魔王哈特雷斯,我来了!

  不对?那强大而恐怖的生物波动正在远去,我落到船头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离开了船身,“他”现在潜入水中,“他”在飞速离开我!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竟然不与我交手,采取了逃之夭夭的战术?也许是不希望惊动别人曝露自己所在?也许是“他”现在的战斗力尚没有超越我?也许是……

  我脑中千个念头闪过,但身体却已经迅速作出了反应,我将身上的黑袍撕成千万飞舞的碎片,闪电一般扎进了冰冷的湖水中,在黑色的水中,我如射出的箭一般向着那股强大而恐怖的生物波动追去。

  “他”潜得很深,我自然得咬着牙向下飞潜,越向下潜,水就越冷,眨眼之间,我就已经向下潜了数几十米,抬头已经望不到天空那轮耀眼的银月,此刻的我就像置身于一个黑色潮湿的空间之中。

  “他”下潜的速度很快,他一面下潜,一面向前激进,“他”的速度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条游得最快的鱼,但将剑玄之气从体内喷射而出做为前进动力的我就像水中的光!

  潘阳湖下数百米的水底,我与“他”在黑暗冰冷的液体中追逐,我在渐渐地接近“他”,我们俩人的移动速度都很快,但说句实话,我的水下移动速度要比他稍为强上少许,所以在追逐中我逐渐逼近,马上就要追上“他”了。

  不过“他”非常之狡猾,每当我要靠近“他”时,“他”就会突然利用上浮或下潜来摆托我,几次沉浮之后,我又逐渐地接近了,这一次我们几乎快浮到了水面上,我抬头时已经能隔着黑色的水流看到天空上模糊的银色月亮。

  水中飞射的“他”看起来只是一个糊涂的黑影,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他”了,准备周全的我双手双脚向前一探,“剑心状态”引爆!整个黑暗的世界立即如同被静止了一般,我和“他”在一瞬间定格在了黑暗中,准确的说是我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捕捉并锁定了“他”身体,四条玄铁锁链闪电一般离开了我的四肢,如四条灵活凶猛的银蛇一般在水中卷向“他”!

  这布满“剑玄能量”的四条玄铁锁链已经成为了我延伸的四肢,我有自信用这四条玄铁锁链绞碎水底的巨岩,也许它们无法伤到魔王的身体,但这四条玄铁锁链一旦触及到“他”和身体,就会迅速将“他”紧紧地缠住,让“他”插翅难飞。

  这四条玄铁锁链就象一张最强的网,而渐渐收缩的网中就是那只叫哈特雷斯的鱼,无论如何,我马上就要捉住“他”了,不管捉住“他”后,结局会怎么样?

  四条玄铁锁链的前端就象我的神经末梢一般,就在要触碰到“他”的一瞬间,四条玄铁锁链突然失控了,准确的说,是我的身体完全失控了!我刚才释放出所有的剑玄能量逆转回到了我的体内,我口中喷出几缕鲜血后,我能清晰地察觉体内的剑玄能量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体难受得如同在崩溃瓦解一般。

  “剑心逆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出现了!此刻的我变成了一个战斗力全失的普通人,一个身体难受得快要撕裂的普通人。

  天旋地转之间,我只有眼巴巴地看着那团黑影逐渐远去,身体发沉的我被四条玄铁锁链拖着向水下沉去,因为失去战斗力而在水中变得呼吸困难的我明白自己很快就要被溺死,就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我绝望之际,一张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渔网突然缚住了我的身体。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被嘹亮的军号声震醒的我,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间又冷又黑,只有一个狭小天窗的牢房之中?

  窗外的天空是灰蒙蒙的,天显然是刚亮,士兵们操练的声音铺天盖地响起,在嘶嘶的吼声中,我听得最清楚的就是被反复提及的“黑龙”二字,显然我现在是置身于叛乱军的牢狱里。

  我身上的衣服除了紧贴地面的背部还有些潮湿外,其它的地方都已经干透了,我想我是被叛乱军从潘阳湖中捞了上来,想到这里,我有些庆幸自己在“剑心逆转”时并没有下潜得很深,如果当时是深达数百米的话,恐怕谁也救不了我。

  不过现在的我处于“剑心逆转状态”,也就是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在十天之内我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这就意味着我的生命得不到保障,在这兵荒马乱的杀戮之地洪幻国,我的未来更是堪忧。

  “砰!”随着一声闷响,牢门突然被踢开了,四个凶神恶煞持着长剑的黑衣士兵闯了进来,另外几个灰衣狱卒站在门外不断向黑衣士兵点头哈腰示好,看来这四个黑衣士兵的身份在叛乱军中是属于比较高的。

  “小子,别傻乎乎的坐在地上了,我们的首领要见你,快跟我们走一趟吧。”个子最高的黑衣士兵一进来便对我咆哮道。

  “你们的首领要见我……”

  他们没等一头雾水的我反应过来,就一人握着一根玄铁锁链的一端,将我强行拖走,被猛然一拉险些跌倒的我急忙踉踉跄跄地跟着他们的步伐走出了牢房。

  一出我的小牢房,我才发现我算是得到了优待,我的牢房有四面墙,而且与别的牢房隔了开来,其它的牢房大小与我的相当,但都只有一面墙,其它三面均是铁栅栏,更恐怖的是每个牢房中都是挤着数十个人,看起来就像只能容纳五只老鼠的笼子突然塞进了三十只老鼠一样令人恶心。

  那些犯人们大都血肉模糊,也不知道是因为酷刑还是他们因为受到挤压相互撕咬所致。

  能轻易杀死超级水术士孙幻水的“黑龙军”首领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而黑龙军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攻占洪幻国绝大部分区域,那这个首领的作战指挥能力也一定非同小可,更恐怖的是他的手腕,要知道大多政府军都是不战而降,显然他的心计与手腕都是顶级的。

  那我是否要告诉他魔王已经潜入洪幻国一事呢?告诉他这件事,我想他应该会出手的,如果他坐视不管的话,八天之后魔王哈特雷斯恢复战斗力,他们黑龙军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只怕马上就会失去。

  正在我思前想后之时,我已经被那四个黑衣士兵像拖狗一样拖上了城楼。

  天将亮未亮,整个世界如同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站在城楼上望去,前是浩瀚无边的潘阳湖,后面是成千上万正在操练的叛乱军,黑龙军的首领背对着我正在俯视操练中的叛乱军,城楼上的风很大,所以他披在身上的黑色披风被高高的扬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身边亲卫兵太过高大的原因,我总觉得他的身形太过瘦小。

  “首领大人,犯人带到了。”四个黑衣士兵一同跪在了地上。

  那首领没有出声,仍然背对着我,他身边一个年轻的小兵却转过身来怒斥我道:“好大的胆子,见到我们大人,为何不下跪。”

  “你们的大人又不是我的大人……”我话音未落,那四个执着玄铁锁链的黑衣士兵用力一拉,我便狗啃屎一般倒在了地上。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每次爬到一半又被那四个王八蛋将锁链一拉,失去战斗力的我怎么可能与四个如狼似虎的士兵抗衡,最后索性就趴在地上。

  “我们大人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闯入我们黑龙军的控制战区。”黑龙军首领身旁那个小兵指着我厉声道。

  “不知道。”我现在能说的好像也只有这个,身上被缚着四条玄铁锁链的我也懒得编什么离谱的弥天大谎去糊弄他们了,因为我心中隐隐觉得我的谎言恐怕骗不了他们的首领。

  “那你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湖中?当时你在湖中想干什么?”

  “不知道。”

  “嘴巴倒还是挺紧的,看样子一定是政府军的间谍,既然你什么都不肯说,那么你们几个把他带下去沉到潘阳湖里去吧。”小兵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

  “是。”那四个牵着我的黑衣士兵立即站了起来准备将我送回水里。

  “等一等。”我拼命挣扎。

  “想提供什么情报吗?没用的家伙。”小兵冷笑道。

  “不是说你们首领要见我一面吗?”我沉声道。

  “臭小子,你没有见我们首领的资格。”小兵不屑地道。

  “见你们首领也要资格吗?”

  “这个自然,你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一睹我们首领的龙颜吗?要知道我们首领一定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王……”

  “好了,既然都把他带上来了,我就见他一面吧。”那一直背对着我的首领终于转过身来。

  “齐琳!”我惊道。

  “不错,我就是天地间最至高无上的圣兽王麒麟。”戴着军盔的齐琳冷冷地望着我,她头顶的红缨与身后的黑披风都随风狂舞着,站在城头的她的神情陌生且冷漠。

  “你就是洪幻国叛乱军的首领?”

  “废话!你又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我们黑龙军的战区。”齐琳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

  “又想玩什么游戏吗?”趴在地上的我苦笑道。

  “游戏?你在跟我们的首领说什么胡话?掌嘴!”小兵一声令下,我可怜的嘴巴立即挨了十数个结结实实的耳光,被扇得嘴角鲜血直流的我发现齐琳的神情始终都是冷漠的。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齐琳冷笑道,“说到游戏,我倒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玩一次逃亡游戏,你这种废人,我给你一天的时间逃跑,在这一天之内我们黑龙军绝不会动你,但二十四小时一过,我们黑龙军就会对你格杀勿论。”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明知道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就逃不了的。”我怒道。

  “不错,也许我这样对你太特殊了一点。”齐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们就把他塞进三十个人一间的普通牢房中去吧。”

  “是。”四个黑衣士兵齐声道。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在搞什么鬼?”我大声地吼道。

  “谁让你小子这么大声说话的,掌嘴!”小兵将手一挥,结结实实的十数记耳光再度降临到我的嘴上。

  齐琳冷冷地看着我:“你这个战俘真的很奇怪,要知道你的小命现在就握在我们黑龙军手中,却尽说些乱七八糟的蠢话,是不是活腻了?”

  “齐琳,你究竟想把我怎么样?”

  “够了!”齐琳秀眉一蹙,“我受够了这个疯子俘虏的胡言乱语,马上把他拉下去斩首。”

  “是。”那四个黑衣士兵一面回答,一面开始将还趴在地上的我往下拖。

  “首领,请等一等。”齐琳身旁的一个老兵突然说话了。

  齐琳不耐烦地做了个暂停的手式,然后对老兵道:“有什么事吗?”

  “首领,这个人好像是神龙财阀重金悬赏的对象。”老兵反复打量着我低声道。

  “是吗?”齐琳眼睛一亮,“他值多少钱,神龙财阀是要人还是要尸?”

  “要人,神龙财阀悬赏百万金币。”

  “想不到这个疯子还真是奇货可居呀!看来我们军饷的问题可以得到缓解了。”齐琳挥了挥手,“把他带下去,好好安置。还有,马上派人到西域江南去与神龙财阀商谈价钱,就说没有一千万,我们只能对他们提供尸体。”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