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新程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10862 2003.09.07 21:38

    

  清晨阳光下的瓦岗码头已经变得熙熙攘攘,因阳光折射而显得银光灿灿的漓江上数十艘或大或小的船在来回穿梭。

  我将乘坐西域江南最大的渡船“白龙号”由漓江汇入黄河再直达林易国,白家神龙财阀拥有世界上百分六十的水域的经营权,所以白龙建议我从水路直达林易国。

  “白爷爷您请回吧!这段时间以来多谢您的照顾了。”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用客气,为您这样漂亮的小姐指路是我的荣兴,您的手真美,让我来为您看一下手相吧!”白龙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一边,正在向一个十五岁的模样金发少女搭讪。

  “……”这个好色的混蛋老头。

  “干吗抓着我的手?”金发少女的双手已经被满头银发的白龙牢牢抓住。

  “根据你的手相显示,你今天会遇到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噢!”

  “你的脸为什么靠我这么近?你的眼睛分明盯着人家的胸脯?你这是在看手相吗?”

  “你的胸相显示……”话音未落的白龙已经被金发少女一记重拳击在脸上横飞了起来。

  金发少女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脸哭了起来:“我怎么这么倒霉,一天都晚都遇到这些不堪入目的家伙,为什么……”

  她周围所有的人都同情地看着她。

  “为什么来调戏人家的不是帅哥!!!”

  众人皆倒,金发少女一溜烟地跑上了“白龙号”。

  白龙捂着被打歪的脸爬了起来:“唉,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懂得尊重老人,特别是对我这样即将离开人世的慈祥老人还下这种毒手,真是一点爱心都没有。”

  我提起行礼笑道:“那我就先上船了,白爷爷您多多保重。”

  “你先等一等,我还要送你一件礼物。”

  “还有礼物吗?不用了!”我挠着头道。

  “一定要的,这件礼物你得好好珍惜噢。”

  突然一辆急驰的马车冲上了码头,而令人惊讶的是马车后面竟然跟着一个飞奔的蓝发负剑男子,这个日本剑士打扮的蓝发男子在追这辆马车?

  马车猛然停了下来,剪着一头俏丽短发,身着一袭白色衣裤显得英气勃勃的袁茵提着一大袋行礼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您说的礼物是小茵?”我惊道。

  “老大,意外吧!因为事关到小书复活,所以我不能不来的。”她笑道。

  “西门断天竟然能让你出来?”

  “我以死来要胁他才成功的,再说我离十八岁的生日还有两年,他总不能在此之前一直关着我吧!”

  “所以他给你指派了一个贴身保镖?”我指了指站在她身后大概三米左右的蓝发负剑男子,这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蓝发男子此时已经将剑抱在了怀中,眼神甚是凶残。

  “讨厌死了,没办法,不让这条狗跟着我,我就不能离开西门家半步,我才不会把安全寄托在这种木头身上。”袁茵嘟起了嘴:“不过,西门断天说,因为我有西门家血统的关系,战斗能力会不断地自动变强,当我十八岁变身时,就会达到峰值!”

  终于解开了袁茵魔力不断增幅之谜,看来身具西门血统对她来说也不全是件坏事!

  “你当然不能信任西门断天手下的人了,外公也替你请了个能令外公放心的贴身完美影子保镖,绝对完美,绝对服从你的一切命令,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一声招唤,他就会立即现身。”

  “真的吗?”袁茵睁大了眼睛。

  “出来吧!****!”白龙一声厉叱。

  “……”,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白龙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他大概上厕所去了吧!以前每次呼唤他的名字,他都会出现的。”

  “我看还是算了吧。”袁茵没好气地道。

  “出来吧!****!”“……”“你快给我出来,****!”“……”“求求您,能不能出来一下啊!****大人!”

  “外公你太丢人了,有跪在地上召唤影子保镖的吗?你点快起来啊!”

  “****大人,求求您怜悯一下我这个快要离开人世的可怜老头吧!拜托您快点出来啊!”

  “老大,你快点制止外公,别让他再磕头了!他真的是神龙财阀的主人吗?”

  “****在!”灰影一闪,一个戴着毡帽普通小厮打扮的灰衣灰眸少年单脚半跪在地上,脸上带着微笑。

  从地上爬起来的白龙一脚将灰衣少年踢倒气势汹汹地道:“你这个小王八蛋,你聋了?叫你这么久都没现身,让我脸都丢尽了,你有没有替我这个即将离开人世的老人着想?”

  “外公,你现在哪有一点即将离开人世的老人的模样?”

  “对不起,主人,我刚才肚子疼,上厕所去了。”****的脸上似乎永远都挂着微笑。

  “你们看,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去上厕所了,好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他就是这个世界身价最高的影子保镖****,他拥有包括天涯猎人协会在内的多个猎人协会的金牌保镖猎人执照,我已经雇佣他达三年之久了,绝对可以信赖,****从现在起你就待奉我的外孙女袁茵吧!”

  “见过新主人。”****笑嘻嘻地向袁茵嗑了个头。

  “外公,他真的可靠吗?”袁茵迷惑地道。

  “绝对可靠,你可以让他任意现身或消失。”

  “****,消失吧!”袁茵指着犬叱道,****立即身形一动消失在了阳光下。

  “真的耶!不过我得再试试!”袁茵兴奋地道:“****现身吧!”

  灰影一闪,****立即半跪在她身前。

  “你看吧,我都说了他绝对听话的。”白龙得意扬扬地道。

  “消失吧!”“现身吧!”“消失吧!”“现身吧!”“消失吧”“现身吧!”“消失吧!”“现身吧!”“现身吧!”“外公他根本就不听话嘛!人家刚才最后一声是说现身他竟然消失?”

  白龙:“……”

  “小茵不要再玩了,你刚才突然连着说两次现身,谁都会上当了!我们快走吧,船要开了。”我扯了扯玩得起兴的袁茵。

  “那外公,我走了。”

  “下个月是外公的七十岁生日,你一定要赶回来啊!”白龙慈祥地笑道。

  “嗯,外公你也要保重,我走了,你的七十大寿我一定会赶回来的,你回去吧,不用送了。”挥着手的袁茵被我向船上拉去。

  “那边那位丰满的美女,可不可拜托你来扶一下我这个即将离开人世的慈祥老人,我头真的很晕!”

  “……”

  “白龙号”的特等舱内,袁茵一面收拾行礼一面埋怨道:“外公也真是的,干嘛把我们俩个人安排在一个房间。”

  我挠着头笑道:“这……这大概也是你外公的一片苦心吧!”

  “人家才不要和你这种色狼睡一个房间,晚上时时刻刻都得提防着你的偷袭。”

  “男人婆,谁会谁偷袭谁呀?唉,算了,看要你是女孩子的份上,晚上入睡前你就把我的手脚捆上好了!”

  袁茵的脸突然一下红了:“讨厌,老大,人家才不要和你玩虐待游戏。”

  “……”

  “老大,不知道小北现在到家了吗?”袁茵的脸上掠过一丝伤感,她轻轻地推开了舱内的窗户,清新的风吹了起来,窗外是茫茫的白浪。

  “应该到了吧!”我轻道。

  “老大,我也想家了,等小书复活了以后,我们把他带回星城去住上一年半载的,你说好不好?”风温柔地扬她的短发,她的眼神中满是憧憬之色。

  “好啊!小北也一定会很高兴的。”我们能进入失落之都?能拿到生之扇吗?这一切目前都还是一个谜,但我只有笑着说好。

  “老大,我突然觉得很寂寞,我好害怕,有一天,连你也会离开我的身边。”

  “傻丫头,怎么会有这种事呢……”我正在说着,门突然被用力踢开了。

  西门断天派给袁茵的蓝发男子猛地冲了进来:“船上提供的食物和茶水你们没有吃吧?”

  “干吗?臭木头,本小姐可没有提供食物给你的义务?想吃东西,滚回西门断天身边去吧!”袁茵嚷道。

  “船上的食物和水中都下了毒药,你们千万别碰。”抱着剑的蓝发男子冷冷地道。

  “放屁!你竟然敢诋毁我外公的船……”

  “小茵,你先别说话,你听听,船上好像安静了很多,几乎没有什么人说话了!”我竖起一根手指“嘘”道。

  “对呀!安静得可怕……”袁茵一面说着一面冲了出去。

  这艘顺风扬帆的大船无声地行驶在白浪相逐的漓江上,船上的三百多人几乎都因为中毒而陷入了昏迷状态,因为现在正是午餐时间,正在用餐的乘客纷纷瘫倒在餐桌上,整艘船上弥漫着诡异的气氛。

  “到驾驶室去看看!”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

  蓝发男子一脚踢开驾驶室,所有的船员都已经躺在了血汩当中,虽然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只有一道伤痕,但那道伤痕却都是在人体的致命要害之上。

  “这些伤口都是快刀所为,一刀致命的刀法虽然算不上什么厉害的手段,但很明显,这二十多个船上的工作人员都是被一人所杀,然而他们被杀时却没有出一点声音,这就足以证明,凶手的身手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据我推测,凶手杀死这二十多个船员只用了一到一点五秒左右的时间。”蓝发男子将手探在血汩中的尸体的伤口上。

  “臭木头,别说得那么玄乎!不会是你和凶手勾结,才说得这么清楚吧?”袁茵脸上煞白。

  “小姐,你还是称呼我二号,为了你的安全,从现在起,你必须保持在我的视线之内。”蓝发男子站起身来冷冷地道,原来这蓝发男子竟是西门断天麾下西域江南皇家灭绝剑士团中排名第二的人物!

  “我才不要你这个一天到晚变着法子想偷窥本小姐洗澡和上厕所的废物保护。”袁茵怒道。

  “救命啊!”突然一个少女的惨叫声从船尾方向传入了耳中。

  我们三人立即赶往船尾,一个穿着洋装的金发少女捂住自己的面孔不断地惨叫。

  “发生什么事了?”我惊道。

  金发少女松了握住自己面孔的双手,惊慌失措地道:“周围的人好象都死了,人家好害怕!”这外表相当可爱的金发少女原来就是在上船前被白龙搭讪的那一个。

  “你没有碰船上的食物吗?”二号带着怀疑的眼神看这个金发少女。

  “船上的东西脏死了,人家只吃自己带的东西。”金发少女委屈地一面说着一面扑向了袁茵:“我真的好害怕!”

  “等一等,这位哥哥,为什么你的胸脯这么柔软?”扑入袁茵怀中作小鸟依人状的金发少女惊乎道。

  “谁是哥哥!”袁茵涨红了脸。

  金发少女立即触电般地弹了开来:“难道你是传说中的人妖?”

  “女人,本小姐是地地道道的淑女,特别温柔贤慧那种!知道吗!”袁因怒吼道。

  “大叔,这个人妖哥哥好凶喔。”金发少女躲到了我的身后。

  大叔?我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我不是大叔了!”

  “船上应该还有一些没有中毒的乘客,凶手为什么只向船员下手,而不对未中毒的乘客出手呢?”二号冷道。

  “那是因为,那些未中毒的乘客中有深不可测的高手,凶手不敢冒然出击!”一个一头红色长发披到肩头,身着一件宽松红色长袍的俊美男子缓缓地从船舱拐角处走了出来。

  “这位哥哥,人家好害怕。”作出惊惶状的金发少女眼睛一亮,立即向红发帅哥扑去。

  笑起来非常文雅的红发美男立即张开了双臂:“不要怕,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投入我的怀抱,你就安全了!”

  刚冲到他身前的金发少女突然右手捏着鼻子向后急速倒退,几个踉跄瘫倒在了甲板上,左手犹指着红发美男:“你……你……”

  袁茵惊道:“他身上有毒?”

  “你好臭!你的身体好臭!”捏着鼻子的金发少女哭了起来。

  红发美男挠着头尴尬地笑道:“其实我只是一个月没洗澡了,男人嘛,很正常的。”

  我和袁茵闻言立即暴退,二号抱着剑冷冷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之多少?”

  金发少女抹着眼泪道:“你是养鸟的?”

  “不对。”

  袁茵道:“种花的?”

  “不对。”

  我皱起了眉头道:“难道是卖春的!”

  “老大,你的想法太过份了!你简直是在污辱人!”袁茵怒道。

  “对不起!”我忙向红发美男道歉。

  “你把我们女人都成当捡破坏的吗?这么臭的男人卖春,我们怎么可能会光顾他的生意?”

  “……”

  红发美男痛苦地道:“难道诸位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吗?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浪迹天涯的吟游诗人,诸位刚才没有听见我在吟诗吗?”

  “……”众人皆倒!

  “我看你像凶手!”二号头上的那一束蓝发被风吹起,眼中杀意四溢。

  “我想您是误会了,不过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怀疑别人,总是不太好吧?”红发美男微笑道。

  “我并不是没有任何证据,第一、你的红色长袍上有湿迹,很可能是鲜血溅在上面,但因为衣服是红色,所以看不出来是血!第二、如果不是你发出声音,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你在接近我们,因为你是收敛气息在悄悄靠近我们,如果不是心虚?为什么一开始要如此偷偷摸摸?”二号冷道。

  红发美男挠着头道:“衣服上面的湿迹是水拉!什么一开始偷偷摸摸?光明正大的我怎么会做出偷偷摸摸的事?您误会了!”

  “宁可错杀,我也不会放过凶手!”二号话音未落,一道耀眼的剑光已经从他怀中射向红发美男。

  那红发美男惊慌失措地仰天倒在了地上,却恰恰在千钧一发之际避过了二号的致命一剑!

  “住手吧!我可以证明他绝对不是凶手!”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我们皆抬头望去,巨大的船帆顶部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赤着双足的绿发黑衣冷艳女子。

  “魔道黑医绿莹!”我惊道:“你怎么也在这船上?”

  身着黑衣****半露的绿莹从船帆上一跃而下,飘到了我身前:“这是艘客船,而我是乘船的客人,没有规定说我不能乘船吧?”

  “你凭什么说他不是凶手?”二号的剑已经回到了他怀中的剑鞘里。

  “凭我“魔道黑医”这四个字!他身上没有毒药的气息,所以我敢肯定他绝不是凶手。”绿莹一字一句地道。

  “这位性感的姐姐真是这个世界最了解我的人。”满脸感激之色的红发美男不知何时爬到了绿莹的脚下紧紧抱住她的双腿。

  “你想干什么?”绿莹淡淡地道。

  “我也想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姐姐你的人。”红发美男一面说着,头一面往绿莹的裙子里钻去。

  “啊!”的一声惨叫,红发美男被绿莹踢得横飞了起来。

  “他身上没有毒药的气息?那就是你有了?”二号锐利的目光直视绿莹。

  “拜托你别像疯狗一样乱咬人,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把凶手找出来!”绿莹对着二号淡淡地道。

  二号厌恶地看着她,没有再出声。

  “船上的人中的毒是否能解?”我轻道。

  “当然能解,没有我魔道黑医解不了的毒,而且船中乘客中的毒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毒,因为大量投毒的关系,所以凶手不敢使用毒性很烈的毒药,大量投毒一般都会使用毒性不是很烈的慢性毒。”

  “那船上的乘客还有救?”袁茵双眼一亮。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绿莹伸出纤白的手掩在嘴上打了个呵欠。

  “你不是说没有你解不了的毒吗?”袁茵蹙起眉头道。

  “这个当然,不过,本姑娘可没有义务救他们。”绿莹漠然道。

  “救死扶伤不是医生的基本职业道德吗?”袁茵怒道。

  “你不知道我魔道黑医只会为三种东西出手吗?一种是人身体上的某种功能,另一种就是可以高价贩卖的人体器官,最后一种则是巨额的金钱。”

  “老大,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混蛋医生?”

  “请问在场的各位帅哥谁愿意牺牲自己下半shen的“功能”来救满船的人命?”当绿莹那剪刀似的目光扫到我身上时,我下意识地遮住了重要部位。

  二号抱着剑将冷峻的面孔扭到一边,趴在地上的红衣美男则陪笑道:“我已经一个月没洗澡了,那东西太脏了,怎么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脸!”

  “你们这些男人一到关键时候,就像缩头乌龟一样!这点小小的牺牲也不肯付出,像什么男人?”袁茵义愤填膺地道,躲在她身后的金发少女也不住地点头附合袁茵:“我看这里最有男子汉气概的人,还是你”。

  袁茵:“……”

  “好吧!我也给在场的两位女士一次机会,你们不用终结功能,也不必割掉器官,只要让我在你们脸上用最锋利的刀打划两把叉就好了。”绿莹的目光转向了另一边。

  袁茵尴尬地笑道:“这……这种事,还是让男生去做吧,我们女孩子什么都不懂,要不然……对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金发少女立即道:“我叫玲玲。”

  “玲玲啊,好名字,我看这样吧!要在女生脸上打叉的话,就让玲玲上吧,这是个年轻人的世界,有机会的话,当然要让给年轻人了。”袁茵突然将金发少女玲玲推了出去。

  玲玲拼命地挣扎:“不,我不要,我还这么年轻,机会多的是,这次的机会还让给人生已经快要落幕的姐姐你吧!以便让你不带着什么遗憾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

  “好了,我就直接一点吧,因为这一段时间我不会去人体器官交易市场,所以人体器官就免了,我只要钱,每救一个人三个金币,四舍五入算三百个人好了,谁给我一千个金币我就开工救人。”

  趴在地上的红发美男笑道:“果然是魔道黑医,够黑的。”

  “钱不是问题,一千金币就一千金币,我可以给你。”袁茵立即开始气势高涨。

  “只要他们没事?你就要给我一千金币?绝不食言!”

  “绝不食言!”

  “好,我就相信你这个神龙财阀的唯一继承人,这一千金币等回到瓦岗堡后我再向你结账,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先签个名吧!”眉开眼笑的绿莹变魔法似地从身上掏出一个帐本和一支笔:“就麻烦您在此处签个名!”

  袁茵大笔一挥:“好了,你开始救人吧!”

  “不用了。”将账本收好的绿莹淡淡地道。

  “什么意思?”袁茵顿时面色一沉。

  “他们中的只是会昏迷十多个小时的花毒,明天他们自然就会醒来了!”绿莹笑盈盈地道。

  袁茵:“……”

  “唉,这个世界上,无论哪儿都有一些搞不清楚状态就给本姑娘送钱的白痴,哈哈……”

  “老大,别拦着我,让我捏死这个贱人!”

  “小茵,你冷静一点。”

  “老大,我很冷静,难道你没有听她说我是白痴吗?白痴杀人是不犯法的!让我杀死她!”

  “小茵,千万不要冲动!要保持少女的形象!”

  “老大,你知不知道她这样的恶劣欺诈行为,深深地伤害了一个正处于感情最脆弱阶段的超级美形花季少女水晶般易碎的心灵,让纯真美丽的我对美好光明的未来失去了信心,让温柔可爱的我的完美华丽人生从此留下了不堪入目的污点,妈的,这口气老娘咽不下去!”

  “……”

  “黄毛丫头,不要再无理取闹了,你们究竟想不想找到凶手?”绿莹看着自己的手指淡淡地道。

  “想,但我更想找到一个像姐姐你这样的恋人。”红发美男不知何时又爬到了她脚下,微笑着紧紧地抱住她的双腿。

  “啊!”惨叫声再度响起,红发美男再次横飞出去。

  “凶手其实就混在乘客当中。”

  “这个大家都知道嘛!”袁茵不以为然地道。

  “其实我是在今天凌晨就上船了,因为职业的关系,我一上船就发现船上的水和食物已经被人下了花毒,为了避免其他乘客怀疑,下毒者也一定会吃船上的食物的,不过他自然是事先已经服食了解毒剂,假装与其他乘客一同陷入昏迷,事后再展开杀戮!”

  “今天凌晨就上船了?”袁茵迷惑地道。

  “不过,本姑娘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自然不会让他称心如意,于是本姑娘又在所有的食物和水里面添加入少量的强力麻醉药,而且还加入了一些特殊的变色药,血液内含有花毒解毒剂成份的人吃了以后,现在皮肤的颜色一定会变得比非洲人还要黑!”

  “那么说昏迷的乘客中皮肤发黑的就是凶手!”我喜道。

  “很不幸的是这艘客上有三十多位乘客是黑人!”

  “……”

  “乘客上船时间是上午九点,你凌晨就潜入了船上,并且检查所有的食物,还准备了大量的麻药,恐怕你也没安什么好心吧?”二号抱着剑冷冷地道。

  “我……我只是失眠,又没地方去,所以提早上船了,我怎么会不安好心呢?”绿莹迎着所有怀疑的视线牵强地笑道。

  “魔道黑医?恐怕你真实的身份是“魔盗黑医”吧?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二号冷笑道。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是魔盗呢?我虽然贪财,但都是正大光明地用行医去赚的,我可从来都没干过违法的事?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所有的人一同摇头。

  “难道就没有人相信人家吗?”

  “有的,我始终都相信姐姐你所说的一切,就算你想欺骗我纯真的肉体,我也无怨无悔心甘情愿地被你蹂躏。”红发美男不知何时又爬到了她脚下紧紧抱住她的双腿。

  “啊!”伴随着第三次惨叫声红发美男又飞了出去!

  “你们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好吧,我就再提供一个线索,明处的凶手还是被我凭着药物的气息找到了,但却发现实际上凶手一共有两个人,一个光、一个暗;也就是说一个在明处下毒,另一个潜藏在暗处杀人,当发现驾驶室的尸体后,我又发现明处已经被我的迷药致晕的凶手也突然被割断喉管而死,也就是说还有一个藏在暗处的凶手,但藏在暗中那个更厉害的并没有碰任何食物和水,他还在潜伏着准备随时出手!”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你自己害怕一个人被他暗杀,所以才我们的面前现身。”二号不屑地道。

  “不要这么说了,我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才现身的。”绿莹微笑道。

  “既然你是今天凌晨就已经登上这艘船了,那请问你可查到什么藏在暗处凶手的线索吗?”我道。

  “这个……其实我怀疑暗处的凶手就是你们几个人当中的某人。”绿莹敛住笑容。

  我们面面相觑!

  “我怀疑的人就是她!”绿莹指着一直躲在袁茵身后的金发少女玲玲厉声道。

  “为什么怀疑我?”玲玲一脸无辜的表情。

  “因为他们五人个一直都在我的监控之中,而来历不明的你却始终神出鬼没。”绿莹沉声道。

  “我上船后一直都待在自己的房间,我哪有来历不明?大家都知道我叫玲玲了,而那个男人才是真正的来历不明,大家应该怀疑他的。”玲玲指着红发美男委屈地道。

  仍趴在地上的红发美男左顾右盼,然后指着自己:“怀疑我?看来我还是有必要向诸位介绍地一下自己,本人的名字叫花火,花是花样美男的花,火是火爆猛男的火,今年二十四岁,外型英俊又多金,个性潇洒又多才,职业是吟游诗人,准备前往“死幻之森”寻找创作的灵感,欲结识天下美女为友,共同携手开创美好的人生……”

  “请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感兴趣的是玲玲来历。”绿莹打断了红发美男花火的话。

  “我的来历?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美少女拉,因为和爸爸赌气所以离家出走。”玲玲抓着自己的裙角。

  “就你一个人吗?你的家在哪儿?你现在打算去哪儿?小黄毛丫头,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绿莹叱道。

  “我的家在野望大陆帝国的霸京,我听人家说林易国的死幻之森很好玩,所以想去转转,至于是不是一个人,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啦。”玲玲为难地道。

  “什么意思?”我迷惑地道。

  “人家还有一个影子忍者啦,我老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出来,所以让她跟着我,出来吧!山藏!”玲玲一声清叱,黑影一闪,一个蒙着半张脸眼睛非常明亮的黑衣黑发女忍者半跪在了她身前,用关切的语调道:“主人,有什么事吗?”

  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忍者,我们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惊,她完全将气息隔绝,直到如幽灵一般出现,我们才发现她的存在,虽然说藏匿身形是影子忍者的绝技,但她的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

  “果然是传说中的影子忍者,屁股好有弹性喔!”花火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女忍者山藏的身后,用手贴着她蹲着的臀部,感动得泪流满面地道。

  “啊!”女忍者发出一声惊叫,触电般弹到了空中,十数枚菱形忍者飞镖向花火射去,手忙脚乱连滚带爬的花火竟然闪过了这些致命的飞镖?

  “山藏,这位姐姐怀疑我是杀人的凶手,你快告诉她,我不是的。”玲玲的眼泪似乎都快要流出来了。

  “是的,主人,这位小姐,我的主人她不是杀人凶手。”山藏立即对绿莹道。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要我相信,除非你马上把隐藏在暗处的凶手找出来。”绿莹厉声道。

  “只要凶手真的在船上,我就能找到!”山藏点了点头,双掌紧贴,十指相互交叉,两根食指竖起叱道:“暗影忍流·搜索领域!”

  她的身体立即放出淡黑色的光芒,很快她就置身于一个直径约三十米左右的淡黑色光球中,这就是她所谓的“搜索领域”?只是一瞬间那个淡黑色的光球就消失了。

  她淡淡地道:“就算隔绝气息,只要是生物进入我的搜索领域内,我都能感觉得到,你们跟我来吧!”她飞快地掠动身形,我们一群人紧随其后。

  “老大,她为什么带着我们进入舱底?这下面是为乘客搭载动物的。”

  “别说话,跟着她就行了!”

  昏黄的灯光,船舱最底部是喂养乖客所带动物的“兽畜舱”,一进入其中,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鸡笼、鸟笼、猪圈、马栏,应有尽有!

  山藏在一处马栏前停了下来:“虽然兽畜舱比较利于藏匿,但他躲的位置还是太明显了!这里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凶手就在这里!”她指着马栏中唯一的那匹白色的马!

  “这……这匹马是凶手吗?我看不像呀?”玲玲疑惑地道。

  “凶手当然不会是这匹马,而是藏在马里的人!”二号冷道。

  “如果凶手是个丰满的美人就好了……”花火话音未落,那匹马突然断成了两截,血与内脏四溢之际,一条黑色的人影竟从马肚子里钻了出来,他一头紫色的短发,双眼放射着残忍的光芒,一袭紧身的黑衣勾勒出一身健壮隆起的肌肉,粗糙的大手上拿着两把雪亮锋利的短刀:“想不到,竟然被你们找到了,不过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高大健壮的杀手竟然藏在活生生的马腹之中?

  “我们才不会怕你这混蛋,我们人多势众,死的是你。”袁茵怒叱道。

  “小茵,你看看身后。”我拍了拍袁茵的肩头,她回头一望,花火与绿莹还有玲玲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群王八蛋,还是山藏这个勇敢的忍者值得信赖。”袁茵叹道。

  “主人!等等我。”山藏身形一动也消失了!

  “老大,我们也走吧,不要和他一般计较,这样会显得我们很没有风度的。”袁茵开始后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