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守望者之树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533 2003.04.26 13:32

    

  齐琳籍着月光在那巨大的黑岩上摸索了片刻,才回头道:“就在这里了!”

  我们都紧张的盯着她手上那条水晶鱼,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她将水晶鱼嵌入黑岩壁,再从怀中取出那支盛有夏怒血液的水晶管,拔开瓶塞之后,她小心翼翼的用小指醮了一点放入口中,才轻轻的将水晶管中那蓝色的血液浇在水晶鱼上。

  就在那一瞬间,似乎天地间所有的月光都聚在了那水晶鱼上,再从水晶鱼上反射出无数蓝莹莹的游光映在我们六人身上。

  蓝光渐渐的变成了红光继而又是黄光,当七彩之光流转之后,整个山体开始轻微的颤动起来了。

  南宫北开始抓紧了我的手:“老大,我怕……”

  他话音未落那水晶鱼身上的七色光芒已经罩住了我们,我只觉得脚下的地开始旋转,我们六人就如踏在一个巨大的转盘上一般,周围的景物开始模糊不清,头渐渐的晕了起来,眼前突然一黑,我和南宫北还有袁茵不禁跌坐在了地上。

  脚上的地似乎已经停止了旋转,身边的景物却都不见了,环顾四周只有无边的黑暗与阴冷的空气,首先听到了南宫北的惊叫:“这……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山体的里面,也就是月影行宫了。”黑暗中传来了齐琳的声音。

  “刚才我们是借助[物质转移魔法阵]巨大的地理魔能量进来的。”袁茵有些不甘示弱的味道。

  其实物质转移魔法阵我也曾听说过,但那仅仅是听说而已,据说控制这种魔法阵需要巨大的魔能,如果是凭借人力,也许只有十二贤者那样的超级魔法师两个人联手才能做到,如果仅仅依靠魔法机械工程,那消耗魔能之巨大就非常恐怖了,最少其魔能源供体都是世界少有的超级魔晶石。

  “事不迟宜,我们快走吧!”杨光朗声道。

  “但……那个水晶鱼还在外面,夏怒会不会也跟着进来?”袁茵担忧的道。

  “这个嘛,这魔宫之门二十四小时之内只能开启一次,那夏怒明天这个时候能进来,也晚了。”齐琳道。

  “这月影行宫共分三层,第一层机关密布,第二层一切未知,第三层就是宝藏之地了,大家小心一点。”杨光轻道。

  “那我们就先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吧?各位小心眼睛,我对光能魔法的控制能力不是太强!”说话之间,一个小小的光球从袁茵手心迸了出来,刹时雪白的光刺痛了我们微闭的眼睛。

  我们置身于一条长长的甬道之中,甬道的周围都是坚硬的黑岩。

  雷娜一声清叱,走,一头长发立即舞了起来,杨光紧随其后,袁茵则将光球缓缓射出。

  进入这蛛丝密布、阴冷黑暗的月影行宫之后,我才发现雷娜破坏机关的能力令人大吃一惊,无论多么隐蔽的机关雷娜都能轻易的发现并将之摧毁,我们一路行来,被雷娜识破和破坏掉的机关竟已有数十处之多,对于道路的选择,雷娜从未犹豫过,好象一切都已了然于胸的模样,看来之前,雷娜已经做足了准备。

  很多路在我们走过之后就毁坏了,大家虽然都没有说什么,我却在暗自担心以后要怎么走出这个月影行宫。

  随着渐渐的深入魔宫,危险的气氛也在一分一分的加重,我在想,我们幸亏有雷娜开路才能一路走下去,若是不深谙机关之道之人擅闯这月影行宫必死无疑。

  千辛万苦通过旋转石梯进入第二层之后,不再是一片漆黑,第二层宫壁上都悬着照明用的魔晶石,照明用的魔晶石是我们飓飚帝国的特产,算是很普通的东西,但这些宫壁上的魔晶石都非常巨大,从光芒的颜色看,应是年代非常久远了。

  我们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布满了尘埃的空间内,虽然一直没有再发现机关,但我们却都有说不出的担心,正是因为我们对这一层中有着什么东西而一无所知才非常的担心,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随着深入第二层魔宫,我们竟发现了无数交叠摆放的石棺,在魔晶石闪烁的光芒照映之下,异常的阴森。

  “老大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棺材?”南宫北颤着嗓子小声的道。

  “因为这是魔宫,这些棺材里自然住着很多恶鬼了。”齐琳故意对南宫北做出可怕的手式。

  “麻烦你不要吓他好不好?”我拉住南宫北对齐琳皱起了眉头。

  齐琳嘻嘻一笑:“老公,人家哪有吓他,人家说的都是真的。”

  袁茵不屑的看着她:“狐狸精。”

  “别吵了,我来看看这石棺里面有什么?”雷娜举起了手中的剑,我们纷纷远避,只有杨光站在她身后。

  铮的一下,一道冰冷的剑光游出了雷娜的剑鞘,雷娜手腕一抖那道剑光便插入了她眼前一具石棺的棺盖缝之下,她再一扬手,那沉重的石棺盖便翻着筋斗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响落到了其它的石棺之上。

  四周一片死寂,我们面面相觑,却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突然一声重重的低吼从石棺中传出,石棺中也猛的弹出一个人影。

  “是石头人?”南宫北慌忙后退。

  这时我也看清了从石棺中弹出来的人影,一身石制的铠甲穿在身上,眼睛放着绿光,布满尘埃的肌肤上也有些岩石的墨绿色,他低吼并踏着沉重的步子扑向了雷娜。

  雷娜一声冷笑弹了起来手一挥如虹的剑光斩在那怪物身上,一声轻响之后那剑光立即被反弹而起。

  一旁的杨光急忙撒一把绿雾,那被笼罩在绿雾中的怪物丝毫不惧的反扑雷娜,雷娜一面躲闪着一面用剑光狂斩那怪物,那怪物却毫发无伤。

  齐琳一声轻笑,猛的跃到了那紧追雷娜的怪物身后,出其不意的一脚将那怪物踢倒,然后反手一剑插入了那怪物的脚心,剑一抽出,一道浓稠的绿色液体立即从那怪物脚底激射而出,继而那怪物眼中的两点绿光便熄灭了。

  雷娜重重的喘着气:“怎么回事?”

  “这是魔族数千年前用魔族密法制造的[魔炼兵],材料是一个魔族的战士外加一匹上古猛兽与一百斤坚硬的磨岩,再使用特殊的秘法将之融合而成的魔炼兵,其寿命是一万年,双脚脚底是它最脆弱的地方。”齐琳收剑缓缓的道。

  “难道这些棺材中全是魔炼兵?”我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石棺,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概吧!”齐琳点了点头。

  “难怪我的剑伤不了它。”雷娜蹙着眉头道。

  “其实只是姐姐和我的剑术不够强罢了,象夏怒未受伤前或你们老大欧阳虎都可以一剑将它们断成两截,而我们只能取巧了。”齐琳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这东西太恐怖了,我们不惹它们就是了,我们走吧!”杨光扯着雷娜向前奔去,我们自然也只有不顾一切的跟着狂奔了。

  估计奔到第二层的中心地带时,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放眼望去,那些石棺盖纷纷弹了起来。

  “完蛋了,看来入侵都到达一定程度,它们就会自动苏醒。”齐琳一面说着一在奔得更快。

  “最少都有数百个魔炼兵,小茵小北快点!”我们在石棺盖纷纷飞起的魔宫中鼠窜。

  “前面没有石棺了,我们再快一点!”杨光回头望着纷纷追来的魔炼兵停了下来。

  “可惜我们不是魔族皇裔,不然就可以控制这些魔炼兵了。”齐琳叹道。

  巨响连天中,魔炼兵们踏碎了厚实的大理石地板汹涌而来,我们更是豁出老命的向前方那扇通往第三层的石门奔去。

  杨光将手一扬,他身后的地上便飞快的冒出无数高矮不一的紫色小菌,完成后杨光又追上了我们。

  轰隆的爆炸之声突然大作,原来那些踏着紫色菌类的魔炼兵都被炸得肢离破碎,但前扑后继的魔炼兵们相信很快就会突破这道防线。

  “早知道,我就多带一些[紫雷菌]了。”

  我们一并在那通往第三层的门内的甬道里奔行,奇怪没有出现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旋转石梯?

  我们奔到甬道的尽头,前方竟是黑漆漆的万丈深渊。

  回首是数百个前扑后继正在全力突破杨光地雷阵的魔炼兵,而前方则是万丈深渊,我们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

  “会不会这月影行宫本身就是一个阴谋?”我无力的道。

  齐琳摇了摇头:“不可能是阴谋的。”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无路可走了。”袁茵道。

  “也许……我们走错路了。”南宫北望着身前的万丈深渊。

  “没有错,这里有一块石碑!”雷娜屈身蹲下,我们才看到一块小小的石碑。

  “原来这万丈深渊的确是通往第三层的途径,而连接第三层与第二层之间的就是一架可以活动的升龙梯,每天凌晨之时升龙梯便会从渊底升到第二层一次,停留时间为五分钟。”杨光看着石碑喃喃的道。

  “看来我们已经错过了今天的升梯时间,下一班要再等二十四小时。”雷娜黯然起身。

  齐琳脸上已再没有微笑,她低着头:“时间不等我们,我们死定了。”

  我望着甬道外那潮水般汹涌而来的魔炼兵马上就要突破杨光设下的最后一道紫菌地雷防线了。

  “老大,我们真的要死了吗?”袁茵突然轻轻的抓住了我的手。

  “不过我们还可以选择死法,跳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或者被这些魔炼兵撕碎。”雷娜冷道。

  南宫北已经害怕得无法言语了。

  杨光突然对着雷娜笑了:“傻瓜,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死呢?”

  雷娜冷道:“你想干什么?”

  杨光开始缓缓的向甬道外那扇门走去:“答应我一件事。”

  “你究竟想干什么?”雷娜的脸开始变色了。

  “我已经不能再保护你了,真对不起,但是我绝不会让你死在我的前面,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杨光回头温柔的笑了。

  “你难道……你疯了……”雷娜无力的靠在阴冷的墙上。

  “你要为了老大的遗愿勇敢的活下去,在没有完成之前你是不能死的,所以齐琳姑娘请你务必要成功。”他对着齐琳点了点头。

  “原来你知道我的来意,你让我一同进入魔宫原来就是为了不让她完成欧阳虎的心愿。”齐琳恍然大悟。

  “不错我知道你的来意与我们的计划是背道而驰的,所以请你一定要成功,这样她就不会死了。”杨光也不知向嘴里放了什么东西,开始艰难的吞咽。

  “我曾发下誓言不完成老大的遗愿我就绝不会死,不错,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没达成老大的愿望我就是不会死的,没错!可是你把老大的遗愿当成什么了,要胁我活下去的理由?我不会原谅你的,就算你变成[战树]!”雷娜笑了起来。

  齐琳一惊:“变成战树?传说中的战树?将人类的躯体植兵化,变成一棵只能生存二十四小时以毁灭周边生命为目的之战斗之树!”

  “丧失所有自我意识,除了神经的巨痛,变做战树之后,虽然能拥有极强的毁灭力量,但也要承受世间最大的痛苦,比死还要残酷一万倍的痛苦,杨光谢谢你。”雷娜仍然冷笑。

  杨光身上的皮肤开始变绿,他回头温柔的笑了:“非常对不起,我不能再保护你了,记得好好活下去,我……我永远都是你的……你的……好兄弟……”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魔炼兵们终于突破了最后的地雷菌,疯狂的扑了上来。

  全身发绿,头发开始转化为树藤的杨光带着渐渐变异的身体迎了上去。

  齐琳大喊道:“等一等你还有话没说的!”

  杨光却没有回头,只听他一声暴喝,他身上的衣裳被他的身体完全的撑裂了,绿色纤维化的肌肉不停的彭胀,双足化做根茎开始渗入大理石地板之中,那石板随着根茎渗入,一寸寸的裂了开来,杨光暴吼数声,纤维化的双手暴长,十指变成了十条绿色的长藤,他痛苦的狂叫之中,十条绿影疯狂的舞动且不住的轻易粉碎着冲向他的魔炼兵。

  “趁着他还有一点意识,你快告诉他吧!人一辈子并不是只能爱一个人的。”齐琳抓住了雷娜的手。

  雷娜用力的挣开,闭上了眼睛大声的吼道:“杨光,对不起我这一生一世都是老大的人!”

  已化作战树的杨光痛苦的嚎叫了数声之后,将甬道的天顶也撑破了,那些犀利绿影如龙卷风一般袭向逼近他的魔炼兵。

  “原来你是个铁石心肠,别人为你而死,你却说出这么残忍的话。”袁茵望着雷娜道。

  雷娜没有说话冷冷的缩在一角。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心中都充满了悲伤,看着那株疯狂与魔炼兵作战的战树,袁茵眼中有泪水轻轻滑落,雷娜却紧闭着双目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之后我们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些魔炼兵竟已都被那棵叫杨光的战树毁灭了,四周一片死寂。

  万丈深渊下方突然传来了隆隆的响声,我们相互对望知道升龙梯马上就要升上来了,二十四个小时已过。

  雷娜突然睁开了眼睛,喃喃的道:“好兄弟,好兄弟,好兄弟……”

  她望着那棵开始枯萎的战树笑了起来:“我永远都是老大的女人,但我的心却属于了你这个好兄弟,你一直拼命的在保护我,我却不知道应该为你做什么……本来想事完之后和你一起去你的老家看星疏的……”

  那四四方方大概能容纳七八人的石制升龙梯渐渐的从黑暗中升了上来。

  “我太自私了,我知道支撑你奇迹般活下来的力量不是老大的遗志而是为了保护我,如果不是我一定要完成老大的遗志,你就不会死的……,好兄弟……我虽然永远都不能亲口告诉你我已经……但事到如今自私的我只还能为你再做一件事……”

  升龙梯终于完全的升了上来,雷娜微笑着身形一纵竟越过升龙梯向万丈深渊落了下去。

  这一下惊变出乎我们的意料,齐琳却缓缓的道:“其实支持她生存下去动力早就已经由欧阳虎的遗志转变成了杨光的爱,所以当杨光离开这个世界后,她便完全的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她虽然无法开口说出她对杨光爱,但她已经用行动来证明了。”

  我望着那棵正在渐渐失去生命力的战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齐琳踏上了升龙梯:“老公,我们走吧!”

  我们四人站在那缓缓向深渊下沉的升龙梯上,黑暗的风呜鸣着,仿似有人在远处偷偷的哭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