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命悬绿寺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982 2003.04.26 14:26

    

  夏怒与黑雷的厮杀声很快就消失在了拂晓的寒风之中,我闪电一般射向我们的藏身之处。

  在我还没到我们藏身处之时,我就看到了背负着小书的南宫北,还有神色惶恐牵着马匹的袁茵从废墟中步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们竟没有按我原来所说的在藏身之处等我。

  “老大,我们听到喊杀声还以为你出事了。”南宫北看见我忙道。

  “老大,小书快撑不住了,刚才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你再不回来的话,我就和小北带着小书先前往绿寺。”袁茵咬着牙道。

  南宫北背上的小书整个人憔悴得就如笼罩上了一层死亡的颜色,他死灰色的皮肤上就连虚汗都已经流尽了,他艰难的抬着痛苦抽搐的面孔对着我的方向道:“老大……我不行了……”

  “王八蛋,不许说这个……”我一把从南宫北身上抢过他背在身上,闪电一般翻上了马背,双腿一夹,胯下战马立即四蹄飞扬绝尘前奔。

  “老大……我好想死……”寒风迎面而来,他微弱的话语贴着我的耳朵钻进了我的心中。

  “第七天,现在只是第七天而已,你不会死的。”我握着缰绳,不敢回头再面对他那被痛苦折磨得不成人形面孔。

  “我没用……我实在是熬不住了……全身每一个地方都……好疼……”他的头无力的靠在我的肩头。

  “老大!”袁茵与南宫北纵着马赶了上来。

  “昨天你还说你撑得住的,今天不可不能不行的,我们马上就要到了,我求求你再忍一忍,好不好!”我无力的道。

  “我……好想死……”小书绝望的重复着这句话。

  无言以对的我只有狂纵着马在这朝阳刚刚升起的大漠上,向前方追逐。

  我只觉得马跑得很慢,很慢。

  终于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绿点,苍茫的黄沙中浮起了一片翠绿。

  “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话未说完,小书环抱在我腰间的双手突然松了开来,我勒马回首,只见他整个人被重重的甩在了黄沙之上。

  他行动能力完全丧失!我急忙在马鞍上一点,整个人如炮弹一般射了出去,闪电一般落在他的身边,轻轻的将身体各处皆被黄沙蹭出血的他抄在怀中:“没事的,到了!马上就要到了!”

  但当我回到我们骑的那匹战马旁时,那匹战马却吐着白沫屈着膝不肯站起来,赶得太急,这匹马终于崩溃了。

  我用力一腿踢在马身上:“王八蛋!”

  抱着小书的我立时展动身形提着丹田的剑玄之气,风疾电驰的向那个绿色小点狂奔。

  “老大,你慢点呀!”袁茵纵着马追在我的身后,一时间想不到我亡命狂奔的速度竟快过了他们胯下那两匹筋疲力尽的战马。

  足下掠过的是滚滚黄沙,眼间的绿点逐渐变大,是一片翠绿的小竹林!

  我无暇顾及沙漠中何来的小竹林,当我狂奔进那绿色的小竹林时,我身上的力道已经快耗尽了。

  我沿着那绿竹林间的小道很快就奔到了一间青砖红瓦的典雅别致小庙,抱着小书的我顾不得敲门,飞起一脚用力的踢开了那两扇朱红的小门。

  “徐命悬,快出来救人哪!”我抱着小书在小庙中的竹林间如无头苍蝇似的狂奔。

  “叫什么叫?禁声,要知道这儿可是佛门静地。”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小和尚突然从一间禅房中走了出来。

  “徐命悬,徐命悬在哪儿?快叫他出来救人啊!我的同伴快要死了……”我大声的吼道。

  “死就死了呗,人嘛,总有个生老病死的。”小和尚竟不紧不慢的道。

  “求求你,快叫徐命悬出来,他就要死了。”我抱着小书就快要疯了。

  “你请回吧!今天我师傅不见客。”小和尚缓缓的道。

  “不见客?我们不是客!徐命悬你快出来。”我抱着小书一脚将小和尚出来的禅房门踢了开来。

  “你这个施主怎么这么无礼,我说了师傅不见客就是不见客。”小和尚泰然的道。

  “无礼!他不出来我还会更无礼,他再不出来,我就一把火把这破庙给烧了。”我凶神恶煞的道。

  “象你这种恶客我见多了,你再在此胡言乱语,我就要用毒将你驱走了。”小和尚眉头一皱,双手合在了一起。

  我一声冷笑:“小秃驴,有种你就下毒吧!”

  说话之间,我右手抱着小书,腾出了左手,将丹田中的剑玄之气提到手上,用力一挥,剑玄之气从我手中激射而出,咔咔一响,那寺中的青竹竟被我那一记劈空手刀划断了四五根。

  青竹摇晃着倒了下来,我站在青竹中冷笑,此时袁茵和南宫北才赶到。

  “什么人?竟敢毁我寺中碧竹!”一个长相清癯的中年僧人缓缓的从青竹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嗔怒之色。

  “师傅,是求医的恶客。”小和尚忙道。

  “你就是徐命悬,你快救一救他,他中了魔焚毁杀。”我抱着小书急忙奔到了他的身前。

  那中年僧人将手放在了小书的腕间:“魔焚毁杀……第七天……”

  “正是,求求你快救他吧!他撑不住了。”我喘着气道。

  “撑不住就不要撑了。”他松开了手。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什么意思?”

  “撑不住就去死吧!”中年僧人淡淡的道。

  “这是做医生的人说的话吗?”一旁的袁茵喊了起来。

  中年僧人指着地上那几根被我斩断的青竹:“这是求医者的行为吗?”

  “我错了,我赔你竹子不行吗?求求你快救救他吧!”我说着话的时候,突然发现小书低垂着的指尖开始淌血,鲜红色的血一滴滴的落在青竹上。

  “全身筋脉断裂百分之九十,血脉倒施,血崩开始。”中年僧人看着小书,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缓缓的道。

  “你不是徐命悬吗?你不是医皇的弟子吗?你怎么能见死不救?”袁茵急道。

  “难道我是徐命悬,我是医皇的弟子,就一定有义务要救人吗?”徐命悬冷冷的反问道。

  “那你要怎么才肯救他。”我看着开始血崩的小书,理智快要失去了。

  “跪下。”徐命悬看着我道。

  我立即双膝一曲,跪在了他的面前。

  “不要……老大……杀了我……”在我怀中的小书艰难的发出微弱的声音。

  “小书,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他马上就要救你了。”我咬着牙道。

  “谁说我要救他的,我可没有说要救他。”徐命悬缓缓的道。

  “你要怎么样才肯救他。”我死盯盯的看着他。

  徐命悬摇头道:“我怎么样都不会救他的。”

  “那你为什么叫我跪下。”我红了眼。

  “我只是叫跪下,可没有叫你,你自己傻罢了!”徐命悬冷笑道。

  我猛的站了起来:“臭秃驴,你给我听好了,今天,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我发誓,若他死了,我就一定要用你的性命来陪葬。”

  “老大,你冷静一点。”袁茵扯住了我的衣角。

  徐命悬淡淡的道:“要杀我你竟管下手,救不救人是我的自由,普竹送客。”

  话毕,他转身就走,小和尚身子一躬:“各位施主请吧!”

  我哪里肯罢休,一个飞纵跃过小和尚翻到了徐命悬身前:“你不救他,我就放火把这里烧了。”

  徐命悬停住了身形:“让开,这里不是你放肆之地,和尚虽不能杀生,但却可以叫你教生不能求死不得。”

  袁茵奔过来拉住了我:“老大,你冷静一点,在这里动手,只会断了小书的生机。”

  徐命悬冷笑着拂袖而去,我怀中的小书不停的颤抖着他痛苦到了极点的身体,血一滴一滴的从他的指尖坠落到地上。

  “各位施主请吧!”小和尚朗声道。

  小书吃力的睁着他那一双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艰难的翕动着嘴唇:“杀……杀……”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无力的望着天空上那耀眼的光芒。

  青竹乱颤,风吹过。

  “各位施主请吧!”小和尚机械的重复着那句话。

  “你是叫普竹吧?你多大了?”袁茵突然走到了小和尚的面前,开始打量他。

  “是的,今年十五,姐姐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看?”小和尚的脸竟然红了。

  “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英俊的小和尚!”袁茵笑道。

  “真的吗?”普竹睁大了眼睛。

  “当然了,你有没有女朋友呀?”袁茵竟然道。

  “行了,姐姐,你想从我这里下手是吧?没有用的,不过照例我是有留来求医者一宿的权利,因为来求医者都是长途奔波,所以你们今晚可以在这里住一夜,明早就得走。”普竹轻道。

  干净的禅房中,焚烧着浓浓的檀香,但却驱不走小书身上的血腥味。

  袁茵用白纱替他裹住双手,但血仍不断的从他十个指尖中一滴滴的渗出来,那厚厚的白纱转眼间就被染红了。

  “老大,血止不住啊!”袁茵的声音不住的颤抖。

  “杀……杀……我……”小书张大了嘴巴,喉咙中挤出了两个刺耳的音节。

  “傻瓜,那个姓徐的只是发发脾气罢了,他一定会救你的,如果有病人死在他的寺中,他的脸往哪搁啊?”我强迫自己微笑,我竟忘了小书什么都看不见了。

  小书艰难的摇头,看来他是实在熬不过这全身筋脉就要断绝的痛苦。

  “没事的,我会再去求他的,这么多天你都熬过来了,只要再忍一会,再忍一会,就好了,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没有恢复记忆呢?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可不行啊!”我喃喃的道。

  “老大,我受不了!”袁茵推开门跑了出去,风吹了进来。

  “小书,你绝对不能死,你绝对不会死……”我说话之间突然发现,小书伸直了舌头,两排牙齿艰难的咬住舌头,舌头被他咬破了少许。

  此时他竟连咬舌自尽的力气也没有了,我忙将手塞入了他口中:“痛的话,就咬我的手吧!既然到了这儿,你一定会得救的,我不骗你,如果骗你的话,我就是******乌龟王八蛋。”

  小书的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门外风中传来了小茵的哭声,我的一颗心碎了。

  南宫北突然急急忙忙的奔进了禅房:“老大,徐命悬答应再见我们了。”我望着窗外竹中那轮残阳:“真的?”

  “真的,因为我给了小和尚一些钱,还和他定下的协议,只要他师傅肯救小书,无论成败,我们都带他离开这儿!”南宫北道。

  “好样的!”我抱起小书长身而起。

  “小和尚的意见,徐命悬还是会听一些的,毕竟徐命悬发誓终身不离绿寺,外面的一切都得依靠小和尚。”南宫北轻道。

  金黄色的夕照透过竹林的间隙洒满了佛堂。

  徐命悬坐在堂前缓缓的道:“既然普竹替你们求情,我就可以考虑替你们医治他,而且不瞒你们说,我对魔焚毁杀患者还是有一点兴趣的。”

  “小书,你听到没有,他答应救你了!”我兴奋的道。

  “慢着,我只是说了考虑,救不救他,还得看你们是不是有缘人。”徐命悬淡道。

  “什么意思?”袁茵皱着眉头道。

  “我有我自己的规矩,救不救他,得看你们之中有没有令我感兴趣的体质。”徐命悬的目光扫在我们三人身上。

  “大师说明白一点。”南宫北挠着头道。

  “我师傅的意思就是,如果你们三人中有他感兴趣的体质,他就可以医那个中了魔焚毁杀之人,如果没有,我师傅是绝不会医的。”普竹大声的道。

  “是吗?”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命换一命,如果我发现你三人中谁的体质令我感兴趣,我就医这个中魔焚毁杀之人,而被我选中的人就得供我解剖之用。”徐命悬轻道。

  “一命换一命?”我呆住了。

  “不错,如果你们怕了,抱着这个快要死的人走吧!”徐命悬低垂着双目。

  “我们才不怕!”袁茵大声的道。

  “如果不怕的话,就让我替你们把把脉。”

  佛堂中死一般寂静,我们等待着徐命悬一命换一命的选择。

  “奇怪了,三个人的身体都很特别?这样吧!我对解剖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很感兴趣,所以你们可以自己选一个人出来换命。”徐命悬沉声道。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

  “快一点,他的血崩已经开始加剧,我看再不医治,他可能是熬不过今夜了。”徐命悬淡淡的道。我低头一看怀中的小书,他的五官已经开始渗血。

  “我,杀了我吧!”我一字一句的道。

  “不行,你是老大,用我的命。”袁茵也斩钉截铁的道。

  “小茵别傻了,老大怎么舍得让你去死,老大虽然没用,但毕竟还是一个男人。”我咬着牙道。

  “老大……”袁茵刚开口就被我打断了。

  我厉声的吼道:“我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向你娘交待!”

  南宫北的脸也白了,他用力的扁着嘴唇却说不出一个字。

  “别在这里吵吵嚷嚷,决定一个。”徐命悬抬起了头。

  “我,一命换一命,用我的命。”我望着他道。

  怀中的小书突然张大了嘴,用那嘶哑的声音发出咝咝的声音:“不……要……”

  我笑了:“傻瓜,不要也得要,这是我自己决定,由不得你不要。”

  袁茵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知道自己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可有的时候,我清楚自己是不可以后退的,做老大就要有做老大的觉悟,谁让你叫我老大呢……”

  小书的眼中竟流出了血,他口中不断的发出呜呜之声。

  “我清楚自己在不同的时段一定会有不同的想法,也许以后我会没有勇气做出这样的决定,但在这一刻,我是心甘情愿的,大师请快点救他……”我跪在了地上。

  徐命悬一手递给我一颗黑色的药丸,一手接过了我怀中垂死的小书:“服下它。”

  我接过药丸站了起来:“小书,你记住,从今以后,你一定要替我保护小茵,你一定要替我帮她找到他的父亲,一定要让小茵快快乐乐的活下去,一定!”

  我一口将药丸吞了下去。

  “三天后,你自会以最佳的状态死去,而他中的魔焚毁杀,我一定能治好。”徐命悬抱着浑身淌血的小书闪入了后堂。

  我一个人坐在月光之下,竹林间吹来的风有些冷。

  我脑中一片混乱,想起了很多东西,不过这样死去,我不会觉得遗憾。

  现在只希望小书能替我给袁茵幸福!

  我竟然又想到了商岚妍,不知道能不能在死前再见她一面?我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我竟会如此的喜欢她。

  我不太敢面对伤心欲绝的袁茵,还有南宫北,他虽然懦弱了一些,但还是一个好人,真有些担心他。

  “黑雷麾下阴阳童子求见绿寺命悬大师!”阴阳童子的声音突然从寺外飘了进来。

  我心头一惊,难道他们追到这来了!

  “三个月前的所询之事,望命悬大师能将幻天大师之意相告。”阴阳童子又齐声道。

  原来他们不是追踪我们而来,竟是与这绿寺有关?

  难道黑衣兵团都是冲着绿寺来的?

  我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