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弃者的真相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325 2003.04.26 14:33

    

  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弃者帮右护法竟然是陈鱼的待女晚,她脸上如寒霜满布一般冷冷的,看着年青男子的眼神中也全是讥讽之意。

  我们几人几乎都大吃一惊,想不到晚竟会是传说中极为神秘的弃者帮左右护法之一。

  那年青男子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咬着牙道:“别以为你跟在帮主身边就可以狐假虎威。”

  “朝,你知不知道你在长城帝国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你太好大喜功了。”晚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好大喜功?弃者帮的基业,没有我这个好大喜功的人,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吗?而你呢?”朝也冷道。

  “我怎么了?”

  “你除了一天到晚跟在帮主身边拍马屁,这么些年来,你还做了什么?”

  “什么没做也比做什么都错要好,今天你违背帮主的意思出手,就是大错。”

  “少拿帮主来压我,反正现在人到了我的手中,你是怕我抢你的功吧?”朝推了推他肩头的小书。

  晚冷笑道:“到你手里?你知不知道,他们几个人的性命一直都牢牢攥在帮主的手中,你这是画蛇添足。”

  “不管你怎么说,你毕竟不能代表帮主。”朝摇头道。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的意思。”一个蒙着面纱的绝色美人缓步从院外跨了进来。

  “参见帮主!”晚与朝同时身子一躬。

  “这……这是帮主?”菊堂主也急忙行礼,想来她连帮主是谁都不知道,这弃者帮的帮主够神秘的。

  陈鱼淡淡的道:“免礼吧!朝你告诉我,你跟我多少年了?”

  “朝自幼跟随帮主,算来也有十四年了。”朝答道。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躲在幕后,弃者帮上上下下都靠你和晚儿打点,你辛苦了。”陈鱼用感激的目光的看着他。

  “属下不苦。”朝微笑道。

  “为什么跟着我这么多年了,一点性子都耐不住,本来这件事我是准备神不知鬼不觉中进行的,被你这么一搅,我的计划全都乱了。”陈鱼淡淡的道。

  “属于下错了。”

  “这么多年以来,超梦杀手组一直未将弃者帮铲平,主要顾忌的就是我这个藏在黑暗中的帮主,他们没有完全弄清楚对手只前不想轻举妄动。”

  “这个属下知道。”

  “这可以算是我第一次在你们两个左右护法还有我的白师兄以外的人面前暴露身份。”

  “属下不会留下活口的。”

  “灭口倒是不用了,这几个人和我有些瓜葛,等事完之后我用药物把他们这段关于我的记忆永久抹去就是行了。”陈鱼淡淡的看着我们。

  我却心头狂跳,真是作梦也想不到这四大美人之一看似弱不禁风的陈鱼竟是一直在与超梦杀手组做对的幕后黑手弃者帮的帮主。

  “把你肩上的人还给他们吧?”

  “属于下知道了。”他一面应着一在将小书抛给了我。

  “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那现在就承担你在长城帝国的失败和这次鲁莽行动的后果吧……”陈鱼话音未落,朝身后的晚突然对朝弹出一道紫气,没有反应过来的朝笼罩在紫气之中哼也没哼就倒在了地上,全身立刻都冒出紫色蝶形的尸斑。

  “怪不得我要杀你,既然因为你的关系六个堂主都死了,你也没有面目再活着了。”陈鱼那甜美的声音竟是那么的残酷。

  那菊堂住吓得跪在地上不住的嗑头:“帮主饶命!”

  “帮主都说六个堂主都死了,这话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晚厉声喝道。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菊堂主双手在地上一按,闪电般的弹了起来,我们本来都以为她要逃,却没想到她却携着剑光射向陈鱼。

  但她的剑还没有碰到陈鱼之前竟融化了,就象遇到高温般融化了,不对,融化的不只是她手中的剑还有她整个人,她身上的皮肤在一刹间变得又粘稠起来了,就如遇到高温的胶一般,除了没有变得焦黑,五官都已经曲扭得完全变形,整个人黏乎乎的,只是一瞬眼的功夫她就融化作了一滩的烂肉。

  “又浪费了我珍贵的[铁化水],晚儿你去请我白师兄到这儿来吧!”陈鱼淡淡的对晚道。

  陈鱼使毒的功夫看来已经到了极其恐怖的地步,象面对她这样的超级使毒高手,我们似乎没有一点挣扎的余地,可以判断她的能力应为S级,而且可怕的是当S级以下的人面对她时,不向面对别的S级高手般有反击的余地,似乎只要她轻轻将手一招,就能至人死地,毒这种特殊的元素真是超出了我们的抗衡范围,只要我们的真气不能完全的防范她的毒元素入侵,就是死路一条。

  “晚儿马上就回来。”晚身形一动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跟了你这么多年的人,你说杀就杀,你果然是个没有感情的动物?”袁茵看着朝的尸体道。

  “不错,我早就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感情,在我心中只有仇恨,你们跟我进来吧!”她转身向我们的客厅走去。

  “我们为什么要跟你走?”袁茵摇头道。

  “因为早在沉鱼池你们就已经被我下了无影之毒,想活命的话,乖乖的跟来。”她一面说着一面跨进了大厅。

  袁茵还想说什么却被我打断了,性命攥在别人手里的时候,话应该少一些,这个道理袁茵好象始终都是学不会的。

  ※※※

  厅中魔晶体散发出非常柔和的淡黄色光线,但厅中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是脸色惨白,除了难以捉摸的陈鱼。

  “你就是弃者帮的帮主。”小书迷惑的看着陈鱼。

  “现在你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弃者帮一直对你们放任自由的原因了吧?”陈鱼淡淡一笑。

  “帮主果然厉害,一直都将我们蒙在鼓中,真是想不到原来我们早就和弃者帮的高层接触过了,弃者帮一直对我们按兵不动的迷现在终于解开了。”我点头道。

  “想不到我们弃者帮会以这样的形式对拥有失落之都讯息的人进行接触吧?不过我也是对你们制造的突发事件加以利用罢了。”陈鱼眼中似有得意之色。

  “那天在沉鱼池陈鱼姑娘的戏真是演得无懈可击。”我话中带刺的道。

  “这最主要还是为了骗过超梦杀手组,既可以接触到小书这关健人物又不会曝露我的真实身份。”

  “现在回头想来,我最大的疑问就是当时你为什么不解开小书的记忆封印?而叫晚去解?”我问道。

  “以我的能力虽然能解开他的记忆封印,但必将消耗大量的真元,十天之内难以复原,替小书注入封印的超梦之人,在记忆封印被别人解除之时,定然会有感应,然后他只需在燕都城周围进行S级的气息全向搜索,真元巨耗的我极有可能会发现,所以我绝不会有用自己的身体来冒这个险,如果是个陷井的话,那我就算踏进去了。”

  “但你却叫晚借助解印回魂香去冒险一试,幸好没有解开,如果解开了,为了避免超梦追到,我怕晚也难逃一死。”

  “不但她要死,除了小书你们全都会当场死去。”

  我回想起那个在沉鱼池的夜晚,本以为已是风平浪静,想不到却是极为凶险之夜。

  “你放我们离开沉鱼池,其实却已用毒这根无形的线过牢牢的将我们牵住了,帮主着实厉害!”我叹了口气。

  “现在找到了我师兄白问心,自然也是收线的时候到了。”陈鱼沉声道。

  “可……可你怎么会是弃者帮的帮主呢?”南宫北皱着眉头道。

  “傻瓜,那是因为我们的绝世美人陈鱼姐姐是一个被别人抛弃的人啊!”我冷笑道。

  “那是谁抛弃了她?”南宫北迷惑不解的道。

  “是她那个被白问心和师命悬联手下毒的丈夫。”我又道。

  陈鱼眉头一蹙:“看来我的事,师命悬都和你们说了。”

  “难道陈鱼那个身中巨毒的丈夫没死?”袁茵惊道。

  “陈鱼中了那毒能被前任医皇救活,她丈夫中了毒自然也可以由暗黑经纪人医得起死回生。”我缓缓的道。

  “他丈夫被暗黑经纪人所救,也许为了报恩自然就加入了超梦杀手组。”小书接道。

  “我作梦也想不中毒以后被抛入海中的他竟然还能活着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听到他活着的消息我欣喜若狂的带着两个刚出生的孩子去找他。”陈鱼痛苦的笑着陷入了回忆之中。

  “带着面具的他冷冷的看着我们母子三人,说他是被暗黑经纪人从地狱带回来的人,已经不能再和这个世界有任何瓜葛,他的生命已是完完全全的属于超梦,他恨我的两个师兄,也厌恶我,还说若下次我再纠缠他,他就杀了我,然后就扬长而去……他曾是那么的爱我,他曾是那么的温柔,我宁愿死也不相信那么绝情的话会出自于他的口中,但那些绝情的话每一个字却都是出自于他的口中……”

  看着陈鱼眼中那无尽的怨毒,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本来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我因为他两个孩子的关系,才勉强自己活下来,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后,本来是燃起了生存的希望,但见到他之后……我的整个世界都碎了……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弄死他的两个孩子,然后去死在他的手中……”

  袁茵突然插道:“你有没有想到过他可是因为某种原因言不由衷?”

  “没有这个可能!为了见他,我冒死赶到无峰岭,见到他时已是身受重伤,他却未曾给过我丝毫怜悯……他心中已经没有了我,我受不了这么大的反差,我当时几乎要疯掉了,后来我冷静下来一想,一个疯狂的报复计划便在脑中形成了。”陈鱼的眼中有残忍的光。

  “我知道了,被仇恨左右了的你便把自己的女儿改造成天绝六脉之体丢在无峰岭之下来对付超梦六杀。”袁茵道。

  “不过她还没有完全的丧失理智,也许男婴长得太像父亲了,所以她终是没有对男婴下手。”我看着陈鱼道。

  “我所有的怨恨都倾注在那个人的女儿身上,除了那张脸,她的身体、她的眼睛我都毁了,而我自己也只留下了一双眼睛……”陈鱼突然揭开白色的面纱,我们都被惊呆了,她那双绝美的眼睛之下,是一张疤痕累累极其可怖的面孔。

  我从未曾想过,仇恨竟有这样可怖的力量。

  “我把他的儿子交给师命悬之后,就开始着手创建弃者帮,躲在黑暗中以被抛弃者的名义创建了这个与超梦杀手组作对的组织。”陈鱼狰狞的笑道。

  “你是躲在黑暗当中吗?超梦成员中别的人我不敢说,但你的丈夫却一定知道弃者帮是你在背后操纵的,从你的女儿被丢在无峰岭下那一刻,我想他那内一定是雪亮的。”我摇头道。

  “笑话,如果他那个抛弃我的王八蛋知道弃者帮是我操纵的话,早就把我杀了。”陈鱼恨恨的道。

  “其实你应该感谢他,你能活到现在,一定是他一直在背着超梦中的同伴维护着你,他偷偷的替你保守着秘密,我想他一定还是爱你的,只是他有不得以离开你的理由罢了。”袁茵道。

  “他爱的只是他自己,你不是我,你不可能知道我的感受,如果有一天身受重伤快要死去的你带着两个婴儿被你深爱的丈夫抛弃的时候,也许你就知道我的感受了,这是永远都不可以原谅的……永远都不可以原谅……”陈鱼吼了起来。

  陈鱼已被仇恨所左右了,她的整个人只为复仇而活,她淡漠了旁人的生死。

  “哪你要怎么样才肯停手,真到天杀死去吗?”我冷冷的道。

  “她的丈夫是天杀?”南宫北惊道。

  “我们不是觉得天杀很象一个人吗?他就象普竹,如果没有那超人的气势,他真的很象普竹。”小书轻道。

  “我要超梦连同暗黑经纪人全灭。”陈鱼幽幽的道。

  “既然你存在这样的目的,无论天杀怎么替你保守秘密,终有一天超梦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从黑暗中揪出来的,你的力量如何与他们抗衡?”我叹道。

  “所以我就要从他的脑中得到失落之都的讯息,只要得到了那神秘的失落之都中的力量,我就一定可以杀死超梦与暗黑经纪人。”陈鱼对着小书疯狂的笑了起来。

  “师妹,你为什么要在人前将面纱摘下了。”一个中年汉子与晚一道进入了我们的厅中。

  那看似非常儒雅的中年汉子白面无须,五官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一双金色的眼睛,这流露着狂野气息的金色眼睛无论怎么看都象不应该长在他脸上似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医皇白问心。

  “师兄你替我解开那个人的记忆封印。”陈鱼却指着小书厉声道。

  “就是他?”白问心对陈鱼柔声的道。

  陈鱼点了点头。

  “慢着,要解开我的记忆封印之前,你必须替我的同伴都解了毒再说!”小书退后了一步。

  “小书……”话一出口,我的心情也极为复杂,目前的局势不是我们能够控制,不管怎么样小书恢复记忆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就算要将我们对陈鱼今夜的记忆抹去……命运控制在别人手中,我们还能说什么……

  袁茵和南宫北也都盯着小书,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这个好说,师兄你替他们解除他们身上的毒吧!”陈鱼对白问心道。

  “慢着,我要白问心先发下誓,是真正的替我们解毒,还有你也要答应我解开我的记忆封印得到失落之都的消息后,只是抹掉我的同伴今夜的记忆,不能杀他们,否则我宁死也不让你们替我解开记忆封印!”小书又道。

  “这一切都好说!”陈鱼狰狞的笑了起来。

  就算解了毒,陈鱼还是可以再次不费吹灰之力的向我们再次下毒,不过医皇白问心还是依言发下毒誓后用一种白色的药丸替我们解了毒,从白问心出现那一刻起,他始终是温柔的看着陈鱼,这又是一个痴情的男人。

  “可以开始了!”陈鱼一声令下,小书盘膝坐在堂中,微笑着看了我们一眼,终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白问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站到小书身前,一声清叱,两只手立时射出无数的白色气线,只是一瞬间那些白色气线便连满了小书全身各处穴脉,我知道这白色气线是传说中的医神气线。

  大堂中一片死寂,我们都大气不敢喘的盯着堂中由气线相连的二人,陈鱼眼中更是充满了期待的目光。

  白问心十指一动,那数百条连接小书的白色气线都抖了起来,白问心的手越动越快,那些白色气线也越舞越疾,很快盘膝而坐的小书就被那些白色气线带着旋转了起来。

  白问心的神色渐渐的凝重,小书已经被笼罩在一个白色的气网当中了,只过了一伙,白问心额头就冒出了大汗。

  我们每一个人都紧张的盯着小书和白问心,如果白问心稍有闪失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连接小书身体那一端的医神气线突然变成了蓝色,这时我又发现那蓝色的气就犹如血液一般被白问心慢慢的抽了出来,这些蓝色的气想来一定是封印小书记忆的无名真气。

  我的心越跳越快,紧张的我不由得将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这些超梦六杀成员注入的无名真气定然是非同小可,如果白问心一不小心,被真气反扑,下场可能就会变得如魔族的春喜一般,而小书这次却不知道会遭受到什么样的灾难。

  白问心突然一咬牙,又猛的十指一收,握成了两个拳头,那些白色的医神气线顿时统统的变成了蓝色,白问心两手用力的向上一举,那些蓝色的气线立时化作蓝雾升腾而上。

  “解决了,比想象中的要容易!”白问心对陈鱼笑着喘了一口气。

  蓝雾升腾中照明魔晶的光芒令人觉得似乎突然带上了妖异的颜色,小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就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如被静止了一般,连同门外的黑暗,一切仿似都被定格,只有一个人倒在了地上,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尸体,陈鱼的尸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她刚才的立身之处还飘着一蓬红色的血雾,她的尸体就象一具干尸,她身体中所有的水份在小书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离开了她,所以她死了,只剩下那一团慢慢开始弥漫的的血之雾。

  我们的惊讶与晚的恐惧还有白问心的痛苦都被凝固在这一刻,空气中的水份也似开始冻结,整个厅中寒气纵横。

  而小书的目光却比冰还要冷,他所散发出那令人冻结的气息是如此的陌生,他淡淡的道:“在下超梦六杀之秋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