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仗势欺人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398 2003.04.26 14:31

    

  “把小茵和南宫北还给我。”我站在窗外吼道。

  冯德此时已换了一身装扮,一袭金黄色的锦袍与黑发上的紫金冠将他衬得英气勃勃,这皇家子弟的装束竟令他象换了个人似的,谁又曾想到眼前这儿看似极有修养的世家子弟竟是一个奸滑无比的老狐狸。

  真正让我一下征住的却是坐在他身旁只有十三四岁的青衫少女,我虽见过不少绝世美女,但我还是被她震住了,她不同于曾与我有一面之缘的罗雁的英美,也不似商岚妍的幽郁孤寂之美,更不象绿寺中余帆的完美,她的美感觉就象一泓清泉,看着她就有一种叫人说不出的舒服,令人愦憾的是她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却没有任何光彩,如果她那一双眼睛没有瞎的话,谁在她的面前想来都会如沐春风一般舒服。

  “唉,周兄你真是太冲动了,不管你来要什么,可这皇宫内院却是不能擅闯的。”冯德淡淡一笑。

  我冷道:“谁是你的周兄,既然来到这里,我自然就有把握让你乖乖伏首就擒。”当然这话我只是说说罢了,因为我作梦也没想到这三十八皇子竟会是冯德。

  “看我这记心,怎么能叫你周兄呢?因该叫你好师弟才对。”冯德眨了眨眼睛。

  “师兄,告诉我你究竟把南宫北和小茵弄哪去了?”我盯着他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笑盈盈的道。

  “因为我。”站在我身后的小书淡淡的道。

  “原来是一笑杀千人的水术士大人。”冯德竟没有变色。

  “知道就好。”小书脸上布满寒霜。

  “可惜,你现在那暂时被打开的记忆又已经关闭了,所以我没有怕你的理由。”冯德对小书挑了挑眉。

  我不由大吃一惊,虽然我没有说出,你怎么知道的?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向冯德问出了这个问题。

  “其实在拿着死之炉飞上天之时,我就想到了,如果他还有水术士的本领的话,就不会任由我带着死之炉逃离了,我虽乘风筝飞上天空,但以身为S级水术士的本领,将我击落自不是什么大问题。”冯德指着小书道。

  “事事难预料,实不相瞒我那记忆又恢复了。”小书也变不改色的撒谎。

  “那我们就赌一把……”冯德话未落音,十来个手持弓弩的黑衣人犹如幽灵活一般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将我们团团围住。

  “不要以为这是冷宫,没有待卫你们就可擅入。”他又道。

  我亮出了腰间的剑:“擅入又怎么样?你这冷宫皇子私养死士之事,一旦传到你皇帝老爹耳中,恐怕你也得人头落地吧?”

  “这消息恐怕传不出去了,他们手上的都是十连发型特制诸葛神弩,师弟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他故作关怀的道。

  “我管你什么神弩,你敢杀我吗?”我咬着牙道。

  “我怎么不敢杀你,你以为我会象你这么笨,我早就想到破解剑玄之灾的方法了,既然剑玄胎爆可以通过力量来控制爆炸范围,那剑珠裂时,只要我的力量足够强大,便可以在体内形成一个超级气囊来裹住剑珠并抵御剑珠之裂,现在有了康云儿,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了。”冯德滔滔不决。

  “那其后的剑核剑心剑茧呢?如果问题真有那么简单的话,这剑玄录也就成为人人都可练成的功夫了。”我与他针锋相对。

  “以前的人练不成剑玄录自是他们笨,我却不同了,象我这种爱走旁门左道之人总是能创造一些奇迹的。”

  “奇迹?我看你能创造的奇迹是自废武功来保全性命吧?”

  “师弟真是冰雪,这个方法我怎么没想到,不过这剑玄之术不是说废就能废的,我得好好研究研究,多谢师弟指点。”

  “不用谢,既然刚才指点了你,现在我就再给我指几条通往鬼门关的路吧!”我怒道。

  “这个就不用了,师弟你休要再逞口舌之利,看看自己的立场,乖乖束手就擒吧!”冯德笑道。

  “有种你就杀了我,舍不得杀我的话,你休想再困住我。”

  “是吗?我倒要看看是师弟你怎么脱困。”冯德一付看你怎么挣扎的模样。

  我点了点头,将剑玄之气从气海提到了嗓眼,张嘴狂吼道:“抓刺客,清水宫有刺客……”

  冯德:“……”

  一刹那,携着我剑玄之气的狂吼从清水宫开始向四周弥漫。

  冯德面色一变,人声已从四面赶来。

  而围着我们的那群黑衣死士顿时傻了眼,显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师兄,我这招如何?”我得意的望着冯德,我知道他嘴巴说得凶,没完全解决剑玄录的问题之前,他只想生擒我,自是不会杀我,而且他还不能曝露他这个冷宫皇子私养的死士。

  现在一下变成我将烫手的热手芋丢给了他。

  “周宁,算你狠,你们向个退下!”他咬着牙拍了拍手,那十来个手持诸葛神弩的黑衣死士又如幽灵般消散在黑暗当中。

  我拉着小书:“我们也先闪。”

  冯德却箭一般从窗口射出了来,拦在了我的身前:“行刺本皇子的刺客,你们休想走!”

  我一剑倏的携着剑玄之气向他递出:“既然你说行刺,那我就行刺吧!”

  他一个滑步躲过我那撕裂空气的当胸一剑,猛的对着小书拍出隔空两掌:“落在宫庭待卫手中,也如同落在我的手中一般,到时看我怎么玩你。”

  我身形一动,挡在小书身前硬接下冯德含剑玄之气的隔空两掌:“看来还是师兄你够狠!”

  我看似轻轻松松接下了他两掌,但却心头大惊,他剑玄之气的造诣已经不成我之下,我可是一直都在刻苦的修习着?

  他的目的很简单,拖住我们,让我们落到宫庭待卫手中。

  这个王八蛋,看来我是失误了,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想到那神秘的三十八皇子竟是冯德。

  转眼之间,我已经和冯德缠在了一起,我表面仗着手中利剑虽占绝对上风,但却被处于劣势的冯德用飘忽不定的双掌死死拖住。

  待卫们的叫嚷之声从清水宫门外传来,随后数十道武器特有的光芒在待卫们的手中排列成圆形,团团将我们围住。

  冯德一个翻身脱出与我的缠斗跳出待卫们的包围圈外:“将这两个刺客拿下。”

  我与小书背靠背被围在了逐渐缩小的包围圈中。

  “刺客,我看你最好还是别要反抗,你死了倒没什么,想想与你并肩而立的同伴。”冯德冷笑道。

  我心念急转,该怎么办才好?

  看着那些轻易就能灌穿我和小书身体的长枪,我只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了,落在待卫手里,总比落在冯德和他那些死士手里要强,就开始来说。

  对着谨慎接近且源源不断增多的士兵们,我终于垂下了手中的剑。

  “拿下!”冯德一声冷笑。

  士兵们如潮水般涌了上来,这冷宫中的野草已被踏尽。

  “慢着,谁也不许动他们。”我突然听到了一道银玲般的声音。

  那些黑鸦鸦的待卫们拥着向两边一散分出了一条小道,一个束着两条马尾身着华服的少女向我们款步走来。

  齐琳,此时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华贵的装饰包围的少女竟是齐琳。

  “你是什么人?竟敢到皇宫里来放肆!”冯德看着齐琳先是吃了一惊,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她就是西域猛虎大将军齐虎的女儿齐琳。”齐琳的身后又冒出了一个着穿更华丽的少女,她虽相貌平平,但言谈举止之间却有予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的脸我虽没见过,声音我倒识得,她就是那日替我们在茶楼解围的神秘大小姐。

  “参见大公主!”所有的待卫都一齐跪在了地上。

  “起来吧!”那大公主懒懒的道。

  “她爹就算是西域江南军权在握也由不得她在皇宫中吆三喝四吧?”冯德阴阴的道。

  “这样啊!”大公主缓缓走到冯德身前,啪的一响一记清脆的耳光过后,冯德的脸上立即多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宋冯德你给听清楚了,刚才的话是我让她说的。”大公主蹙起了秀眉。

  此刻宋冯德的脸上竟看不出一丝岔愤之色,他低着头道:“我错了。”

  齐琳突然向大公主使了个眼色,大公主扬了扬手:“大伙散了吧!所谓的刺客只是一场误会,这两位是我请到宫中的贵客,别惊吓了他们。”

  眨眼的功夫,这阴冷荒芜的清水宫中就只剩下了我和小书、齐琳、大公主、还有宋冯德和那一直在宋冯德房中没有出声的超梦六杀养女康云儿。

  “刚才那一巴掌,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奴才太多了,我总要做个样子嘛!”那大公主的脸色一变,带着歉意的笑道。

  宋冯德忙道:“我哪敢怪大公主,别说一巴掌,您就是打死了我,我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看来你偷偷溜出去一趟是长了见识了,有你的,刚才样子做完了,现在就玩真的了……”啪的一响,又是一记清脆的耳光印在了宋冯德的脸上。

  劈劈叭叭之声不绝于耳,宋冯德竟被大公主推dao在了地上,不住的被拳打脚踢。

  看得出大公主显然也会武技,但是并不高明,但她全力而施,宋冯德也是够惨的,他又不敢运起体内的剑玄之气抵抗,片刻功夫,血便从嘴色溢了出来,他的脸上竟还是常色。

  大公主喘了口气:“好了,等一下去幽梅庵见阿姨别说是我打的知不知道?”

  躺在地上的宋冯德忙道:“我知道了。”

  “看你这么乖,我就不把你偷偷出京的消息告诉父皇了。”大公主看着自己发红的拳头。

  “多谢大公主。”看宋冯德那副表情,象感激得快要磕头的模样。

  “看你这么想磕头,你就磕头吧!”那大公主竟然道。

  她话音未落,宋冯德如捣葱般不住的磕头,磕在乱草地上竟还发出砰砰的闷响。

  “好了,好了起来吧!让阿姨看见你的样子怕是又要哭了,唉……若不是为了阿姨,我早就杀了你了。”大公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宋冯德也不拍身上的灰尘断草,立即站了起来,头低低的道:“谢大公主。”

  “你做为这个世界上我最看不顺眼的人还能活这么久,真是******奇迹,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又见面了!”大公主对我笑了笑。

  “多谢大公主两次出手相救。”我忙道。

  “自己人就不必说那么些客套话了,不过我可不是白答应小琳照顾你们的……”

  大公主话音未落,齐琳立即笑道:“姐姐你当小琳是会赖账的人吗?你做到了你答应我的事,小琳自然不会负你的,你就算给小琳一千个胆子,小琳也不敢呀。”

  “这两个哪个是你的心上人?”大公主突然顽皮的道。

  “我才不说,说了你一定会把他抢走的。”齐琳看着我眨了眨眼睛笑道。

  “对了,你们的两个同伴我已经把他们从皇家灭绝剑士团十七手中要回来了。”大公主对我道。

  “多谢你。”

  “不用谢我,谢小琳吧,我说了我不是无条件帮忙的。”大公主指了指齐琳。

  “老公,没有办法,这瓦岗堡龙蛇混杂,我知道你们要来放心不下,所以就在这瓦岗堡内布下了眼线,暗地里保护你们,男人婆和南宫北一被抓走我就马上通知大公主,所以现在他们没事了。”齐琳甜甜的笑道。

  我做梦也未曾想到,齐琳竟会是西域江南国西域猛虎大将军齐虎之女,看来她的神龙帝国重建计划并非是纸上谈兵,不过却因为我的关系……

  “怎么看见我就不说话了?我知道了。”齐琳的脸沉了下来。

  “你知道什么?”我惊道,这个时候如果她和我翻脸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一定是还记得上次我说过的话对不对?”

  “你说什么呀?”

  “我曾说了如果下次遇见你,你就要娶我。”她将脸埋进了黑暗当中。

  “等等……原话好象不是这样吧?”

  “傻瓜,开玩笑的,你怎么这么认真,一定在考虑给我老爹什么嫁妆了吧。”她突然抬头咯咯的笑了起来。

  “谁……认真了。”我看见她的笑脸不禁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公然在这里打情骂俏,把我们当空气了。”大公主嚷了起来。

  “那好了,这里交给你了,老公我有事先走了,大公主会替我照顾你的。”齐琳扬了扬手转身就走。

  “行了,这里我知道处理的。”大公主不耐烦的道。

  “等一等!”我想说,却半张着嘴巴没有说出声音来,齐琳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黑暗当中,我心中却不知为何多了一种难言的滋味,她对我真的不错。

  “人也走了,你的两个伙伴还在远朋宫等你呢!”大公主对我和蔼的道。

  “对不起,三十八皇子殿下偷……不借了我两样东西,我可不可以向他讨回?”我突然将目光转向了在一旁装得很乖的宋冯德。

  “你拿了人家什么东西就赶快交出来,免得我发火。”大公主脸色一变。

  宋冯德低着头小声的道:“我没有拿他什么东西。”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拿了人家东西就赶快交出来,否则我就把你偷偷出京的这件事告诉父皇,身为皇家子弟却做这种鸡鸣狗盗之事,你丢不丢人。”大公主又是一记耳光扇在了宋冯德脸上。

  宋冯德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我的确没有拿这个人的任何东西?大公主您怎么能相信一个外人呢?”

  “我虽是一介平民,但说话却从来都对得起天地良心的,他偷走我的是一个紫色的小木鼎,那是我家传的宝贝。”我当然要也装得比较无辜了,死之炉这三个字是不能出口的。

  “什么紫色的小木鼎,我连听都没听过。”宋冯德的表情立即比我还要无辜。

  “这样吧!大公主再下可否给你一个提议。”我委屈的道。

  “说吧!”

  “你能否派人将这清水宫里里外外仔仔细细都搜察一遍,如果实在找不着在下的小木炉,那就是在下信口雌黄,大公主直接将在下斩了就完事,若仔仔细细搜察一遍之后,找到我的小木炉的话,在下要回就是了,也不要为难三十八皇子殿下。”我将话说完之后,冯德的脸色立即大变。

  他脸色大变的原因自然非常简单,那死之炉现在未必被他藏在清水宫中,但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黑衣死士想来是就在附近,而且相信极具野心的他定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旦被大公主来个全线大搜查,就算找不出死之炉,他也必将踏上死之路,就算出现奇迹,他这冷宫中的一切经得起仔仔细细的搜察,什么都找不到,向来对他十分厌恶的大公主在已经答应齐琳要照顾我的情况下,估计也不会为难于我,我可以说是稳赚不赔。

  “这个主意不错,宋冯德人家都愿以命相博了,你还要我派人动手吗?”大公主眉目一动。

  我却发现一个绝望般的眼神在宋冯德眼中闪电掠过:“经他这么一说,我好象还真记起了,他曾借过给我一个紫色的小木炉。”

  “你还真够贱啊!不到黄河心不死,那还不快给我去拿。”大公主大声的叱道。

  “皇子殿下,这次可千万别弄个假的来糊弄我,我心脏不好,经不过您的折腾。”我补充道。

  小书的脸上却不由得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正在往黑暗中奔走的宋冯德不由得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平静的前进,我知道他此刻一定是恨我恨到了极点。

  片刻之后,乖乖返回的他手上多了一个紫色的小木鼎,小木鼎上散发着奇异的光泽:“周兄看一看是不是这个?”他脸上还挤出一丝奇怪的微笑,我想此刻他哭出来会比较好受一些。

  这是我与他遭遇以来,最开心的一次,想不到回到了他这个老狐狸的地头上,却是他处处受制。

  小书接过死之炉,在手里转了转:“就是这个了。”

  看着宋冯德的目光还死死的盯着死之炉,我又道:“还有一样东西。”

  “是什么东西你快还给人家,我都困了。”大公主懒懒的打了个呵欠。

  “是一个人。”令冯德大吃一惊的是我并没有说了剑玄录,在这种情况下冯德绝不会把真正剑玄录给我,他只需将他掌握的剑玄录变动几个文字就足以致我于死地,我不能完全拆他的台,断了我自己的生路。

  “什么人?你还有同伴落在他手里。”大公主奇道。

  “不错,一个盲眼的少女,现在就在他的房中。”我话刚出口,宋冯德几乎一个屁股坐到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