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致命契约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951 2003.09.07 21:43

    

  “好久没有痛快地玩玩了,你们尽管对我出手吧!”王巅土任风吹乱了她棕色的长发:“大地就是我的战场,在我的战场上,我是战无不胜的!”

  “大家一声上!扁死这个嚣张的老女人!”袁茵见螺旋流沙地狱已解除,立即气势高涨!

  我将剑玄之气由气海提了出来,身形箭一般向前射去;二号雪亮的长剑出鞘,带起一串身体的残像踏沙疾滑向王巅土;山藏双掌交叉,中指真立:“暗影忍流·影之替身!”,一阵黑烟过后,她的身旁立即多了两个外表与她一模一样,并围绕着她不住旋转的影之替身,这两个影之替身虽然不是实体,但山藏发动攻击时,她们却会同样发出威力相当的真实攻击!此时****也已经如幽灵般消失了,他的幽灵暗杀术再度发动!

  一丝残酷的冷笑掠过王巅土的唇角:“你们的实力和我相差太远了”她右脚轻轻地在沙地上一跺:“沙之迷宫!”

  随着她身体焕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沙地上立即堀起了由无数高约五米左右的沙墙形成的迷宫,向她袭击的我们立即置身于这黑沙迷宫之中。

  山藏一声厉叱,身形冲天而起,整座迷宫的沙墙立即跟着她的身形一道拔高,很快所有的沙墙都变成了三十多米,置身其中的我顿时觉自己渺小了很多!

  要强行穿过沙墙并不是一件难事,但难就难在王巅土不可能傻傻地站在“沙之迷宫”的中心等着我们的袭击,沙之迷宫中她的气息太过强烈,所以我们根本无法准确地凭借气息找到她的位置,再加上此时高高的沙墙挡住了我们的视线,要找到她就更是难上加难,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沙之迷宫中我们几个人无法进行联手攻击,那战斗力高达S级的她就可以轻易地将我们一一收拾。

  二号的吼声、山藏的叱声、袁茵的破口大骂声都隐隐地传来了我的耳中,不断在沙墙中穿行的我已经迷失了方向,从他们杂乱无章的叱叫声中,可以判断出他们到受到了袭击?

  漫天的雷电虽然已经平息,整座沙之迷宫中的流转的杀气却如雷电一般强烈地冲击着我脆弱的神经,我心底竟不由得升出了绝望的念头,也许我永远也不会走出这个随时都在变幻的沙之迷宫。

  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是王巅土!我本能地一声厉叱,将贯于双掌的剑玄之气向她射去,只见她冷笑着退进了沙墙之中,我不顾一切地击穿沙墙,却早已失去了她的踪影!

  “大地就是我的战场!在我的战场上,我是战无不胜的。”我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她盛气凌人的话语。

  一双手突然从我身后无声无息地伸了出来,幸好我反应甚快,立即转身射出两记锐利的剑玄之气!“砰!”的一下,她的两只手竟然炸了开来,原来袭击我的人并不是她的本体,而能轻易与沙墙溶为一体的“沙傀儡”!

  她是在玩弄我们!在她的战场上,也许我们真的没有一点胜算!

  “哈哈……”她尖锐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沙之迷宫:“迷途的羔羊们,等着在迷宫中被累死吧!”

  “大家不能这样盲目的前进了,我们要先聚在一起,把力量联合在一起再说!凭个人的力量,就算是遇到了她的本体,也是不可能打倒她的。”我将剑玄之气贯于口中,将声波送出。

  “好!那大家就先到我这里集合吧!”二号发出一声震天长啸,我立即觅着声波,横冲直撞地向他发声源地奔去。

  当我赶到时,袁茵与****还有山藏早已聚在了二号的身边,除了笑呵呵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十分狼狈不堪。

  “花火和玲玲呢?”我道。

  “他们都在迷宫之外,他们的气息很流畅,应该没有受到袭击。”山藏轻道。

  “花火那家伙似乎深不可测,只要不进入王巅土的攻击范围,他自保应该没有问题的。”二号冷道。

  “关键是现在我们要怎么打倒那个贱人。”袁茵咬着牙道。

  “首先还是得找到她的本体,如果能接近她的本体,我有信心,杀死她。”****看着自己的双手笑道。

  “现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我们还没接近她的本体,就先被她给杀了!”山藏不住摇头。

  “你们这么想找我的本体吗?好,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随着王巅土的笑声,沙之迷宫中所有的沙墙都开始蠕动!

  一瞬间,沙之迷宫消失了,但我们却变成置身于数百个王巅土的包围之中?沙墙全都变成了王巅土的沙傀儡!

  月已经西沉,黝黑的沙地上,三百多个王巅土同时放声大笑:“我的本体就混在其中,在你们被杀死之前来找我吧!”

  杀气纵横,所有的“王巅土”的双手都开始异变,由纤纤十指变形成了一对锐利的抓子,三百多个王巅土同时对我们出手了!

  “别想通过心脏勃动和血管内血液的流动的声音来找到我的本体,她们虽然是沙土,但所有的身体机能都与我一致无二。”三百多个王巅土同时开口。

  场面一片混乱,山藏虽然带着影之替身出手,每一击最少都能击爆三个沙傀儡,但傀儡们仍然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二号带着残像不断地在傀儡们之间穿行,他剑光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激爆之声,但他的身体也多了不少伤口。

  我与****一前一后护在双眼紧闭正在诵唱魔法的袁茵身边,相对****的从容自若来说,面对疯狂袭来的傀儡们,我就有些手忙脚乱了!

  战局很明显,王巅土zhan有绝对的优势!

  “我看你们能支持多久!”“我看你们能支持多久!”“我看你们能支持多久!”“我看你们能支持多久!”光是三百多个“王巅土”的声音就令我有些想晕厥过去了!更别说攻击。

  没过多久,除了****和袁茵,几乎所有的人已经在“王巅土”们的利抓攻击下遍体鳞伤了!目前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袁茵正在诵唱的强力魔法上!

  “……来自天边的风神啊!请将这个肮脏的世界净化吧!我祈求您降临于此,净化这个妖异的世界吧!”双手交叉于胸前的袁茵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除了她的双眼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外,整个世界在一瞬间陷入了黑暗!

  天空突然传来一声爆炸般的巨响,天像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一般,似乎能将一切都吹走的超级飓风从天际缺口处狂泄而出,狂暴的风声就像成千上万的妖魔在咆哮!霎那间,我们置身的整个沙漠仿佛化作了巨浪滔天、汹涌狂暴的大海一般!

  袁茵竟然已能使出A级风系魔法“风之海洋”?看来西门断天那神秘的血统令她的魔力不断地在提升!

  在沙暴之中,被迫闭上眼睛的我们下意识地紧紧挨在一起抵抗连人也要卷起的暴风,身边那些沙子化成的数百个“王巅土”早已经还原成千万的沙粒被吹散在飓风当中!

  当风渐渐变小之时,只剩下了一个孤孤立于眼前的王巅土!

  “小茵,干得好!”我惊喜地道。

  二号再度拔出长剑:“受死吧!”

  王巅土却发出纵天狂笑:“天真的家伙!你们痴心妄想以一场风暴击败我吗?别做梦了!”

  她的笑声中,无数的“王巅土”又从沙地上冒了出来!

  “我说过,大地是我的战场,只要在我的战场上,我就是战地不胜的,哈哈……”

  看着围绕着我们狞笑不已的“王巅土”们,每个人的心底都生出了绝望!就连****的笑容看起来也变得苦涩了。

  “真的是这样的吗?”我突然听到了绿莹的声音。

  “如果你战无不胜的话,那我可就得头痛了!因为他们之中可是有我最大的债主之一!她死了的话,谁来赔偿我的损失啊!”绿莹的声音从风中飘了过来:“所以,为了我的钱,我必须得战胜你!”

  “笑话!别说你的战斗力反应只有B级了!就算你是S级,也未必能靠近我!”

  “我干吗要靠近你?取得胜利的方法并不是只有武力一途,我这个人比较讨厌暴力,所以,我会使用一些其它的方法……”

  突然之间,我觉得头部有些眩晕,眼皮变得沉重了起来,我刚想说什么,袁茵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所有的人都是摇摇欲坠,包括王巅土。

  除了摇摇欲坠的王巅土的本体,所有的土傀儡们都再次沙化,回归大地!

  “虽然说,刚才一次性把我从小练制的无色无味强力麻醉剂混在风中全部洒出,我会非常心痛,但如果我的八千个金币要不回来的话,我会活不下去的,怎么样?不可战胜的您心情还好吧?”

  王巅土终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十多年的心血结晶就此离开了我,真是令我心如刀割,所以,笨丫头这笔麻药钱,你可一定要付给我噢!”绿莹笑道:“超级土术士大人,您不要挣扎了,没有我特制的血清,您恐怕得昏睡一个月,如果您愿意付钱的话,我也是可以考虑高价卖给您的。”

  王巅土突然身体沉入了沙土之中。

  “逃跑了?那就祝您躲在地底睡个好觉吧!”

  绿莹的声音渐渐模糊,我终于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五日之后,这还是服用了绿莹提供的特效清除体内残余麻醉剂的“超级血清”的效果!否则恐怕真得昏睡一个多月。

  “什么?除了手指之外,身体还是不能动弹?那就对了,现阶段,我只要你手指能动就好了!”绿莹笑盈盈地将帐本摊到了手此刻无缚鸡之力的袁茵床前。

  “想继续清除体内的残余麻药就签字吧!要知道我的血清也是很珍贵的!当然之前救你们用的麻药费也得算上!”

  “什么叫逃亡费?笨丫头,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了救你们,我已经开罪了超级土术士,我随时得准备逃亡,自然得要逃亡费了!”

  “签字吧!手指既然可以动了那就签字吧!什么?握不住笔?握不住笔就按手印吧!”

  “别哭呀!看你感动的!不就是救了你们吗?我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伟大了!其实我这个人是很乐于助人的,手为什么一直在抖?放心了,又不是卖身契,别紧张,那我抓住你的手按了!”

  “你看这不就完成了!多简单,为什么大家的钱都让你一个人付?没办法,谁让你和这些穷光蛋泡在一起呢!什么?让我快走?不要打扰你养病?那请你在这里再按个手印吧!我收你一点清静费就会离开的。”

  齐家镇在我们的拼死战斗之下,终于算是保住了,虽然倒塌了一些建筑物,地面沙化达三十多公分;沙化的地面是不可能恢复了,不过变软的地层却是自行恢复了坚硬。

  令人想不到的是“神龙的墓地”齐家镇的地底真的有长眠于此的巨龙!那肉身已经化为尘埃的银骨龙的战斗能量应该强得可怕!死灵法师之王霍维奇将会纵缲它进行什么样的“超级猎杀计划”呢?而超级土术士对自然的破坏力已经到达了匪异所思的境界,如果王巅土在一座繁华的大都市中启动“沙化方程式”又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还有我最想知道的是一股什么样的势力将鬼刀、死灵法师之王、超级土术士这样平时各分东西的顶尖级人物聚集到一起,进行所谓的“超级猎杀计划”!

  不知道什么原因,所有的人当中,只有我恢复得最慢,别人都已经能活蹦乱跳了,我还是只能拖着半条腿以小儿麻痹症患者的姿式行走,所以他们的集体逛街自然没有我的份了。

  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突然觉得有些寂寞,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情却非常阴郁,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吧!

  “请问,有一个叫周宁的人住在这间旅店吗?”楼下来人的声音虽然很有礼,但是他们的行动却似乎与此截然不同,不等贝特大叔回答,他们急促的脚步声就已经向我的房间逼近了。

  门被用力地踹开,五个穿着白衣的人闯进了我的房间,这五个人竟然都是瞎子!

  “你是周宁吧!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是残疾人俱乐部的吧!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并没有残疾,虽然走路的姿式难看了点,但……”话说到一半,我就停了下来,因为五把雪亮的长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瞎子还玩剑?多危险啊!我猛然想到了一个杀手集团,成员全是瞎子的无光集团!陈鱼曾对我说过,她已经将我与她的契约转给了无光集团的首领洗冷隋,难道他们现在是来要债的?

  “我们希望你现在去履行陈鱼与你之间的约定,就是和洗冷隋大人替你选定的女人上chuang。”个头最高的白衣盲剑客冷道。

  “现在?”

  “不错,就是现在,只要你和她上chuang之后,你体内的契约果实就会自行解除,因为她已经预先服食了陈鱼给她的契约之花。”

  她?一定是什么怪物吧?一想到这个我就毛骨悚然!但体内有契约果实的我始终逃不过这个悲惨的宿命!无光集团自然是想借我生出最强战士!我为什么这么倒霉,自己不是最强战士,却能生出这样的怪胎,真是命苦啊!

  “现在不太好吧?我体内还有大量的残余麻醉剂,恐怕对胎儿的成长会不利噢,生出畸形儿恐怕……”

  脖子上的剑轻轻一抽,血就从我吹弹不破的皮肤中流出了少许,看来今天我注定是要见红了!

  此刻没有反抗能力的我只能拖着一条麻痹的腿跟着这五个持剑的瞎子上路了,这样奇怪的组合自然成为了路人目光的焦点,这五个瞎子倒是眼不见为净,那观察珍惜动物的似目光真让我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街上。

  拐入一条幽静的小巷后,我们进入了一间种满白色樱花的院子,风吹过,满院的樱花轻舞。

  还没反应过来的我就被他们推进了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门随后紧紧地关上了,黑暗我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呼吸之声。

  这一定是个奇丑无比的女子!否则怎么会要让我在黑暗与她进行不道德的行为呢?我应该怎么办?我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上,说不定她真是只母老虎!为了解除体内的契约果实,为了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难道被她蹂躏是唯一的方法?

  黑暗中只有我与她的呼吸此起彼伏,我的心情矛盾极了,我不敢轻易开口说话,怕我具有磁性的声线在黑暗中激起她的****,又不敢不说话,怕她误以为我会很乐意跟她发生不伦行为。

  她为什么也没有说话?我突然想到,据相关资料调查显示,喜欢玩虐待游戏的女人有百分之八十五都是不喜欢说话的,难道她是这方面的高手?难道可怜的我在被这个黑暗中的怪物夺去宝贵的第二次的同时,还要被她捆绑,抽打?ling辱!说不定还会被强迫光着屁股骑木马!天哪!我还处于半麻痹的身体怎么能受到了这样的摧残?

  “这……这位小姐,我……我是士可辱不可杀,不,士可杀不可辱……”浑身颤抖的我连说话都变得比较吃力了!等等?我这样的反抗语气会不会更加激起她的yu望?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施暴的歹徒们越是遇到反抗时往往会变得更加亢奋!谁来教教我,我究竟应该怎么做?

  “周大哥,真的是你吗?”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线。

  “你……你……”

  “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

  “你是洗仁鲜,你没有死?”我惊喜地道。

  “是我,是洗冷隋救了我,他是吸血族最后的王,他逼我和你上chuang,说是为吸血族制造最强战士。”黑暗中的洗仁鲜小声地道。

  “这个混蛋。”

  “还有,周大哥,你千万不要去死幻之森,那将是超级猎杀计划的屠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